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 第61416章被邀晚飯
    梁酵將姚松和褚衛的情況說了,并加了一句說:“那次張夫人去鏡州市,在遇上麻煩的時候,姚松和褚衛就出過力。《+鄉+村+小+說+網 手*機*閱#讀 m.xiangcunXiaoshuo.org》”張省長聽后道:“我會去和夏廳長說這個事情,如果他們的確需要基層的干警,就可以讓他們調過來。”梁健說:“謝謝。”梁健本來還想提到林珊,但是感覺自己一連要求調動三個人,似是不大妥當,或許會讓領導想多。

    張省長看了一眼梁健,說:“我看你好像還有其他話要說。”梁健尷尬一笑道:“沒有了。”對于沒有把握的事情,梁健還是先打算不說為好。張省長點了點頭說:“梁健,雖然你現在已經離開了鏡州市,但是休閑向陽的工作,你還是要多多關注一下。這項工作,我不想放掉。這是我要重點抓的幾項工作之一,如果向陽坡鎮探索得好,我想在其他地方也進行推廣。”

    梁健的確也是有段時間沒有回鏡州了,這也不失為一個好機會。梁健說:“我找個時間,再去一趟向陽坡鎮。”張省長說:“你自己安排時間,從現在,到新省委書記到來的時間,我這里應該都沒有大事。”

    聽到“新省委書記到來”這話,梁健心里一愣,說:“我們都希望新省委書記是張省長。”張省長搖了搖頭說:“這種可能性已經不大了。”梁健很想問,這到底是為什么,但是他還是忍住了。他對張省長說:“我把接下去幾天的日程安排去排一下,然后再問問省公安廳的調查情況,再向張省長報告。”

    梁健處理掉日常事務,與省公安廳王凱打電話,王凱說,目前幾乎都還是沒有進展。他們開展調查的對象,就只有聞城市人大副主任曹青和聞城市檢察院檢察長祝軍兩個人。梁健對于曹青這個人,感覺就是一個帶著官帽的地痞流氓,仗著背后有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來,做了,他還認為是理所當然,誰叫他手里有權,有權就是任性!

    為此,梁健不認為曹青這種人會供述什么,他或許正在等著上面有人來將他解救出去呢。但是想到祝軍,梁健卻有一種不同的印象。那天在賓館房間,梁健他們闖入的時候,看到祝軍的眼神,似乎沒有曹青那種沒有底線的邪滑。梁健對王凱說:“王隊長,我能不能來你們辦案點一下?”

    王凱高興地說:“當然歡迎來指導。”梁健說:“我只是來看望看望王隊長,你們辦案辛苦。”王凱說:“你大概什么時候到?我們辦案點要事先通知才能進入。”梁健說:“我這就出門,你把地址發給我吧,我還沒有來過。”王凱說:“沒問題。我現在就去跟門衛打招呼。”

    二十分鐘之后,梁健來到了省公安廳的辦案點。該辦案點位于省公安廳后面的一個山坡上,車子要拐一個彎道才能上去。看到省政府辦公廳的車子,門衛就開了門放梁健進去。

    里面有一道厚實的山墻,上面是鐵絲網和攝像頭,想必想要從這里逃出去,會是非常困難的事情。車子掉了一個頭,來到一棟建筑物前,這就是省公安廳帶人來調查的地方了。王凱已經等在了門口,伸手握了梁健的手,說:“歡迎,歡迎。”說著,就帶著梁健往里面走。

    里面的結構跟學校差不多,左右兩邊都有房間,過道里也有人守衛,看來這次省公安廳是相當重視這個案子的。梁健跟著王凱進入了一個監控室,里面分別是有兩個房間正在談話。梁醬到了兩個房間里,分別是曹青和王凱。

    曹青雙手耷拉著,人靠在椅背上,一副無賴的樣子。王凱說:“剛開始,他還架著二郎腿,還張嘴跟我們要香煙。我們讓他坐好。他就假裝攤到在地,被我們辦案人員提了起來,在他二郎腿上踢了幾腳,他吃疼才不敢放肆了。

    “我們讓他說,為什么要劫持聞璇。他矢口否認,說,他根本就沒劫持聞璇。是聞璇勾引他們這幾個男人。這是一個信口雌黃,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家伙。他說的最多的一句是,你們等著瞧吧4來他真是有恃無恐。”

    梁健對曹青這家伙的任何表現,都不覺得有什么奇怪。梁健說:“這家伙是仗著上面有人,他還以為人家會馬上來把他撈出去。”王凱說:“這種人渣,如果重新讓他回到以前的位置上,那還了得!”

    梁健又向祝軍看去。祝軍的情況看起來,是要低落得多。他神色有些恍惚,精神狀態也有些頹廢,似有懊悔之意。梁健問王凱:“他也不說嗎?”王凱說:“他就是不說話,不開口。對這種不說話的嫌疑人,就最麻煩了。”

    梁健盯著祝軍看了一會,然后說:“我能去跟他談談嗎?”王凱想了想說:“行啊。如果你能讓他開口,我們就好辦了。”梁健說:“我去試試。”王凱帶著他走出監控室,走到過道里,干警替他們打開了門。里面正有兩位干警,正在和祝軍談,但是祝軍一句話也不說。

    其中一個干警顯然是失去了耐心,猛地一敲桌子,沖著祝軍說:“你是啞巴了不是!”祝軍還是低著頭,毫無反應。王凱對著里面干警說:“你們先出去休息一下吧,我們來和他談談。”談話室內有監控,外面有干警,為此,王凱和梁健也不用擔心,談話時,祝軍會有什么反常的舉動。

    祝軍見到王凱和梁健之后,神色微微有些變化,但是不一會兒又恢復了先前的樣子。王凱說:“祝軍,你們所做的事情,已經鐵證如山,現在把你們的動機和目的講清楚,這對于你自己也有好處。如果一味與法律對抗,最終不會有好的結果。今天你很幸運,梁處長親自到這里來看你,梁處長是領導身邊的人,坦白從寬,這句話你應該明白。”

    祝軍又朝梁醬了看,似乎想要說什么,但是嘴唇只是輕輕動一動,就又不說話了。梁醬著祝軍說:“祝檢察長,你好,我叫梁健。我是張省長的秘書,我們之前已經見過面了。本來,你們已經遭受了公安機關的現場逮捕,不需要我再來說什么了!你知道我為什么想要進來跟你說話嗎?”

    這個問句,是帶有明顯溝通思想的意味,引得祝軍不由抬起了腦袋,看著梁健,但是依舊沒有說話。梁健知道,憑借自己的一兩句話,還不足以打開祝軍的嘴巴。梁健說:“既然你還不想開口,那就先由我來回答吧。因為你是一位領導。以后可能成不了領導,但是之前是一位領導。按照我的判斷,在市檢察院里,或許你還是一位不錯的領導。至少不是像隔壁房間中那個曹青一樣,已經徹底喪心柴,無可救藥了。我的印象,你本來做人應該還是有底線的。”這些話,說到了祝軍的心坎里。祝軍如今已經是滿心后悔,當初是為了能夠飛黃騰達,進入市委市政府班子才被曹青籠絡,鋌而走險的。

    其實他當初看到曹青要干聞璇的時候,就已經后悔了,想要退出了。因為這明顯已經突破了他祝軍的底線,他知道這樣早晚要出事的。但是曹青又一次以首長的承諾,來誘惑他。他實在是太希望再官升一級了,于是沒有與曹青一拍兩散,結果就被現場逮捕。

    如果沒有太大的權力欲,他現在應該還在市檢察院檢察長的位置。這個位置雖然不是極其位高權重,但是執掌全市最高檢察機關,也足夠維持一個男人的尊嚴和自信了。可如今,他明顯就要失去這一切。他是做好了上山準備的,如今卻要他下山,他無法接受這個現實。

    更何況,與他關押在一起的還有曹青。或許曹青真有辦法,讓上面的首長把他從這里弄出去呢?一旦曹青重獲自由,他說不定也能再一次開始。為此,他一直都沒有開口,他沒有說一句話。

    梁健盯著祝軍的眼睛說:“祝檢察長,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可能還會寄希望于曹青可以奇跡般地從這里出去。但是我可以告訴你,這種可能性為零。張省長已經明確要求公安系統按照證據,把這個案子辦成鐵案。作為市人大班子的領導,曹青做出私自拘押、企圖對女企業家施暴這種喪心柴的行為,是不能容忍的事情。

    祝檢察長,我感覺,你和曹青并不是同一類人。你可以把這看成是一次機會,把全部過程和曹青的動機都交代出來,爭取法律和紀律從輕處分。你也可以把這看成是一次賭博,賭曹青會贏,并帶著你仙及雞犬。問題是,曹青是不是真的對你兌現過什么承諾沒有?”

    梁健的最后一問,頓時讓祝軍一震,的確,曹青一直在向他許諾,會讓他更上一層樓,但是卻從未兌現過。只聽梁健又說:“跟錯一個人,會把自己害死。即使曹青通過關系讓你上

    位,憑著曹青這種瘋狂的性格,他一旦幫助了你,又會想著從你這里獲取多少?你就永遠跟著他一起瘋狂吧。

    “如果你現在全部坦白,爭取主動,脫離曹青。畢竟你只是從犯,畢竟你沒有傷害任何人,或許,你真的還有機會。也許無法像現在那這樣風光,至少也能過得更加坦然?人生的選擇,只在一念間。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說著,梁酵不再多說,站了起來。王隊長也深知談話的技巧,梁健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他就不應該去多話沖淡這個效果,讓祝軍自己去掂量吧!這時候,梁健的手機響了起來,竟然是省長夫人葛慧云的電話:“可以來吃飯了,你們省長都回來了,你還在忙啊!”

    (今天三章)(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http://www.wnofco.tw/2_2199/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