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七海霸主 > 第09話 獎勵
    安瑞聞言愣了一下,有些感到意外,試探著問道:“船長找我有什么事?”

    “我哪知道,你直接去問她好了。”負責傳話的海盜不耐煩地擺了擺手,扭頭走了。

    安瑞習慣性地摸了摸下巴,揣摩了一下那位女船長的心意。

    莫非又想刺探他的底細?

    還是說打算兌現之前的諾言,把那枚欠了好多天的香吻送給他?

    不管怎樣,總得去了才能知道答案。安瑞辭別了矮老鼠,懷揣著疑問,一路走向了船長室。

    船長室位于露天甲板,而不是那陰暗潮濕的船艙中,遠遠看上去,就好像一座蓋在露天甲板上的小木屋,很是小巧精致。

    別看這個船長室不起眼,可卻是整艘船上條件最好的艙室,那些船員跟水手做夢都想在這個小木屋里睡上一覺。只可惜船長室是船長的專屬房屋,只有船長才有資格享用。

    敲開了船長室的房門,安瑞走了進去,目光在這并不算大的船長室里掃視一圈,一眼便看到了坐在辦公桌后面的莎菲。

    莎菲的坐相可實在教人不敢恭維,她坐在高背椅上,雙腿疊在一起,大咧咧地放在桌子上。那條沒有褲腿的腿擺在上面,毫不避諱地暴露在空氣中,其上的紅玫瑰刺青由大腿根處延伸出來,一路伸展到小腿上。

    這實在是一條惹人遐思的腿,就算沒有刺青也一樣惹人眼球,無論線條還是粗細,全都恰到好處,多一分太肥,少一分太瘦。

    安瑞的目光在這條腿上流連了兩圈,旋即強行收回目光,與莎菲進行對視,客氣地問道:“船長,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剛才看到你幫矮老鼠拖地。”莎菲笑吟吟地說,眼底閃過明亮的神采。

    “是的,船長。”安瑞的心莫名其妙地懸了起來,莫非露了什么馬腳?

    “既然你這么喜歡打掃衛生,就把我的船長室也打掃一下好了,我很樂意看到你在我眼前轉來轉去。”

    “您讓我幫你打掃衛生?”

    “是的,有什么問題么?”

    “不,沒問題,我這就干活。”安瑞暗暗松了口氣,看樣子他想要離開這里的意圖并沒有暴露。

    片刻后,安瑞手握著拖布,在船長室里辛勤拖地,一副很認真的樣子。

    莎菲仍舊坐在辦公桌后面,用胳膊肘杵著桌面,臉貼放在手心上,美眸靈動地流轉著,欣賞安瑞的一舉一動。她的目光總喜歡在那隆起的胸肌以及褲襠上打轉,色女本質暴露無遺。

    安瑞不為所動,把莎菲的目光當成了空氣,專心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將地面一點點拖干凈。

    “看你這副生龍活虎的樣子,身上的傷應該沒有大礙了吧?”莎菲忽然打破了游動著微妙氣氛的平靜,笑咪咪地問道。

    “恩,再過幾天就應該痊愈了。”安瑞停下了手頭上的工作,握著拖布的手柄,望向了莎菲。

    “以你現在的狀態,還能跟人搏殺么?”

    莎菲的問題似乎有著某種目的,安瑞沒有立即回答,而是沉吟了一下,這才答道:“如果現在跟人搏殺的話,傷口肯定會有影響,再過幾天就應該沒問題了。”

    “我也希望你能恢復成全盛狀態,只可惜沒那么多的時間給你養傷了。我們正航行在一條青銅級航路上,隨時都有可能遇到可以下手的商船。卡爾被你擊傷了,船上的整體實力大打折扣,如果下次遇到商船,我希望你能一起參戰。鮮血與殺戮能夠換來既得利益,同時也能證明你對這艘船的忠誠。”莎菲說著站了起來,向著安瑞一步步走去,堅硬的靴子底在地面踏出清脆響聲。

    安瑞眼色微變,總算是明白了莎菲的意圖,原來對方是想讓他參與下次的劫掠行動。

    雖然海盜之中沒有投名狀的說法,但也有著類似的規則存在,只有參與了劫掠,殺了人,才能算是徹底成為了海盜。

    “看你的樣子,以前似乎沒有殺過人。”莎菲注視著安瑞的雙眼,仿佛要看穿藏在里面的小心思,“別狡辯,不管怎么看,你都不像是殺過人的人,騙不了我的。”

    “是的,我以前只是一名漁民罷了,并沒有殺過人,魚倒是殺過不少。”安瑞承認道。

    “人總會有第一次的,第一次走路,第一次吃飯,第一次……殺人。”莎菲仍在笑著,但是笑容中有股莫名的寒意存在,“我希望你能在下一次劫掠行動中展現出身為男子漢的勇敢,用你手中的利劍,擊殺我們共同的敵人,染紅商船上的金幣。”

    莎菲此時已然走到了安瑞面前,兩者相距不過十厘米而已,她只需再踏前一步,整個嬌軀就會貼在安瑞的身上,那會是何種美妙感覺?

    “我會盡力的。”安瑞盡量鎮定地給出承諾。他發現莎菲的呼吸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有些癢,可又沒法撓。

    “不是盡力,而是一定要辦到,我可不希望看到男人畏縮不前的樣子。下次劫掠行動來臨的時候,如果你蜷縮在船艙里不敢出去應戰的話,我會很看不起你的。”莎菲笑了笑,用那帶有魔性的磁性嗓音問道,“你是個自尊心很強的人,從你那天擊敗卡爾一事中就可以看得出來。像你這樣的人,應該不希望被女人看不起吧?”

    “是的,我不希望被任何人看不起,也絕不會做出讓自己丟臉的事情。”

    “很好,我相信你不會讓我失望的。”莎菲抬起那火熱而又柔軟的手掌,輕輕貼放在了安瑞的右胸口上,傳遞著溫柔與熱量,“彩虹總在風雨后出現,如果你在下次劫掠行動中表現得很好的話,我會給你獎勵的。”

    “我……能問問是什么獎勵嗎?”

    “一些男人都喜歡的獎勵,比如說……”莎菲手掌上移,猶如一片落羽,輕柔地蓋住了安瑞的雙眼。

    安瑞的視線變得一片漆黑,令得他有些不知所措。下一刻,他的左臉頰感受到了一種溫熱觸感,這觸感似乎是莎菲的朱唇所帶來的。一股奇妙的酥麻感從那塊肌膚上傳蕩而開,令他隱隱有些飄飄然。

    他之前的猜測竟然成真了,這次進來,果然獲得了莎菲的香吻一枚,倒是艷福不淺。

    美好的事物似乎總是那么短暫,沒過多久,那溫熱觸感便消失了。

    手掌挪開,安瑞視野恢復,重新看到了莎菲那帶著妖冶風情的美麗容顏。

    “這算是兌現諾言,也算是一次預支。你在下次劫掠行動之中的表現如果能讓我滿意的話,我保證會給你比這多十倍的甜頭。”莎菲用手背擦了擦嘴唇,話中有著赤*裸裸的勾引。

    安瑞沒有回話,那被親過的肌膚此時還殘留著一種奇特的麻木感。

    莎菲已經達到了自己的目的,沒有再多留安瑞,下了逐客令。

    離開船長室,安瑞伸手摩挲著被親過的地方,回味著剛才那美妙觸感。

    不得不承認,莎菲實在是個很撩人的女人,尤其是那種妖冶的氣質,實在令人著迷。

    只可惜安瑞志不在此,不管莎菲許下何種春色獎勵,他不可能真的去動手殺人。

    一枚香吻或者一個承諾,并不能改變他的想法。三天之后,他還是會毅然決然地離開這艘船,動身前往精鐵島尋求發展,那里才是他施展拳腳的天地。

    “希望這三天里不要遇到商船,讓我安安穩穩地抵達精鐵島,如果出現商船的話,我的處境可就不妙了。”安瑞在心底暗暗祈禱,生怕遇到那種會令他陷入兩難的情況。

    如果出現落單的商船,莎菲一定會率領手下展開進攻,并且強迫安瑞跟著一起動手殺人。如果安瑞不肯動手的話,一定會惹惱莎菲以及眾多海盜,到時候就沒法收場了。

    只可惜這種事情不是安瑞能夠決定的,一切只能聽天由命。

    此后的三天里,安瑞一直是在坎坷不安地狀態下度過的,生怕血色鯊魚號會跟其他落單的商船碰面。

    萬幸的是,在這期間血色鯊魚號一直沒有遇到合適的下手對象,遇到的不是商船艦隊,就是那種大型商船。血色鯊魚號實力有限,根本無法跟艦隊或者大型船抗衡,只能挑軟柿子捏。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血色鯊魚號在今天晚上就會路過精鐵島,那時候安瑞就可以離開這艘船了。一切似乎都在朝著好的方向發展,安瑞懸了足足三天的心,總算是放下了一些。

    臨近黃昏時,安瑞來到了露天甲板吹海風,靠在了左舷護欄上,閉眼聽著一名海盜吹口哨。

    人是離不開娛樂的,海盜亦是如此。唱歌,演奏,都是海盜經常選擇的娛樂項目。此類娛樂是如此廉價,如此便利。

    這名海盜吹的口哨很好聽,清脆而又悠揚,伴隨著那響個不停的海浪聲,回蕩在甲板上。

    就在安瑞聽得正入神的時候,站在桅桿瞭望臺之上的瞭望手忽然打破了這美好的一刻,扯著嗓子大喊道:“報告!一點鐘方向發現了一艘獨行的小型船!”( 七海霸主 http://www.wnofco.tw/2_2204/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