蛋疼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七海霸主 > 第41話 戰后余波
    山姆回到滄海魔宮后,向安瑞匯報了之前的戰況。

    沒能殺死卡洛,安瑞多多少少有些失望,但現在不是糾結這個的時候,周圍還有著大量的敵人需要對付。

    這場戰斗是他穿越以來經歷的眾多戰斗之中規模最為宏大的,也是打得最為艱苦的。明明殺死了那么多的敵人,可放眼望去,周圍還有很多敵人,也不知道要殺到什么時候才能結束。

    萬幸的是,安瑞有著十足的把握取得這場勝利,只是需要付出一些代價而已。與魔法有關的戰斗,消耗總是非常巨大,填充進滄海魔宮內的魔鉆是一個天文數字。

    談和的念頭在安瑞腦海中一閃而過,但是當他看到日不落帝國飄揚著的旗幟時,又打消了這個念頭。

    能痛擊日不落帝國,就算付出一些魔鉆也是值得的。

    這場戰斗就好像死神彈奏的序曲,在炮鳴聲以及慘叫聲的伴奏下延伸下去,直到次日天明才迎來尾聲。

    但凡妄圖奪得滄海魔宮的勢力,全都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尤其是日不落帝國付出的代價最大,死傷將近三分之二。嘗到苦頭的勢力紛紛撤離,放棄了奪取滄海魔宮的想法,到得后來,只剩下了寥寥幾大勢力還在苦苦堅持。

    這些大勢力派來的軍隊全都身經百戰,甘愿用死亡來堆砌勝利。

    一縷曙光從東方出現,照耀在海面上,海面泛起了點點金光。海水翻涌不止,死者的鮮血全都被掩蓋掉了,大量的海怪跟食肉魚類被血腥味所吸引,在海底盤桓不去。很多落水者都成為了它們的食物,在尖牙利齒的啃噬中化為了碎片。

    天空上,滄海魔宮依舊穩穩當當的懸浮著,表面雖說遭受了一些損傷。可并沒有什么大礙。

    安瑞手持權杖,站在滄海魔宮的頂部,環視著四周。

    相比于昨晚,現在的戰爭已經沒有那么激烈了。

    霸者商會的同伴,以及一些可靠的盟友,站在了安瑞身后,成為了他的強大后盾。

    大家都在等待著最終勝利的來臨。

    “國王傳來命令。讓我們全軍撤退,放棄爭奪滄海魔宮!”一名銀鷹國的高級軍官放下手中的傳音石,對身邊的殘兵敗將下達了命令。

    銀鷹國的官兵全都撤退了,他們走掉之后,試圖奪取滄海魔宮這一方實力銳減,徹底失去了獲勝的希望。沒過多久。圣盾帝國與日不落帝國也選擇了撤退,自從他們來到刀鋒海以來,還是第一次吃這種敗仗。

    “別人走可以,你們走可不行!”安瑞看著那些狼狽撤退的日不落帝國船隊,一揮手道,“追上去,把他們殺個片甲不留!”

    追上所有勢力根本不現實。安瑞最多只能追上一到兩伙勢力,索性選擇了日不落帝國來窮追猛打。

    滄海魔宮迅速移動,速度絲毫不亞于一般的特種船,緊緊跟在了日不落帝國那些殘兵敗將后面,不斷噴吐著魔力炮彈。一艘接一艘的船被炮火擊碎,化作一塊塊碎片。一些官兵選擇了跳海逃生,僥幸撿回了一條命,還有人把船收入了空間寶箱中。避免了一些損失。但凡是暴露在外的日不落帝國船只,全都被安瑞給擊毀了。

    海面終于平靜下來。

    戰斗結束了。

    “我們贏了!我們保住了滄海魔宮!”

    “哈哈,連堂堂的大帝國都被我們打跑了!”

    “霸者商會萬歲!”

    “安瑞會長萬歲!”

    霸者商會的人們開心的歡呼著,他們加在一起也沒多少人,卻取得了驚人的勝利。

    這一戰之后,霸者商會必然會名揚七海,成為一方有名的大勢力。那些吃了敗仗的勢力。也必然會將霸者商會當成眼中釘肉中刺,甚至有可能派遣更強大的兵力來到刀鋒海,討伐霸者商會。

    對于接下來即將到來的挑戰,安瑞已經做好了準備。他不會被動挨打,而是會主動出擊,繼續擴張自己的勢力版圖,增強霸者商會整體的勢力。

    “安瑞,你這兩天的表現實在太威風了。”愛麗絲從后方走來,站到了安瑞身邊,美麗的容顏上帶著欣賞之色。

    男人在做大事的時候是最迷人的。

    “我以后還會更威風的。”安瑞厚著臉皮道。

    “我會一直留在你身邊,見證你那些威風的時刻。”愛麗絲微笑道。

    山姆以及其他的船員也湊了上來,打斷了兩人的談話,這些人紛紛問起接下來的計劃。

    “我們先清掃一下戰場,然后啟程回紅鉆島,用滄海魔宮里面的軍事裝備,好好武裝一下紅鉆島。”安瑞給予了明確的答復。

    在清掃戰場的時候,安瑞把幾伙盟友請到了滄海魔宮內的一間大廳中,擺下了一桌酒宴,設宴答謝這些人。席間,他與這些盟友商量了一下今后的合作事宜,并談及了做為報答的謝禮。

    星辰之淚學院想要的是書籍,魔法書跟歷史書全都要。這些書對于安瑞也很有用,不能完全送給星辰之淚,只能暫時借給這群巫師,讓他們拿回去抄錄,等抄完之后再送還回來。星辰之淚的院長布利多沒有異議,同意了這種酬謝方式。

    世界商盟想要的是一些珍貴稀有的材料,以及長久的合作。滄海魔宮那些空間寶箱里面有很多材料,這個條件很容易滿足。至于合作就更簡單了,安瑞原本就沒打算跟世界商盟作對。

    星月島的島主妮莎要了一些魔法炮,安瑞答應送給她一千門,這個數量已經不算少了。

    各方勢力皆大歡喜,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

    餐后,安瑞將應允的謝禮送給了這些盟友。

    大家分道揚鑣,乘船離開。世界商盟的船隊趕往了分部駐地,星辰之淚的人回到了學院,妮莎奔向了星月島。

    霸者商會是最后動身離開的,凌空飛向了紅鉆島。

    ……

    一座小荒島上。

    高聳的椰子樹迎風挺立,修長彎曲的綠色葉子微微搖擺,碩大的椰汁結在上面。卻無人采摘。

    卡洛坐在沙灘上,表情異常陰冷,瞇眼看著滾滾而來的海水。整座島只有他一個人,除了他之外,只有一些海鳥跟海洋生物在四處活動著。他表面上的傷已經治好了,可內在仍然留有一些傷勢。

    強行施展長距離傳送魔法,會對巫師的身體造成相當大的負荷。造成嚴重的損傷,這種傷甚至會影響到釋放魔法,短時間內是無法治愈的。

    “可惡!區區一個商會,竟然讓我栽了這么大的跟頭!”卡洛握起拳頭,狠狠砸在沙灘上,一股魔力波動在地底傳蕩開來。整座島都跟著顫了幾下,島上的海鳥跟海洋生物驚得四散奔逃。

    有一只海鳥從卡洛頭頂飛過,恰好排泄出一團鳥糞,鳥糞不偏不倚的落在了卡洛頭上。

    卡洛只顧著生氣,未能躲過這次的“偷襲”。

    他感覺腦袋上面有點不對勁,抬手蹭了一下,拿到眼前一看。發現是團鳥糞,心中怒火更盛,仰天發出了一聲咆哮。

    “安瑞,霸者商會,我不會放過你們的!將來一定要把你們統統粉碎,然后搶回滄海魔宮,只有大帝國才配擁有這種古時候留下來的天空城,你們根本不配擁有!”

    吼聲震得周圍海水激蕩。幾個沙丘也被震碎了。

    卡洛停了下來,大口喘著粗氣。他身上的一塊傳音石忽然響起,聲音急促。他抓起傳音石,放到了耳邊。

    “卡洛上校,出大事了!”傳音石中傳出一名男子的聲音,能用這套傳音石聯系的都是日不落帝國的軍官。

    “滄海魔宮被霸者商會奪走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卡洛下意識的認為是這件大事。

    “不,上校。我說的不是這件事,而是另外一件事。就在剛才,我們位于刀鋒海的幾處軍事基地同時遭遇了海嘯襲擊,海水沖毀了這些軍事基地。造成了非常嚴重的損失。這些海嘯明顯是人為造成的,有人在海嘯發生時,看到了一道很像愛德華的身影。這次的奇襲,很可能是愛德華一手制造的。”

    “什么?”卡洛聞言大吃一驚,“愛德華襲擊了我們的軍事基地?”

    “暫時還無法百分百的肯定,但應該不會有錯。他跟我們有仇,又是一名頂尖的水系巫師,這次的事情八成是他做的。”

    “該死的愛德華,竟然趁我不在的時候偷襲那些軍事基地,真是太可惡了!下次再見到他,我一定不會讓他再從我的手上溜走!”卡洛氣得臉色都變了,雙眼就好像要噴出火來。

    屋漏偏逢連夜雨,他這兩天遭受的打擊實在太多了,先是在爭奪滄海魔宮時失利,接著被霸者商會打得落荒而逃,現在又得知了軍事基地遇襲的消息。

    一連串的打擊就好像一記記悶錘,敲擊在他的胸口。

    “嘔!”愛德華喉頭一咸,被氣得吐出了一口鮮血。

    血染沙灘,格外刺眼。

    ……

    天空的烏云終年不散,遮蔽了陽光,漫無目的地翻滾著。

    烏云下方的城市在黑暗中度過了數百載的悠悠歲月,城內雖說沒有陽光,卻有許多鬼火閃耀著,這些鬼火為城市點綴了一些幽藍色澤。高聳的尖頂建筑物屹立在地面上,一個比一個高,就好像刀叢劍林,給人一種鋒芒畢露的危險感。

    街道上鬼影重重,車馬如流,亡靈、僵尸、骷髏、食尸鬼這些黑暗生物隨處可見。他們的數量相當之多,街道卻并不熱鬧,依舊顯得冷冷清清。

    這里是死亡城,黑暗生物的聚集之地,主世界最接近地獄的地方。

    龐大的城市當中,有著一家名為肉骨頭的酒館,酒館的招牌是用骨頭做為點綴的,上面的字則是用真正的人血書寫而成。

    店內有著很多的客人,這些客人無一例外,全都是黑暗生物。哪怕亡靈巫師來到這里,也將被拒之門外。

    一名骷髏頭戴著插有羽毛的圓頂帽,身穿著老舊卻又花哨的衣褲,手捧著一個吉他,正用骨頭關節賣力撥弄著琴弦。優美動聽的音樂從琴弦中飄揚而起,樂曲風格偏向憂傷。就好像在訴說著一段心酸的往事。

    一名半透明的女性亡靈隨著樂曲的節奏翩翩起舞,她的舞姿要比活人的舞姿更加輕盈動人,將樂曲中蘊含的意境演繹得淋漓盡致。

    幾名食尸鬼趴在桌子上,正在瓜分一個犬類動物的尸體,有著白色蛆蟲從尸體中爬進爬出,卻并不影響這些食尸鬼的食欲。他們伸手抓起尸體上黏糊糊的腐肉,塞進嘴巴里。吧唧吧唧的咀嚼著。腐肉散發出濃烈的惡臭,卻沒有引起其他客人的反感,黑暗生物才不會在乎這些。

    丑陋而又恐怖的僵尸坐在吧臺前,品飲著杯中的鮮血,對于僵尸而言,鮮血比美酒更加甘甜爽口。

    整個酒館當中。實力最為強勁,也最為引人矚目的黑暗生物是一名惡靈。他有著精靈的相貌,渾身散發著黑氣,雙眼冒著紅光。沒人膽敢靠近他,全都躲得遠遠的。

    惡靈的雙耳上,有著貓形的耳墜。

    正是貝雷戈。

    他手中握著一個透明的玻璃杯,杯中裝著一種特殊的飲品。呈現出深青色,散發著奇異的味道。

    這種飲品名為“忘憂”,是專門給亡靈或者惡靈喝的,由煉金術師調配而成,喝下去之后能在一定程度上減輕亡靈或者惡靈心中的仇恨,讓他們恢復理智。

    只有亡靈或者惡靈能夠品味出這種飲品的美味,活人是絕對不會喝這種東西的。

    這幾天里,貝雷戈經常會光顧這家酒館。點忘憂來喝。來這里還有另外一個好處,可以從其他客人口中打聽到有關死亡城的種種消息。光妖精總是催促他查找有關亡靈增多的消息,可至今也沒能查到什么眉目,也不知是誰在幕后搞鬼。

    傳音石忽然響起。

    這個傳音石是安瑞給他的,只有安瑞能聯系上他。

    貝雷戈舉起酒杯,將忘憂一飲而盡,一種滲透到靈魂的冰涼之感傳遍他的全身。令他的心情變得安穩許多。他放下酒杯,從兜中取出幾塊漆黑如墨的金屬錢幣,放在了桌子上。

    這是死亡城通用的錢幣,名為黑暗幣。里面蘊含著黑暗之力,可以用來吸收。活人用的金幣乃至于鉆幣,到了這里之后會大幅貶值,只有黑暗幣價值最高。

    這里不是講話之所,貝雷戈起身走出了肉骨頭酒館,將傳音石放到耳邊,說道:“安瑞,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在前兩天闖入了一個名為滄海魔宮的地方,這地方是一處古代遺留下來的遺跡,我把這處遺跡給嗆到了手。覬覦這處遺跡的還有各大帝國等勢力,他們合伙圍攻我,想要將遺跡搶走,其中包括日不落帝國的海軍。率領日不落帝國海軍的人是卡洛,我帶人跟他交了手……”安瑞單刀直入,將不久前發生的事情講述一遍。

    當聽到卡洛這個名字時,貝雷戈身上的黑氣明顯變濃了幾分,眼中流露出咄咄逼人的紅光。

    安瑞繼續往下講,最后無奈的說:“山姆還無法熟練掌握空間系魔法,未能禁錮住卡洛,被他給逃掉了。下次要是再遇到卡洛,我會傾盡全力幫你報仇的,希望不會再放跑他。”

    “下次要是有殺死卡洛的機會,請早點告訴我,我希望能親手殺死他。”貝雷戈狠狠道。

    “唉,我也想把你叫來幫忙,奈何你現在身在怒嘯海,距離我們是在太遠了,就算我把消息告訴你,你也過不來啊。”

    貝雷戈沉默了,這確實是個問題,可又沒有好的解決辦法。他現在是光妖精派來的間諜,根本身不由己。

    “這件事就聽天由命吧。”貝雷戈打破沉默,淡淡道。

    在這方面,他要比尋常的亡靈跟惡靈更有理智,不會像同類那樣執著。

    這件事已經沒什么聊下去的必要了,安瑞改換了話題,問道:“你最近在死亡城混得怎么樣?”

    “我已經漸漸習慣了這里的生活,融入了這座黑暗生物的城市。剛來的時候,我處處碰壁,遇到了不少麻煩。好在我的弓箭管用,把這些麻煩都擺平了。現在我已經成為了本地一個小勢力的打手,幫助這個勢力對付敵人,他們每天都會給我很多的黑暗幣做為報酬。”貝雷戈講述道。

    “實力夠強,在哪都能混。對了,光妖精交給你的事辦得怎么樣了?”

    “那件事倒是沒什么頭緒,我打聽了很多黑暗生物,他們都說不清楚。”

    “你跟普通的黑暗生物打聽是沒有用的,我建議你嘗試著去接觸死亡城的城主,看看能不能為他效力,利用這種方式接近他。”安瑞提議道。

    “這個方法光妖精之前也想到了,要是過幾天還打聽不到什么消息,我就想辦法加入本地的城主軍。”貝雷戈道。

    “好,祝你順利。”

    “也祝你順利。”

    兩人結束了通話。

    ……

    刀鋒海半空。

    滄海魔宮正在飛速移動著,安瑞站在上方,放下了手中的傳音石。

    他剛才提議貝雷戈接近死亡城的城主,其實并不是為了幫助貝雷戈調查亡靈增多一事,那件事跟死亡城根本沒關系,再怎么調查也是白搭。他之所以讓貝雷戈這么做,其實是別有用心,想幫貝雷戈獲取一些好處。

    PS:下個月有事,會減少更新,11月時會恢復更新,哪怕過年都不會耽擱。( 七海霸主 http://www.wnofco.tw/2_2204/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