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七海霸主 > 第89話 海盜灣
    安瑞動用喚風號角擊殺遮天巨鷹的消息很快不脛而走,傳到了世界商盟的島嶼。

    戰斗地點距離世界商盟的島嶼并不算特別遠,用望遠鏡還是能夠看到的。那些負責警戒工作的哨兵,通過望遠鏡將這場戰斗從頭看到了尾,免費欣賞了一場好戲。消息正是通過這些人的嘴巴傳開的。

    對于那些親眼見到安瑞把喚風號角買走的人而言,這實在是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

    “天啊!他竟然使用出了喚風號角的能力,這意味著他已經破譯了密語。世界商盟請的那些著名巫師都沒能破譯這個密語,他是怎么辦到的?”

    “一個能用的喚風號角價值一百多萬枚金幣,他花三十萬枚金幣就買到了手,真是撿了大便宜。”

    “可惡,為什么我沒有把那個喚風號角買到手呢!真是后悔死了。”

    比起這些人,世界商盟主管拍賣會的高官更加肉疼。

    “賣虧了!”一名高官氣得吹胡子瞪眼睛,“這么好的寶物,竟然以這么低的價格賣了出去,當初是誰提議降價出售的,趕緊站出來,我保證不打死他!”

    “你不用打了,因為剛才已經有人打過了……”

    島嶼海邊,一名背負著金屬弓箭的精靈族老者站在這里,眺望著遠方的海面。海面上有著幾個小黑點,全都是安瑞的船。

    他聽說附近有遮天巨鷹出沒,特意趕了過來,恰好看到了安瑞利用喚風號角大顯神威的一幕。

    “原來你小子手里有這種寶物,難怪有勇氣接下S級任務。”歌德搖了搖頭,低語道。“安瑞,你還是太年輕了,彩虹花圃那種神跡,不是靠一件寶物就能通過的。就算是刀鋒海最強的人去了彩虹花圃,也有可能把命丟在那里。希望你能活著回來。像你這種有本事的年輕人要是英年早逝,實在是太可惜了。”

    當天中午,電鰻號的甲板上。

    “這塊肉用來烤,這塊肉用來煮,這塊肉用來蒸……”安瑞指著面前那一塊塊鷹肉,下達了不同的命令。

    船上的廚師忙不迭的答應。將會長的命令記了下來。

    殺死了遮天巨鷹后,大家將鷹肉從海里撈了出來,每艘船都分到了一點。這可是遮天巨鷹的肉,就算有錢都未必能吃到,大家都想跟著嘗嘗鮮。至于味道到底怎么樣,就只有嘗過才能知道了。

    在數位廚師的努力下。一碟碟烹制完成的鷹肉擺在了安瑞的餐桌上。

    安瑞手持著刀叉,領口上掛著一塊白色餐巾,對一塊沾著各種調味料的鷹肉展開進攻,切開一小塊后,放入了嘴中,細細品味起來。

    肉質粗糙,過于堅韌。十分考驗牙口,差評!

    接著進攻另一塊看起來嫩一些的肉,這回好了一些,很容易就嚼爛了。味道方面,有點怪怪的,有別于尋常的牛肉、豬肉,剛開始吃的時候有點不適應,多吃幾口適應之后,感覺還算不錯。

    不知道這鷹肉的蛋白質是牛肉的多少倍,要是低于五百倍。簡直對不起它的體型。

    安瑞把每一碟肉都夾到嘴里嘗了嘗,很快發現了一盤特殊的菜肴。

    “這個圓滾滾,白花花的東西是什么?”安瑞用叉子叉了幾下,還挺軟的。

    “哦,這個是遮天巨鷹的眼珠。”守在一旁的廚師連忙答道。

    “啥?”安瑞悚然一驚。連忙將那碟子轉了過來,發現這球狀物的另一面有著碩大的瞳孔,果然是個眼珠,“坑死我了,誰讓你突發奇想把這玩意做成菜的?趕緊給我丟出去,影響我食欲。”

    “其實還挺好吃的……”廚師嘀嘀咕咕了幾句,將那盤眼珠子端走了。

    值得一提的是,吃過這頓飯后,船隊里很多人的牙齒都被硌掉了。這些牙齒跟主人說了再見,永遠的留在了大海里。

    其實遮天巨鷹的價值遠不止食用這么簡單,它身上真正值錢的是羽毛、骨骼以及爪子,這些可以當做制造特種船的材料,或者用于制造魔法武器。安瑞將這些材料統統收了起來,以備后用,將來他一定會用到這些珍貴材料的。

    航行到中途,第一船隊跟第三船隊分道揚鑣,各自航向了不同的目的地。

    第一船隊一路北上,前往了雄獅大陸,因為彩虹花圃就在雄獅大陸上。

    數日之后的一個傍晚,第一船隊接近了雄獅大陸有名的一處險地——海盜灣。

    如果說世界商盟是刀鋒海最大的商人聚集地,那么海盜灣就是最大的海盜聚集地,這里的海盜數量要遠遠超過小孤島。

    這里之所以會變成海盜的家園,是由多個原因促成的。

    首先,這里地理位置特殊,附近沒有大的帝國,全都是無主的荒地。而且這里與通向內陸的數條河道相接,要是有什么危險,可以通過河道逃走。這些河道四通八達,交錯縱橫,是天然的迷宮。

    其次,這個海盜勢力是一名巫師強者建立的,他會捍衛這片區域的平安,保護來到這里落腳的海盜。這位巫師實力相當之強,足以躋身刀鋒海一流強者之列,有著很大的威懾力,一般的勢力根本不敢打他的主意。

    在這些原因的影響下,海盜灣應運而生,并且存在了很多年,成為了刀鋒海各個國家以及眾多海商的眼中釘。

    海商來這里簡直就是羊入虎口,尋常的海商對這里唯恐避之不及,安瑞這個海商卻把船隊大咧咧的帶了過來。

    他當然不想找麻煩,可這里是通往彩虹花圃的捷徑,不從這里通過,就得繞很大的一個彎,權衡之下,他還是決定冒這個險。

    “安瑞,天馬上就要黑了,我們要不要等到天亮再通過這里?”愛麗絲站在安瑞身邊,問道。

    “要是在這里等一夜,反而夜長夢多,還不如直接開過去。夜晚對我們來說是個麻煩,對那些海盜同樣是個麻煩。而且買了‘通行信物’之后,那些海盜就不敢動我們了,不用太小心。”安瑞搖搖頭,否定了愛麗絲的提議。

    兩艘船組成的船隊繼續前進,接近了那兇名赫赫的海盜灣。

    “來人,把我們之前準備好的旗幟掛在船舷上,用這個來警告那些海盜。”安瑞彈了個響指,下令道。

    立即有人將數面染血的海盜旗搭在了船舷上,這海盜旗上繡著頭戴牛角盔的骷髏頭,是血刃生前用過的海盜旗!

    這種將手下敗將的旗幟懸掛在船舷上的舉動,是用來彰顯實力,警告敵人用的,并非安瑞首創,而是一種很流行的做法。尤其是那些商船,最喜歡這么做。

    商船擊敗了海盜之后,喜歡將海盜旗搭在船舷上,以此來向圖謀不軌的海盜傳遞一個信息:這是我以前的戰績,想打我的主意,就先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要是比不上這伙戰敗的海盜,就趁早滾遠點!( 七海霸主 http://www.wnofco.tw/2_2204/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