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 第592章應接不暇
    最先的是省委副書記馬超群的秘書馮豐,馮豐在電話中說:“梁健,你這小子好啊!這么大的事情,連大哥都瞞著哪!”梁健只有抱歉道:“馮大哥,不是我瞞著你,是因為實在太突然,昨天才通知我,今天就讓我來報到了。《+鄉+村+小+說+網 手*機*閱#讀 m.xiangcunXiaoshuo.org》”

    馮豐說:“有這么急?事先都沒有溝通?”梁健說:“根本就沒什么預兆。”馮豐說:“你在南山縣搞休閑向陽,正合張省長的口味,肯定是張省長早就已經看中你了。”梁健謙虛道:“也許只是我誤打誤撞,或者我運氣好。”馮豐說:“運氣好是一個方面,但是你的能力擺在那里,也給你很大加分。現在好了,我們哥倆能經常見面了。”

    梁健說:“是啊,這是我最開心的事情。下午本來要去看你,結果遇上了事情,又走不開了。”馮豐說:“你現在是大忙人了,還是我抽空去看你吧。”

    馮豐電話之后,他意外地又接到了一個女人的電話,是以前鏡州市委組織部的干部一處處長熊葉麗。目前在省委組織部工作。熊葉麗說:“昨天就已經知道了,本想打電話給你,但是我們組織部門的規矩,有些話還是說得遲一點比較好。所以晚了點來祝賀一下。”

    梁健說:“已經夠早了。我今天也是第一天才報到。”熊葉麗問:“現在,你調到寧州工作了,那么住哪里?賓館還是租房子?不方便的話,到我這里來,我給你騰出一個房間來!”

    聽到熊葉麗這話,梁健頓時啞然,真是不知如何回答。熊葉麗是不知道自己已經結婚了的,也不知道自己已經在寧州租了房子。熊葉麗聽梁健這邊沉默,又道:“怎么了?不愿意就拉倒。我是好意哈,并不是想收你房租。”

    梁健干咳了一聲,說:“謝謝了。我已經有地方住了。”“哦,那就算是我多擔心了。總之,非常歡迎你到省里。”梁健說:“謝謝。有空聚聚。”“沒問題。晚安。”

    熊葉麗的電話剛一放下,梁健又接到了幾個電話,這回都是鏡州市以前的同事,大部分都是來祝賀的。除了電話,還有短信。搞得梁健應接不暇。項瑾并沒有說什么,又已經到外面,繼續教莫菲菲彈琴。

    莫菲菲學得也夠認真的,她說:“梁健不相信我能學好,我偏要把琴練好給他看。”項瑾笑笑說:“其實你學得已經夠快了。不過,也別太急于求成。只要堅持下去,肯定能行的。”

    電話和短信還在繼續。梁健心想,這還讓不讓人休息了。本想就此關機,但是想到,如今作為省長的秘書,關機之后,萬一張省長打電話進來怎么辦?于是他將手機放在了靜音里了,來到客廳,對項瑾說:“我們休息去吧?”

    項瑾微微笑著:“電話已經接完了?”梁潔笑著搖頭:“還沒有,我靜音了。”項瑾說:“那你還不如都接了之后,再安心睡覺?萬一你靜音了,領導又來找你,你怎么辦?”梁健想,這倒是沒錯,盡管不是關機,是靜音,但領導還是不能找到他。

    梁健說:“可是,我想陪著你了。今天又是在外面吃飯,回到家又是接不完的電話,我感覺冷落你了。”項瑾笑說:“你在家里,就已經是在陪我了。另外,晚上我本來就有事啊,我不是在給菲菲上課嗎?我已經正式收莫菲菲做徒弟了。”

    莫菲菲聽到他們倆的說話,就道:“喂,你們倆不要這么矯情好不好?也考慮一下旁人的感受,好吧?在我面前秀恩愛,欺負我單身是不是?梁健,要不你就收我做小3吧?”

    梁健和項瑾對視一眼,無語。莫菲菲說:“受不了你們,我回房間睡覺去了。”說著,轉身就回房間去了。梁健和項瑾笑了,梁健說:“我送你到房間吧。”項瑾說:“好啊,不過我可以先睡,你把那些該聽的電話,都聽了吧,該回的短信,也都回了吧。”

    項瑾的理解,讓梁健的心理頓時輕松了許多。回到了書房,梁健又打開了手機,上面又已經是好多的電話和短信。梁健一個個回過去,南山縣班子成員、向陽坡鎮班子成員、十面鎮好久不曾聯系的干部,甚至鏡州市委班子成員,要么打了電話過來,要么發了短信過來。

    即將把最后幾個短信都發完的時候,忽然一個電話闖了進來。梁健一看,以為是自己看錯了。打電話來的,竟然是鏡州市委書記譚震林!

    譚震林!譚震林!沒有搞錯吧?竟然是譚震林!梁健想,他可能是撥錯了吧。于是他就沒有去接,等那個電話自動停止了。

    可是不會兒這個電話又響了起來,同樣是“譚震林”。這次,梁健接了起來,不可能連續撥錯電話。只聽到譚震林的聲音從那邊傳了過來:“梁處長,好啊!”

    譚震林這轉變可真快,以前他很少跟梁健聯系,即使碰到也會直呼“梁健”,或者“小梁”,根本不可能出現“梁處長”這樣的稱呼。梁健今天才被口頭告知主持省政府辦公廳綜合一處的工作。譚震林就已經在稱呼“梁處長”了。可見他消息也是極其靈通。

    梁酵說道:“譚書記,你好啊。你叫我小梁好了。”譚震林說:“那哪成啊?梁處長,就是梁處長。現在梁處長,可是整個江中省最重要的處長,一號處長啊!”

    梁健真是暗暗佩服譚震林,以前那么打壓他梁健。如今他梁健當了省長秘書,譚震林竟然能夠放下任何的架子,在電話之中如此拍他的馬屁,這可真是不簡單。

    怪不得連同宏市長,在他的面前都會敗下陣來。在梁醬來,能夠與譚震林正面交手的人、最有可能不會敗落的,恐怕也就只有高成漢和胡小英了。這兩個人,盡管曾在譚震林的手下,卻也在一步步往上走。

    面對譚震林的馬屁,梁健讓自己淡定:“譚書記,我還只是一個副處長,怎么能稱得上是一號處長。譚書記,這么晚了,打電話過來,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轉告張省長?”梁健不想在私事上跟譚震林扯淡,將話題往公事上引。

    譚震林說:“不是公事,今天沒什么事情需要梁處長幫助請示,不過以后肯定就頻繁了。今天,打這個電話來,就是想要請梁處長明天吃個飯,不知道肯不肯賞臉?”

    真是太陽從西邊出,這選擇絕對是正確的。

    在縣里,即便你是縣委書記,那也就只能在自己的縣里耀武揚威,當走到其他的縣里,也就不算什么,到了市委辦、市府辦等核心部門,就要注意注意自己的言行了,到了省委和省政府辦公廳,那也就只有點頭哈腰的份了。

    但是,如今他是省長秘書,今后直接對接的就是各地市的市委書記和市長,人家至少表面上得對他客氣氣的。這也是一種政治待遇,而且這種政治待遇,比一般的經濟待遇,都更加重要。

    對于譚震林這樣的市委書記,主動請自己吃飯,梁健并不是沒有一絲的動心。盡管人家曾經對自己不利,但是人家畢竟是市委書記,參加那樣的飯局,接觸的人,肯定會是廳級干部,同時,那頓飯肯定也會是不同尋常。但是,這一絲的猶豫之后,梁健斷然地說:“謝謝譚書記的好意,不過明天我已經有安排了。謝謝了。”

    譚震林說:“還是我叫得晚了。梁處長現在身份不同,我早該想到的。那好,我改天再約。”梁健說:“謝謝譚書記。”口頭上,還是注重禮節的。被自己如此直截了當拒絕,梁健猜想,譚震林應該不會再請他了。

    本想可以掛了電話,沒想到譚震林又說:“梁處長,以后有什么吃飯啊、灼店啊之類需要安排的,直接跟我說啊!你是從鏡州出去的干部,鏡州既是你的娘家,隨時歡迎你和你的朋友回來,也是你的后盾。務必請梁處長記住這一點啊!”

    “謝謝啦,譚書記!”譚震林的話,說得如此天花亂墜,如果梁健不知道譚震林是個什么人,恐怕也會感動得痛哭流涕。但是,梁健是知道譚震林此人的。

    &n

    bsp;掛了譚震林的電話,梁健心想,譚震林之所以對自己這么客氣,大概是擔心梁健會在張省長的面前,說他的壞話。秘書沒有直接的權力,但是秘書卻能夠影響到主要領導,這種影響是潛移默化,有時候又是特別重要的。為此,譚震林肯定是對梁健心有忌憚。

    梁健心想,譚震林對他越是客氣,應該可以說是越是心虛。了解到這一點,梁酵把這事情,暫且放下了。譚震林暫時不會對自己造成威脅。

    原本以為這個晚上的電話和短信已經完了,但是打完電話一看,只見又已經飛入了好多的短信。梁健只好又忙碌了一陣子。

    梁健知道,他是短息的接收者,那么多的短信過來,差不多已經麻木,并且感到麻煩。但是,對于發短信的人來說,他只發了一個。很在意你是不是會回復給他(她)。人家是用熱臉貼上來的,如果你不回,那就等于是給他們冷屁股。人家都會記在心里。

    不愿意花回一條短信的時間成本,最后可能得罪一個人。這實在是太得不償失了,為此,梁健感覺項瑾讓他回復電話和短息,是很對的。

    快到凌晨了,梁健才忙完,也已經沒有了電話和短信再進來。人家肯定也考慮到,這個時候再進來,那就不是祝賀了,而是來騷擾了。

    至于領導方面,并沒有新的電話進來,也許自己是太過緊張了,省長或者辦公廳的領導應該都不會隨隨便便在晚上打電話過來吧?這么想著,梁酵打算收攤睡覺了。

    忽然有一個電話進來了,梁健心里有些抱怨:“不知又是誰!”拿起蘋果一看,竟然是“張省長”的來電顯示。領導還是打電話過來了!

    (抱歉啊,這兩天太忙更新少了。明天會是三更。下個星期爭取三更,過了三十號都會是三更了。我打算以后有偶然4更爆發的日子。一如既往地感謝大家啦!)(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http://www.wnofco.tw/2_2199/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