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七海霸主 > 第46話 夢
    廚房里,一陣令人食指大動的香氣飄溢而出,勾動著人們肚子里的饞蟲。

    安瑞系著圍裙,背負雙手,站在燉鍋面前,嗅著從中飄出的香氣。

    這燉鍋里面燉著的是美夢魚,而且還是安瑞親手做的,沒有用任何人幫忙。

    安瑞雖說不是什么大廚,可也是下過廚房的男人,能燒得一手家常菜,燉一鍋魚湯絕對是小意思。

    “火候差不多了。”安瑞掏出銀質懷表,看了下時間,將鍋蓋掀了開來。

    一大團包裹著濃郁香氣的水蒸氣沖了出來,灌滿整個廚房。

    包括一名廚師在內的數個人站在門口,嗅著這些飄出來的香氣,一個個露出嘴饞的表情,就好像是聞到了魚腥的貓兒。這些人都是聞訊趕來的,他們聽說安瑞在這里燉美夢魚這種稀罕食材,出于好奇跑過來圍觀,雖然沒那個福氣吃到魚肉,聞一聞香味也是好的。

    一條美夢魚價值十幾枚金幣,這些魚湯香氣只怕也值幾枚銅板了。

    安瑞取來一個勺子,舀了一勺燉的恰當好處的魚湯,對著湯水表面吹了幾口氣,嘗了一小口。魚湯入口,香味刺激著味蕾,帶來一陣前所未有的味覺滿足感,整個消化系統似乎都跟著發出了笑聲。

    親手釣魚,親手燉魚,親口吃魚,這也算是人生一大樂事了。

    “味道不錯。”安瑞美美地咂了咂嘴,不愧是價值十幾枚金幣的魚,果然沒有讓他的舌頭失望。他將燉爛的魚肉舀了出來,分別放入兩個大碗中。

    沒了魚肉,剩下的就都是魚湯了。

    “剩下這些魚湯,就留給你們幾個人喝吧。算是我請你們的。”安瑞扭頭望向了站在門口的幾位陌生人,笑著道。

    美夢魚的肉擁有令人做美夢的神奇效果,魚湯會不會有這個效果,就沒人知道了。

    這么一大鍋魚湯,安瑞與莎菲肯定是喝不完的,他不介意拿來做順水人情。

    送人玫瑰,手有余香,有些時候,分享也能給人帶來快樂。

    那幾個人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們萬萬沒有想到,安瑞竟然如此大方,竟然會把魚湯送給他們喝。在他們看來,這鍋魚湯最少也值幾枚銀幣,要是能從里面撈幾個肉渣吃吃,他們就算撿到大便宜了。

    安瑞端著兩碗魚湯離開了廚房,他的人一走,余下那幾人立即展開了魚湯爭奪戰,你舀一碗,我盛一盆,生怕落后于人。

    “來,嘗嘗看。”安瑞回到房間,將魚湯擺在了莎菲面前。

    莎菲拿起勺子,先是舀了一口湯,品了品味道,接著刀叉合用,正式嘗了嘗魚肉。魚肉入口,她的臉上頓時浮現驚喜之色,贊嘆道:“真好吃!”

    “好吃就都吃了吧。”安瑞笑容中多了一絲得意之色,這鍋魚湯之所以這么好喝,至少有他這手廚藝一半的功勞。

    兩人風卷殘云,將魚肉跟魚湯一起消滅掉了,吃了個干干凈凈,各自打了數個飽嗝。

    吃完美夢魚,接下來就該睡大覺了,畢竟只有睡了覺才會做美夢。

    安瑞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早早躺在了**上,等待著睡意的降臨。夜深后,他終于沉沉地睡了過去,跌入了夢鄉之中。

    今夜的夢格外清晰,就好像身臨其境的現實一般。

    他夢到的不是大富大貴,夢到的不是坐擁美女,夢到的不是封王拜侯,而是……指揮著一整支艦隊在海上乘風破浪!

    這就是他要做的美夢,這就是他心底最深處的渴望。

    吃了美夢魚之后,會將人心底的渴望化作夢境,讓人體驗一把圓夢的感覺。

    擁有一支強大的艦隊,成為七海的霸主,這正是安瑞的夢想。事實上,他已經走在圓夢的道路上了。

    對于他來說,這既是一個夢境,也是一個對于未來的展望,有點半真半假的感覺。

    這個夢不錯,至少對于安瑞來說不錯。

    次日一早,安瑞找到了莎菲,與對方聊起了彼此做過的夢。他先是說出了自己做過的夢,接著問起了莎菲做過的夢。

    “我夢見自己恢復了記憶,與你一起乘船出海,我當大副,你當船長。”莎菲笑了笑,將昨晚的美夢說了出來。

    相比之下,莎菲所做的美夢似乎更簡單一些,但卻沒那么容易實現。記憶如霧如煙,不可捉摸,難以恢復。

    “記憶對你來說就那么重要么?”安瑞試探著問道。

    “恩,很重要,沒有以前的記憶,總感覺自己腦袋里空落落的。”莎菲點點頭道。

    “可你有沒有想過,人生苦辣酸甜,什么都有,記憶之中并不僅僅是美好的回憶,也有一些不美好的回憶。失去記憶,代表著人生變成了空白,擁有了一個嶄新的開始,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安瑞打心眼里不希望莎菲恢復以前的記憶,他很喜歡現在的莎菲,以前那個女海盜還是隨風而去吧。

    “也許吧。”莎菲苦笑了一下,看樣子,并沒有因為安瑞的話而改**度,仍然執著于那些失去的記憶。

    ……

    街道上,人來人往。

    貝雷戈來到了公平之稱寄賣行的門前,抬起了頭,望向了頭頂的門匾。

    門匾上,有著一個鍍銅天平浮雕圖案,天平維持著絕對的平衡。天平下之下,是寄賣行的店名,其上鍍著黃銅,閃爍著金屬光澤。

    這家寄賣行的門面很大,正因為看中了這點,貝雷戈才將霧鼬王毛皮拿到了這里寄賣。

    霧鼬王毛皮被放到這里很多天了,可一直沒有消息,也不知是沒賣出去,還是寄賣行忘記了給貝雷戈這個寄賣者送信。

    貝雷戈今天來此,正是為了過問一下這件事。

    他走進店鋪,掃視了一圈,發現一名店員正在招呼著幾名衣著華麗的客人,還有另一名店員坐在柜臺后面,正在埋頭書寫著什么。他走到了柜臺前,伸手扣了幾下桌面,問道:“我想知道我放在這里寄賣的東西有沒有賣出去。”

    “好的,先生。”店員放下了手中的羽毛筆,抬起了頭,“請給我看看你的單據。”

    貝雷戈探手入懷,從中取出了一張寫滿文字的紙,放在了桌面上。這張紙就是單據,在右下角簽著交易雙方的名字。

    店員拿起單據,上下掃視了幾眼,恍然道:“原來你就是那張霧鼬王毛皮的寄賣者,那可是一件稀罕東西,很少在市面上看到。”

    “是的,我想知道這件毛皮賣得怎么樣了。”貝雷戈說。

    “這個嘛……你還是跟我們的老板談談比較好,他之前吩咐過,如果你過來詢問,讓你直接過去見他,他會跟你解釋。”

    “解釋?”貝雷戈微微皺起了眉頭,隱隱覺得苗頭不對,“哪方面的解釋?”

    “還是那句話,你去跟我們的老板談談吧。”店員退出了柜臺,沖著寄賣行后門做了個請的手勢,“他就在樓上。”

    貝雷戈別無他法,只得跟在了店員后面,與其一起去見那所謂的老板。

    兩人穿過后門,登上一條梯子,經過幾個轉折,抵達了樓上。樓上處處大門緊鎖,唯有一扇門的后面依稀傳出了談笑聲。店員走到了那扇門之前,站定了腳跟,敲響了房門。

    “進來。”門后的談笑聲戛然而止,接著傳出了一個有些趾高氣昂的男子聲音。

    店員拉開門,貝雷戈走了進去,在屋內掃視了一圈,發現屋內一共有兩個人。

    其中一人是個發福的男子,渾身珠光寶氣,身穿著一件華美的紅色絲綢衣服,胖得近乎圓形的臉上噙著淡淡的笑意,圓溜溜的眼睛在左右亂動,給人一種精明之感。

    在胖男人對面,坐著另外一名男子,此人眉宇間頗具英氣,神色極為冷峻,身材又高又壯,給人一種很不好招惹的感覺。他的穿著很樸素,沒有任何珠寶做為點綴,跟對面那名珠光寶氣的胖男人截然不同。

    在冷峻男人的身側,放著一柄品質不俗的寶劍,劍鞘是金屬制成,其上流轉著淡藍色的光輝。不知因何緣故,劍鞘之中偶爾會有古怪的劈啪聲響起,就好像里面藏著什么東西似的。

    除了這兩個陌生男人之外,貝雷戈還注意到一件事情。他放到這里寄賣的霧鼬王毛皮也在這個房間里,被洗得干干凈凈,掛在了墻壁上。在毛皮兩側,還有著其他一些名貴物品,例如油畫、珠寶等等。

    “這位是貝雷戈先生,那張霧鼬王毛皮的寄賣者,他來詢問那張毛皮的事情。”店員走到那名胖男人面前,恭聲做出介紹,接著轉回身面向了貝雷戈,“先生,這就是我們的老板,伯倫特老爺。”

    貝雷戈微微點點頭,望向了伯倫特,但是并未開口說話,店員之前已經替他說明了來意。

    伯倫特笑容依舊,上下打量了精靈弓手一番,嘖嘖贊道:“精靈族真是個美麗的種族,不管見到幾次,還是會讓人心生感嘆,難怪精靈族奴隸的價格一直居高不下。”

    聽到奴隸一詞,貝雷戈的眉頭立即皺了起來,不悅之情躍然臉上。

    隨著航海業的進步,人們的腳步隨著帆船延伸到了一些從未見過的新大陸,與大陸上的本土居民進行了接觸。在最初,這種接觸大多是友好的,航海者會將一些禮物送給本土居民,本土居民也會熱情款待這群不速之客。

    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接觸漸漸生出了變化,從友好轉變為了敵對。一些貪婪的航海者看中了新大陸的財富,對本土居民揮起了刀劍,將財富掠奪到了船上。到得后來,航海者不光掠奪財富,還會俘獲活人,將新大陸的本土居**回國,當成奴隸賣掉。

    大部分的奴隸被人買走之后,都淪為了重苦力勞工,還有一小部分女**隸淪為了有錢人的玩物乃至于妓*女。

    由于精靈族有著遠遠超過其他種族的美貌,幾乎人人都是俊男美女,所以精靈族的奴隸一直都是炙手可熱的搶手貨,價格相當之高。

    對于生**美的精靈族來說,沒有比淪為奴隸更糟糕的事情了。

    所以,貝雷戈很討厭聽到奴隸這個詞。

    見貝雷戈沉默不語,伯倫特笑了笑,切入正題道:“你拿來的那張霧鼬王毛皮被我看中了,像是這種毛皮可是很少見的,若是制成衣服,一定會很好看。”

    “我不介意這張毛皮被誰看中,或者是被誰買走,我只想要屬于我的那九枚金幣。”貝雷戈淡淡道。

    “這是當然,你把東西拿到我這里賣,我當然要付給你金幣。”伯倫特那胖臉上的笑容變得更濃了,并且多了一絲神秘意味。他伸出手,在兜里掏了幾下,從中掏出了三枚金幣,一把拍在了桌子上。

    貝雷戈看了眼桌上的三枚金幣,開始等伯倫特將其余六枚金幣一并拿出來。

    可伯倫特并沒有這樣做,而是將雙手環抱于胸前,悠哉悠哉地靠在了椅子背上。

    “拿著你的金幣,走吧。”伯倫特笑道。( 七海霸主 http://www.wnofco.tw/2_2204/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