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七海霸主 > 第71話 想要嗎
    腹中島的主戰場上。

    戰斗已經接近了結尾。皮諾被三人的圍攻打得沒了脾氣,甚至連左臂上的木質鎧甲都崩碎了,再也沒有了勝算。

    “該死的,三個小臭蟲,別以為這樣就能殺得了我!我要吃了你們!吃了你們!”皮諾嘶聲叫嚷著,但實在是有點外強中干,他嘴上喊得歡實,腳下卻在向著老巢那邊跑。

    他對這里太熟悉,就算瞎了也能辨別出大致方位。

    他之所以往老巢那邊跑,是想著利用愛船魔藤號翻盤。這艘船威力很強,擁有操控藤條戰斗的特殊能力,要是能夠登上船的話,他的戰力會大幅提升,讓敵人沒辦法接近!

    其實他如果一開始就利用魔藤號作戰的話,會占據相當大的優勢,怪就怪他太自信,沒把安瑞這些人放在眼里。

    他實在是太強,多年來逢戰必贏,久而久之就養成了這種自信,忽略了螞蟻啃死大象這種可能性。

    “攔住他,別讓他往那邊跑!”安瑞何等眼尖,一下子看穿了皮諾的用意,連忙喊道。

    另外兩人連忙照辦,一左一右形成合圍之勢,全力阻攔皮諾。

    可惜掉了牙的老虎依然是老虎,皮諾全力突圍,竟然硬生生的穿破了兩人的防線,向著老巢沖了過去。

    “該死的。”安瑞暗罵一聲,與兩名臨時戰友追向了皮諾。

    雙方一追一逃,在追逐途中交鋒數次,可還是沒能徹底分出勝負。

    掉牙的老虎也是老虎,沒那么容易死。

    到得后來,還真讓皮諾這個強弩之末逃回了老巢,循著感覺沖向了魔藤號。他認為自己只要能沖上魔藤號就能撿回一命,力挽狂瀾!

    “島主,快回來!”

    “別過去!那里有危險!”

    “魔藤號已經被搶了!”

    周圍忽然響起了一大群島民的驚叫聲。

    “咦,這幫人瞎喊什么呢?”皮諾雙眼已瞎。看不到外面的情況,情急之下也沒時間多想,仍在向著魔藤號沖鋒。

    當他步入魔藤號周圍十米之內時,數條又.粗又.硬的木藤飛速伸了過來,將他給纏了個結結實實。這些木藤迅速收縮,力道奇大無比,竟然將他的四肢關節給生生掰斷了。發出啪啪脆響!

    魔藤號是他的船,就算看不到,他也能感受到這是來自魔藤號的攻擊,心中大吃一驚。

    “這、這是怎么回事?是誰在駕駛魔藤號?”皮諾驚怒交加道。

    “是世界上最可愛的小女孩艾米在駕駛魔藤號!”用小手握著船舵的艾米竟然給出了回答,也不怕把人家氣吐血。

    “不可能!這是我的船,外人怎么可能會駕駛?”

    “我能駕駛是因為我聰明。啦啦啦。”

    皮諾真的要吐血了,他隱約間可以聽得出來,現如今駕船的明顯是個小屁孩。一個小屁孩竟然把他的船給奪走了!

    如果可能的話,他真想把這個小屁孩吃了,先殺后剁,一半燒烤,一半清蒸。余下的生吃!

    可惜他沒這個機會了。

    “結束了。”一個冰冷的聲音響起。

    緊接著,一柄利刃從皮諾那長著的嘴中插了進去,洞穿了上牙堂,直接沒入了腦袋。

    皮諾表情一僵,徹底死了。

    那附著在肌膚上的木質鎧甲寸寸崩裂開來,片片落下。

    這一劍是安瑞刺出的,他在搶經驗……

    提示音在他腦海中響了起來,這次的經驗極為豐厚。讓他直接逼近了15級。他的心狠狠跳了兩下,冒出了更多的期待,一旦到了15級,他就能學會那個十分強大的技能了,實力將會暴漲許多。

    不過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安瑞從半空中落了下來,站在了魔藤號船底附近,冷眼望向了周圍的島民。

    剛才還嘈雜無比的戰場。此時忽然間變得一片寂靜,所有的島民都停止了動作,呆呆的看著仍然被木藤束縛著的島主,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島主死了!

    強得一塌糊涂的島主竟然死了!

    屹立在這群食人族心田間的主心骨轟然斷裂。倒塌下來,讓他們的心涼了半截。他們之前之所以膽敢跟安瑞這些人火拼,正是因為有島主這個近乎無敵的靠山,現在這個靠山沒了,他們也就失去了戰意。

    “一個不留。”安瑞看著那些發呆的島民,輕吐出一句冰冷的詞語。

    這句話很快得到了嚴格的貫徹實施,之前固守在附近的聯軍大部隊在這時展開了全面進攻,猶如怒嘯的潮水般沖了過來。

    島民們有人驚叫,有人求饒,有人負隅頑抗,可不管做什么,結局都是一樣的。

    一個字,死!

    所有島民都死了,變成了一具具橫躺著的尸體。

    對于這些島民,安瑞沒有半天同情心。

    吃人的人還算人?

    安瑞認為不算,所以他對這些島民毫無憐憫之心。自從出海之后,他經過一次次戰斗的洗禮,作風變得越來越硬派凌厲了。對于這種改變,他其實早有預料,剛剛穿越至此時,他就知道自己早晚會變成這個樣子,否則就達不到那個宏遠的目標。

    “安瑞,你可真是好算計,竟然在我們一起賣命的時候,偷偷派人把這艘船霸占了。這艘船連這個島主都能捆住,等級一定很高吧?難不成是白銀級?”白戈提著染血的斧子,重重哼了一聲。

    獸人顯然低估了這艘船的等級,這艘魔藤號的實力根本沒有完全施展出來,剛才只是小小亮一個相而已。

    不過安瑞并不打算解釋這美麗的誤會。

    “能分出一批人把這艘船搶走,那是我的本事,你要有這個本事,你也能把這艘船搶走!”安瑞當仁不讓道。

    “看吧。布萊克,這就是你的伙伴,他在跟你合作的時候還想著撈好處,而且占了好處之后還不打算分給你。”白戈扭頭望向了布萊克上校,挑撥離間道。

    布萊克微微皺起了眉頭,雖說他很容易就識破了白戈的用意。可心里還是有點介懷。

    此行是為了救安瑞那些被俘的手下,與布萊克并無直接關系,而且他在戰斗中出了不少力,可到頭來什么好處都沒得到。眼看著安瑞得到了這么一艘厲害的特種船,他心里能舒坦就怪了。

    “誰說我不打算跟布萊克上校同分好處的?我這個人最夠意思,朋友幫了我的大忙,我絕不會虧待我的朋友。”安瑞冷哼一聲。接著扭身走向了船長室,從艾米那里接過了萬能.鑰匙,打開了船長室的大門。

    安瑞走進了屋,翻找了一圈,從角落里找到了一個空間寶箱。

    這個空間寶箱是皮諾的,里面肯定裝了不少好東西!

    安瑞打開箱子。從里面翻找了一陣子,找出了幾件很不錯但給出去也不至于心疼的寶物。他捧著這幾件寶物出了屋,縱身一躍,跳到了布萊克面前,往前一推,笑著說:“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布萊克看著這些寶物。心情一下子平衡不少,勾了勾手指,把一名副官叫了過來,接過了這些寶物。

    安瑞與布萊克的關系一下子就修復了,變回了那種牢固的同盟狀態,至少暫時很牢固。

    至于白戈可就分不到什么好處了,安瑞吃肉,他連湯都喝不到一口。連半個寶物也得不到。

    羨慕嫉妒恨的表情全都寫在了白戈臉上。

    “想要嗎?這么想要的話,地上這些食人族的尸體就統統送給你吧。”安瑞指了指滿地的尸體,很無良的說道。

    “鬼才會要這些尸體!我沒心情跟你斗口,你快點收拾收拾,然后帶我們一起離開這個鬼地方。我是為了這個才跟你合作的,如果你沒辦法把我們帶出去的話,別怪我手中的斧子無情!”白戈唾沫星子亂飛的叫喧道。

    “急什么。我們這些人都受了傷,還有這么一大攤子殘局要收拾,還得去把散落在周圍的同伴召集在一起,哪那么容易離開。你要是著急就先回船上等著。等我把一切事情都辦妥之后,自然會帶你離開,決不食言!”安瑞反擊道。

    白戈還指望著安瑞帶他離開這里,沒辦法翻臉,嘀咕了幾句后,還是帶著一群獸人離開了這里,回到了之前上岸的岸邊。

    安瑞手里有小把柄,也不怕白戈暗中下絆子,該干嘛干嘛。

    他走到了魔藤號的露天甲板上,開始探望傷員,當然主要探望的是莎菲,畢竟這可是在他胯下.承歡的女人。

    莎菲靠在桅桿上,用能動的右手握著酒瓶,品飲著朗姆酒。她那平靜的神情與所受的傷形成了鮮明對比。

    安瑞大致查看了一下莎菲受的傷,實在有點心疼。

    “我已經把他給殺了,為你出了氣。”安瑞寒聲道。

    “我看到了。”莎菲點點頭,將酒瓶丟給了安瑞。

    安瑞猛灌了一口酒,任由溢出的酒水打濕衣領。

    “過來一下,靠近一點。”莎菲招了招手。

    安瑞依言而行,湊到了莎菲近前,蹲下身來。

    莎菲攬住了安瑞的脖子,探出頭。兩張嘴貼合在一起,接觸纏綿,舌頭進進出出。

    吻到一半,莎菲忽然咬了安瑞一口,用的力氣不小,直接咬破了皮。

    “你干嘛咬我?”安瑞疼得一咧嘴,連忙從溫.柔鄉撤了回來。

    “我只是覺得受了欺負,想欺負你一下找找安慰,難道不行嗎?”莎菲挺起傲人的胸脯,蠻不講理道。

    “行,當然行。不過你能不能別光咬上面,最好順便把下面也咬一下……”

    “滾!”( 七海霸主 http://www.wnofco.tw/2_2204/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