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 第423章不入虎穴
    董前一怔,這個副書記怎么會記得自己!硬著頭皮說:“是。《+鄉+村+小+說+網 手*機*閱#讀 m.xiangcunXiaoshuo.org》”

    梁健當然認得他,梁健當時到向陽坡鎮擔任黨委書記,到小龍礦業去,第一次接待的就是這個董前。這家伙當初跟他們打太極拳,不讓他們看賬簿。許久不見,自己當了副書記,這家伙又出現了。

    梁酵說:“你是副總吧。你們老總去哪里啊?讓你們老總邱小龍出來說話。”董前說:“邱董在企業里,不再這里!”

    梁健冷哼一笑,對邊上那些鬧事的人說:“你們看看啊!股份最大的邱董沒有來,就算我答應你們,要跟你們協商出一個方案,你們做得了主嗎?”

    那些鬧事的人,這才看到了問題。加入政府真要跟自己談條件,但是沒有邱小龍在,那還是白來。梁醬到不少人相互你看我,我看你,自己的話起作用了,就趁勝追擊:“所以,別在這里當‘炮灰’。我倒是有個好辦法!”

    人群中有人就已經沒了主意,他們都不愿意當邱小龍的“炮灰”,他們與邱小龍來往,無非是看到邱小龍石礦能夠分紅,其他的麻煩他們可不愿意沾染。于是就說:“什么辦法,快說出來!”

    梁健說:“這樣,今天我也是有誠意的。邱董沒來,這個事情就難解決,剛才這位副總不是說了嗎?邱董在他企業里嗎?那我們就去企業,一起商量這個事情怎么解決。”

    聽說梁健要把火引導企業去,董前趕緊說:“大家別聽他的,我們就在這里解決!”梁酵在這里笑笑說:“在這里的話,什么都休想解決。”

    小股東中有人說:“到企業里去解決也可以,只要能解決!我們不做邱小龍的炮灰,我們這就去企業。”

    又有人說:“去就去,現在就去。不過,你這個梁副書記,別騙我們,否則倒時候還要到這里來!”邱小龍說:“我肯定比你們先到,走吧!”

    說著,梁酵鉆入了一輛警車,對其中的一名警員說:“我們走,去向陽坡鎮小龍礦業。”警車中的兩名警員,就是姚松和褚衛。他們今天的任務,就是來保護梁健。

    初見到梁健的時候,他們看到梁健這么年輕,很是驚訝。三十歲上下,就當上縣委副書記的人,在整個鏡州市也都鳳毛麟角。三十記,就不一樣了,因為這個崗位需要協調方方面面,是憑能力吃飯的崗位。

    他們都有些懷疑,這個縣委副書記,是不是真的頂事啊?梁健在他們公安局門口接他們,提出要坐他們的警車時,姚松和褚衛不由想,難道梁健是怕了?

    直到到了縣委縣政府大門口,看到梁健的車被圍堵,又被扔穢物,他們才意識到了梁健的先見之明。

    如果梁健坐在車里,被如此侮辱一番,就是再大的官,也就不濟事了。他們不知道梁健在基層工作這么多年,對于基層群眾的工作方法,還是相當熟悉的,對于他們的心思也摸得很透,有些事情,因為了解,所以能夠避免。

    姚松和褚衛又看到梁健臨威不亂,幾句話,就把那些鬧事小股東從縣委縣政府大門口引開,引到小龍礦業去,兩人都深感佩服。

    梁健上車不久,就給縣委書記葛東打了一個電話。葛東這時候,正在納悶,梁健是憑什么,就簡單將那些人引開的?梁健的電話就打了進葛東接起了電話,就聽到梁健說:“葛書記,縣委縣政府剛才有群眾聚集,是小龍礦業的小股東,說是來找我的。剛才跟他們對話了一番,現在我帶他們去小龍礦業去,免得妨礙正常辦公秩序。”

    梁健說得很清楚,意思里面,也顯然是為縣委挑擔子,由他去解決的意思。縣委書記葛東當然只能說:“辛苦了,注意安全。”這種棘手的事情,是縣委書記和縣長都非常頭疼的事情,如果下面的副書記不給力,就會給他們帶來很大的麻煩,如果副書記主動挑擔子,他們牽涉的精力就會少很多。

    如今梁健主動沖鋒在前,葛東不可能阻攔。只聽梁健說:“謝謝葛書記關心。”電話就掛掉了。

    在半路上的時候,梁酵接到了市委副書記胡小英的電話。她在那頭關切地問道:“梁健,你一個人在去小龍礦業的路上?”胡小英作為市委副書記,消息來自四面八方,特別是群體訪等重大事情,消息在幾分鐘內,就能傳遞到上面。

    聽說梁健獨自去面對這些股東,她就有些擔心,就打了這個電話。梁健回答:“是的,我正是在去小龍礦業的路上呢!”

    胡小英說:“有任何需要,就跟市里聯系,需要警力什么的,我來支援。”梁健說:“胡書記,我明白了。今天的事情,不會鬧出大的問題。請放心。”

    胡小英聽到梁健胸有成竹的聲音,緊張的情緒稍稍緩解了一些。關于則亂。胡小英一直告誡自己,遇到復雜疑難的問題,第一個事情,就是要鎮定。但是,今天這個事情,涉及到梁健,這個自己很在乎的人,她就不免有些緊張起來。

    梁健又給駕駛員打了電話,說:“今天讓你受到委屈了,只能事后來彌補。現在,你趕緊讓4s店馬上來人,將車子清洗之前,你讓他們做一個修理的價格評估,連同你先前拍的那些照片,一起發到我的手機上。我待會有用。”駕駛員已經從驚恐之中,恢復了理智,連忙答應。

    梁健又給鎮長傅兵打了電話,說這回要請他出力了。傅兵接到梁健的電話,很是高興。他說:“梁書記,這一整個早上,我都在等你的電話啊。感覺那么大的事情,我就是出不了力啊!”

    梁健說:“現在,就是你出力的時候了,你通知派出所,讓他們出動力量,半個小時之后,到達小龍礦業,我也在趕去的路上。”傅兵說:“我馬上去辦,待會我也過去。”

    梁健這次沒有阻止他。傅兵與派出所聯系之后,想了想,就叫上了王雪娉和何國慶一起往小龍礦業趕去。

    梁健所坐的警車,是最先到達小龍礦業的。小龍礦業的門衛,本想阻攔,看到有警察護衛,就躲到一邊去了,他晚上還想回家吃飯呢,不想惹事被警察帶走。

    司機已經將車輛維修費和照片都發了過來。梁健留一個地看了眼,有數了。這時候,緊隨身后的副總董前,也已經趕到了公司,他跑向行政樓。一看到董事長邱小龍,就被邱小龍劈頭蓋臉地罵了一頓:“你帶那么多人,到企業里來干什么!你們要對付的是梁健,到企業里來干什么!”

    董前說:“我也沒有辦法。是那個梁健引過來的!”“廢物!”董前請示該怎么辦,那些人到了去哪里?邱小龍吼道:“去哪里?難道去給他們端茶送水啊!到車間吧,反正設備都已經被賣掉了!”

    邱小龍就往外走。看到站在外面的梁健,他沒有去打招呼,就直接轉身朝一個車間走去。梁健心里冷笑一聲。心道,邱小龍還是不夠大氣,有句話說,不看僧面看佛面,他縣委副書記來了,如果是一個大氣的企業家,肯定不敢有多少糾葛,也會過來打個招呼,這不是給對反面子,而是給自己面子。

    “這么小氣的老總,活該你倒閉了。”梁健心想,臉上已經鎮定如常,朝著車間走去。這是一個被清空的車間,以前的設備,被高成漢在時的礦整辦和國土上清理干凈了。梁健心想的企業,如果能活過來,那不知道也蛀掉多少國家資產。梁健心想,這個企業無論如何都不能任由其死灰復燃。

    人陸陸續續就到了。梁醬了一下,人數卻少了三分之一,不少人因為各種原因不來了。這對梁健是好事。梁健說:“人到得差不多了吧?那我們就開始吧?邱董,你看呢?”

    邱小龍朝梁健瞥了

    一眼說:“你說。”梁健笑笑說:“我說,就開始了!”他的話音剛落,從門口就涌進了一批派出所的民警和保安,一共五六十人,基本上將整個會懲圍困了起來。

    這些股東之中都開始騷動了起來,左看看,右看看,全沒有了在縣委縣政府門口聚集的那種囂張。邱小龍耐不住鎮定了,說:“梁健,你要干什么?”

    梁健朝邱小龍說:“邱董,請叫我梁書記。我現在是代表縣委來給協調事情額,不是代表別我個人。你不用緊張,我們的公安絕對不會亂來。但是對于亂來的人,我們也絕對不任其胡作非為。”

    梁健以威懾力的、毫不含糊的目光,朝車間里的股東,都掃視了一遍,繼續說道:“今天,在我們商談小龍礦業的事情之前,我們先要解決一個事情。那就是聚眾損壞公物的事情。今天早上,你們中的一些人,在縣委縣政府攔住了6號車,向里面亂冷東西,刮傷了車子的油漆和玻璃。這車子是縣委縣政府的公車,不是我個人的。從小學,我們就已經學會了,損壞公物要賠償。公事公辦,現在我們先把這個事情算清楚!”

    其他人都露出驚訝的目光。(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http://www.wnofco.tw/2_2199/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