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 第424章勝利在望
    梁健繼續說:“剛才,我們已經讓汽車修理長報了維修價格,不多,兩萬五。《+鄉+村+小+說+網 手*機*閱#讀 m.xiangcunXiaoshuo.org》請今天在場的人,誰往車里扔過東西,損壞過公物的站出來!”其他人都紛紛議論,相互張望,當然沒有人愿意站出來。還有幾個人,想要從后門逃離,就被民警和保安擋住了,出不去。

    梁健說:“敢做就要敢當嘛!既然大家都不承認,也沒關系,剛才我駕駛員也拍了照片,如果大家不站出起來,那么只有讓照片中的人負責,有圖有真相。”

    說著,梁健讓派出所所長上去,看他的照片,派出所所長讓民警看照片。照片中有十來個人,當場很快就找到了五六個。民警走到他們身邊,讓他們到邊上站成一排,有一個不服想要推搡,就被兩個民警上去制服,推到了一邊。

    梁健說:“這不是什么大事,損壞公物要賠償,這是天經地義,沒有參與損壞的,我們不會找大家麻煩。請把這五位姓名和身份記錄下來,人可以讓你們走,明天上午之前,把錢交上來就沒事,否則我們會有民警來找你們,予以拘留。五個人,每人五千,不是很多。”

    梁健這么一說,這五個人就叫屈,抱不平了。他們紛紛說:“拼什么是我們五個人,還有其他人。”梁健說:“只要你們指認出一人,證明他們也參與了破壞,那么我們立馬找他來,和你們一同分擔這筆費用。”那些人一聽,就開始紛紛相互揭露。

    這幫人除了在小龍礦業之中入股,平時并無紐帶作用,誰愿意為對方買單?人越多,分擔的賠償就越少,最后,參與的六七十個人,都被相互揭發出來。派出所方面,給予了登記,派出所長欽云將所有的名單都讀了一遍,說:“限明天到派出所交錢,如果逾期不交,將按照社會治安法進行處理。”

    眼看形勢漸漸被梁健所控制,邱小龍連忙向公司副總董前使顏色。董前就朝幾個人外的一個男人使了眼色。此人本就是公司雇傭的打手,看到董前的眼神,知道讓他擾亂秩序。他從手口袋里掏出一個石塊,就朝臺上的梁健扔去,喊道:“交你媽的錢,我們是要問你,為什么要關石礦,你讓我們交錢?打他!”

    這家伙投擲石塊的精準度倒還可以,直接就朝梁健的頭部飛來。就在梁健幾步遠的姚松,一直注視著會場,看到石塊飛來,他就倏忽的一步,擋在梁健前面,抓住石塊是來不及了,他直接用手臂一甩,將石塊阻擋了下來,他的眉頭只是微微一皺,并沒有喊疼,也沒有躲開。

    “抓住他!”與姚松一起的警官褚衛,已經趕上去,其他幾個派出所的民警,也將那個打手圍困起來,幾下拉扯,已經將他反手銬了起來,帶出外面。現場剛剛要涌起的一絲異動,又很快被壓制下去。

    梁健說:“剛才那位是故意傷人,公安會處理的。我今天來到這里,是想要向大家說明兩件事情:一是投資是個人的事情,你們在石礦投資,就必然存在風險。二是關停石礦,不是我梁健一個人的決定,也不是鄉鎮、縣里的決定。這是省里批準和市里決定的事情。石礦肯定要關。關的理由主要有兩個:一是實況本身涉及偷采,這個責任是石礦的問題;二是石礦的發展,已經不適應當前經濟發展模式,向陽坡鎮將要走休閑向陽的路子。但是,各位股東的錢怎么辦?這個錢,你們一要找董事會,二是我們政府也將按照規定,給予一定的補償。”

    “補償多少?”有人就開始問道。

    梁健說:“補償多少,我們將會按照規定

    梁健已經想好了如何給這些小股民吃定心丸,他說:“對小龍礦業偷挖石礦處罰到位的時候,也就是給予補償的時候。我們要獎懲分明,各位股東之前的分紅,有一部分就是來自于石礦的偷挖,這點大家要記清楚。”

    一邊的邱小龍憤憤的說:“我沒有錢!”梁健對邱小龍說:“邱董,沒有錢,你不用對我說。你可以對下面的股民說,這么大一個礦業,錢去了哪里,這是你要向所有股東交代的,你們公司的財務,沒有公開?你們的開支,有沒有預算?你們的有些錢,是不是進了私人腰包?這些都是你要想股東交代的事情!我今天承諾,如果股東們想要查實公司的賬目,但是查不清楚,可以來找我。我可以協調有關部門,來幫助查!但是,如果有人想要威脅政府,把私營企業的壓力轉移到政府身上,你們想錯招了。如今我分管公檢法,從今天起,我可以告訴大家,我們保護公民的合法權益,但是誰要是違法、不按規則出牌,就像剛才那個扔石塊的混混一樣,我們肯定嚴肅處置!”

    現場的威懾作用形成了。傅兵和王雪娉看到這時候走最后,就提醒梁健說:“梁書記,我們留下來,在與給位股東做做工作,你要不先走吧?”

    梁健感覺他們的建議有道理,就說:“對于礦業的股東們,你們可以專門成了一個小組,平時加強與他們的聯系,掌握他們的動態。”傅兵點了點頭,走到前面說:“按照梁書記的指示,我們將成立一個聯系小組,組長是我們副站長何國慶擔任,以后你們有什么問題可以找他!”

    梁健在王雪娉和姚松、褚衛的護送下,離開了現場。小龍礦業董事長邱小龍,也想趁機溜走,忽然被幾個股東攔住:“邱董事長,我們要求查看公司賬目,我們要弄清楚,我們的錢都到哪里去了!”

    邱小龍不耐煩道:“看,看,看個屁。”他身邊有冒出幾個打手來。“你什么態度!”股東被激怒了。“邱小龍,你別走。”“邱小龍,那兩萬五的車輛賠償費,不能由我們出,你要負責。”“對,你是鼓動我們去圍攻六號車,這錢必須你來出!”

    邱小龍示意身邊的打手,推開這些股東。他這種無視眾生的做法,引起了憤怒,幾個股東出手去拍邱小龍,被打手還手,于是就開打起來。現場一片混亂。

    傅兵和派出所所長見內訌,也就沒去阻止,見后來動手越來越厲害,派出所才加以干涉。這時候邱小龍已經被人臉上抓出了血印,衣服紐扣也被撕裂,狼狽不堪的樣子。

    這出鬧劇也算是就此稍稍停頓。

    梁健回到了縣委。他馬不停蹄就記,你那邊已經處理好了?”

    梁健說:“起碼這兩天可以安穩一些。這幫人是邱小龍煽動才來的,我把話和里面的緣由跟他們說清楚了。這兩天,他們會糾纏邱小龍一段時間,但是不保證以后就不來找政府。大家都養成了有事找政府的習慣了。”

    葛東點點頭說:“這倒也是。只能看一段再說。”梁健卻說:“葛書記,我有一個建議。”葛東看看梁健:“你說。”

    梁健說:“當時市委組織部跟我說,我到南山縣主要是來抓休閑向陽的發展問題。但是如果小龍石礦的問題不解決。那么休閑向陽就不可能搞好,我的建議,還是要采取強制手段,將小龍石礦的問題解決掉。”

    葛東想了想,沒有正面回答,而是說:“梁書記,事情不能這么急,得一步一步來。休閑向陽,雖然張省長很重視,但是也是一口能夠吃成的大胖子。”梁健堅持道:“我知道,休閑像樣得慢慢推進,但是小龍礦業是首要的一關,否則我們推進任何一項任何,都可能會遭到阻擾!而我們對于邱小龍的事情,太多心慈手軟,甚至沒有按照法律在進行追責。以前,宏市長和高書記在的時候,法院就已經判定邱小龍卷款逃逸,如今他卻逍遙自在的回來了,什么事也沒有……”

    葛東忽然不耐煩了,打斷梁健說:“這些你別跟我說了,要說,你跟譚書記去說。今天你也累了,去休息吧。”

    這就是不想談的意思了,梁健也覺得沒必要再說下去,就站起來走了出去。在回辦公室的路上,梁健很是郁悶,心想,要干點正事,就給那些不正當的關系給拘絆著!在一個地方,還真得當一把手才行,否則就處處不爽。

    令人溫馨的是,回到辦公室,卻有一壺好茶正等著梁健。梁健很是驚訝,這普洱茶是誰為自己準備的?梁健正要倒茶,就聽到了敲門聲。梁健停下了動作,說

    了聲“請進。”

    進來的是楊紅玨。梁健清楚了:“紅玨,這茶是給我沏的?”楊紅玨微笑,點了點頭。梁健感覺溫馨許多,朝楊紅玨說:“謝謝。我回到南山縣之后,都沒有看到過你!這兩天又碰到事情,也沒來得及問起你。”

    自從上次與楊紅玨一同去看了她爺爺之后,兩人就沒有見過面。從市殘聯調回南山任縣委副書記沒幾天,梁健有時詫異,怎么沒有看到楊紅玨,但是剛要詢問就被其他事情給沖散了。今天看到了楊紅玨,心里也頗為高興,畢竟有楊連順這個老頭兒的關系,梁健感覺楊紅玨,就如自己的一個小妹妹一般。

    楊紅玨聽到梁健的關心,臉上微紅:“梁書記,前幾天我請了個年休假,去了一趟麗江,不過從今天起,你天天都能看到我了。”

    這甜甜的聲音,讓梁健不由產生了一絲喜悅。(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http://www.wnofco.tw/2_2199/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