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七海霸主 > 第34話 最后一關
    “好人有好報?這算哪門子的提示?”妮莎皺起了眉頭,流露出些許的高位者威儀。不得不說,這位女島主的氣場還是很強勢的。

    “我之前的提示也很不靠譜,但每次都幫上了忙。”安瑞攤開了雙手道。

    “這倒也是。”妮莎點點頭,“那你能不能說得清楚一點?好人有好報跟接下來的考驗有什么關系?”

    “就算我跟你說清楚也沒用的。”

    “為什么?”

    “因為你一旦邁過接下來這扇門后,就會忘記我跟你說過的話,以及你之前所經歷的所有事情。我給你的這句提示,能給你留下一點點的印象就不錯了。”

    “我會忘記之前發生的事?”妮莎那潔白如瓷的臉上浮現出更為濃郁的疑惑之色,但旋即消散開來,雙眼為之一亮,“我想起來了,你剛才提到過,有一個考驗是幻境。是不是我推開門走進去之后,就會進入幻境?”

    “是的,你會進入幻境,而這個幻境考驗的是你的愛心,所以我提醒你好人有好報。”

    “我會記住你這句話的。”

    “希望吧。”安瑞伸手指向了對面的門扉,“偉大的島主陛下,您準備好了么?”

    “人生從不給人準備的時間。”妮莎伸出手掌,將剛剛開啟一條縫隙的房門給拉開了。

    門后是另一個房間,與之前這個房間一樣,也漂浮著一些白色光點。不過并無多余的東西,空空蕩蕩的。連一個擺設都沒有。

    不過若是仔細感受的話,便會發現,屋子里涌動著無形的魔力,其濃郁程度,足以讓妮莎這種程度的巫師感到汗顏。

    越是這樣,越能證明這里所埋藏的傳承很強大。

    “我進去之后會陷入幻境,那你呢?”妮莎側過頭問道。

    “我進去之后不會受到任何影響,這后面的考驗是為你這位帕克家族后人設立的。”安瑞聳聳肩道。

    “你倒是輕松。”妮莎深吸一口氣。鼓足了勇氣,向前邁出了步子,一腳跨過了門檻。第一腳沒有出現什么異狀,但是等她將兩只腳都邁過去后,精神忽然受到了一股無形的沖擊,整個人陷入了呆滯當中,好似木偶般僵在了當場。

    安瑞察覺到了妮莎的異狀。露出些許凝重之色,緊跟著邁步進了屋,守在了妮莎身旁。

    房門自動關閉。

    屋中的白光猶如螢火蟲般四處漂移著,為房間籠罩了一層夢幻般的朦朧色彩,照亮了兩個人的身體。

    安瑞端詳著呆立不動的妮莎,這位剛到三十歲的島主長得還是很不賴的。肌膚保養得相當好,雪白之中點綴著些許櫻桃紅。

    比起容貌,更能打動人心的是這位島主的氣質,常年位居高位,讓妮莎養成了一種高高在上的氣質。就好像鴨群之中的天鵝,傲然而立。

    穿越以來。安瑞所見過的女人當中,女商人謝莉爾的氣質就算是很高雅了,可跟眼前這位島主比起來,還是要差上一些。

    這樣盯著一名呆立不動的女人看個沒完,多少有點猥瑣,安瑞看了片刻后,也就收回了目光,望向了四周。雖說他不是巫師,對于魔力的感知很差,可也能隱約間感受到周圍有著一股壓力壓在了自己身上。

    在安瑞左顧右盼的時候,另一邊的妮莎已經陷入了幻境當中,遇到了第三重考驗。可她本人并不知道這是幻境,還以為這都是現實。

    ……

    火辣的太陽高懸天際,散發著灼人的光和熱,無情的照烤著下方的荒漠。

    太陽下的荒漠綿延不盡,一直延伸到視線盡頭,沙丘一個挨著一個,高低各不相同。有著灼熱的微風在荒漠上席卷而過,卷起陣陣黃色沙浪。

    茫茫荒漠之中,有一道身影在郁郁獨行著,她是一名年輕女子,身穿著一件單薄的粗布衣服,除此之外再無其他東西,沒有水壺,也沒有食物。那暴露在外的肌膚,曬成了一種古銅色,色澤比起黃沙還要更深一些。

    女子正是妮莎,她的穿著變了,膚色變了,唯獨沒有變化的是那對眼睛,那眼睛中流露出來的眼神,跟她仍是島主時一模一樣。

    她不知道自己從何而來,也不知道自己要到哪里去,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自己必須走出這片荒漠。

    這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可就難了。

    荒漠一眼看不到邊,恐怕走上幾天幾夜也難以走出去,而且她身上沒水沒糧,根本堅持不了多久。

    她期盼著自己能夠找到一處水源,哪怕是一棵小小的旅人蕉也能解決燃眉之急,可是放眼四望,四周除了黃沙之外,根本什么都沒有。

    炙熱、缺水、饑餓、孤獨、絕望、彷徨……各種負面影響都在折磨著她的身心,急欲將她擊垮。

    好在她足夠堅強,沒有輕言放棄,仍在向前一步步堅定不移的走著,在荒漠上留下一排孤零零的腳印。

    黃沙席卷而過,填平了這些腳印,令得沙地恢復平整,仿佛在否定著妮莎之前所做的努力。

    時間緩慢的流逝著,天空的太陽漸漸向西沉落。

    在日夜交替的短暫時間內,荒漠的溫度變得涼快了一些,沒了白天的燥熱。但是當夜晚來臨之后,這個溫度降得有些過頭了,變得寒冷刺骨,令人牙關打顫。

    妮莎將身上這件單薄的衣服裹緊了許多,雙臂環抱于胸前,保持著自己的體溫,可還是很冷。

    她困了,卻不愿意在這種環境下睡覺,仍在頂著困意前進。夜里星光閃耀,有一些固定不動的星座能為她指明方向,這是夜里趕路的唯一好處。

    她就這樣一步又一步的走著,靠著頑強的意志力,挺過了這個漫長的夜晚,但也達到了自身所能承受的極限。

    當次日的曙光再次降臨在大地上之后,那令人難捱的酷熱也跟著回來了,仿佛火焰一般,燒灼著她那脆弱的身體。

    她感覺自己堅持不了多久了,嗓子已經咳得冒煙了,肚子也在咕咕叫,雙腿累得有些麻木,失去了知覺。

    三小時?

    半天?

    總之不會超過一天。

    在下一次的夜晚降臨之前,如果她還沒能改變自身的處境,一定會被擊垮,倒在這茫茫荒漠上,與黃沙融為一體。

    縱然是以她的心性,眼神也生出了些許的變化,沒了以往的凌厲,而是多了一些恐懼。

    就算是她也是怕死的。

    “救命……救我……”

    茫茫前路,忽然傳來了一聲呼救,聽起來極為微弱,猶如蚊鳴。

    妮莎起初以為自己聽錯了,可是等了一會兒后,那聲音又傳了過來。她這才發現自己沒有聽錯,確實有人在呼救。她整個人為之一振,從虛弱的身體中壓榨出更多的力量,向前沖了過去,用雙腳翻動著滾燙的沙子。

    她一個人走了太久,很希望能夠見到其他人,不管這個人是誰。

    “救命……”

    聲音更大了,聽起來是個女孩的聲音。

    妮莎進一步加快了腳步,不斷拉近著彼此間的距離,終于看到了呼救者的身影。

    呼救者確實是一名女孩,她躺在黃沙之中,半個身子都埋在了沙子下面,一頭紅色頭發從黃沙中伸展而出。她穿著很樸素的衣服,年紀看上去也就十三歲左右,兩頰向下深陷,十分消瘦,就好像好幾天沒吃飯了似的。

    妮莎沖到了女孩身邊,之前涌起的雀躍之情被澆滅了不少,這女孩的狀況看起來比她還要糟糕,恐怕幫不上她什么忙。

    女孩見到妮莎之后,倒是顯得很高興,掙扎著舉起了消瘦的手臂,伸向了妮莎,低聲道:“求求你了,救救我。”

    “你是誰,為什么會在這里?”妮莎俯下身來,抓住了女孩的手,這手掌是如此的柔弱無力。

    女孩自稱克萊爾,將自己的經歷簡單敘述了一遍。她說自己是一名荒漠行商客的女兒,跟隨父親一起上路做生意,結果在路上遭遇了罕見的沙暴,父親以及商隊中的人都被埋在了沙地里,唯獨她僥幸逃過一劫。她孤身一人上了路,中途累倒在地,被埋在了黃沙里。

    講完了自己的經過,女孩哽咽了,可卻連一滴眼淚也沒能掉下來,她體內的水分早就被烈日奪走了。

    “你能帶我找到商隊被掩埋的地方嗎?我想在那里挖一挖,看看能不能挖出一點能用的東西。”妮莎滿懷期待的問道。

    “沙暴很恐怖,大家都被吹散了,我也不知道大家都被埋在了哪里。要是能找到他們的東西,我早就去找了。”女孩長嘆一聲,搖了搖頭。

    妮莎大感失望,心情跌落到了谷底。接著,她又問了其他幾個問題,比如說女孩認不認得出去的路之類的,可得到的答案一個比一個糟糕。

    女孩根本沒有穿越這片荒漠的經驗,幫不上半點忙,純粹一個累贅。

    “對不起,我連自救都成問題,更別提幫你了。”妮莎搖了搖頭,掙脫了女孩的手,站起身來,重新踏上了通往前方的路。

    “不,求求你了,不要拋下我一個人,把我也帶走!我很害怕,我不想死!”女孩激動的大叫著。( 七海霸主 http://www.wnofco.tw/2_2204/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