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 第588章談話玄機
    從遠亮現在已經從省長秘書的崗位上卸任,仿佛渾身輕松,開著玩笑:“是不是覺得人家很美?”梁健笑道:“什么很美,是很冷。《+鄉+村+小+說+網 手*機*閱#讀 m.xiangcunXiaoshuo.org》”從遠亮哈哈笑著。

    他們倆都沒有想到,女孩子走出房間之后,并沒有馬上離開,而是在門外稍作逗留,仿佛知道他們肯定會對她有所議論。聽到梁健說“很冷”之后,女孩子目光更冷,蹬著響亮的步子,朝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她忽然加重的步子,使得梁健和從遠亮都聽到了,兩人這才知道,剛剛她還在門口。梁健非常尷尬,跑到門口,瞧見那個感性的背影,帶著怒意,正在越走越遠。梁健回到辦公室里,搖了搖頭。

    從遠亮也搖了搖頭:“看來,你把人家美女給得罪了吧?”梁健本想說“我說的是事實嘛!”但一想,還是咽了回去,好男不跟女斗,多說無益。

    從遠亮的東西都整理的差不多了,就說:“梁健,晚上要么我們聚一聚?”梁健說:“你老從今天是一身輕松,我啊,還感到一頭霧水,要做些什么還不知道呢!”從遠亮說:“那就正好了,我們一起聚聚,你呢給我說說下面的情況,我呢跟你說說,張省長的一些習慣。不是說,你一個蘋果我一個蘋果,交換了之后還是每人一個蘋果。你一個思想,我一個思想,交換了之后,不是就變成兩個思想了嗎?”

    梁健問道:“問題是,張省長會不會加班呢?”從遠亮說:“沒什么特殊情況,張省長一般都不會加班。”梁健暗道,這樣的領導不錯。

    從遠亮說:“就這么定了。我先把東西,搬自己的車上去,我待會還上來。”從遠亮剛走,張省長的門就打開了,金伯榮和胡小英就從里面出來。張省長說:“梁健,你送送金市長和胡書記吧。”

    梁健答應了一聲,將金伯榮和胡小英送往電梯口。金伯榮說:“祝賀啊,梁健,從現在開始,你就是省里的干部了,而且還是省長身邊的人,這是我們鏡州市的榮幸。”梁健說:“金市長過獎了。以后多來看看我就好。”

    這么說著,梁醬向胡小英。胡小英走入電梯,轉過身來,看著梁健笑,笑得還淡然,但是這笑的后面,還有一層其他的更深的意味。電梯門關閉的瞬間,胡小英用手微微擦拭了一下眼鏡。

    胡小英看到梁健的臉被電梯門給擋住了,心里猛然涌起一股酸楚,有些控制不住的眼中就溢出了淚水。她趕緊用手將眼淚拭干,為避免被身邊的金伯榮看到。

    金伯榮說道:“胡書記,剛才張省長的話里,對你寄予了很大的期望。今后,你來接替我這個市長很有可能啊!”胡小英很淡定地說:“張省長也只是隨口說說的,為了激勵我們下面干部,才這么說的。我還是有自知之明的,當鏡州市市長,我感覺自己在能力上還有差距。”

    先前,梁健跟著從遠亮從張省長房間里出來,對于張省長和金伯榮、胡小英的談話內容自然沒有聽到。張省長在與金伯榮、胡小英的談話,是聊天式的,仿佛是說到哪里,談到哪里。

    他對這兩年鏡州市經濟社會的發展,用“平穩中有快進”來評價,對于鏡州市在休閑向陽方面的努力,也給予“現在人氣慢慢上來了”的評價,這里他說到了梁健,他抓工作還是有股韌勁和死盯的個性,正是看重他這一點才想要把他調過來。

    金伯榮原本還以為,梁健是因為某種特殊的背景或者關系,才進入張省長視野的,但從張省長的話語中看,梁健是真正憑借自己的實力上來的,金伯榮感覺很不容易。

    后來,張省長又說金伯榮,“伯榮在鏡州市這段時間以來,基本上還是保持穩定的,有個別項目可能不合適,但是這也是發展中的問題,我相信也不是純粹為了一己私利。”這話說得金伯榮不敢接招,臉上有些火辣辣。

    張省長也說:“小英同志,作為一位女干部,也很不容易,也經歷過多個崗位的培養鍛煉。以后,要更多地關注經濟問題和行政,對以后的發展有好處。”張省長沒有說,以后的發展,到底是怎么樣的發展。

    對于金伯榮和胡小英來說,卻感覺,這話不是說得不明確,而是已經說得非常透。如果張省長對于胡小英的發展沒有一個初步的考慮,就絕對不會說類似這樣的話。領導說的話,經常是含蓄的,從來不會說滿。但他透露的信息,卻足夠讓會聽的人興奮一陣子,并朝著那個方向去努力。

    胡小英當然也不是不振奮,但是她不想在金伯榮面前表現出來。畢竟金伯榮是現任的市長,胡小英即便以后真的要接替他,現在就表現出一股高興勁,豈不是顯得太膚淺,也會引起金市長的不快,這既是人之常情,也是官場的規矩。

    金伯榮說:“胡書記,這段時間,政府方面有些活動,你也來多參加參加吧。”這就是金伯榮貫徹讓胡小英多在經濟和行政管理上鍛煉的具體行動了。胡小英當然也不會拒絕,說:“謝謝金市長。”

    從遠亮還是回到了辦公室,他把這段時間張省長的活動安排給梁醬了,說你先熟悉一下情況。下午,張省長就要去參加一個活動,從遠亮說,下午還是他陪同張省長過去,前期都是他在聯系,也給梁健留出點時間來學習和安排工作,從明天開始,就要梁健單獨服務張省長了。

    梁健以前服務過市長,但是省長和市長之間,又有很大的差別。服務工作上,要求更高,規矩更嚴。梁健是既興奮,又有些微微的緊張。他告訴自己,淡定,一步一步來,總有個適應的過程。

    現在,梁健感覺從遠亮說晚上一起聚聚的想法,真是一個好主意。他還有很多事情,想要問問從遠亮呢!梁健打算在腦子里先理一理有些什么內容,要問從遠亮的。

    這時候,一個人走進了梁健的辦公室。梁健抬頭一看,竟然是省政府秘書長李喬。梁健趕緊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李秘書長。”李喬點了點頭,他的雙手放在肚子上,很從容地對梁健說:“梁健,歡迎你加入我們辦公廳的隊伍中來。”

    梁健說:“謝謝”,然后趕緊從邊上拖過了一把椅子,讓李喬坐下來。李喬沒有坐,他問:“張省長出去了?”梁健說:“是的,從秘書陪去了。”李喬說:“那你手頭有沒有在忙什么?”梁健說:“沒什么重要的事情,在熟悉情況。”

    李喬說:“那好,到我辦公室來一下吧,按照辦公廳的要求,對于新進人員,一般都要談談話,對于其他人員一般都由辦公廳的分管副廳長談了。但是,你今后要直接服務張省長,情況有些特殊,所以我來跟你談談。”

    梁健說:“好。”

    這讓梁健不由又想起了曾經第一次到市府辦工作的日子。當時,他要到市府秘書長肖開福那里去談話,當時肖開福對他就很不友好。但是,李秘書長似乎有些不同,對人似乎更加和藹的一些。但是,梁健也知道,越是高位的領導,城府也許更深。

    梁健又長靠在椅子里,很放松地笑笑說:“梁健啊,今天我們就隨便聊聊吧。我相信提高政治覺悟,珍惜現有崗位,加強自身建設之類的套話,我們就不說了。就聊聊兩個問題吧。第一個問題,你說說,這次這么急的將你從縣里直接調上來,是不是還沒有心理準備,有什么想法嗎?”

    這個問題,看似很隨意,也很簡單。但其實,這是一個試圖了解梁健心理情緒和適應能力的問題。與領導談話,越是隨意,梁酵越不肯隨便回答。他心理已經閃現了三個層次,但卻是像很隨意地回答出來:

    “李秘書長,最初我真是非常驚訝。因為這非常突然,說實話,我也沒有想過自己已經優秀到,能夠當省長秘書。這么重要的位置,是我沒有想到的。為什么是我?自己很驚喜,又惶恐,擔心會當不好。轉而一想,領導這么考慮,肯定也是發現了我的有些優勢。或許看到了我自己一直都沒有發現的潛力。我想,組織上選人,肯定不會是隨隨便便的。為此,我就下定決心,既然組織

    上和領導如此信任,就算我現在真的沒有這方面的能力,我也要不斷加強學習、熟悉情況,以百分之百的努力,去把這個工作干好。”

    聽梁健這么回答,李秘書長點了點頭,梁健的回答,算不得特別好,甚至讓人覺得是有些空洞乏味。但正是這種空洞乏味,是李秘書長需要的。梁健的回答里,沒有什么驚人的思想,但卻是透露出一個態度。

    這個態度,就是服從組織、服從領導、努力工作的態度。領導需要的不是思想家,而是執行者、落實者。為此,李秘書長說:“有這樣的認識就好。人啊,有時候會遇上難得的機遇,這種機遇抓住了,就能進入一個新的層面。但是,單單靠機遇是不行的,還要領悟和勤奮,才能將工作做好。不過,我聽你剛才所說,我就放心了,我相信你能把工作做好。”

    梁健說:“謝謝李秘書長的信任。李秘書長,你剛才說還有一個問題,不知是什么?”(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http://www.wnofco.tw/2_2199/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