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 第553章事情鬧大
    那個村民說:“我們村里有人專門去看了里面的廠房,排污管道設計等都不符合規定,有些干脆開口直接通向了河道。《+鄉+村+小+說+網 手*機*閱#讀 m.xiangcunXiaoshuo.org》這分明就是打算偷排的。有人已經發現,這個蓄電池項目背后兩個老板,其中一個就是江蘇那個污染企業的老板!”

    聽這些村民如是說,梁健頓時感覺到,原來老百姓來鬧事,并非完全是沒有道理,至少其中一個問題是肯定的,那就是在廠房五百米內還有幾十戶的農戶沒有搬遷,這就意味著,廠房一旦投入生產,這些農戶在就500米的衛生防衛線之內的,很容易直接招致污染。

    了解清楚了這些情況,梁健本打算就此離開了。忽然,在工地入口處,情緒好像就激化了起來,村民和工地內部的人,開始推推搡搡,人群也開始晃來晃去,涌到這里,涌到那里!

    張嘉說:“好像沖突起來了。”鎮上的班子成員和干部,摻和在中間,并不能起到什么作用。鎮上派出所的人,警力也明顯不夠,他們要來阻攔村民,也很快被一百多號的村民沖散了。

    梁醬著情形不對,就對張嘉說:“你打電話給,鎮黨委書記敖長寧,問他在哪里?這里群體性事件,很可能一觸即發,鎮黨委書記和鎮長人都不見一個,還真是都當官老爺了。”

    張嘉趕緊拿起電話,撥打了鎮黨委書記敖長寧的電話。張嘉問他,有沒有在蓄電池項目群眾阻止工程的現場。敖長寧說:“鎮上已經派人去處置了!不用擔心。”張嘉說,從目前的情況看,好像馬上要發生沖突了。敖長寧說,他剛剛接到縣委的通知,縣公安局馬上增派警力過來,凡是阻擾的,一概抓起來帶走!他和鎮長,待會也會到達現場。

    張嘉將敖長寧所說,告訴了梁健。梁健說:“看記工作,要不我們就離開這里吧?”

    梁健想了想說:“我們再等等看一看,不是說,縣里公安增派了力量過”張嘉知道梁健是擔心,這里會出事情,就想在這里多呆一會兒。

    只見前面的沖突愈加劇烈。梁健本想沖上前去阻止,但是,他更加清楚,在這種混亂的場合,單槍匹馬,就是再有道理也無濟于事。更何況,在這個時間上,葛東和翟興業都是力避讓他知道,如果他去處理,就不符合常理了。

    梁健只好在一邊看著,等待公安的到來。這時候,忽然從工廠里沖出了十來個人,手中拿著鐵桿等工具,對著村民就是打、敲、戳,很多村民的腦袋、身體其他部位被打到。很多村民這次來,也并不是毫無準備。看到工地上的人動武,他們也紛紛拿出了鐵鍬、鐵鋤、扁擔等物,也工地上的人對打了起來。

    只見鎮上的班子成員,從人群中擠了出來打電話。應該是在向鎮上領導報告這里的情況了。梁醬著這現場的混亂,眉頭已經皺了起來。不由暗罵:“鎮上到底是在搞什么鬼啊M來了這么幾個鎮干部,公安也到現在都沒有來。”

    梁健抓了個念頭,拿出了相機,對著人群拍了照片,然后給鎮黨委書記敖長寧發了過去。然后就一個電話打給了敖長寧:“敖書記啊,剛才我發過來的照片,你看到了嗎?你們當領導的,也太會運籌帷幄了,工地上都械斗起來了,你們在辦公室還坐得住啊?”

    敖長寧還云里霧里地說:“梁書記,我還沒有來得及看你發來的短息,你說的發生械斗,是在哪里啊?”梁健冷冷地道:“你自己看照片吧!”說著,就摁掉了電話!

    敖長寧本當了這么多年的領導,深入群眾的口號天天在喊,但是實際工作告訴他們,有時候不與群眾見面,讓手下的人去與群眾打太極拳,更容易把問題糊弄過去,最后搞得群眾精疲力竭,沒有了精力來跟你耗著。

    遇上像今天這樣的突發性事件,作為鄉鎮的一把手,更不應該到現場去,這很容易被群眾圍困起記和鎮長也不會出現的。

    最多在現場,就出現一兩個副職,帶著手下一班人,打算是來糊弄糊弄,能讓老百姓各自散了就行了。這么多年下來,很多即將發生的沖突,也就這么解決了。

    憑借著這“忽悠”的境界,作為梅烏鎮黨委書記的敖長寧,還是非常篤定的坐在辦公室里。看到梁健發現的這張照片之后,沒想到現場已經打了起來。他還問自己,梁健是從哪里搞來這張照片的呢?難道梁健已經到達現場了?

    如果梁健沒有達到現場,應該就不會說“你們當領導的,也太會運籌帷幄了,工地上都械斗起來了,你們在辦公室還坐得住啊?”這樣的話了。如果梁健不在現場,也就不能確定他敖長寧也不在現場了!

    縣委副書記都已經在事件現場了,鎮黨委書記卻還在辦公室里,這的確有些說不過去。敖長寧對梁健并不是特別看重,他知道,梁健和縣委書記葛東、縣長翟興業的關系都很一般,甚至有些僵,這種情況下,他這個副書記想要發揮作用,就很難了,想要有權力也很難了。為此,他寧可與書記、縣長走近,也不會跟梁健去走近。

    但是,要他去得罪梁健,敖長寧暫時也還沒有這樣的魄力,畢竟梁健是縣委副書記,在人事上是有發言權的。他還聽說,梁健在有些方面,是很有些詭異力量的,比如就拿這個蓄電池項目記和縣長也拿他沒有辦法。

    想到這一點,敖長寧在辦公室里也就坐不住了。他就上了車,向著項目工地的現場奔去了。敖長寧到達工地沖突現場的時候,縣公安局的警力和派出所剩余的警力都已經到了,包含警察和協警,也差不多一百多人了。

    縣公安局一個副局長,從警車上跳下來,指揮警察沖上去,將村民和工地的人分隔了開來。副局長拿著話筒,站在門口的一塊石頭上,喊道:“村里的人,都給我回去,你們這是妨礙正常施工,是妨礙社會秩序的行為,如果不馬上離開,還要企圖沖擊現場,誰沖就抓誰!”

    這個副局長臉面黝黑、身材魁梧,的確是很有些架勢。但是村民當中,也有人不買他的賬,喊道:“人民警察,到底是幫老百姓,還是幫那些黑心的老板!我們村民都還沒有搬遷,他們這種污染企業,憑什么就在這里開工建設。還有他們內部建設,也很不符合規范,分明以后是想要偷排漏排的!這些政府到底管不管?”

    副局長說:“這些事情,我們要去向鎮政府反映。但,今天在這里鬧事就是不對。都給我趕緊走,趕緊散,否則我們抓人!”梁健聽了這副局長的話,只有搖頭的份。這些話,不應該出自一個縣公安局副局長之口,如此蠻橫、不講道理、沒有耐性,只能激怒群眾的情緒。

    他正想要上去提醒那個副局長,不要把局面弄得更復雜。“梁書記,你也趕到現場了?”身邊有人在稱呼他。

    梁健回過頭記,但是轉念一想,他對敖長寧說:“你去提醒一下那個縣公安局副局長,別把事情給激化了,能夠穩控住現場的秩序就行了。”

    敖長寧朝那個副局長看了一眼,低著頭對梁健說:“梁書記,他是縣局的副局長,不歸我管,我去說,不大好吧?”梁健白了他一眼,不悅地道:“這里,是不是梅烏鎮了?這事情是不是梅烏鎮的事情?還有你是不是梅烏鎮的黨委書記?你怎么就不能去跟,一個來支持你們的副局長說了?他做得不對,提醒他一下,沒有必要嗎?”

    敖長寧心里,是非常不情愿去提醒那個副局長,他寧可得罪老百姓,也不想得罪上級公安。但是,有礙于梁健的幾個問句,他是實在是推脫不掉,只好走過去,來到那個站在石頭上的副局長身邊。

    副局長看到敖長寧,從石頭上下來,聽敖長寧說了幾句,他就朝梁健這邊投了目光過來。接著,就跟著敖長寧一同向著梁健這邊走過來。這副局長說:“梁書記,你好。我們是在執行任務。對待這些刁民要狠一點,才能壓得住他們,否則就會被他們牽著鼻子走。”

    梁健說:“對于無理取鬧,的確要狠剎、嚴剎,但是今天這事情,恐怕沒有那么

    簡單,老百姓到這里來,也并不是完全的沒有道理,這個蓄電池項目的確在有些關鍵方面,與老百姓有利益沖突。今天這個場面要化解,還是得往那個方面去引導,不能一味采取強制性的手段,否則會讓老百姓很反感,或許也會讓問題復雜!”

    副局長說:“梁書記,我只是來維持秩序的。我們領導說了,誰要是敢再阻擾,就抓人。很簡單,就是這樣。要不你給我們魯旭局長打個電話吧!”

    魯旭是葛東他們這一幫的人,梁健不是不知道。這個副局長,把皮球踢給了魯旭,梁健知道,自己不打這個電話不行。

    梁健正拿起電話,只聽那邊村民就喊起來:“沖進去,他們自己不停,我們去幫他們停!”

    (今天只能兩章了,周末事情反而更忙。周一肯定恢復三章的。)(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http://www.wnofco.tw/2_2199/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