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之切割機 > 一一九零交章 交換
    “吼”

    也不知道傀儡是否聽懂,不過讓劉炎松郁悶的是,回答他的是一記巨大的拳頭。那傀儡身體一動,轉瞬間就已然出現在劉炎松的身體左側,接著一記勾拳擊出,砸向劉炎松的腦袋。

    “果然是沒有半點靈智的東西”劉炎松灑然一笑,傀儡的速度雖快,可是跟他的天巫步相比,那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不在同一個檔次上。

    嗦

    劉炎松身形一閃,輕松便是避開了傀儡的攻擊。不過,他并沒有后退多遠,此時傀儡還只是處于殺陣的邊緣,自己想要將傀儡徹底的滅殺,那就必須將其引到陣法的中央才好引發殺陣。

    嗷嗚

    一擊落空,傀儡自然是心中不甘。又何況,夜王天魔已然下了命令,他不擊殺劉炎松,那是絕對不可能收手的。

    所以,傀儡自然也是追隨而上,他的身體高高躍起,一腳猛然踢向劉炎松的胸口。

    退

    沒有任何的遲疑,當看到傀儡出腿,劉炎松立即便是運轉出天巫步。那邊夜王天魔已經快要臨近葉正平了,劉炎松心里也是有些焦躁出來。

    轟一腳踢空,傀儡的身體降落于地面,處在了殺陣的正中央位置。而同時,劉炎松手中一道法訣打出,直接便是激發了殺陣。

    殺陣瘋狂地運轉起來,無盡的殺氣彌漫而出,巨大的力量朝著傀儡壓迫過去。

    吼

    傀儡怒吼連連,雙拳亦猛然揮出轟擊。

    然而,這種漫無目的的攻擊,對于殺陣的運轉自然沒有半點作用。而看到暫時將傀儡困住之后,劉炎松立即便是朝著夜王天魔所在的位置沖去。

    此時,夜王天魔已經一把將葉正平抓在了手中,他伸手解除了葉正平身上的禁制,口中桀桀笑道:“葉正平,你可不要怪我,這一切都是你自己惹出來的。如果當時你不棄我而去,我現在自然也不會對你下手。而且現在的情形我想你也是已經看出來了,劉炎松不是易于之輩,我很難對付得了他。所以現在我只能掠奪你的身體以求自保,你死了后,可不要怪我啊”

    “夜王天魔,你,你不得好死”這一刻,葉正平的心中竟然并沒有恐懼,他憤恨地瞪著夜王天魔沉聲罵道:“我現在只后悔一件事情,就是當初為什么要屈服在你的淫威之下。如果上天能夠給我重來的機會,我一定不會上你的當,絕對不會向你妥協”

    “葉正平,廢話就不用說了。”夜王天魔淡淡地哼道:“你有什么遺愿,倒是可以告訴我,我奪取了你的身體之后,一定會幫你去完成的。”

    “老子就是想要你去死”葉正平呸地一道口水吐出,直接就是噴到了夜王天魔的臉上。

    “不知好歹”夜王天魔眼中閃過一道殺意,當下也就懶得跟葉正平繼續糾纏,他冷冷一哼,手上突然加上了力量,一下就將葉正平的脖子給掐住了。“我現在,就慢慢地吞噬你的元神,葉正平,你就好好享受這難得的滋味吧

    說著,夜王天魔便是催使自己的元神力量,開始慢慢地侵入葉正平的腦海。

    “啊”葉正平凄厲地大吼起來,口中怨毒地罵道:“夜王天魔,,你,你不得好死”

    “我是不是不得好死,你是看不到了。”夜王天魔戲謔地哼道:“不過我知道,你用不了多久,肯定就會死在我的手上”

    “我恨,我恨啊”葉正平用力地掙扎著,眼角也不知道是因為腦海中的痛苦,還是因為心中的懊悔,流出了滴滴的淚水。

    “你說你一個大男人,不就是一個死嘛,至于哭得這么慘嘛”夜王天魔桀桀笑道:“葉正平,你不要傷心,也不要難過。等我掠奪了你的身體后,我一定會加倍的愛惜的。我曾經失去過肉身,我知道身體對一個人的重要性。我雖然是天魔,可是天魔也是有身體的你知道嗎。而且,當初我從魔界轉世來到這個世界,其實我的身體也是屬于人類啊”

    “夜王天魔,我草擬嗎”葉正平聞言破口大罵,以至于連腦海中的痛苦,都是顧不上了。

    “罵吧,罵吧,我看你還能堅持多久。”夜王天魔不以為意地笑了起來。其實他之所以一直在激怒葉正平,也就是打著讓其失去理智的念頭。只有這樣,自己吞噬、掠奪葉正平的身體主動權,才更加的有利。

    “夜王天魔,你玩夠了沒”突然,劉炎松的聲音滾滾傳來,夜王天魔赫然轉身,就驚恐地看到此時劉炎松竟然就站在自己身后不遠處。而自己的那尊傀儡,竟然已經被劉炎松給困住了,想來他一定是布下了什么陣法。

    “你,你竟然連傀儡都可以困住”夜王天魔心驚膽戰地喝道:“劉炎松,你不要欺人太甚,現在葉正平在我的手里,如果要是膽敢出手,我一定會直接把他給殺了”

    “殺吧,殺吧,老子早就已經活夠了”誰知道讓夜王天魔郁悶的是,看到劉炎松過來葉正平竟然并沒有求救,反而是一心赴死,毫不在意自己的生命安全。

    “草,你他嗎就是一個賤種”夜王天魔一巴掌拍在葉正平的腦袋上,又是將其給禁錮了。

    “夜王天魔,我可以放你走。”出乎夜王天魔意料的是,劉炎松竟然淡淡地說道:“把葉正平放了,留下你的傀儡,你自己走吧,我不會追殺你”

    “有這么好的事情”夜王天魔狐疑地望著劉炎松,顯然并沒有相信劉炎松的話語。

    “信不信由你。”劉炎松平靜地說道:“你現在境界已經降低,我想以后也應當不可能再去行惡了。既然是這樣,留你一命也算不得什么。而且,我的手段夜王天魔你也應該是有所領教了。如果日后我一旦是聽到你為惡的消息,必定會趕去將你誅滅,不管你到底處在什么地方”

    “哼,你以為我是那么好騙的”夜王天魔眼神微微一轉,雖然他并沒有感覺到劉炎松話中的破綻,不過卻是不可能那么容易就相信劉炎松的。

    而且,夜王天魔在葉正平的身邊,呆的時間可也是不短了。他從來就沒有聽說過,劉炎松跟葉家,還有什么關系

    甚至,這次的事情之所以搞成這樣,也完全就是因為葉正平想要為賀俊逸出頭才弄出來的。

    劉炎松絕對沒可能這么好心,說放過自己,就放過自己。

    “我知道你心中一定有所懷疑。”似乎能夠看透夜王天魔的心思,劉炎松淡淡地笑道:“我跟賀俊逸、葉正平確實沒有什么關系。只不過我剛才從燕京過來,賀俊逸的外公向我承諾,只要我能夠將他們兩人救出來,那么他們以后就會支持我的父親上位。所以夜王天魔,,這可是你的最后機會了,千萬不要自誤”

    “要我走也行。”夜王天魔冷笑道:“不過我必須要帶走我的傀儡。而且,我還要帶走葉正平,等我到了安全的地方之后,才會把他給放了的。”

    “你想的可真美”劉炎松淡淡地哼道:“如意算盤誰都會打,我好不容易才困住了傀儡,如果要是把他給放出來,萬一你要又是翻臉的話,我豈不是又要麻煩。再說了,你一心想著要掠奪葉正平的肉身,你以為我會放心你把他帶走嗎另外還有一點,夜王天魔你也要給我記住,今天的事情過后,如果我要是知道你再搞什么掠奪別人肉身的事情,那我也是會前去找你,把你給誅滅的”

    “恩,看來這家伙應該不是說謊。”夜王天魔心中暗忖,自己現在的境界已經跌落到筑基五層了,如果要是再不走的話,恐怕時間一長,連葉正平都是不能再控制住。所以當務之急,還是盡快的離去,找一個安全的地方把自己的實力恢復過來再說。

    至于傀儡的事情,夜王天魔卻是并沒有太過擔心,這是一尊金丹期的強者,以劉炎松的境界,顯然根本就不可能將傀儡給控制的。

    再說了,自己身上還有著蕩魔槍,想要恢復境界,也并不需要太久的時間

    “好,我答應你的條件”夜王天魔沉吟了半會,才裝作有些不情愿地哼道:“只不過,我也希望你能夠說話算話,我現在可以把葉正平交給你,但你也不得再對我進行阻攔。”

    “你是靈魂體,我就算有心阻攔,那最起碼也得要有金丹期的修為,才能將你全部滅殺的吧。”劉炎松淡淡地說道:“隨你怎么想了,如果你想走,我是絕對不會阻攔的。夜王天魔,把葉正平放了吧,以后可要好自為之。”

    “哼,這次算你狠”夜王天魔眼睛轉動了幾下,感覺劉炎松的話語并沒有作偽之后,立即便是一把扣住葉正平,朝著劉炎松扔了過去。

    “以后可要好自為之”劉炎松灑然一笑,伸手輕輕一撫便是將葉正平給接了下來。( 重生之切割機 http://www.wnofco.tw/2_2200/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