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七海霸主 > 第19話 購島
    一天后。

    明媚的陽光從窗外傾瀉進來,在地上印出一個田字型的光斑。

    微風拂動窗簾,沙沙作響。

    安瑞坐在椅子上,流露出溫和的目光,看著對面的父女倆。

    經過神術的治愈,艾薩克斯現在的氣色已經好很多了,背上的傷口也已經愈合,只是留下了一道淺淺的疤痕。艾米坐在父親身邊,臉上有著幸福的微笑。

    “艾薩克斯先生,人生三起三落,誰都有倒霉的時候,寄生怪死了,你的霉運也過去了,等待你的將會是新的生活,新的開始。我們霸者商會正值用人之際,很需要你這樣的航海人才,我十分歡迎你加入到霸者商會。我保證不會虧待你的,至少也會讓你當一名船長。”安瑞出言拉攏道。

    “未來的事情,我還沒有想好,一切來的太突然了。真沒想到,你們會忽然出現,把我從寄生怪的魔掌中解救出來。我現在還覺得暈乎乎的,就好像是在做夢。”艾薩克斯道。

    “沒關系,你可以慢慢思考,我不急著逼你做出決定。無論你選擇加入我們,還是帶著艾米離開商會,去過相對平靜安全的日子,我都會雙手支持。”安瑞頓了頓,接著補充道,“如果你們選擇離開的話,建議走遠一點,刀鋒海越來越不太平了。”

    “是啊。大家總是打打殺殺。”艾薩克斯嘆了口氣。

    安瑞與這對父女兩人又閑聊了幾句,接著起身告辭。走向了門口。艾薩克斯父女兩人連忙起身相送。

    走到門口的時候,安瑞又停了下來,回頭說道:“對了。有件事差點忘了告訴你,寄生怪死后,在你體內留了點東西。這點東西算是它留給你的一個小小禮物。”

    “留了點……東西?”艾薩克斯臉色微變。寄生怪就是他生命中的噩夢,任何與其相關的東西,都是噩夢的延伸,恐怖的殘影。

    “是的,一點沒什么壞處的東西。你不用擔心。”

    “是什么東西?”

    “你試著將全身所有的力氣激發出來,自然就能看到那東西了。”

    艾薩克斯驚疑不定的照著辦了,將雙手握成了拳頭。渾身一起發力。就聽嘎巴嘎巴的爆豆之聲響起,他的袖子隆了起來,胳膊竟比之前足足粗壯了一圈。他目光巨顫,聯想到了什么。連忙將袖子挽了起來。露出了胳膊上的肌膚。

    肌膚之上,有著一條條黑青色的筋脈蠕動著,輸送出一股又一股的磅礴力量!

    “驅逐藥劑的藥效很急,當初只是把寄生怪大部分的身體驅逐了出去,仍有一小部分身體殘留在你體內。這部分身體屬于寄生怪,但也屬于你,你可以隨意掌控。這算是寄生怪犯下累累罪行之后,對你的一點小小補償吧。”安瑞解釋道。

    “不。我才不要它的身體!安瑞先生,告訴我。有沒有什么辦法能將它的這些身體全都驅逐掉?”艾薩克斯急匆匆道。

    “很抱歉,這恐怕辦不到,因為它在你的身體里呆的時間太久了,它已經完全滲透到了你的骨骼、血肉以及五臟六腑之中。要是將那些殘余部分全都祛除掉,恐怕你也……”安瑞無奈的一攤手,意思不言而喻。

    這個“禮物”讓艾薩克斯很是苦惱,可又別無辦法,只能選擇接受。

    安瑞身為局外人,倒覺得這是一件好事。

    寄生怪是一種側重力量的怪物,力量相當之強,比起半龍化狀態下的安瑞,也只是稍稍遜色而已。寄生怪的部分身體殘留在艾薩克斯體內,能讓艾薩克斯的力量增強許多。只是這份力量丑陋了一些,那一條條筋脈,光是看著就讓人不舒服。

    安瑞老氣橫秋的拍了拍艾薩克斯的肩頭,離開了房間。

    ……

    當天下午,安瑞忙起了販售物品賺大錢的事情。

    船隊從新大陸滿載而歸,帶走了很多的好東西,這些東西一個比一個值錢。安瑞現在缺的就是錢,當然要把這些東西賣了。寶石國可是刀鋒海的大國,僅次于亞蘭古國,再加上這里是寶石國的皇城,實在是個賣東西的好地方,一點也不愁買家。

    安瑞賣的主要是一些藥草以及礦石。

    他找到了本地的交易所,將販賣物品的清單交給了交易所的老板過目。老板掃了兩眼,立即肅然起敬,因為這可是一筆大數目的交易。

    交易順利完成,安瑞用那些花花草草跟硬邦邦的石頭換了足足三百多萬枚金幣,統統塞入到了空間寶箱當中。

    算上這些錢,再加上他從新大陸直接獲取的金銀財寶,加在一起已經達到了驚人的一千萬枚金幣!

    安瑞坐擁的資金首次突破一千萬枚大關,讓他小小興奮了一把。

    有了錢就花掉,這是他一貫的作風,這些錢留著就是一對金燦燦的金山,除了看個眼暈之外就沒什么大用了。全都花出去,才能讓這些錢起到作用,壯大商會。

    好鋼得用在刀刃上,花錢也是如此。

    霸者商會現在最缺的是什么?

    是地盤!

    一個能在刀鋒海立足的地盤!

    以前霸者商會一直以星月島做為中心展開貿易,可星月島畢竟不是霸者商會的,算不上什么地盤。

    新大陸倒算是地盤,而且是很大的地盤,可距離刀鋒海實在太遠了,鞭長莫及。霸者商會還需要一個位于刀鋒海的地盤,以此為據點,與新大陸首尾相連,形成一條可以持續賺大錢的運輸線。

    對于這個新地盤,安瑞早已經有了打算,在寶石國就可以弄到手。只是要花點錢才行。這塊地盤必須花錢買。

    ……

    隔日。

    寶石國皇宮某間會客廳中。

    安瑞站在窗邊,手捧著酒杯,一邊品嘗著美酒。一邊欣賞著窗外的景色。他常年在海上奔波,很少能看到岸上的景色,冷不丁來到岸上,看什么都感覺新鮮。

    這之前,他已經向皇宮的官員提出了要從寶石國手中購買一座島嶼的想法,由于他要買的島嶼價格太貴,一般的官員根本做不了主。這件事最后傳到了寶石國女王的耳中。女王表示要親自跟他談這件事,讓他在此耐心等候。

    等一位尊貴的女王不是什么難熬的事情,而且皇宮提供的美酒確實不錯。

    安瑞并未親眼見過寶石國女王。卻知道這位女王的容貌。他的腦海當中,浮現出了一張中年女子的容顏,女子上了年紀卻風韻猶存,氣質非常高貴。絕非尋常女子能夠比擬。

    寶石國女王艷名遠播。難怪那寄生怪會色膽包天的打這位女王的主意,千里迢迢的來到這里。

    如果安瑞沒有殺死寄生怪的話,也不知寄生怪會不會得手……

    算起來,安瑞以前就曾經跟寶石國女王間接的打過交道。當初他在世界商盟接下的s級任務,就是寶石國女王委托發布的。

    這一次,他總算是可以跟寶石國女王面對面的打交道了。

    又是數分鐘過去,一名官員走了進來,讓安瑞跟他走。聲稱女王陛下現在正好有時間,打算跟安瑞好好聊聊購島的事情。安瑞跟著這柄官員出了屋。穿過走廊,來到了一處大殿。

    大殿面積很大,地上鋪著帶有斑點的石板,石板平滑如鏡,光可鑒人。穿著各異的官員以及士兵站列兩旁,其中有幾人將目光投向了安瑞。大殿盡頭有著一座兩碼高的石臺,臺子上擺著一把華麗的椅子,那位尊貴的女王陛下就坐在上面。

    這位女王陛下名為伊莉莎。

    她是一名身材高挑的人族中年女子,皮膚保養的非常好,表面看上去也就二十出頭的樣子,可實際年齡遠超于此。她身穿著裁剪得當的皇袍,端坐在王座上,頭頂著帶有尖細棱角的水晶王冠。王冠的正中央,鑲嵌著雞蛋大的寶石。

    安瑞在眾多官員的注視之下,走到了伊莉莎女王面前,很紳士的施了一禮。

    “霸者商會……我對你的商會有一定印象,當初那些彩虹花就是你們幫我采回來的。”伊莉莎說話了,聲音嚴肅,高高在上。

    “那是一場令人印象深刻的冒險,好在收益不錯。”安瑞道。

    “看來你的霸者商會經營的不錯,不然也不會跑來寶石國購島,島嶼可不是誰都能買得起的。而且你要買的還是紅鉆島,那可是一座軍事化島嶼,島上有著一座易守難攻的軍事要塞,這種島就更貴了。”

    “生逢亂世,總需要一個地方安家,我希望霸者商會在做生意之余,能有個歇腳的地方。”

    “紅鉆島確實是一塊好地方,地理位置優越,接近無盡之海,遠離刀鋒海的核心地帶,島上又有軍事要塞,有自保能力。可我從未說過要把這座島賣出去,這可是寶石國的島嶼。”

    “陛下確實沒說過要賣島,是我自己找上門來求購的。但我想陛下的態度已經表明了一切,如果你鐵了心不想賣島的話,也不會浪費時間召見我了,對吧?”

    女王默認了安瑞了話。

    確實是這么回事,如果她沒動心的話,也就不會召見安瑞了,完全可以讓官員直接回絕。

    “紅鉆島會很貴。”伊莉莎道。

    “我很有錢。”安瑞聳聳肩道。

    “那我就開價了。”

    “洗耳恭聽。”

    “一千萬枚金幣,給我這些錢,紅鉆島以及島上所有的軍事設施就全是你的了,我只會把島上的士兵以及帆船帶走。這是一口價,謝絕還價,你拿不出這些錢,就請回吧。”女王居高臨下的看著安瑞。

    一千萬枚金幣,這是一個讓人腎上腺素激增的數字。

    大殿內的官兵們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目光灼灼的看著安瑞。等著安瑞的回答。

    這些人當中,九成的人都認為安瑞不可能拿出這么多錢來。

    就算能拿出這些錢,也沒必要花這么多錢買一座島。這已經超過了這座島的價值。

    “成交了。”安瑞很痛快的答道,“我今天就可以把錢一次性付清。”

    ……

    寶石國皇城,一家旅館的大廳中。

    時值夜晚,大廳里點著數盞玻璃燈,壁爐中也點著火,上面還架著一只半熟的烤雞。

    廳內聚集著一大群男人,他們坐在不同的座位上。一邊喝酒一邊聊天。這些男人的穿著全都很粗獷,身上佩著武器,有幾人還有兇巴巴的紋身。燈光照亮了他們的臉孔。一個比一個長得兇惡,很多人臉上都帶著疤痕。

    其中有十幾張桌子分散在廳內各處,唯獨一張桌子靠近壁爐,其余的桌子都與這張桌子刻意的拉開了距離。這張桌子上擺著的酒水以及菜肴。遠比其余那些桌子豐盛。

    特別的桌子周圍坐著特別的人。

    圍坐這這張桌子的一共有四人。一人身材高大。身穿著籠罩全身的黑色袍子,背后擺放著一柄等身高的銀色巨劍。火光映在劍身上,熠熠生輝。屋里的人長得都很兇惡,可他是其中最兇惡的一個,那有著層層疊疊黑色眼袋的眼睛,就好像一對蜥蜴眼,冰冷無情。

    第二人是名頭戴尖頂帽的老巫師,眼睛上戴著單片眼鏡。臉頰上有著魔力符文忽明忽暗。第三人是名牧師,可他身上的十字架裝飾不是白色的。而是黑色的。第四人穿著盔甲,唯獨腦袋露在外面,他光著頭,頭上紋著一對翅膀。

    身穿黑袍的男人名為克魯斯,是這伙兇徒的首領。

    他們是一伙海盜,名為魔魂海盜團,以前一直呆在海盜灣,以海盜灣做為根據地,在海上燒殺搶掠。海盜灣被日不落帝國攻占后,他們失去了根據地,再加上刀鋒海局勢動蕩,便老實了許多,最近正乘著船到處跑,尋找著今后的出路。

    魔魂海盜團跟寶石國沒什么過節,從未搶占過這個國家的船,彼此井水不犯河水。他們不找寶石國的麻煩,寶石國也沒有通緝他們。他們在這里可以暢行無阻——只要別亂來就行。

    “我第一次打架是在九歲的時候,那天我的哥哥搶走了我的一個玩具,我氣急之下,用燒紅的鐵棍抽了他幾下。他疼得滿地打滾,叫的跟殺豬一樣。我怕父親回來收拾我,就帶著衣服跟錢逃走了,從此走上了一條不歸路。那件事讓我明白了,人生是充滿轉折點的,一個突然出現的轉折點,有可能完完全全的改變你的人生。”

    布魯斯此時正跟身邊的幾名得力手下聊著天,神色自若的講著小時候的往事。

    大廳的門忽然被人推開,一名負責看門的海盜領著一個戴著面罩的神秘人走了進來。

    神秘人打量著屋里的情況,目光從海盜們身上一一掃過,他的目光出賣了他,流露出了緊張之色。一滴滴汗水從他額頭上滲透出來,順著肌膚滑落。

    眼下這情況,就好像一只小雞闖進了某個獸穴。

    “團長,這小子說有一個值錢的消息想要賣給你。”守門者打著哈欠,推了一把那戴著面罩的神秘人。

    克魯斯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瞥眼望向了那神秘人,皺眉道:“是什么消息?”

    “他不肯跟我說,非要當著你的面說。”守門者聳了聳肩。

    克魯斯轉而望向了那神秘人,努嘴道:“小子,你已經見到我了,現在可以把那個消息說出來了。如果這個消息真的有價值,我不介意賞你幾枚銀幣。”

    “這個消息,”神秘人道,“可不止值幾枚銀幣那么簡單。”

    “那你打算用這個消息換多少錢?”

    “一萬枚金幣。”

    克魯斯先是一愣,接著哈哈大笑起來,笑聲震得整個房間都在發顫。他的笑聲突兀的戛然而止,接著抓起了桌上的一柄匕首,投向了那神秘人。

    匕首化作一道寒光,從神秘人臉頰一側飛掠而過,將那面罩給撕開了。

    面罩落下,神秘人露出了真容,只是個看上去普普通通的男人而已,長著一張讓人難以記住的大眾臉。

    “啊!”大眾臉發出一聲驚叫。

    “小子,世上沒有什么消息能值一萬枚金幣,你要做白日夢沒關系,可別在這里耽誤我的時間。要知道,我這人的脾氣可不大好。”克魯斯寒聲道。

    “這個消息真的值一萬枚金幣,不然我也不敢過來找你們賣這個消息。有人最近一下子賺了好幾百萬枚金幣,我要賣的消息與這個有關。”大眾臉戰戰兢兢道。

    消息顯然不如好幾百萬枚金幣這個詞來得誘人。

    克魯斯對這個消息產生了些許興趣,臉色稍稍緩和下來,說道:“那你說說看,這到底是個什么消息,要是真的價值一萬枚金幣,我會考慮做這筆交易的。”

    “有人找到了一塊新大陸,一塊從未有人涉足的新大陸,那里遍地都是黃金跟機遇,還生存著一些傻乎乎的土著,拿一些破銅爛鐵就能從土著那里換到黃金甚至是更貴重的魔鉆。”大眾臉咽了下口水,“給我一萬枚金幣,我就告訴你去這塊新大陸的航線。”(未完待續請搜索飄天文學,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七海霸主 http://www.wnofco.tw/2_2204/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