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 第426章上下關系
    但是,當他們到達酒店的時候,還是吃了一大驚。《+鄉+村+小+說+網 手*機*閱#讀 m.xiangcunXiaoshuo.org》坐在餐桌中央位置的人,并不是胡小英,而是市長金伯良。

    這讓葛東、石劍鋒和梁健、李寧都驚訝不已。葛東和石劍鋒趕忙上去跟兩位領導握手。金伯良也緩緩從位置上站起來,與他們握手。

    這是梁健第一次與新任市長金伯良近距離接觸。金伯良大約五十四五歲的模樣,寬臉龐、寬額頭、寬嘴巴,也許對他的形容,用一個“寬”字就足以概括了,他的肩膀也很寬闊。他的眼睛并不明亮,算不上炯炯有神,但是卻很坦然。不過,他的動作很快,也很到位,這是梁健與金伯良握手的時候,才感覺出來的。

    他與梁健握手的時候,很有力,給人的印象很深。他還能叫得出葛東、石劍鋒、李寧和梁健的名字。葛東和石劍鋒他理應認識,但是李寧和梁健他應該是不熟悉的,他是靠剛才胡小英事先的介紹才知道他們的。但是他還是毫無差錯的叫出他們的名字,毫不含糊,這對于基層干部,也是一種鼓舞。

    梁健早聽人說起過這位新市長,大家都在傳這位新市長,是足金足赤的關系戶,他的關系是省委書記聶川。他和聶川是戰友,才得以在五十四五歲,還從省委統戰部副職的崗位,一躍成為魚米之鄉鏡州市的市長。

    有些人說,這個人肯定沒什么本事,不過是一個庸官,來這里也不過是過渡一下,解決一下職級,對鏡州市的發展不會有任何好處,說不定還會起負作用!梁健起初也被這種言論所影響,以為就是這么一回事。

    直到今天這么近距離的與金伯良接觸,梁健才意識到,其實外面傳的那些評價都不靠譜。金伯良絕對不是別人所說的那種“庸才”,甚至可以說,這種人是有些大智若愚的。這從他的言行舉止之中就可以看出來。

    他這個人不喜歡張揚,但與人握手很有力,給人一種穩重;他眼神中沒有精明,但是目光寬厚,給人一種自信;他也許不是靠能力一步步走上記關系好,在官場有時候關系不是比能力更加重要嗎?

    想到這些,梁酵想起孔夫子的一句話“三人行必有我師”,梁健告誡自己,這位看起來“平庸”的金市長,肯定也有很多值得自己學習的地方。

    縣委組織部長李寧,表現得比梁健還要激動。他本來期望見到的只是市委副書記胡小英,沒想到市長金伯良也出現了,這猶如一個小孩子原本只是買一顆糖,結果人家還送給了他一顆巧克力,這巧克力體積還比糖龐大,這種情況一般都會讓小孩子大喜過望!李寧甚至帶著感激地看著梁健。梁健微微點了點頭。

    等大家坐下來,服務員上了苦丁茶,胡小英才說:“今天很有趣,本來梁健說要請客,我說,還是我來請吧,我任市委副書記之后,還沒有請過南山縣的同志吃過飯呢。正好,金市長也是新來,為工作一個人住在鏡州賓館,多沒意思,于是我去向他匯報了。沒想到,金市長說,正好,我來請客,跟南山縣的同志也熟悉一下。我說,還是我來請,金市長說,他當市長還沒請過客,以后再輪到我請。我想,總不能跟金市長搶吧,于是這個飯就變成金市長請了。”

    葛東趕緊賠禮道歉:“金市長,胡書記,這應該怪我們工作沒做好。我們早就應該請金市長和胡書記了。我們應該道歉。”金市長擺擺手說:“這不怪你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關系網,對吧?有時候,領導不叫你,你還不敢去請領導呢,對不對?以前我就有點這樣,新的領導所以,我到這個年齡,才來當這個市長啊!哈哈。”

    聽了金市長這番話,大家都是一愣,搞不清金市長說的是實話,還是開玩笑?

    如果說這是實話吧,那這話也太“實”了吧?這等于是在教下面的人如何搞關系了。但如果這是開玩笑的話,但是金市長臉上卻全沒有開玩笑的神態。看到大家都不出聲,金伯良才哈哈笑起來:“你們是不是被我的話,給嚇住了?”

    大家也跟著笑起來。金伯良說:“如果我不這么說,大家都還不能笑呢。我是跟大家開玩笑的。大家不敢接近我們,只是我們這些做領導的問題,我們下基層少了。對市里工作有個大體了解了,以后我就要到縣區多跑跑。”

    葛東首先端起了酒杯,說:“金市長、胡書記我們敬敬你們,歡迎調研考察第一站就到我們這里啊!”

    金伯良轉頭對胡小英說:“胡書記,還是我們先敬縣里的同志吧。”胡小英應和道:“是啊,今天金市長請大家吃飯,讓金市長帶著我先敬大家一杯吧。”

    金伯良和胡小英都是半杯紅,葛東卻說:“金市長和胡書記敬我們酒,我們縣里的同志都自加壓力,我們倒個滿杯。”金伯良點頭說:“葛書記,是一個有魄力的人啊!”

    梁健感覺金伯良用詞也很講究。金市長不是說“酒量好”、“很直爽”,而是說“有魄力”,“酒量好”和“很直爽”都與領導力沒有關系,但是“有魄力”就是領導能力的一種了。這讓葛東聽起來,很是受用,喝得特別快。

    接下去,就輪到葛東他們分別向兩位市領導敬酒了。一邊喝酒,葛東一邊將縣里一些情況向金伯良做了介紹。旁邊,縣長石劍鋒時不時將一些數據做些補充。縣委組織部長李寧,為了引起金市長的注意,也找個機會,插上一兩句話。金市長朝他看了一眼,李寧就已經挺滿足了。

    梁健倒是不慌不忙,吃著菜,敬著酒,不時與胡小英的目光有所交匯。胡小英并沒有向他傳遞特殊的情意,在這種場合顯然是不合適的。但是胡小英今天精神很好,如花的面容,在酒精升起的紅暈之中,顯得更加美麗優雅。

    聽完葛東他們的介紹,金伯良又舉起酒杯,對葛東和石劍鋒說:“我先來敬敬你們兩位主要領導。”

    葛東和石劍鋒趕緊恭敬地站起身來。金伯良說:“聽了你們剛才的介紹,我認為,南山縣的工作推進有條不紊,這點我放心。另外,還有一個你們已經在抓的工作,一定要加大力度啊,就是休閑向陽的事情。我聽說,張省長已經來專門調研過了。盡管目前上面還沒有加大壓力,但是這件事情你們得自加壓力啊。你們沒有與張省長直接打過交道,也許不清楚他的風格,我在省里時間久了,就知道張省長抓工作,是非常實的,一抓到底。這也是為什么他會一直到鄉鎮來調研的原因。他說下次會再來,就一定會來。如果到時候沒有起色,那他批評起來,可是毫不客氣的!這點你們一定要重視啊!葛書記、石縣長,你們的休閑向陽工作,目前進度如何?”

    葛東和石劍鋒相互對望一眼,心中不由有些慌起來。其實,這段時間,他們基本上就沒有好好考慮過要推動這項工作。一時便接不上話了。

    梁健腦袋一轉,說道:“金市長,我向您匯報一下,葛書記和石縣長對于休閑向陽的工作是非常重視的,以前向陽坡鎮黨委書記的崗位空缺著,這兩天的常委會就考慮要配備好這個崗位。另外,我們推進休閑向陽的工作,關鍵是涉及到小龍礦業這個要關停的石礦,葛書記也帶領我們在研究如何解決的方案。”

    金伯良聽了,點點頭說:“這就好。一個地方工作的推進,關鍵在于班子。向陽坡鎮黨委書記這個崗位,一定要配強,要熟悉本地情況、執行力強的干部。如今你們要搞休閑向陽,要出特色,一定要熟悉情況。另外,這個小龍礦業,我也早有所耳聞,據說,小龍礦業有人今天到縣里來鬧了是不是?還是梁書記協調平息的吧?這樣及時的處理,很好。但是小龍礦業的事情,得加快解決。有什么困難,可以向我來提。”

    這下,葛東有點明白了,原來今天金伯良請這個飯,絕不僅僅是與他們見個面,熟悉一下縣里的干部,其實他是很關心張省長交代的重點工作。

    葛東又拿起酒杯,說道:“感謝金市長為我們的工作指明了方向,接下去的一段時間,我們一定會抓好休閑向陽工作。”葛東對于梁健剛才為他們解圍,雖然回答之中也帶著點要擺平小龍礦業的私心,但總算也沒有太過分,就對梁健說:“梁健,我們一起敬敬金市長

    。”

    胡小英說:“你們都一起來把。我也陪你們敬一敬金市長。”

    金市長說:“工作抓落實最終要靠你們基層,你們也辛苦,來,我也來喝一個滿杯。下次休閑向陽有了進展,你們來跟我們匯報,就由胡書記請你們吃飯!”

    胡小英笑道:“那是一定。”大家笑起來,都將杯中酒干了。直到這時,梁健才發現,仰起下巴喝酒的胡小英,用眼睛的余光柔情地看了他一眼。

    (親,今天、明天和后天都只能兩篇了,這些天很忙,基本上都在外面,只有晚上的時間用來寫。本星期其余四天,都會恢復三章。請諒解,細水長流,不會斷更。)(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http://www.wnofco.tw/2_2199/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