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七海霸主 > 第74話 血刃來襲
    海上正在進行著一場慘烈的戰斗。

    交戰雙方是兩伙船隊,一伙船隊懸掛著頭戴牛角盔的骷髏旗,另一伙船隊懸掛著商旗。

    七海中,只有維京海盜才會懸掛牛角盔骷髏旗。

    血刃站在海盜船的桅桿最頂端,居高欣賞著這場戰斗,目光頻頻轉移,從那七名得力手下的身上一掃而過。

    這七名手下合稱為“七殺者”,全都是維京獸人,實力一個比一個強,加在一起甚至要超過血刃這個主人。

    兩頭雙足飛龍在半空中振翅飛行,合力抓著一名身材異常高大的維京獸人。這名獸人的身高是尋常獸人的兩倍,身體里顯然糅合了一絲巨人族的血統,這是非常罕見的情況。兩頭飛龍飛到了一艘商船的半空,爪子一松,就好像空投炸彈那樣,將巨型獸人丟了下去。

    “啊!”巨型獸人大吼著落在商船的甲板上,將這艘船踩得生生碎裂。

    周圍的水手們嚇得肝膽俱裂,幾個膽子大的揮舞著兵器攻向了巨型獸人,可這種行為根本就是找死。

    巨型獸人隨意揮動著雙臂,用樸實無華的攻擊,將那些撲來的人統統打飛了。被這雙巨大的拳頭碰到,非死即傷。

    打到酣處,巨型獸人抱住面前的桅桿,生生拗斷下來,當成了武器揮舞,擴大了打擊范圍。周圍的水手被打得人仰馬翻,四處亂飛,死傷慘重。

    斷裂的船身下沉了大半。巨型獸人猛然跳起,將手中的桅桿當成了長槍使用,一下子刺入到了船身當中。在這狂暴無比的沖擊之下。船身徹底沉了下去。

    巨型獸人就好像猿人那樣,仰頭大喊,用雙臂捶打著厚實的胸口。

    他是七殺者之一,名為巨獸。

    戰斗的另一個角落。

    一名身材異常纖瘦的女性獸人在急速奔跑著,身體化作一道殘影,衣角翩飛而起,唯獨雙眼留下了紅色的軌跡。她從敵人身邊跑過。那些敵人紛紛栽倒在地,身上留下一道道致命的傷口,鮮血汩汩流淌而出。

    七殺者之二。紅電。

    “死神的音樂在耳邊鳴響,血管充塞地獄之音,為之爆裂,為之瘋狂!”一名獸人站在一艘敵船的橫桁上。扯著嗓子唱著曲調古怪的歌曲。歌聲竟然化作了一個個實體化的音符,鉆入到了下面那些人的耳中。

    這些人捂著耳朵,慘叫不止,鮮血從指縫中冒了出來。

    “砰!砰!砰!”

    這些人的腦袋接連炸開,就好像有人在里面塞了點燃了導火索的炸藥桶。

    七殺者之三,狂歌。

    “一個、兩個、三個……還不夠,還需要更多。”一名手持著巨型狼牙棒的獸人,數著這根狼牙棒上懸掛著的尸體。這些尸體并沒有讓他感覺滿足。

    還得繼續殺戮。

    獸人揮舞狼牙棒,沖向那膽戰心驚的人群。上面的倒鉤尖刺,掛住了更多的人。

    七殺者之四,釘頭。

    “噗!”

    這是一名身穿紫色長袍的古怪獸人,他手中抓著一根法杖,張嘴向對面吐著一股股毒霧。

    碰到毒霧的人迅速化成血水,可他們身上的衣服卻毫發無損,詭異之極。

    七殺者之五,毒王。

    獸人騎著雙足飛龍,手中提著一桿長槍,一邊飛舞一邊將長槍接連刺出。每一次的攻擊,長槍都會爆發出一道尖錐形勁氣,轟擊在商船隊伍中,帶來一次次死亡。

    七殺者之六,騎者。

    同時長著兩個的獸人以兄弟互稱,一個腦袋念咒,另一個腦袋專心戰斗。這對連體兄弟,竟然一個是薩滿,一個是戰士。

    咒語帶來的法術效果附加在了獸人手中的武器上,令攻擊的威力為之倍增。

    七殺者之七,雙頭。

    戰斗落幕,商船隊伍慘敗,幾乎被全殲,余者全部投降,淪為了俘虜。

    這是血刃來到刀鋒海的第一場狩獵,以大獲全勝告終。在這場戰斗中,他麾下的船隊展現出了遠遠超過白戈船隊的實力。

    血刃看著一片狼藉的海面,唇角勾起一抹微笑。這一戰,足以讓他在刀鋒海闖出一些名聲,他要用鮮血與死亡告訴世人,血刃來了!

    傳音石忽然響了起來。

    血刃一愣,將傳音石抓起,問道:“什么事?”

    “首領,我按照你的吩咐,在港口里四處打聽安瑞的消息,已經打聽到了一些有用的情報。他在一座名為星月島的島國上有一些礦產,這是他的主要經濟來源。另外,他最近不知道發了什么橫財,在亞蘭古國的圣跡港買了價值上百萬枚金幣的船跟寶物!”傳音石中傳出了一名獸人手下興沖沖的聲音。

    “他這么有錢?”血刃聞言雙眼一亮,“這年頭,錢就是力量,難怪白戈會輸給他。有這么多錢,就算雇殺手也足以把白戈干掉了。”

    “首領,我覺得這個安瑞是一頭肥羊,就算不為了白戈首領報仇,單為了他身懷的錢財,也值得對他下手。”

    “恩,聽你這么一說,我對他的興趣更大了。”血刃追問道,“你有沒有打聽出他最近的動向?”

    “我只聽說他不久前曾在圣跡港逗留了很長一段時間,并不能確定他現在到底在哪。”

    “既然這樣,我們就去他那處位于星月島的礦產轉轉吧。人能到處走,礦洞可沒法到處走。”血刃露出一抹愉悅的笑容,“希望他的礦產能讓我大賺一筆。”

    ……

    星月島,礦石鎮,某個書房中。

    玻璃燈之中的火焰搖曳著,猶如一只火妖精在狂舞。明亮的燈光照遍全屋,將屋中唯一一個人的身影輪廓裁剪一番,印在了地上。

    克萊夫眉頭緊鎖,伏案寫字,正在清算一筆賬目。

    他要把數個礦洞近期的收入清算出來,弄得明明白白,寫在賬本上。

    很快就要到上報每個月收入的日子了,這個月收入比起上個月還要高上一些,他希望這些收入能讓安瑞滿意。

    對于安瑞這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老板,克萊夫心中滿是感激,是安瑞讓他當上了這幾個礦洞的總管,過上了人上人的生活,賺著豐厚的傭金。為了報答安瑞的知遇之恩,自從接手礦洞的工作以來,他一直辛辛肯肯,兩袖清風,不僅將礦洞打理得井井有條,而且從未私拿一分錢!

    他要讓安瑞覺得自己找對人了。

    “呼,終于算完了。”克萊夫松了口氣,將算好的賬目拿在手里,檢查了一下。

    “算完了?”一個聲音問道。

    “恩,算完了。”克萊夫說完這句話,方才回過神來,驚得尖叫一聲,“你是誰?”

    下一刻,一柄紅色的長劍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嚇得他面如土色。一張干凈整潔的獸人臉孔從后面探了出來,貼住了他的臉。

    這名獸人很可能早就躲在屋里了,一直在暗中窺視著他的行動。

    想到這一點,克萊夫渾身的汗毛都跟著豎了起來,溢出點點冷汗。

    “認得這柄劍么?”獸人笑著問道。

    “不認得……”克萊夫否認,并在腦海中急速思考著應對之策,卻沒想到什么好主意。他只是個會計而已,面對這種情況,毫無還手之力。

    “這柄劍叫做血刃,而我也叫這個名字,這柄劍的命運跟我的命運是緊密相連的。”

    “哦……”克萊夫實在不知道該怎么接話。

    “聽說你是這里的總管,同時也是安瑞的手下。”血刃微微一笑,很快轉移了話題。

    “是的。”

    “很好,你現在就把挖礦賺來的錢交給我,別耍什么花樣,也別妄圖反抗。”

    “最近挖礦賺來的錢剛剛上交給安瑞,我手上根本沒有什么錢,只有幾百枚金幣而已,你要的話就統統拿去吧。”克萊夫以前曾經考慮過某天會出現這種情況,早就想好了該怎么說,并且特意在房間里藏了個僅僅裝有幾百枚金幣的箱子,以備不測。

    “少騙我了,我剛剛跟礦洞的工人打聽過礦洞最近的收入,你的手里最少有四萬枚金幣。”血刃冷笑一聲,很輕松的識破了克萊夫的謊言。

    克萊夫的臉色變得更難看了。

    血刃接著說出了一些從工人口中逼問出來的情況,打消了克萊夫撒謊的念頭,讓克萊夫明白了一件事,就算撒謊也沒用。

    在死亡的威脅下,克萊夫不得不選擇了妥協,將錢統統交了出去。他還有家人,還有孩子,就算對安瑞再怎么忠誠,也不可能把命搭上。而且,就算他誓死反抗,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將錢拿到了手,血刃又威脅道:“你是安瑞的直系手下,一定有他的傳音石,快用傳音石跟他聯絡,我有些話想跟他說。”

    克萊夫此時已經徹底服軟了,乖乖取出了傳音石,聯絡上了安瑞。

    血刃將傳音石搶了過來,嘿嘿冷笑道:“安瑞,你好,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做血刃,是一名偉大的維京海盜。我剛剛洗劫了你的礦產,并俘虜了你的手下,特意通知你一聲。這只是個開始而已,我將會化身為獵手,在刀鋒海上四處獵捕你這頭獵物,不死不休。”(未完待續。。)( 七海霸主 http://www.wnofco.tw/2_2204/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