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 第393章有所貓膩
    范曉離估計是被這幅“luo女圖”給怔住了,酒又醒了幾分,心里悠悠地想,果然梁健也是一個色lang。《+鄉+村+小+說+網 手*機*閱#讀 m.xiangcunXiaoshuo.org》還沒等她反應過來,梁酵對她說:“你還想在這里待下去嗎?等著被潛規則啊?”

    說著,梁酵走出了包房,到了外面,他想要把這幅仕女圖扔進垃圾桶里。范曉離趕忙將這副仕女圖接了過去說:“你這是干什么啊?”

    梁健說:“你以為我是色qing狂啊,會要這種東西!”范曉離道:“你不要,那就送給我吧,說不定哪天還有用!”

    梁健將范曉離送到了一輛出租車上,對她說:“趕緊回家吧,下次喝酒記得不要這么喝了,女孩子喝這么多酒,容易出事。”范曉離看了梁健一眼說:“知道了,梁書記。不好意思,今天出丑了。”

    梁健說:“只要不出事就行。到家了,給我一個電話。”

    范曉離點了點頭,出租車就啟動了。梁健故意記了一下出租車車牌,以防萬一會出什么事情。

    梁健回到包廂的時候,只見鐘降、徐捷、呂爭、吳學武等人,嘻嘻哈哈都跟那些小姐摟抱在一起,真是一幅聲色犬馬圖!梁健心想,自己竟然會在這么一個班子里!這都是拜市委書記譚鎮林所賜。這種現狀,不能持續太久,否則以后肯定也會被同化。

    “梁健,梁健,過來。”鐘降竟然還有正常的話語能力:“哎,范曉離怎么不見了?去哪里啦?”

    梁健說:“啊?范曉離?她應該去衛生間了吧。”鐘降信以為真,點著頭:“她回來了,讓她坐我身邊。”梁健說:“明白。”

    看到鐘降顯然還有神智,梁酵對小姐說:“你得加把勁了,否則那四百塊可就拿不到了。”

    小姐心里一急,就拿過一瓶紅酒,倒在了兩個扎杯里,一個扎杯交給了鐘降,一個扎杯自己拿著,與他狠狠碰一下,說:“大哥,我一口干了!你干(第一聲)嗎?”鐘降聽了嘻嘻哈哈地說:“我干(去聲)我干(去聲)!”

    兩個人真把一個扎杯,咕嘟咕嘟地喝下去了。

    放下杯子,小姐打了一個不太優雅的嗝,鐘降愣在那里不動,就跟被打了一悶棍一般。接著,“咕咚”一下倒在了沙發上。

    梁健走上去在他的鼻息處試了試,幸好還有呼吸。其他幾個副理事長都好不到哪里去。梁健掏出錢來數了四張給小姐,然后又數了三張,讓她分給其他幾個小姐妹。她很是高興,道了謝:“哥真是個好人,以后來玩,還來找我好不好?”

    梁健說:“行。你們先出去吧。”

    既然已經放倒了鐘降,讓范曉離成功脫險,梁酵沒必要繼續在這里呆下去了。梁健讓一個副理事長打電話給駕駛員。駕駛員上來之后,看到鐘理事長一動不動,也沒有別的辦法,只好將他扛在肩頭,背了下去。

    其他幾個,也相互攙扶著坐進了車子,走了。梁健沒有坐他們的車,這里離自己的住房并不遠,他走了半個小時回到家。

    剛到家里,范曉離的電話就打過來了:“我已經到家了。”梁健說:“那就好,本來我還記著那個出租車的車牌。”

    范曉離說:“你怕我碰到什么變態司機啊?”梁健笑說:“女生上了賊車,被先奸后殺的不是沒有,所以得留一個心眼。”范曉離說:“本記跟他們還是不一樣的。”梁健笑笑說:“謝謝夸獎了。”

    范曉離說:“梁書記,明天我要告訴你一件事。”梁健問:“什么事情?”范曉離說:“明天見到你后,我當面跟你說吧。”

    放下電話。梁酵有些疑惑,范曉離有什么事情要對自己說呢。

    第二天上午,梁酵等著范曉離跟自己說事。但是,范曉離并沒有來。梁健心想,她是辦公室的人,早上應該比較忙,所以才沒有來。

    等到快吃午飯了,梁健走到了辦公室,問他們范曉離今天有沒來?辦公室還是那兩個男的,一個在看股票,一個在看網絡小說,對梁健的態度還是跟以前一樣。梁健問了第二遍,他們才說,不知道。

    梁健心想,范曉離應該不會出什么事吧?回到辦公室,他拿起電話,給范曉離打了電話。

    范曉離倒是很快接起了電話,回答的很低聲:“梁書記,我在市政府開信息工作會議。回來后,我馬上到你辦公室。”梁健說:“不急,沒事就好。”

    范曉離感到一陣溫暖,這是她從工作以來,第一次在領導那里感受到溫暖。心道:“梁書記,跟其他領導真的很不一樣。”

    中午的時候,梁健意外地接到一個電話。竟然是古萱萱打過來的。自從中青班結業之后,各奔工作崗位,梁健也沒有刻意聯系過古萱萱。

    古萱萱暗自想,梁健這家伙到底會不會主動聯系自己?結果,等了這么長日子,都沒有等到梁健的電話,她微微有些失望。她也不想主動跟梁健聯系。

    直到這天,古萱萱接到了省長夫人葛慧云的電話。在北京的時候,葛慧云就說過,要來鏡州市看看古萱萱和梁健。

    省長夫人怎么可能專程來看像古萱萱和梁健這樣的基層小干部呢?古萱萱想,這應該只是葛慧云隨口說說的。沒想到,葛慧云還真的來了。

    葛慧云在電話中講:“當時,跟你一起在北京的那個梁健,讓他請客吧!”古萱萱雖然心中對梁健不聯系自己有些不滿,但是能見到梁健,她也不是特別反感。就說:“我跟他聯系。”

    于是她就給梁健打了這個電話。梁健接起電話:“真是難得,今天竟然跟我打電話啊?”

    古萱萱稍有抱怨地說:“你不打過來,那只有我打過來了。”梁健說:“不好意思,無顏面對同學啊。”古萱萱奇怪道:“怎么了?發生什么事情了?”梁健說:“你真的不知道?”

    古萱萱說:“我真不知道。”

    梁健笑道:“我已經被從南山縣調到了市殘聯。這你都不知道?”古萱萱說:“真的?為什么?”梁健說:“你真不知道?你也太不關心同學了。”古萱萱說:“我是搞業務的,對官場上種種變化,不是特別敏感,也不是特別有興趣。”

    梁健心想,古萱萱這樣的美女,不關心官場權力也情有可原,如果太關心這些東西,反而讓人覺得美女也變得不純粹了。梁健笑說:“那就原諒你了。”

    古萱萱笑道:“你倒是真會說話,這么一來,倒像是我的錯了。”梁健說:“誰都沒錯。話說,今天打電話來,是不是有什么好事情啊?”

    古萱萱說:“上次我們在北京遇到的葛慧云夫人,要到鏡州來。她說起了你,說要讓你請客吃飯。我就說先聯系你一下。”梁健說:“省長夫人來啊,難得難得,這讓我請客是看得起我啊!”古萱萱說:“不過,她有一個要求,就是不要向市里和縣里的任何領導報告,她是單獨來看看我們的。”

    梁健說:“明白了。”古萱萱又問道:“你到了殘聯之后,吃飯你們殘聯能買單嗎?需不需要我來安排?”梁健笑道:“這真是笑話了,我換了一個地方,難道一餐飯都請不起了嗎?”

    &n

    bsp;古萱萱說:“那我就不管了。后天她下午到,到時候我跟你聯系。”梁健說:“好,到時聯系。”

    省長夫人要單獨來鏡州看望古萱萱,這已經是很不平常的事情。古萱萱說,不要告訴任何人,但是梁健心里還是有些微微的不放心,畢竟這事情有些不尋常。但是,梁健對于市里的領導,也沒什么人好回報。原來的領導,宏敘、高成漢都已經調離,唯一的市領導胡小英也去了浦東干校學習。

    梁健想來想去,還是打算跟胡小英打一個電話。胡小英聽了之后說:“這件事,的確不是小事。其他的都沒什么關系,最關鍵的是,安全問題。如今的鏡州市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平安。”梁健說:“那怎么辦?與公安上銜接,派特警保護嗎?可是現在公安上也不會聽我的。”

    胡小英說:“千萬別跟鏡州的公安聯系。鏡州的公安,我都已經不知道底細了。”

    梁健說:“那怎么辦?”梁健只能想起會幫助自己的人,也許就只有長湖區的朱懷遇了。但是朱懷遇顯然也沒有協調下面公安的能力。正苦惱著,胡小英說:“你怎么會忘記一個人呢?”梁健說:“誰?”

    胡小英說:“高書記啊!”梁姜訝:“高書記?可是他在永州啊!”

    胡小英說:“這沒有關系。你只要讓高書記,從永州派幾個信得過的特警來,以便衣保護你們就行了。”

    梁健感覺胡小英說得有道理,就說:“行,我晚上跟高書記打電話。”

    下午,范曉離回來了。她走進了梁健辦公室,將門關上。梁健問道:“曉離,昨天你說要告訴我一件事,是什么?”范曉離說:“窗臺上的綠色植物,我想拿走了。”梁健說:“為什么?”范曉離朝那個盆栽看了一眼說:“我去給它加點水啊!”梁健無語:“這就是你要告訴我的?”

    范曉離說:“沒錯。”說著就將植物拿起來,并朝梁健使了一個眼色,將綠色植物拿出去加了水,又回來了。(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http://www.wnofco.tw/2_2199/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