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 第380章汽車電影
    梁健聽出唐磊的聲音有些不對勁,應該是有事,便說:“有空。《+鄉+村+小+說+網 手*機*閱#讀 m.xiangcunXiaoshuo.org》”唐磊隨即說:“那最好了。我在沁慧茶園等你,不見不散。”

    梁健說:“老兄,現在才下午,就喝茶?”梁健這樣的政府工作人員,一般都沒有有閑階層那樣舒服,可以喝下午茶,他們到茶室喝茶,一般都是在吃過晚飯之后,屬于休息時間。唐磊這個時候,請他喝茶,顯得很不正常。

    梁健從長湖區到了市里工作以后,有一度唐磊和他聯系少了。但是這次中青班之后,關系又密切起來。聽到唐磊說得鄭重其事,梁健也不好拒絕,就說:“那我現在趕過去。”

    天色有些陰沉沉,冷空氣還沒來,整個鏡州市顯得有些沉悶。

    一個多小時后,梁健從車里下來,快步走入沁慧茶園。他之所以走得快,是因為,這樣的工作日下午去茶園,如果給人看見,對自身形象有影響,怕人家嚼舌頭。

    唐磊已經坐在包廂里,這次沒有讓人準備功夫茶。唐磊的面前是一杯簡單的綠茶,也已經給梁健沏好了白茶。看來是一種速戰速決的架勢。

    梁健坐下來,看著唐磊,問道:“唐書記,下午就約我出來喝茶,到底什么事啊?”唐磊身子往前,胸口撞在桌沿,說:“梁健,我這里出事了,你得幫我想想辦法!”

    梁健從唐磊眸子中,看到了真正的憂愁,說:“你直說吧,我們都這么多年的朋友了。”

    唐磊說:“前幾天,我們區委書記周其同跟我說,宏市長讓他幫助一個人融點資。那個人,是省委副書記的兒子,叫做馬瑞……”

    梁健一聽,心里一驚,這個被自己踢開的皮球,怎么跟唐磊發生了關系?他也不急促,讓他慢慢說。

    唐磊繼續道:“周書記說,最近區里資金緊張,先讓我們鎮上想想辦法,拿一筆錢出來,調個頭,先讓馬瑞拿去搞科研。等區里的一筆中行貸款下來,區里財政資金一緩解,馬上把鎮上這個缺口給補上。”

    梁健插嘴道:“所以,你就同意了?”

    唐磊說:“是啊!我將鎮上的200萬,暫時給了馬瑞。”

    梁健搖了搖頭:“這么簡單,你就把鎮上兩百萬調給別人用了?”

    唐磊說:“那我能怎么辦?一方面,這是區委書記的意思,雖然是我鎮上的錢,但還不是區委書記說了算,他想要怎么用就怎么用啊!另一方面,我聽說,這跟宏市長有關系,宏市長不是馬上就要升任市委書記了嗎……”

    梁健又一次插話:“所以,你想,這個人情如果不是現在做,還等什么時候?”

    唐磊倒是坦白:“是有這個想法。如果這會幫個忙,宏市長記住了,以后當了書記,我們也能進步得快一點,不是嗎?”

    梁健說:“你們啊,就是太想拍馬屁了!”唐磊有些不服氣:“如果是你,遇上這種情況,你能怎么辦?難道推掉啊?”

    梁健說:“你說得沒錯。我是推掉了。當時,宏市長把這件事情,交給我來辦。但是,我沒有答應。我覺得,這件事情要是做了,不僅對我自己不好,對宏市長也不會是萬無一失的事情。萬一出現問題怎么辦?”

    唐磊難以置信地盯著梁健:“梁健啊,你當時真的推掉了啊?你可真是太有自知之明了。如果我當時知道,我寧可不要宏市長的人情。如今出了這樣的事情,我已經不知道該怎么辦了?梁健,快幫我出出主意吧?”

    梁健說:“現在,到底怎么回事?那些錢他一下子還不出馬瑞拿這筆錢給人去做投資,結果被人騙得連短褲都沒了。這馬瑞估計也已經嚇壞了,竟然打電話給我,帶著哭腔把事情的經過都給我說了。說能不能讓我想想辦法?”

    梁健沒想到,這個給他第一印象還不錯的馬瑞,原來還是那么幼稚,溫室花朵的本質暴露無遺。梁健說:“兩百萬沒了,還能怎么想辦法?”

    唐磊皺著眉頭說:“是啊,這還有什么辦法?梁健你幫我出出主意。我本來借錢給他,就是冒著挪用公款的危險幫助他的。現在錢沒了,我豈不是變成了侵犯國家財產了啊?這要是一坐實,恐怕我頭上的帽子沒了,還要受處分。”

    梁健說:“不僅僅是處分,如果這兩百萬不及時補上,足夠你在里面呆上五六年的!”唐磊想到從一名黨委書記變成一個階下囚,唐磊怎么都沒辦法接受,他冤屈地道:“那我可是要冤死了啊!我只是按照周書記的吩咐辦事啊!我跟馬瑞以前都不認識,我只是按照領導的意思辦事而已!”

    梁健說:“可具體接觸和操作的人,不是你嗎?錢是你給的吧,不是周其同給的吧!唐書記,我懷疑你就是擋箭牌。”

    唐磊說:“什么意思?”

    梁健說:“你自己想!宏市長讓周書記給馬瑞融資,結果周書記沒有操作這件事情,反而讓你鎮上出錢。這樣一來,他豈不是規避了責任?即使那筆錢沒了,要承擔責任的是你,而不是他!”

    唐磊聽了之后,很是懊悔:“當時,我怎么就那么鬼迷心竅呢,還覺得領導把這種事交給我去辦,豈不是關照我啊?沒想到讓我去舔刀口。媽的,這個周其同也太陰險了。”

    梁健說:“是你太簡單。”唐磊更著急了:“幫我想想辦法,該怎么辦?”

    梁健問:“你跟周其同匯報過這個事情了嗎?”唐磊說:“已經匯報了。但他說,他會去向宏市長匯報一下,但是這個事情最終還是要靠我和馬瑞兩方面解決。”

    梁健沉吟了一下說:“我擔心,周其同根本就不會向宏市長匯報。”唐磊驚訝的問道:“這是為什么?”梁健說:“如果他向宏市長匯報,宏市長就會讓他去解決問題。他不會主動往棘手的事情里鉆。另外,我擔心,他還有其他目的。”

    唐磊瞪大眼睛說:“什么目的?”

    梁健沒有將自己的猜測告訴唐磊。他心想,有人肯定是要拿這件事情做文章,特別是在對宏市長的考察即日進行的關鍵時刻。他根本就不相信,譚震林會放棄這么好的機會。梁健腦海里,又浮現出陳輝、譚震林、周其同等人在同一個晚上進入國際大酒店的情景。

    梁健離開之前,給唐磊出了一個主意:“你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趕緊去籌錢,不管親戚朋友,也不管資產抵押,反正趕緊去弄來200萬,還給你們鎮上的財務。越快越好。”

    唐磊說:“可是,我當時讓財務上直接轉賬出去了,這個痕跡擦拭不掉啊。”梁健說:“我讓你還錢進去,不是說你能完全逃脫責任,而是讓你被處理的輕一點。”

    說著,梁健站起來就走了。

    外邊天色更加陰沉了,一些汽車已經亮起了車燈。

    梁健打了電話給胡小英。胡小英沒有接,梁酵步行朝家的方向走去,手機一直拿在手里,準備隨時接聽胡小英的電話。

    一會兒之后,胡小英電話過來了,她說:“省委組織部的考察組,下午已經來了。對宏市長和高書記的考察,在四套班子層面已經開始了。晚上他們還要約談干部,我只能晚些時候再見你。”

    &

    nbsp;梁健感覺電話中說那些事情不妥當,只好說:“不管多晚,我都等你。”胡小英臉上微微發燙,心想:“梁健難道今天這么想見我?”

    這些念頭稍縱即逝,在工作期間,胡小英一般都是集中注意力的。由于這次考察事關重大,胡小英親自在考察組使用的會議室邊上等候。直到晚上九點半,考察組提出,剩下沒談的人員,等明天再談。

    她想到梁健說不管多晚都要等她,回到會議室后,就給梁健打了一個電話,讓他去她家。梁健說,這個時候,去她家里,恐怕不太合適,就說:“你先讓駕駛員送你回家,我開車在你家門口等你,我們去七星島吧?”

    胡小英說:“七星島也不行。這段時間,七星島太熱鬧了!”

    梁健頓時有種天下無容身之所的感覺,干脆就說:“我先用車來載你,然后再決定去哪里。”

    胡小英說:“好的。”

    梁健到自家樓下開了車,就去胡小英所住的小區。胡小英將駕駛員打發了,就上了梁健的車子。

    車子往城外開去。兩人一時都沒說話。

    在通往城外的大道上,收音機里正在介紹:“今天,在鏡州北郊灰雀村的驢友俱樂部中,正在播放汽車露天電影,如果你正在這個方向,或者想找一個充滿激情的地方,那就趕去那里吧,不會讓你失望。”

    梁健朝胡小英看了眼說:“我們去那里?”

    胡小英以前聽說過,那些汽車電影。經常是,前面在放充滿激情的電影,在大熒幕下的汽車當中,那些男女都已經真刀真槍的干起來了。想到這些,胡小英耳根發紅:“聽你的。”(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http://www.wnofco.tw/2_2199/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