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七海霸主 > 第80話 決斗
    決斗?

    血刃眉頭一挑,腦筋急速運轉,揣摩起了安瑞的用意。

    安瑞現在的形勢一片大好,為什么還要跟他決斗?

    這里面一定有問題。

    “血刃,我在跟你說話,為什么不回答我?你該不會是連說話的勇氣都沒有了吧。”安瑞的聲音再度響起,炮火的轟隆聲成為了背景音。

    “安瑞,你想怎么跟我決斗?”血刃縱聲反問,打算先摸摸安瑞的底細。

    “很簡單。我們兩支船隊中間恰好有一艘空船,就在這艘船上決斗好了。我會把手下全都叫回來,給我們騰出地方。怎么樣,你敢不敢跟我打?”

    “打可以,但你必須對天發誓,保證這場決斗的公平性,禁止任何外人插手!”

    “沒問題,我可以發誓。其實你完全多慮了,對付你這種小腳色,我根本不屑于找外人幫忙。”安瑞冷笑一聲,接著立下了一段毒誓。

    這場決斗顯然有貓膩在里面,可血刃卻不愿輕易拒絕,因為這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要是他能在決斗中擊殺安瑞,眼下的頹勢將會立即扭轉,勝利女神會對他重展笑顏。

    “好!安瑞,我接下這場決斗,你就等著嘗我的刀子吧!”血刃雙目圓睜,發了狠勁,立下了跟安瑞類似的誓言,保證不會讓外人插手這場決斗。他對于自己有著絕對的自信,再加上對于安瑞有著一定了解,認為自己的勝算很大。

    唯一的變數就是安瑞所擁有的寶物。安瑞膽敢向他提出挑戰。肯定是有所依仗,而這個倚仗,八成是某種寶物。

    “哼。你有寶物,我也有寶物,不見得就比你差。”血刃摸了摸自己那柄血紅色的佩劍,這柄劍名為嗜血之劍,是一件寶鉆級的武器,效果非常強大。除了這柄劍之外,他身上還有另外數件寶物。

    在安瑞的授意下。獨角獸號縮回了獨角,載著五名奴隸,退回到了了船隊當中。

    安瑞將手舉向空中。半空中的黑嵐龍飛了下來,他抓住龍爪,在黑嵐龍的拉扯下飛到了那艘被屠戮殆盡的海盜船上。

    “碰。”

    雙腳落在甲板上,穩如一座雄山。

    安瑞將黑嵐龍收回到了體內。做好了進入半龍化的準備。

    血刃獨自劃著一艘小船。來到了安瑞站立的這艘船附近,他劃船的速度很慢,并且一直在掃視著四周,顯得很是戒備。

    “放心吧。我沒有在船上設置埋伏,這將是一場公平的決斗,待會兒你可以不帶遺憾的滾到地獄報道。”安瑞看著逐漸逼近的血刃,寒聲道。他之所以要跟血刃決斗,一來是為了泄憤。二來是為了重創敵人的士氣,為接下來的決戰鋪平道路。

    血刃哼了一聲。縱身跳到了大船上。他在甲板上掃視一圈,發現七殺者的尸體還留在甲板上,死狀極慘,勾起了他的怒氣。

    經過之前那番激戰的洗禮,這艘船已經變得殘破不堪,要不是船身經過魔法加固,早就散架了。

    現在,這艘船又成了新的戰斗舞臺。

    兩人對視著,通過眼神解讀著對方的意圖。

    安瑞發現血刃眼中的殺意猛然暴涌起來,立即進入了半龍化狀態,向前悍然沖出。他與黑嵐龍融為一體,臉部以及雙臂長出了黑色的龍鱗。

    與此同時,血刃也已經沖了出去,將手中的嗜血之劍直刺而出,施展出一門先聲奪人的高速戰技。

    戰技.血蟒狂舞!

    數條紅色勁氣猶如蟒蛇般飛出,畫出數道不同的軌跡,從不同的角度,攻向了安瑞。紅色勁氣轉瞬既至,殺到安瑞面前。

    就在這時,安瑞身體周圍浮現出數面半透明的水汽盾牌,將這些紅色勁氣統統擋住了。

    紅光與水汽碰撞出悶響,消散開來。

    這忽然出現的水汽盾牌,名為“水隱者之盾”,是安瑞不久前從亞蘭古國買來的寶物。這件寶物極為特殊,平時的時候,會化作無形的水汽,縈繞在他的身邊。只有在關鍵時刻,盾牌才會由水汽凝結成為實體。

    這盾牌看似飄渺,防御力卻一點不差。

    安瑞伸手一抓,數道水汽匯聚在一起,形成了一面更為凝實的菱形盾牌,幾乎化作了實質。

    猛龍盾擊!

    安瑞的前進速度驟然加快,舉著盾牌沖向了血刃,將血刃給生生撞飛了。

    一股雄渾怪力傳遞到血刃體內,將他震得腦袋發暈,兩眼發黑,狠狠咬破嘴唇,方才勉強清醒過來。他掠過海盜船,落到了半空中,在半空翻了個跟斗,借力跳了回去。剛回到船上,安瑞立即殺了過來,絲毫不給他喘息的機會。

    “拼寶物是么,那我就用寶物跟你玩玩!”血刃單手施展戰技抵擋安瑞,另一只手伸入空間包裹之中,取出了一個水晶骷髏頭,丟向了半空。

    骷髏頭散發著陣陣寒氣,分化出數個外觀相同的寒氣虛影,這些虛影統統飛向了安瑞,釋放出了帶有寒氣屬性的攻擊。這些骷髏頭虛影威力并不強,數量卻非常多。

    水隱者之盾自行分散,將安瑞護在中心,抵擋著骷髏頭虛影的進攻,可還是有幾個骷髏頭虛影趁虛而入,穿透了盾牌的防線。

    安瑞懶得跟這些虛影做無謂的糾纏,直接瞬移到了骷髏頭型寶物的本體上方,揮劍斬落,將其斬為了兩段。

    本體損壞,那些虛影立即消散。

    “之前就有消息說他能瞬移,這還真是個棘手的能力,好在我也有能夠加速的寶物。”血刃心頭一凜,連忙將一個黑色的披風抓在手中,捆在了脖子上。披風泛起亮光,無風自起,令血刃的速度大幅提高。

    兩人展開了速度方面的競爭,在半空中你追我趕,頻繁閃爍。

    血刃再快也快不過瞬移,但卻能在安瑞瞬移到身邊的剎那,以極快的速度閃開,這很大程度上削弱了安瑞的瞬移效果。

    這場戰斗牽動著數方勢力的心,所有人都明白,這兩人一旦有誰倒下,將會對整個戰局產生極為重大的影響。

    雙方的人不約而同的吆喝起來,為自己的頭目助威。

    兩人在半空中殺得難解難分,一會兒施展戰技,一會兒比拼寶物。這種戰斗難免會有所損傷,兩人身上全都掛了彩。

    看著安瑞身上飆出的鮮血,血刃雙眼一亮,連忙將嗜血之劍對準了安瑞,動用了這柄劍的效果。(未完待續。。)( 七海霸主 http://www.wnofco.tw/2_2204/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