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 第445章深情此處
    賓館游泳池中,還蕩漾著水波,那些原本游泳的人都已經停了下教練說:“應該是入水之前,沒有熱身,剛才又劇烈運動所致。《+鄉+村+小+說+網 手*機*閱#讀 m.xiangcunXiaoshuo.org》只要在腿部按摩一下就會好。”

    梁健問:“我先抱她去房間休息沒問題吧?”教練說:“沒有問題。待會你再給你老婆按摩半個小時,應該就沒事了。”

    梁健和王雪娉對望一眼,王雪娉原本顯得蒼白的臉,瞬間浮起一片紅暈。教練誤認為他們是夫妻了。梁健也不想多做解釋。

    梁健抱起王雪娉就朝外面走去,但是王雪娉的東西在女更衣室內,女更衣室的服務員看到王雪娉受傷,幫助他們去開鎖將衣物取出來。

    接近十點,賓館也顯得安靜了,從樓上坐電梯下來,梁健一直抱著王雪娉。她柔軟的身體在他懷中,讓他很有些亢奮。但是,他把所有其他的邪想都去除了,只是想著趕緊將王雪娉抱回房間里。

    在門口,梁健要開門,又不能將王雪娉放下來。他只能一只手開門,另一只手將她緊緊擁抱,這樣才不致于把她掉下來。感到梁健有力的手,王雪娉臉上紅霞一片,腦袋都藏進梁健的脖子里。

    好不容易,將王雪娉放到了床上。梁健打開熱水,將毛巾弄熱。王雪娉抽筋的是左腿,梁健用熱毛巾在她抽筋的地方輕輕揉搓。

    王雪娉忍不住“咯咯”的笑,梁健抬頭看她:“怎么了?”王雪娉咬著唇:“很癢。”美人咬著嘴唇,往往看起來是最誘人的。

    梁健收起飄逸的心,開始給她捏腿。過了一會兒,他讓她自己活動一下。“呀”,一站到地上,她還是覺得有些抽疼。梁健說:“那先別動了,我再給你按摩按摩。”

    因為剛才從游泳池一路將王雪娉抱過這時,額上細細地布了一層汗。

    梁健給她揉腿的時候,王雪娉瞧著他,心中升起一個念頭,如果這一生一世能跟他在一起該多好啊?但是這可能嗎?這么想,王雪娉就有些憂傷起來。想到今天晚上的古萱萱,人家的地位比自己好,容貌也要勝自己一籌。

    然而又有一個念頭,讓王雪娉振作了一些。那就是,目前梁健正在她的身邊。這是她唯一的欣慰了。慢慢地,她感覺腿上的疼痛正在漸漸消失。

    這會,王雪娉真有些舍不得這疼痛了。而且,對于梁健她是不會耍小聰明,也不想耍小聰明的。于是她說:“梁健,把我抱去洗手間,我要沖澡。”

    梁健聽到王雪娉叫自己“梁健”,心里劃過一絲異樣的快感,不過聽說她要洗澡,還是勸阻道:“先等等吧,等待會能夠站立了,再去洗吧。你這樣去洗澡,我也不放心。”

    王雪娉說:“可能沒有這么快好。剛才游泳池里的水,不干凈,感覺身上不舒服。我想先洗好了,再好好休息。”

    女孩子喜歡干凈,這也情有可原。梁健說:“那也行,我去幫你放水。”王雪娉說:“不用了。在賓館里我只淋浴。”梁醬著她白皙的腿,有些擔憂:“可是,你不是還站不住嗎?”王雪娉紅著臉,目光卻很坦然,說:“如果你扶著我,我還是能夠站得住的,再說,我只要稍微沖一下就行了。”

    明白王雪娉的意思后,梁健不禁心跳加快。這不等于讓他看著她洗澡啊?盡管之前,他們之間已經有過兩次關系,但都是在偶然的情境下,兩人并無在洗澡房里赤城相見。而且,因為不常在一起,王雪娉對他來說始終是美好而神秘的。

    看著王雪娉坦然而熱烈的眼睛,梁健幾乎難以思考了。他一把將她從床上抱起來,走進了浴室。在梁健的攙扶下,王雪娉慢慢褪去了身上的泳裝,這樣慢的動作,還有那如白蘭花般白的晃眼的身體,都刺激著梁健的眼球。

    王雪娉沒有脫內衣,直接走入了浴室。站在浴池里,她一手扶著梁健,一手去放水。梁健見她搖搖晃晃的樣子,擔心她摔跤。而且見她這樣穿著內衣,沖澡時也不舒服。他就忍不住了,對王雪娉說:“你信任我嗎?”

    王雪娉明亮的眸子看著他:“如果我不信任你,我能讓你在這里嗎?”

    梁健說:“如果你信任我,就允許我給你洗,好嗎?”王雪娉看著梁健,嘴唇微翹著露出一絲笑容,說:“我相信你不會監守自盜的。”

    梁健說:“那你扶著墻壁。”說著,梁嬌近她,雙臂伸到王雪娉背后,將她內衣的扣子解開,內衣松開后,印入眼中的是猶如冰激凌圓球般的存在,在圓球的頂端,兩顆小櫻桃細小而圓潤。

    說梁健沒感覺,那是假的。但是他不斷地告訴自己,他目前的任務,是給王雪娉洗澡。

    梁健強忍著將視線從王雪娉上身移開,伸手褪下了王雪娉的秀。王雪娉嬌艷含羞的轉過身去,給梁醬到她的側面。梁健暗道,還好王雪娉轉過身去,否則他真不知道能不能抵抗得住。

    梁健用熱水沖上王雪娉細膩如脂的肌膚。王雪娉說:“你不用給我用任何洗發液和沐浴露,我平時都不用。”這讓梁健很是奇怪:“你一直都不用嗎?”王雪娉說:“沒用過。”

    梁健的手從王雪娉身上滑下,輕輕擦洗著她的身體,這讓王雪娉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顫栗起來,她不由緊緊咬著嘴唇。

    梁健感受到了王雪娉身體輕微的抖動,不敢太過放肆,輕輕將水從她身上沖過之后,他就拿過毛巾,披在王雪娉身上,然后將她抱到了床上。

    她坐在床上,拿起毛巾細細擦拭頭發。看著王雪娉的樣子,梁健不由有些眼直。王雪娉抬眼看他,莞爾一笑:“你自己也沒洗過吧?”梁健愣了一下,說:“那我回房間洗。”

    王雪娉看著他:“我看你就甭麻煩了,浴室里剛我洗過,空氣都是熱的,現在進去洗,正好。”梁健其實也想,在這里洗了算了,說不定呆會還得給王雪娉按摩。

    在王雪娉洗過的淋浴中洗澡,想著剛才看到的王雪娉潔白如玉的身體,又回味著先前指尖從她身上滑過的感覺,因為這種感覺太好,不由得男人不留戀。

    洗過澡,披著浴巾出來,梁健才發現換洗的衣服都在隔壁。而王雪娉此時已經躲在薄被子里,梁醬著她露在被子外姣好的容顏,問:“你的腿怎么樣了?”王雪娉說:“好多了,只是下地還會疼而已。”

    梁健說:“這不行,我必須得幫你按摩到可以下地為止,否則待會落下后遺癥就麻煩了。”

    王雪娉說:“如果你真要幫我,那也到被子里來吧。別到時候凍感冒了。”梁健說:“沒關系,我穿上衣服就行。”王雪娉說:“那些穿過的衣服再穿上,會不舒服的。”看著她紅紅的臉,還有堅定的眼神,梁健便不再堅持,拉開被子鉆了進去。

    兩人幾乎是披著被子,梁健抬起王雪娉的秀腿,開始按摩。

    此時的感覺,與先前又是一番大不相同。洗澡之后,王雪娉的皮膚更加滑膩柔嫩。而且此時,兩人之間再無其他束縛。梁健的手,好像不聽使喚般的,慢慢地,從王雪娉原本疼痛向上滑去。

    王雪娉咬著嘴唇,水靈靈的眼眸瞧著梁健。梁健此時有些按捺不住,問道:“如果監守自盜,會不會受懲罰?”

    王雪娉說:“當然。”梁健神色一暗,感覺自己實在太不應該,王雪娉還受傷著呢,自己卻有此想法。不料王雪娉卻道:“但是,如果對方不需要你繼續看守

    ,給你決定的權力,你就不會受罰了!”

    王雪娉這暗示已經夠明確了。但是梁健還是有些擔憂:“可是你的腿……”王雪娉說:“有時候,這樣可能會讓腿好起來更快一點。”梁健再也不想扭捏了,他雙手松開,將王雪娉擁了過來。

    王雪娉滑膩的身體一下子滾進了他的胸膛……

    第二天一早,梁健去了自己房間,又洗了一個澡,換了衣服。這才又來敲王雪娉的門。王雪娉來開門時也已經穿戴整齊。梁健問道:“你的腿好了?”王雪娉笑笑說:“好了。”

    看著她,梁健忽然想要恬不知恥一下,說道:“看來,昨天的運動果然有效果。”王雪娉臉上嬌艷動人:“美得你!”梁健不再開玩笑了:“我們去吃早飯吧?”

    早飯之后,一個陌生的電話打了進來,對方自稱是張省長的秘書,小從。小從說,他已經和省公安廳聯系過,對方已經答應查詢有關數據,只要梁健將需要查詢的內容告訴他,他們馬上就會打電話給梁健。

    梁健問:這么說,我不需要跑去公安廳了?小從說,這是手機和網絡的時代啊,不用跑來跑去這么麻煩。

    不久,梁健又接到一個座機電話,對方自稱是省公安廳小王,他說可以幫他查詢他要的情況。梁健將云南方面的幾個公司賬號報給了小王。小王記錄下來之后,對梁健說,他很快會回電話給他,讓他稍等。

    這態度就和昨天那個公安廳經偵大隊副隊長很不一樣了。這就是有領導招呼和沒有領導招呼的區別。如果知道是省長打的招呼,那個涂隊長的態度恐怕也會這么好吧。

    果然是一會兒功夫,公安廳的電話就過來了。情況已經查到了,梁健報過去的那幾家公司,注冊的法人都是同一個叫做葉覽的女人,公司的地址在普洱市人民東路119號。

    “葉覽?”梁健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名字。(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http://www.wnofco.tw/2_2199/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