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 第375章山雨欲來
    梁醬到高成漢問得仔細,也就不打馬虎眼,將宏市長交代的關于馬書記兒子的事情說了。《+鄉+村+小+說+網 手*機*閱#讀 m.xiangcunXiaoshuo.org》對高書記,梁健幾乎沒有什么禁忌,把自己對于馬瑞的擔憂也說了。

    高成漢聽了,好一會兒沒說話,像是在認真思考。之后才說:“我們做一件事情,有很多選擇。有時候,一個選擇,可能決定了很多。這件事情上,你其實也做了一個選擇。然后讓其他人對你進行選擇。我尊重你的選擇。梁健,我認為,最近在工作和為人上,你更見成熟了,也體現出了一些主見。這些主見很重要,特別是對于一個領導干部來說。”

    這些話,說得梁健如沐春風,也許高書記,私下里也不希望梁健在馬書記兒子這事情上投入太多。其實,這次沒有按照宏市長的期望去辦事,主要是因為馬瑞試圖強bao古萱萱,梁健在這上面絕對過不去。至于是不是真的成熟,或者有主見,可能也談不上。但是,領導的表揚聽起來,總是很順耳。

    梁健說:“我想,不論情況會發生什么變化,我還是想先把手中的工作抓好。”梁健將鎮上推進休閑向陽的思路和進展向高書記做了詳細匯報。

    高書記對梁健邀請中青班學員到向陽坡鎮蹲點調研的事情很是肯定,這是一種很好的宣傳,大家都會去傳,同時以后還可以向你那些市級部門的同學借勢。對于梁健將方案交給省發改委領導的事情,高書記表態,如果省發改委有領導下來調研,他肯定參加。

    與高書記的這次談話,讓梁健消除了很多思想上的負擔。在鏡州市正為譚書記可能會調離的事情苦惱的時候,梁健一邊參加黨校的學習,一邊埋頭完善對向陽坡鎮的規劃。

    不久之后,梁健還從高書記那里得到一個好消息。那就是,對于小龍礦業的清理,暫時告一個段落。小龍礦業資產其實是負債,老板攜款潛逃之后,那些入股的人員,面臨血本無歸的境地。

    如果將小龍礦業現有的所有資產變賣,估計也只能使得百分之三十的人回本,還有百分之七十的人沒有著落。

    原本投資是公民個人和家庭的事情,但是大家習慣于出了問題找政府。如果將這一清理結果傳出去,恐怕馬上會引發那些股東們集體上訪。為此,高成漢對清理小組下了死命令,在市委常委會研究提出處理意見之前,這些數據和情況,不準向任何人透露。

    高成漢說一是一的作風和他曾經擔任紀委書記的經歷,讓清理小組不敢逾越紀律的紅線,這一消息暫時被保持在一個很小的范圍之中。

    高成漢書記就這個問題,向市委書記譚震林和市長宏敘都作了匯報,由于近期主要領導調整的傳言,兩位主要領導都不想觸碰這一火藥桶。高成漢書記讓所有清理小組核實所有的賬目,然后等待市委和市政府作出新的部署。

    很多人對梁健的前途都很看好,馮豐也打電話來說:“最近,老弟很有再上一層樓的希望啊!”梁健心里郁悶,說:“馮大哥,我剛做了一件讓宏市長很不開心的事情。別說是更上一層樓了,就是保持原位都是一個問題啊!”

    馮豐問,到底怎么回事。梁健說:“電話中不方便講。”馮豐問,是否跟馬書記兒子有關系?梁健承認了。馮豐卻顯得不是特別在意,他說:“關于馬書記的兒子,你不用給太多的照顧,馬書記讓他兒子到鏡州,其實就是想要讓他兒子多一點鍛煉。”

    梁健心想,現在的問題已經不是照顧多、還是照顧少的問題了,而是自己很可能已經成為馬瑞的眼中仇人了。不過,這些話,梁健還是存在心里,等到下次見面的時候再說吧。

    中青班的結業儀式如期舉行。市委常委、組織部長胡小英由于中途沒有來召開座談會,為此親自出席了這次結業儀式。

    古萱萱等幾位學員代表上臺發了言。胡小英瞧見這個古萱萱,聽她的聲音很是熟悉,她忽然記起來,有一次在梁健家里,她在廚房跟梁健親熱的時候,被敲門聲打斷了,后來她就躲進了洗手間,聽到門口有聲音與梁健說話。

    由于那次情況特殊,胡小英的記憶力又特別好,對那個聲音記得特別清楚。

    這個叫古萱萱的女孩,以前專門去找過梁健。難道她對梁健有意思?胡小英忍不淄仔細觀察起古萱萱來。

    亭亭玉立的古萱萱,肌膚如雪、身材完美、容貌端雅、微笑甜蜜,絕對是一個美人胚子。胡小英試著想,如果她與梁健配在一起,那倒是很合適的一對。但是剛這么一想,心里就會有種隱隱的疼。這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胡小英也不知道,這到底是因為嫉妒,還是因為傷感呢?

    最近聽說宏市長要當書記,胡小英更加不清楚她和梁健的未來將何去何從。

    學員代表發言結束,胡小英看到坐在下面的梁健,目光始終注視著自己,微微笑著,而沒有去看古萱萱。她才增添了一份信心和安慰,振作了精神,開始作領導講話。

    胡小英一旦開講,就又完全進入了領導角色,那些擾心的事情,都退居到后面。胡小英肯定了這期培訓班的特色和學員的態度,對他們取得的成績表示由衷的高興,同時對青年干部如何在今后的崗位上努力工作、做出貢獻又提出了四點要求。

    胡小英就是胡小英,盡管她的面前放著二十來頁紙的講稿,但她基本上都沒有看,而是侃侃而談,聲情并茂。

    這使得下面的學員,都大為佩服。古萱萱坐在下面,瞧著優雅、美麗又不失威嚴的胡小英,心中暗嘆,這樣的女領導可真不容易,既美麗、又有才,可能自己一輩子都達不到。

    只有梁健心里是安心和平靜的,看著講臺上的胡小英,不由想起與她那些晚上的激情時光,梁健感覺能夠遇上胡小英,真是自己一生的幸運。不論兩個人,今后走向何方,分也好、合也好,他都會珍惜現有的一切。

    會議結束后,胡小英朝梁健那邊偷瞄了一眼,然后就在別人的陪同下出去了。

    在門口處,大家都在告別,忽然一個人在梁健左邊冒了出來。

    此人就是江東流。江東流這會笑呵呵朝梁健伸出了手來:“梁健,再見啦!”既然是同學一場,面子上還得過去,梁酵跟他握了下手。

    沒想到,江東流放下梁健的手,說道:“馬瑞跟我說了,你不愿意幫他,宏市長已經找人給了他很大的幫助。你想知道這個人是誰嗎?”

    梁健想,誰想聽你賣關子,干脆笑笑說:“不想知道。”說著就走開了。

    這天中午,梁健找了宋城、唐磊、古萱萱、季丹和任杰吃了一頓飯。大家感慨道:“三個月的時間,這么快就過去了。”古萱萱說:“還真有些舍不得。”

    大家約定,以后經常聚一聚。季丹說:“以后,你們一定要來喝我倆的喜酒。”

    看來季丹和任杰經過這短短的三個月,基本已經將終生給定了下來。古萱萱和梁健對望一眼,笑了起來。

    盡管梁健沒有去辦宏市長委托的事情,但是作為自己的老領導,梁健認為,有必要還是定期去拜訪一下,以免像上次一樣,宏市長說,你真是已經好久沒有來看我了。到時候,梁酵只有無語了。

    梁健給宏市長發了短信。宏市長沒有很快回。后來竟然讓陳輝直接給他打了一個電話,說:“領導這段時間都沒有空。”這意思很明確,這段時間宏市長不會再見梁健了。這讓梁健很有些心涼。

    &n

    bsp;一次從市委大樓出來,在平臺上一輛奧迪車停了下來,對這輛車的車牌,梁健很是熟悉,以前這是胡小英的車牌。如今周其同擔任了長湖區委書記,這個車牌自然也就是他用。果然從車上下來的人是周其同。

    看到梁健,周其同似乎很是客氣,說道:“梁常委啊,今天也在這里?”梁健一笑說:“周書記!來辦點事,已經辦好了。”

    周其同說:“去了宏市長那里?”梁健說:“沒有。宏市長可能比較忙。”周其同哈哈一笑道:“對,對,宏市長肯定是很忙的。他讓我這會去匯報工作。我該上去了。”

    這話就是說,宏市長認為周其同更加重要,把時間給了他,認為梁健不重要,所以沒有見。這是讓梁錦得沒面子的事情,周其同是不會忘記戳穿的。

    梁健正待走入車里,周其同又道:“梁常委,我聽說,宏市長交給你一個任務,你沒辦法啊?”梁健不愿意受周其同的刺激,就說:“領導的事情,我辦得多了,只能盡力而為。但有些事情,我們該提醒領導的,還是得提醒領導,否則辦了卻是害了領導。”

    從周其同的話語之中,梁健已經聽出了是周其同幫助馬瑞融資了。于是,他也就不留情面的說了這話。周其同見話語上占據不了優勢,就轉身進入了大樓。暗想,梁健你的好日子馬上要到頭了!(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http://www.wnofco.tw/2_2199/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