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七海霸主 > 第79話 奴隸顯威
    一聲令下,七道身影越眾而出,這七人都是清一色的獸人,其中有高有矮,有男有女,這七人也就是所謂的七殺者。

    血刃的手下當中,最強的就要屬這七人,七人聯起手來,就連他這個首領都不是對手。

    “首領,你有什么吩咐?”七殺者之中的雙頭齊聲問道,他肩頭上的兩個腦袋,說話時非常整齊。

    “那還用問么?當然是把這伙敵人全都干掉了。”巨獸先一步插話,晃了兩下大腦袋,脖子中發出爆豆脆響。

    “不必全都干掉。”血刃聲音低沉,眼中兇光閃爍,“你們七個只要能把那個叫安瑞的人殺掉即可,他是整個船隊的頭目,把他殺了,敵人的船隊一定會亂作一團。那樣一來,勝利就屬于我們了。”

    “首領放心,我們七個一起出馬,肯定能將他的腦袋給你拿回來。”釘頭晃動著手中的狼牙棒,咧嘴一笑,露出一嘴的獠牙,“拿回來的也有可能是個被砸碎的腦袋,希望你不要介意。”

    七殺者出發了,他們乘坐著一艘特殊的小型魔法船,以極快的航速沖向了安瑞的第一船隊。這艘船體積小巧,尾部裝有以魔力制動的螺旋槳,甲板上豎立著很多面防御用的鐵盾,擁有相當好的防御能力。

    這艘魔法船是專用于沖鋒使用的,速度快,防御強,可以頂著炮火沖進敵人的船隊。

    安瑞將血刃以及七殺者的行動看得一清二楚,沒有絲毫的慌亂。沉穩的下令道:“把包括殺戮機器在內的五名奴隸放出來!”

    這五人太過危險,充滿不確定性因素,平日里都關在船上的牢房里。只有固定的時間會放出來透氣。當然,一般的牢房根本約束不了這五人,約束著這五人的主要是安瑞手中的主仆契約。

    五人很快被帶了上來,還跟在角斗場時差不多,只是干凈了一些,換上了新衣服。

    殺戮機器渾身包裹著盔甲,走路時叮當作響。漆黑的頭盔當中,時而閃爍寒光,令人觀之心悸。魔劍兄弟一人握著長劍。一人拿著法杖,兩人穿著不同,相貌卻出奇的相似,外人根本難以分辨。割喉婆婆臉上帶著微笑。身穿著寬大的袍子。就好像一個把毒蘋果喂給了公主吃的壞巫婆。力王繃著臉,沉默不語,壯碩的身材棱角分明,就好像石頭雕刻而成。

    “你們五個去把那艘船上的人統統殺了,一個不留!事成之后,我會放寬你們幾人平日里的活動限制,讓你擁有更多的自由。”安瑞伸手指向了迎面而來的敵船。

    “才休息沒幾天,又要打打殺殺了么。真煩啊。”杰洛郁悶的抱怨,另一邊的杰諾也跟著附和道。“是啊,是啊。”

    “這就是我們的宿命。”力王倒是一臉坦然。

    割喉婆婆咯咯怪笑,笑聲聽得人頭皮發麻。

    殺戮機器陰影下流露出來的兇光更盛了,在狂化詛咒的影響下,他常年處在狂化狀態,渴求著戰斗與鮮血。

    安瑞為這五人安排了獨角獸號,讓這五人乘坐這艘船迎擊。

    獨角獸號的撞角伸了出來,猶如一柄發光的利劍,筆直伸向前方。這艘船展開沖鋒,就好像一頭在海面上狂奔的獨角獸,與載著七殺者的敵船迎面相撞。魔力凝成的撞角,以摧枯拉朽之勢,將敵船扎了個透心涼。

    兩艘船的速度同時驟減,就好像串在一起的肉串,停在了海面上。

    七殺者與五名奴隸站在各自的船上,彼此對視著,在對方的身上,找到了與自身相似的死亡氣息。雙方顯然都是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那種人。

    性情暴躁的巨獸第一個按耐不住了,邁著大步沖向了五名奴隸,沉重的身軀,將兩艘船踩得巨震不止。

    第一個迎上巨獸的,是同樣沒什么耐性的殺戮機器,送上來的羔羊,沒有不宰的道理。殺戮機器將左手上的魔力炮對準了巨獸,右眼猛然亮起,浮現出特殊的紋路,起到了增加命中率的效果。

    殺戮機器身體一震,將一枚魔力炮彈轟了出去,準確命中了巨獸的手臂,將巨獸打得仰面摔倒。他接著縱身一躍,跳到了巨獸上方,伸出右爪,向下揮出,瞄準的是巨獸那脆弱的喉嚨,卻被巨獸用手臂給擋住了。

    “吼!”巨獸發出一聲狂吼,嘴巴里的口水都噴了出去,他一手擋住殺戮機器的爪子,另一只手狠狠抓向了敵人的面門。這只手就連石頭都能捏碎,破壞力不亞于白銀級武器。

    就在巨獸的手即將抓住殺戮機器的剎那,他的左眼猛地冒出了火光,正噴在巨獸的手心上,將這只手給燒得皮開肉綻,深可見骨。

    殺戮機器的頭盔上開了三個眼洞,因為他有著三個眼睛,而且這三個眼睛全都經過改造,擁有不同的效果。他的右眼是精準之眼,能夠提高命中率,加快反應速度,左眼是火焚之眼,能夠噴射火焰,額頭上的第三只眼睛是通靈眼,能夠用來看破亡靈。

    瘋狂的改造鑄就了這臺人形的殺戮機器,他身上的每一個器官都是為了戰斗而生。

    “啊!”巨獸發出一聲慘叫,被迫將手縮了回來。

    殺戮機器順勢將炮筒對準了巨獸那碩大的腦袋,毫不猶豫的開了炮。就聽一聲轟隆巨響,巨獸的腦袋連同下面的甲板一起碎成了拼圖。

    短短數秒,巨獸死亡,七殺者變成了六殺者。

    殺戮機器直起身子,望向對面那余下的六人,眼神就跟身體上的盔甲一樣冰冷。六人心中都是一凜,明白自己遇到了一個可怕的對手。

    “呵呵,有他出手。就沒我們什么事了吧?”魔劍兄弟笑道。

    身為出自角斗場的奴隸,幾人對于殺戮機器有著比別人更為深刻的認識,以前在角斗場里。誰碰上殺戮機器也就等于被判了死刑。有關殺戮機器的賭局,從不賭誰輸誰贏,而是賭殺戮機器花多久時間能把敵人殺死,下賭的時間從十秒到三分鐘不等,從未超過三分鐘。

    誰要是能從殺戮機器手底下堅持超過三分鐘,就算是奇跡了。

    當然,這也不能說殺戮機器天下無敵。只能說角斗場里的角斗士水準有限,頂尖的強者是不可能去那種地方的。

    七殺者余下的人交換了一下眼色,做出了明確的分工。其中的歌者以及毒王聯手對付殺戮機器,這兩人的進攻方式一個比一個陰險毒辣,經常出奇制勝,最適合對付強敵。余下幾人則繞路沖向了另外幾名奴隸。

    “古老的死亡之音。再度降臨人間。傳遍五湖四海,傳遍山河大地!”歌者唱起了十分難聽的歌,一個個實體化的音符從他嘴中飄了出來,飛向了殺戮機器。

    毒王手掌一番,數個小玻璃瓶出現在指縫當中,每個瓶中都裝著劇毒。

    殺戮機器冷眼一掃,辨明形勢,伸開收攏于背后的金屬雙翼。振翅飛了起來。他在半空中翱翔盤旋,與兩名對手拉開了距離。每當找到合適的機會,就用左臂上的魔力炮展開遠程進攻。這是他的常用作法,每當遇到擁有特殊手段的敵人,就拉開距離作戰。

    “呵呵,以為躲到天上就安全了么?太天真了。”毒王手指輕彈,將一個小毒瓶丟向空中,接著甩出一柄匕首,正打在小毒瓶上,將其打得粉碎。

    玻璃飛散,毒霧涌出!

    這毒霧有腐蝕性效果,一旦沾到身上,會導致肌膚迅速潰爛,十分陰險。

    毒霧擴散開來,眼看著就要將殺戮機器籠罩進去了。千鈞一發,殺戮機器猛然甩動雙翼,掀起一股勁風,將毒霧生生扇開。

    毒王的表情一僵,似乎天真的人是他,這點小手段拿殺戮機器根本沒用。

    至于歌者唱出的音符,同樣沒能起到決定性的效果。

    在這三人打得不可開交的同時,另外幾名七殺者以及奴隸也已經交上了手。

    雙方一出手就暴露了各自的職業,七殺者中的紅電是盜賊,雙頭是巫師跟戰士的合體,釘頭以及騎者是戰士。

    “小妹妹,你的匕首耍得不錯,讓老婆婆來陪你玩玩好不好?”割喉婆婆咯咯發笑,一閃之下,沖到了紅電近前,揮出了藏于袖中的匕首。

    紅電雙眼一凜,也將匕首揮了出去,兩柄匕首在半空中交鋒,碰撞出點點火花。

    雙頭是連體兄弟,而魔劍兄弟是雙胞胎兄弟,這兩對兄弟戰在了一處。

    仿佛宿命一般,這兩對兄弟的戰斗方式出奇的相似,都是由會魔法的兄弟,為戰士兄弟手中的武器附加魔法,一個主管進攻,一個用魔法輔助。

    “有意思。”杰洛微微一笑,大異其趣,將手中那帶著火焰的長劍插入了甲板。

    炙熱的紅光沿著地面延伸出去,每行進一小段距離,就爆出一團火柱,一路沖向了對面的雙頭。雙頭之中會魔法的那個腦袋,張開嘴巴,對著身前的地面猛吐一口,吐出了一道寒氣。

    寒氣落在地上,瞬間結成冰墻,擋住了火焰的攻勢。

    這兩對兄弟一時間難分上下。

    力王的境地要比同伴們艱難一些,他獨自面對了釘頭以及騎者兩個敵人,顯得非常吃力,只能利用戰士那超快的速度進行躲閃。在兩名敵人的夾擊之下,他的身體很快受了傷,被騎者屁.股底下的雙足飛龍給抓破了肌膚,還被釘頭的狼牙棒給砸了一下,身上多出了幾個血窟窿。

    好在力王身經百戰,在這種境地之下,依舊保持著冷靜。

    戰斗進行到中途,力王抓住了一個絕佳的機會,伸手抓住了釘頭的狼牙棒手柄。

    武器奪取術!

    力王的雙手發出兩道巧勁,用手肘撞開了釘頭的手,將狼牙棒搶到了手。武器奪取術是一門戰技,他在上面下了很多年的苦功,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用起來百試不爽。

    “借你的武器用用。”力王揮了兩下狼牙棒,感覺還算順手。

    “把狼牙棒還給我!”釘頭勃然大怒,貿然沖向了力王。

    力王依言而行,將狼牙棒還給了釘頭,只是方式有點粗暴,直接用狼牙棒打碎了釘頭的腦袋,還將釘頭掛在了帶著倒鉤的狼牙棒上。從現在起,他可以跟騎者一對一了。

    戰斗以極快的速度進行著,不斷有人落敗。

    殺戮機器用爪子撕裂了毒王以及歌者,用戰績證明投機取巧在他面前沒用。割喉婆婆割開了紅電的喉嚨,給這個盜賊晚輩上了人生中最后一堂課。魔劍兄弟用附加了魔法效果劈開了雙頭,將這對苦命的連體兄弟給分開了。力王用狼牙棒砸碎了騎者以及雙足飛龍的腦袋,騎者以后只能在地獄里面到處飛了。

    七殺者,全滅。

    船上余下的海盜根本不足為懼,被五名奴隸以秋風掃落葉的勢頭,殺得干干凈凈,完成了主人賦予他們的使命。

    血刃手中的王牌被安瑞手中的王牌,徹底擊敗。

    “七殺者竟然死光了……”血刃看著那艘船的慘狀,心底涼了半截。

    他剛才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幕慘劇發生,卻沒辦法改變什么。一來,戰斗發生得太快,來不及救援。二來,普通人根本插不上手,派去也是白搭。要想救下七殺者,就只能由他率領整個船隊一起沖鋒,可那樣做的話,就會讓戰斗變成總決戰,切斷他所有的后路。

    他抬頭看了看天空,雙足飛龍已經銳減了一半,失敗已成定局。海面上的情況也同樣糟糕,這場戰斗已經沒什么獲勝希望了。

    現在擺在他面前的選擇有四個。

    一是死戰到底,與安瑞拼個兩敗俱傷。二是談和,送給安瑞一些好處,換取一線生機。三是帶著船隊逃走。四是自己一個人逃走,他身上有一個空間傳送卷軸,可以直接傳送到安全的地方。

    無論哪個選擇都很糟糕。

    血刃剩下的心也快涼了。

    “血刃,你有沒有興趣跟我來一場單對單的決斗?”

    就在血刃猶豫不決的時候,安瑞那帶有明顯挑釁性質的聲音傳了過來。(未完待續。。)( 七海霸主 http://www.wnofco.tw/2_2204/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