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七海霸主 > 第33話 考驗
    火焰從門后一直延伸出去,也不知道延伸到了哪里。足以融化萬物的高溫,從門后撲了出來,噴打在了兩人的身上。

    沒過多久,安瑞以及妮莎的臉上統統冒出了熱汗。

    “這里怎么會有這么大的火?”妮莎愕然的看著面前的火焰,火焰發出的光芒,在她眼眸中躍動著。

    “這就是留給你的考驗,你要通過火海才有可能拿到血繼傳承。”安瑞平靜道。

    “還好我是火系巫師,精通操縱火焰的魔法。”妮莎抬起手掌,對準了火海,這就要施展魔法。

    “憑你的魔法是對付不了這些火焰的,別忘了這些火焰是誰制造出來的,你胡亂動用魔法,只會火上澆油,讓這里的火燒得更旺。”安瑞連忙阻止道。

    “不能動用魔法驅除這里的火焰,那要怎么通過這里,總不能直接走過去吧。”

    “還真被你猜對了,通過這里的辦法很簡單,只要壯著膽子直接走過去就行了。不過一般人是過不去的,必須得有帕克家族血脈的人才能走過去。你是帕克家族的后代,走過去之后,那些火焰會自然分開,為你讓開道路。”

    “真要直接走過去?”妮莎意外道。

    “沒錯。”安瑞沖著熊熊火焰做了個請的手勢,“偉大的島主陛下,請吧。”

    直接走進火焰,這種事情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可就難了。饒是以妮莎的心性。也猶豫了好久,方才鼓起勇氣邁動了步子。挺胸向著火焰走了過去。越往前走,她感受到的溫度越高,烤得她渾身發燙,肌膚呈現出秀色可餐的紅暈。

    這高溫非常恐怖,幾乎達到了隔空引燃物體的程度。

    妮莎忍受著高溫,邁過了門檻,走到了火焰邊緣。她閉上了雙眼,抬腳踏向了火焰。神奇的一幕發生了,就在那只腳踩中火焰的剎那,火焰紛紛退散開來,讓開了道路!

    火焰騰出來的地方,露出了普通的地磚。

    見到這一幕,安瑞滿意一笑,邁步跟在了妮莎身后。他沒有帕克一族的血統。只能借用妮莎當“滅火器”,避開周圍的火焰。

    “這些火焰竟然真的退開了。”妮莎感覺自己的腳沒事,緩緩睜開了雙眼,松了一口氣道。

    “我說火焰會退開,就一定會退開,錯不了的。”安瑞擦了把額頭上的汗水。“不過這里還是很熱,你還是快點往前走吧。在這里呆的越久,吃的苦頭越多。”

    妮莎點點頭,當先走在前面,她每邁動一步。火焰就后退一分。安瑞緊隨其后,不敢拉開太多距離。此時的他距離前面的妮莎僅僅一碼遠而已,依稀能夠聞到前方飄來的香氣。

    兩人深入火海之后,之前騰出來的空地,又一次被火焰包圍了,堵住了兩人的去路。

    這條熊熊燃燒的走廊比起之前的走廊要短一些,兩人頂著高溫走了一段時間后,終于抵達了火海盡頭。

    盡頭處是另外一扇門。

    “門后面有什么?”妮莎問道。

    “第二個考驗。”安瑞答道。

    “這個考驗是謎語?”妮莎想起了安瑞之前說過的話,事到如今,她已經不敢小瞧安瑞任何一句話了。

    “是的。”

    “謎語的答案是什么?”

    “等見了謎語我再告訴你,沒準你自己也能猜出來。”

    “說的也是,畢竟這是給我的考驗。”妮莎言語間多了幾分傲氣,伸出手來,直接將門給推開了。

    門后面冰冰涼涼,連個火星都沒有,有許多光點在半空中游移著,將這里給照亮了。這里并不再是走廊,而是一個房間,在房間的正中央,豎立著一塊石碑,石碑上擺著一個滿滿當當的沙漏。石碑上光禿禿的,空無一字。

    “進去吧。”安瑞早就受不了那些火焰了,繞開妮莎的身體,一躍跳進了對面的房間。落地后,總算是涼快許多。

    妮莎也跟著走了進來。

    兩人都進來后,房門立即自行關上了,將熊熊火焰阻隔在外。

    在房門關上的剎那,原本光禿禿的石碑立即冒出了光,浮現出一篇謎語。

    ……

    你看著我,我也看著你。

    但你用眼睛看,而我不用,因為我沒有眼睛。

    你能說,我也能說。

    但你有聲,我無聲,空有嘴唇一張一合。

    ……

    與此同時,石碑上方的沙漏開始了流逝,一縷縷沙子從小洞中漏進了下面的瓶肚,似乎是在倒計時。

    “如果沙漏流光會有什么結果?”妮莎看著那流逝的沙子,隱隱感覺不妙。

    “你要是能說出謎底,沙漏會自然停住,后面的門也會打開,如果逾時沒能說出謎底的話,我們就要倒大霉了……所以,你最好快點猜,如果沙漏流到一半你還沒猜出來,我就把最終答案告訴你。”安瑞交代道。這個謎語的謎底,他早就知道了。

    妮莎點點頭,沒有追問逾時會發生什么,而是用手托住了下巴,端詳著石碑上的謎語,露出了沉思之色。

    沙子的流逝讓人感覺到了時間的流逝,而時間是不等人的。

    安瑞沒有催促妮莎,而是默默守在了一旁,偶爾會擺弄一下半空中游移的光點。巫師的手段可真是夠神奇的,竟然能夠制造出這種充滿奇跡的地方。只可惜他是龍戰士,不是巫師,沒有這方面的能力。

    “謎底是鏡子!”

    當沙漏流逝掉三分之一的時候,妮莎雙眼一亮,脫口而出。

    沙漏中的沙子就好像剎閘似的,驟然停止了流逝。

    嘎吱一聲輕響,前面的門開了,為兩人打通了前進的道路。

    種種跡象表明,妮莎猜對了。

    人在看鏡子的時候,鏡子里的影像也在看著人。

    人能說話,而鏡子不能說話。

    “真聰明。”安瑞鼓掌以示贊許,當年做這個任務的時候,他是看攻略做的,而不是依靠自己的頭腦猜出的答案。

    “還可以吧。”妮莎略顯得意的揚了揚紅色頭發,將那烈火般的頭發甩在了腦后,“你剛才提到了三個考驗,接下來的就是最后一個考驗了吧。”

    “是的,接下來的是最后一個,也是最難的一個考驗,對于這個考驗,我是幫不上什么忙的,一切只能靠你自己。我所能做的,僅是給你一個提示而已。”

    “什么提示?”

    “好人有好報。”( 七海霸主 http://www.wnofco.tw/2_2204/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