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 第452章初到普洱
    朱小武也靦腆一笑:“郎隊,你就別取笑我了。《+鄉+村+小+說+網 手*機*閱#讀 m.xiangcunXiaoshuo.org》”郎朋笑說:“誰叫你還沒有成家立業呢?否則我也不抄這份心了啊。”朱小武無語,他今年二十八了,還沒結婚,家里人也急著,只是緣分沒到。

    很快,他們又到了飛往普洱機場的候機大廳。梁健說:“如果真對剛才的小美女有興趣,我可以給你半天假,去找她,我們的機票改簽一下就行。”朱小武說:“謝謝領導了。不用了。”

    梁健和郎朋都笑。

    只聽郎朋突然說道:“看來不用半天假了。”梁健和朱小武順著郎朋的目光瞧去,只見前面候機廳檢票口,正站著一個美女,身邊帶著一個紅色小行李箱。好像在問乘務員有關問題。

    “孫瑞雪?”梁健道。那個美女果然是跟來了,“她怎么知道我們要去普洱市?”

    朱小武說:“梁書記,這不是你告訴她的啊?在飛機上,我聽到她在問你,后來你就告訴了她。”梁健自責道:“看來,罪魁禍首還是我啊!”

    孫瑞雪忽然轉過身來,瞧見了他們,原本有些不快的臉上,頓時春光滿面:“你們來啦!”朱小武說:“你怎么也去普洱?”孫瑞雪朝朱小武瞥了眼說:“就準你們去啊?我說過了,云南是我家,想去哪兒去哪兒。”

    郎朋說:“你牛。既然云南是你家,那么就當我們是來做客的吧。晚上你做東給我們接風洗塵吧?”梁健原本以為郎朋這么說,會直接把孫瑞雪給嚇走。

    沒想到孫瑞雪非但沒有為難的意思,還爽朗地說:“我正有此意呢!我打電話給我的閨蜜,讓她們安排好,對了,你們賓館應該也還沒有預定吧?”朱小武瞧瞧郎朋。郎朋對孫瑞雪道:“還沒有。”

    孫瑞雪可愛的一笑,年輕可愛,著實迷人:“沒問題,一起安排掉算了。”大家以為她說大話,開玩笑,沒想到她還真拿起了手機,打起了電話。她打電話非常爽快,三下兩下,就把話給吩咐了,而后對梁健他們笑瞇瞇地說:“都妥了,你們就等著我普洱市閨蜜的熱情招待吧。”

    三人相互看了一眼,實在沒有想到,會遇上如此鬼靈精怪的女生,也許這就是人們常說的,有緣千里來相會吧?當然這主要是朱小武和孫瑞雪的緣分。

    朱小武還是有點擔心,他是一個敬業的特警,在任何時候,都以工作為重。上了飛機之后,朱小武拉著郎朋走到后面衛生間的地方說:“郎隊,我提個建議,我覺得這有些不妥啊,我們是來執行任務的,不能接受這女生的宴請吧?”

    郎朋看著他:“這也不是我說了算的,是梁書記說了算。這次我們執行的任務,就是確保梁書記的安全,完成梁書記交辦的任務,僅此而已。你也別太緊張了。”朱小武卻說:“那我去找梁書記說。”

    這時梁健已經走到了近處,他知道朱小武有些顧慮,特地跟了過來。他對朱小武說:“入鄉隨俗。既然有云南姑娘這么熱情的邀請我們,這是一種緣分。緣分就是天意,順天者昌,我們就順著你和這姑娘的緣分往下走吧。”朱小武回味著“緣分”這個詞,既然梁健這樣說,他也就不再出聲了。

    朝客艙中看,只見那個孫瑞雪正在探看著他們,好奇他們在說些什么。三個人就回到了位置上。飛機已經在美麗的云南上空掠過。七彩云南就在他們的腳底下。

    這時候,小龍礦業的董事長邱小龍也已經到達了寧州機場,帶著三個手下,威風凜凜的樣子。邱小龍還是不放心普洱那邊,他提前打了電話給那邊一個勢力團伙的老大,讓他幫助盯著普洱市人民路119號,看看有沒有人去那邊找人,如果有的話,找個機會把那幾個人給弄起來。

    團伙老大跟邱小龍有過多次合作,知道這個來自江中的石礦老板,出手很是闊綽,于是他也樂于跟他合作,上次將邱小龍送到越南去避風頭,也是他們一路開路。打完電話,團伙老大王大蟲,就吩咐手下盯著那個地方,如有問題第一時間向他報告。

    邱小龍的飛機已經起飛,向昆明飛去。

    從昆明到普洱是短途,很快就到達了普洱機場。孫瑞雪興奮地雙手高舉:“到普洱嘍,我也好久沒來普洱了,這次的意外旅程,真是好玩啊。”梁健笑道:“如果沒有朱小武,看來你是再過幾年也不一定來!”孫瑞雪感覺自己說漏了嘴,趕緊說:“誰說的?我本來就打算來的好不好?”

    剛出機場,就見到兩位身穿靚麗衣衫的美女在向他們揮手。小美女孫瑞雪說:“我的閨蜜就在那邊,我們趕緊過去吧!”說著就朝那邊快步走去,他們也就跟了上去。

    一個地方,美女的打扮,一定程度上,就是這個地方的流行色,也可以象征這個地方的開放、時尚程度。

    普洱市,一個以一種茶命名的城市,也因為茶而發家致富。這兩位美女,一看就是性格開朗型,長相也都是中上,年輕又給她們加了分,讓梁健和郎朋都頗具好感。

    她們開的是一輛吉普車,很是拉風。孫瑞雪跟他們狠狠擁抱一下,就招呼大家上車。這兩位美女父母之中都是少數民族,后來與漢族通婚,就轉為了漢姓。其中一個美女叫瞿歌,另一個美女叫樊越美,都是很好聽的名字。

    瞿歌開著車說:“瑞雪,你是從哪里找來這三位帥哥的啊?”孫瑞雪道:“在飛機上啊。”瞿歌和樊越美都笑了,說:“歡迎三位帥哥來到我們美麗的‘綠海明珠。’”

    市區都是蜿蜒的山路,加之傍晚降落,光線柔和,處處都是風景。梁健在吃晚飯之前,也不打算談論他們的正事,有意無意的了解一些情況:“為什么說是‘綠海明珠’?”

    面容甜美的樊越美說:“這位梁帥哥,恐怕是沒怎么做過攻略啊?對我們普洱市不了解就來了啊?”梁健說:“我出行,從來不做什么攻略,走到哪里,算哪里。”

    樊越美說:“看來,你是屬于那種漫游型的。這種人比較隨意,我喜歡。那我就費點唇舌,給你介紹一下我們普洱市吧!

    我們這里啊,天氣很好,普洱市海拔在317到3370米之間,中心城區海拔1302米,普洱市啊,年均氣溫15℃—20.3℃,常年無霜,冬無嚴寒,夏無酷暑,所以享有“綠海明珠”、“天然氧吧”的美譽,更有一點,是你們江中省的人,享受不到的,那就是空氣中負氧離子含量在七級以上。所以,到了我們普洱市,就盡量多呼吸一下這里的好空氣吧!我們這里最出名的,對你們外地人來說,應該是普洱茶吧?其實這不是我們這里最大的產業,我們這里還是烤煙最大的產區。”

    郎朋笑說:“樊美女,你是不是以前當過導游啊,對自己這個地方真是挺了解啊!”瞿歌說:“我們這里每個人都是導游。你們到普洱市,到底是來做什么?旅游,還是做生意啊?”

    梁健說:“我們原本是來做生意的,與這里的老板有些業務對接。不過,遇上你們,有了這么好的當地導游,我們順便游玩一下,也是挺不錯的。”

    樊越美說:“那好啊。你們是孫瑞雪的朋友,就是我們的朋友,保證你們吃好、喝好、玩好。我們要住的酒店馬上到了。”

    之前前面有一塊大石頭,上面雕刻著梅林度假村的字樣。車子剛一進入,大家都被這里一個藍寶石一般的湖泊所吸引。山上之湖,本來就金貴,如果度假村將其圈了進來,就提升了度假村的檔次。

    這個度假村,繞湖而建,差不多每一棟房子,從各個角度都能看到湖水。樊越美說:“這是我們普洱市最高檔的度假村了,老板是我們朋友。”

    &nbs

    p;梁健對這兩個美女有些刮目相看,就問:“瞿歌,樊越美,你們都是普洱市人?”兩個美女相視而笑,瞿歌說:“我們沒有一個是普洱市的。我們和瑞雪都是昆明人,到這里是來發展生意的。告訴你們吧,我做普洱茶生意,越美做的是煙草。”

    郎朋翹起大拇指,說:“牛。”瞿歌說:“煙和茶,我們車上帶著呢,到時候,給你們嘗嘗。”梁健說:“謝謝,不急不急。”

    辦理入住手續的時候,讀卡機竟然壞了,一下子不能將身份信息讀出來,服務人員希望有一個人的身份證能留下來,等機器好了,讀出信息,再給他們送去,手續還挺正規,可以向他們出具一個身份證留用的單子。

    梁健心想,與其讓兩個特警的身份證留在這里,還不如自己把身份證留下更妥當。于是他說:“就留我的吧。”

    他們拿著鑰匙去入住,瞿歌他們竟然也給自己要了房間,說難得閨蜜碰頭,今天一定要在這里來好好聊聊。

    拉開房間的窗簾,真是一幅如畫的美景。(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http://www.wnofco.tw/2_2199/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