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七海霸主 > 第38話 老會計
    戰爭結束了,徹底結束了。

    不僅反叛軍全都選擇了投降,各地重新歸于了妮莎的統治,就連一直在從中作梗的白鷹國軍隊也撤離了星月島,夾著尾巴逃了。

    星月島恢復了往日的和平。戰爭帶來的創傷,讓人們進一步了解到了和平的珍貴之處。

    和平對于本土居民有著重要意義,對于安瑞同樣如此。

    只有和平了,他才能獲得礦石鎮!

    更準確的說,應該是獲得礦石鎮的礦產,這座鎮子的政權,是不可能交到他手上的,而且他本人對于當一名鎮長也沒什么興趣。

    等到戰爭遺留下來的余燼被徹底吹熄后,妮莎島主終于兌現了諾言,將安瑞請到了身邊,請他吃了頓飯,并在席間將數個礦洞的所有權租借合同推到了他的眼皮子底下。

    安瑞沒客氣,直接把合同統統收了起來,這些都是他應得的。如果不是他的幫助,星月島現在一定還在忍受著戰火的涂炭,不知道還要持續多久。

    “安瑞,我對你異夢占卜師的身份很感興趣,如果你以后再做到什么與星月島有關的夢,請務必告訴我,我不會虧待你的。”妮莎說話時雙眼在閃著光,閃著火光。

    “沒問題,我想我肯定還會做到與島主您有關的夢,到那時候我肯定還會登門拜訪。”安瑞笑著答應,笑容中有著一絲神秘意味。

    他所言非虛,很多年后的將來。他肯定還會找上妮莎的,雙方還會有著更深的交集。

    妮莎不僅僅是一名島主而已。她的肩上還肩負著另外一個更為沉重的使命。

    ……

    群山連綿不絕,猶如一條起起伏伏的巨龍脊背,盤踞于大地之上。

    這些山是有“傷疤”的,那些人工開采出來的礦洞就是山的傷疤。

    這片群山名為“藍星山脈”,位于礦石鎮附近,兩者相伴而生。

    安瑞領著手下們來到這里,立于半山腰處,居高俯視著下方的坡地。莎菲、山姆等人站在他背后。此外還跟著數名矮人礦工,以及其他形形色色的普通礦工。

    “那里。”安瑞伸手指向一處坡地,“把這個地方圈起來,從明天開始動工挖掘。”

    立即有矮人礦工那筆記下了這處位置,在一處平面圖上畫了一個圈,寫下了一連串意義不明的數字。矮人族是山之民族,自古以來就是開山挖礦的高手。總結出了一套標示坐標的方案,但這種東西只有他們才看得懂,對外行來說就是天書。

    將諸多礦洞、山區免費租借給安瑞的同時,這里原有的礦洞主、礦工以及工人也都劃給了他。

    這片山區的礦洞已經很多了,可安瑞并不滿足于此,他要用自己那可以點石成金的“金手指”多點出幾個礦洞出來。

    而且他真正的目標不是尋常的礦洞。那些礦洞就算有利可圖,也都是小利罷了,而非暴利,他真正的目標是盛產“藍晶”的礦脈。

    藍晶是一種藍色的漂亮晶體,這處藍星山脈正是因為盛產藍晶而出名的。

    現如今。人們尚未發現藍晶這種晶體的真正價值,只當這是一種很漂亮的裝飾品。由于藍晶易碎的緣故。這種裝飾品的價格很低廉,就算尋常民眾也能承受得起。

    但安瑞知道,藍晶的真正價值絕不僅僅是裝飾品這么簡單,這種晶體經過特殊的處理之后,能夠用于鑄造黃金級乃至寶鉆級的武器!

    用藍晶鑄造武器的方法是由精靈鑄造師發現的,是一種不傳之秘,具體方法就連安瑞都不知道。

    算起來,再過兩個月左右,這種方法就要被發明出來了。從那時起,藍晶的價格將會水漲船高,變得越來越昂貴!

    現在正是囤積藍晶的好時機,等藍晶的價格漲起來之后,再轉手賣掉,將能獲得驚人的暴利。光靠這一門買賣,就能讓安瑞搖身一變,成為一名大富翁。

    安瑞打算通過兩種渠道一起囤積藍晶,第一條渠道當然是挖礦囤積,第二條渠道是高價進行收購。本地做為藍晶產地,有著很多的藍晶,有的在商人手中,有的在平民手中。只要以高于市場價的價格進行收購,一定能收到很多。

    這種收購是很費錢的,以安瑞兜里那區區幾百枚金幣肯定不夠,好在他接手了一大堆的礦洞,靠著這些礦洞周轉出來的資金,應該夠做這筆買賣了。

    他已經預見到了自己不久后發大財的情景,到時候他一定要體驗一把“金幣浴”,跳進成堆的金幣里好好洗個澡。

    接下來,他又找出了幾處潛藏的礦脈,讓手下人給記了下來。

    隔日,挖掘工作正式動工,人山人海般的工人撲向數個有待開采的礦脈,動用爆破以及挖掘等各種手段,跟大山較上了勁。

    礦洞生意是穩賺不賠的,挖出礦石就會開始盈利,可還是有個小小的問題需要解決。

    安瑞本人要到海上四處闖蕩,提升個人實力,以便一雪前仇,消滅白戈率領的海盜團,所以不可能留下來照看這些礦洞生意,而是要交給一個可靠的人打理。

    莎菲、山姆、貝雷戈這幾人都很可靠,能擔大任,可這些人都是戰斗職業者,得隨同安瑞一起出海。讓他們留下來打理生意,相當于用彎刀修指甲,用的根本不是地方。

    不能選擇這幾人,就只能再物色另一個人選了。

    這個人的實力不用太強,哪怕是個普通人都沒關系,但必須精明能干,而且忠心耿耿,不會成為偷油的老鼠。

    只有這樣,安瑞才能放心將這么大一筆生意托付出去。

    他很快想到了一個人。這個人正好符合以上的種種標準,而且這個人就是星月島本土的人。很好找。

    ……

    克萊夫下班了,走在夜路上,混入了人潮當中,成為了蕓蕓眾生的一份子。街道兩側是萬家燈火,散發著令人心生暖意的溫暖。

    他的日子過得并不好,但萬幸的是,有一個溫暖的家會在夜晚降臨時將他收容。

    對于一名普通人來說,這已經算是很不錯了。

    其實他也不是完全的普通人。他身上還是有那么一點特長的。

    他擅長計算,尤其是心算。他是那種注定要跟數字打交道的人,自從小時候起就對數字特別敏感,甚至能夠自己琢磨出一些簡單的計算公式。憑借心算,他可以不用紙筆直接算出一些非常大的數字。

    這種本領不可謂不厲害,但跟那些巫師、戰士、弓箭手之類的人沒法比,所以克萊夫長大后當了一名會計。專門為人算賬。

    憑他的特長,也就只能干這個了。

    在他三十多歲的時候,曾經有過一段人生高峰期,他跟一名商人合伙經營起了木材生意,起初賺了點錢,只可惜好景不長。后來因為種種原因把錢統統賠了進去,還欠下了不少外債。

    他的那位合伙人因為承受不了打擊,選擇用一根繩子結束了生命,逃避了債務以及種種現實問題,把所有的爛攤子都丟給了他。

    他沒有步合伙人的后塵。將一切的苦難都扛在了肩上,無論打碎了牙。還是咬破了嘴唇,統統都咽進肚子里。

    現在他四十歲了,給一名布匹商人當會計,賺取著微薄的收入,養活一大家子人,外加償還債務。

    生活重擔壓彎了他的脊梁骨,也壓滅了他的蓬勃野心。

    這輩子也就這樣了。

    近年來他總是冒出這種想法。

    一名穿著彩色新衣服的小女孩從克萊夫眼前跑了過去,為他的視野增添了一抹亮色。

    “唉。”克萊夫嘆了口氣,他想到了自己那十二歲大的小女兒,他已經有很久沒給小女兒買過新衣服了。如果可能的話,他也想讓自己的小女兒穿得像剛才那個女孩一樣花枝招展。

    當父親的都這樣,自己吃點苦頭不算什么,但不愿讓家人跟著一起吃苦頭。

    克萊夫心中涌起愧疚之情,好想跟小女兒說句抱歉,但這種話他只會在心中想想,是不會真的說出來的。

    “克萊夫先生。”一個聲音忽然從前面響起。

    克萊夫愣了一下,頓住了腳步,循聲望了過去,發現說話的是一名面目英俊的年輕人,從外表上看,頂多也就二十歲的樣子。年輕人生得非常有朝氣,身穿著褐色的皮夾克,在腰間佩著兩柄長劍,一看就是個學過戰技的戰士。

    他第一感覺是年輕人認錯人了,可年輕人的雙眼一直盯著他看,否定了這個猜測。

    “你是……”克萊夫喃喃道。

    “克萊夫先生,你好。做一下自我介紹,我叫安瑞.史塔克,是一名海商,跟你以前的合作伙伴伯特有一點遠親關系。”年輕人正是安瑞,他微微一笑道。

    “你是伯特的遠親?”克萊夫小小的吃驚了一下,緊接著開始懷疑安瑞是來討債的。這不是沒有過的事,之前做木材生意賠錢的時候,他的合作伙伴伯特向親人借了不少錢。伯特自殺后,這些債務莫名其妙的落在了他的頭上,讓他很是郁悶。

    “是的,不過這份親真的很遠很遠,恐怕八竿子都打不著。”

    “那你為什么要找上我?”

    “我只是想要跟你聊聊而已。”

    “你的目的沒這么簡單吧。年輕人。”

    “呵呵,確實沒這么簡單,我真正的目的是找你談一筆生意,伯特遠親這個關系,只是個引子而已。”

    “談一筆生意?什么生意?”克萊夫被突然冒出來的年輕人鬧得一頭霧水。

    “一筆賺錢的生意。”安瑞伸手指向了街道的另一邊,“街上說話不方便,我想去你家坐一坐,能賞臉嗎?”

    “哦,這……”克萊夫想說的是不太方便。可說出口的卻是,“當然沒問題了!”

    這里距離克萊夫的家已經非常近了。兩人走了沒多久就到了地方。

    飯菜早已做好,被擺在了桌子上,看著桌上那些簡陋的飯菜,克萊夫有些尷尬。

    克萊夫聲稱安瑞是自己的朋友,向妻子以及兩個女兒做了介紹。

    吃完飯,克萊夫將安瑞請到了一間書房,在這個小房間里繼續談正事。

    可安瑞卻沒急著去聊那筆生意,而是將話題引到了一些無關緊要的小事情上。問起了克萊夫這些年的種種經歷。

    克萊夫隱隱覺得安瑞問這些事情有所目的,但這些事情也沒什么好隱瞞的。只要不是那種難以啟齒的事情,他統統說了出來。

    兩人聊了很久,光是茶水就喝了三大杯,不知不覺聊到了深夜。

    克萊夫已經很多年沒有跟人這樣促膝長談過了,打開話匣子后,頗有種暢快的感覺。數年來堵在胸口中的悶氣,發泄出去不少。說話能夠驅散睡意,盡管已經到了深夜,他依然很精神。

    話題終于聊到了最終的重頭戲。

    “克萊夫先生,聊了這么多,對于你的為人。我已經有了大致的了解,時候跟你聊一下那所謂的生意了。”安瑞忽然道。

    “哦,你說。”克萊夫幾乎忘記了這茬。

    “我正在做有關礦石的生意,缺個人幫忙照看,我希望能請你幫我的忙。雇你幫我照看那些生意。以你的經驗跟為人,應該可以輕松勝任這份工作。”

    “礦石生意?你是礦洞主?”克萊夫的精神為之一振。如果能混個總管當當,總比當會計賺得多。

    “是的,我是礦洞主。”

    “你手里有什么礦洞?”

    “銅礦洞十三個,銀礦洞兩個,藍晶礦洞二十一個,另外還有八個礦洞正在開采當中。”安瑞用很平靜的語氣回答了對方的問題,然后誠懇的說,“我想聘請你當這這些礦洞的總管,幫我打理這些礦洞。”

    “你在跟我開玩笑吧?”克萊夫皺起眉頭,無法相信安瑞所說的話,這些話也太離譜了一點!

    這么多礦洞可是一筆驚人的產業,擁有者必將是一位富翁!

    這世上有錢人很多,倒也沒必要大驚小怪,可問題是這個富翁竟然要找他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當總管!這就讓人不能接受了,世上哪有這么好的事?天上掉餡餅也沒有這種掉法。

    “克萊夫先生,我可沒有跟你開玩笑,而是很認真的聘請你。你應該略有耳聞才對,在星月島的內亂平息后,島主為了獎勵一個人的功績,將礦石鎮周邊地區的礦洞都借給了他。”安瑞正色道。

    “難道說……”克萊夫驚得站了起來,還碰掉了桌上的杯子。

    “沒錯,我正是那個接手了眾多礦洞的人。”安瑞在說話的同時,以閃電般的速度抓住了下落的杯子,重新擺在了桌上。

    克萊夫整個人都石化了,在相信與不相信之間來回搖擺,就好像一個金屬鐘擺。

    “你要是不相信的話,明天可以跟我一起出發,到我的礦洞看看。看了那些礦洞后,你自然就會相信我了。”安瑞提議道。

    這個提議在隔日得到了實施。

    克萊夫坐上了安瑞的馬車,經過一番漫長的旅程,抵達了礦石鎮,親眼看到了那些礦洞。

    礦洞中的工人一見到安瑞,紛紛行禮,管他叫老板,語氣恭敬之極。

    這一下,克萊夫徹底相信了,打消了所有的疑慮。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會跟安瑞這樣一位大人物扯上關系,更沒有想到,竟然會被聘用擔當這么多礦洞的總管!

    “安瑞老板,從現在起,我愿意為你當牛做馬,幫你打理這些礦洞。我發誓,絕不會算錯一筆賬,更不會貪污半分錢!謝謝你這么看重我,給我這個機會。”克萊夫沖著安瑞低下了頭,深深鞠了一躬。

    提示音在安瑞的腦海中響了起來,他得到了一名得力的新手下,這位手下沒什么戰斗方面的能力,但卻能幫上他的大忙。( 七海霸主 http://www.wnofco.tw/2_2204/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