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七海霸主 > 第27話 守夜
    “霧鼬的皮毛很值錢嗎?”莎菲望著地上的霧鼬尸體,問道。

    “一張完整的皮毛大概在一枚銀幣左右,殘缺的大概也能賣上幾十枚銅幣。”安瑞想了想之后答道。

    “原來才這么一點錢。”莎菲露出失望之色,對霧鼬尸體失去了興趣,“我很討厭這種喜歡放屁的怪物,如果它的皮毛只值這么一點錢的話,我可不想去碰。”

    “你不想碰的話,就交給我來吧。霧鼬皮毛制成的圍巾、腰帶以及手套都很漂亮,我想弄一張霧鼬的皮給你做點什么,你一定會喜歡的。”安瑞聳了聳肩,在眾多霧鼬尸體中翻找了一陣子,從中找出了一具相對完整的尸體,將其拎在了手中。

    莎菲眨眨眼,目光落在霧鼬的皮毛身上,發現這皮毛呈現雪白之色,光滑柔順,確實相當漂亮,便沒有制止安瑞。

    安瑞拔出匕首,用匕首剝下了一張霧鼬皮毛,用布包好,放入了包裹里。

    與霧鼬群之間的戰斗并未花費太多時間,反倒是戰斗之后花費了很多時間,當兩人收拾好一切,再次上路的時候,已經是半個小時之后了。

    前方依然是揮之不去的霧氣,濃稠猶如實質。那些半死不活的樹木看上去幾乎完全一樣,沒什么太大差別,就像一大群多胞胎。不管兩人走多遠,走到哪里,看上去都好像是在原地踏步。

    周圍并無明顯變化,無外乎霧氣跟樹木,僅此而已。

    莎菲曾經對此發出過疑議,總感覺自己在原地打轉,并沒有前進。

    安瑞出言安撫,并做出保證,保證他們一直在朝著目標前進,并沒有走半點冤枉路。

    對于此事,他還是很有自信的,在前一世,他曾經來過這里數十次,對這里的路徑了如指掌,絕不會走錯。

    現在他們兩人所走的道路是一條精挑細選出來的捷徑,路途很短,并巧妙的避開了那些霧鼬的巢穴。若是選擇其他路徑前進,不僅會繞遠路,耽擱時間,而且更加危險。

    “停。”走到半路,安瑞忽然抬了一下手,攔住了身邊的女伴,“看那里。”他指向了不遠處的土地。

    “又遇到了霧鼬么?”莎菲立即提高了警惕,微微瞇起了雙眼,目光變得銳利如鋒。可是她的警惕在這次是多余的,前方并沒有霧鼬的身影,有的僅僅是一株小草而已。

    這是一株特殊的小草,有三寸長,葉片呈現菱形,是淡白色的,而非綠色的。

    “這是霧隱草,一種特殊植物,只有在棲息著霧鼬的環境下才能生長出來。霧隱草的草葉有提神醒腦的功效,同時也是數種藥劑的主材料,價值不菲,要比霧鼬皮毛更值錢。霧隱草算是迷霧森林之中最值錢的東西了,很多冒險者來到迷霧森林,為的就是采摘這種草藥。”安瑞做出一番介紹,邁步走到了霧隱草旁邊,俯下了身,近距離打量著這株奇特的白色小草,“我們來此的目的并不是為了采摘霧隱草,可既然見到了,當然不能放過。”

    他將霧隱草連根拔起,去掉了根部,留下了其余的部分。他摘下了其中一片葉子,隨手丟入了嘴里,咀嚼了幾下。

    “好澀,不是很好吃。”他把吃了一半的草葉吐到地上,抬頭笑望著莎菲,“你要不要也嘗一嘗?”

    莎菲點點頭,也跟著嘗了一片草葉,她沒有急著吐出草葉,而是咀嚼了一小段時間。

    “熟悉的味道,看來我在失憶之前吃過這種草葉。”莎菲眼底閃過一道黯然之色。她大部分的時間過得都很開心,可每當思及那失去的記憶,心底還是會猶如泉涌般涌出憂傷。

    安瑞不愿跟莎菲多談有關記憶的話題,很快便把話題岔開了,聊起了其他事情,還順便講了兩個笑話逗莎菲開心。

    此后的路途中,兩人陸續遇到了一些霧鼬,但數目并不多,有時是一兩只,有時是三五只,并未遇到之前那種大群的霧鼬。零星的霧鼬對于他們兩人構不成任何威脅,很容易就統統解決掉了,安瑞還順手剝下了另一塊較為完整的霧鼬皮毛。

    時間在兩人前進的過程中悄然流逝,就好像從指間流淌而過的沙子。森林變得越來越暗,這里的夜晚來得要比外面更早一些,霧氣跟樹木遮蔽了落日余暉,令這里早早陷入了黑暗,就好像被巨獸之口給吞噬了。

    夜幕降臨,樹林變得更加躁動不安,周圍冒出了更多的響聲,其中有蟲鳴,有鳥叫,有獸吼,也有風的低泣。

    “時間不早了,我們就在這里扎營休息吧。到了晚上,就算是我也找不準路,很容易迷路的,還是老老實實睡一覺比較好。”安瑞停了下來,環視了一圈周圍的環境之后,提議道。

    莎菲失憶之后,對于安瑞的話一向言聽計從,沒有提出異議。

    兩人分頭行事,一個負責收集樹枝,一個負責搭帳篷,在漸漸昏暗的荒野中忙活了好一陣子。

    等兩人吃完晚飯,夜已經深了,樹林變得伸手不見五指。好在兩人有玻璃燈做為照明,足以驅散黑暗,贏得一片光明之地。

    樹林的夜晚很不太平,需要有人守夜,兩人不能同時睡覺,只能輪著睡。身為“紳士”,安瑞自然要將睡覺的優先權讓給莎菲,自己擔當上半夜的守夜人。

    安瑞坐在帳篷門口,將玻璃燈放在了身邊,留作照明。玻璃燈形似葫蘆,有著一個很大的燈肚,里面的燈芯汲取著充足的煤油,散發著光和熱。

    借著燈光的照耀,安瑞翻開了一本名為《船長須知》的書籍,津津有味地讀了起來,從字里行間學習航海知識。雖然有著前世的經驗,可游戲跟現實還是有出入的,航海方面的技巧,他還是得從頭學起才行,不可能一蹴而就。

    后面傳來了寬衣解帶的窸窣聲,大概是莎菲正在帳篷里脫衣服。

    這聲音勾起了安瑞一些不該有的聯想,令得他有些心猿意馬。他按下手中的書本,微微側過了頭,一眼望向了身后。

    帳篷內有著另外一盞玻璃燈,在燈光的照耀下,莎菲的身體形成了一張黑色剪影,印在了帳篷上,勾勒出一幅美輪美奐的輪廓。那微微帶著卷的頭發猶如抖動的海浪,脖頸頎長而又纖細,胸前有著渾圓弧度,腰肢只堪盈盈一握。

    只見這道曼妙的人影緩緩脫下了上衣,脫下了身上的第一層保護,露出了里面緊繃的內衣,將曲線勾勒得更為清晰了。

    若是繼續脫下去會怎么樣?

    想來一定會更加美麗,只可惜莎菲沒有那樣做,而是停下了手,直接躺了下去,吹滅了玻璃燈。燈光消散,那美麗剪影也隨之幻滅。

    安瑞意猶未盡地看著暗淡下去的帳篷,過了一小會兒,這才戀戀不舍地收回了目光,繼續看手中的書。剛才那番場景縈繞在他的腦海中,揮之不去,令他難以集中注意力,好半晌后,這才趕走了那些不該有的念頭,將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書本上。

    時間流逝,斗轉星移,這期間始終沒有出現什么危險,并沒有怪物過來騷擾安瑞兩人。

    按照計劃,現在應該輪到莎菲來守夜了,不過安瑞并沒有急著叫醒莎菲,而是繼續埋頭看書。這樣能讓莎菲多睡一會兒,而他也能多看一會兒書。

    又過了半個小時左右,困意越來越強烈,安瑞連著打了數個哈欠,有些熬不住了。他可不想稀里糊涂的睡著,那樣太危險了,便將白天采到的霧隱草取了出來,摘下一片葉子,含在了嘴中,用以提神醒腦。

    片刻之后,藥效發揮,一股清涼之感傳遍安瑞的腦海,令他打了個激靈,趕走了之前的睡意。不得不說,這霧隱草的藥效還真是挺顯著的。

    靠著霧隱草的幫助,安瑞多堅持了幾個小時,一直熬到了后半夜。

    夜色轉濃,黎明前的黑暗格外深沉,猶如墨汁涂滿了整個世界,連星光都變得暗淡了。

    安瑞取出懷表,查看了一下時間,發現距離天亮只剩下了不到三個小時,是時候睡一覺了。這個世界的科技正處在萌芽狀態,望遠鏡、懷表一類的小玩意都已經被發明出來了,不過更高級的科技產物尚還沒有。

    “莎菲,醒醒,我們該換班睡覺了。”他向后靠攏,抬手輕拍了帳篷幾下。

    帳篷內很快有了回應,傳出了莎菲打哈欠以及伸懶腰的聲音。她賴了一會兒床,清醒了一些之后才問道:“現在幾點了?”

    “凌晨三點了。”安瑞答道。

    “怎么這么晚了?不是說好要在十二點的時候換班嗎?”莎菲的聲音顯得有些意外。

    “我想讓你多睡一會兒。”

    帳篷內陷入了沉寂,片刻后,莎菲的聲音又一次傳了出來:“其實你不用這么照顧我的。”

    “沒什么,男人照顧女人是應該的。”安瑞無所謂地說。

    帳篷內又一次陷入沉寂,接著傳出了穿衣服的窸窣聲。莎菲穿好衣服后,掀開帳篷的布簾,從中爬了出來。大概是感激安瑞讓她多睡了一會兒,她看著安瑞的眼神生出了明顯的變化,多了一絲柔和之意。

    由于是輪班睡覺,兩人只搭了一個帳篷,接下來該輪到安瑞進去睡覺了。安瑞爬入帳篷,發現毯子上還殘存著莎菲的體溫,躺在上面很是暖和,就好像躺在了某人的溫暖懷抱中。

    次日天明,兩人抖擻精神,再次踏上行程,向著迷霧森林深處挺進。

    走到半路的時候,莎菲似乎是聽到了一點什么特殊的動靜,耳朵微微動了動,伸手攔住了身邊的安瑞,提醒道:“對面有很多腳步聲,應該是有人過來了。”( 七海霸主 http://www.wnofco.tw/2_2204/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