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 第357章市長心意
    因為古萱萱的事情,原本三天的戶外拓展訓練,就縮水成了一天。《+鄉+村+小+說+網 手*機*閱#讀 m.xiangcunXiaoshuo.org》其余一天加了課程,另外一天用于自習。黨校常務副校長還特意到他們中青班上來強調安全問題。

    所有學員都明白,這完全是因為江東流等人造成,害得大家不僅不能體會拓展訓練的樂趣,還害得整個班級原本融洽的氛圍,變得頻臨崩潰。

    在常務副校長給他們上完課后,宋城突然舉手。常務副校長允許他說話。宋城鄭重地站了起來,說:“校長,我有個建議,我們應該重新推舉一位班長。”

    江東流的死黨柳學成,刷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為江東流出頭:“我不同意,為什么要重新推選班長?我們不是有班長嗎?”

    宋城毫不示弱:“我們現在的班長人品有問題,這樣的班長,怎么可以代表我們班。那豈不是說明,我們整個班的人品都有問題?”

    宋城之所以站出來,是因為那天“信任摔背”過程中,他原本是站在承受壓力的重要位置,后來被江東流等人擠了上來,他還以為他們是積極主動,就讓開了。沒想到是一個陰謀詭計。宋城一想到這事就來氣,自己簡直被人耍了。

    被人耍還是小事,關鍵是若不是古萱萱,梁健真會出事。如果梁健真出事了,那跟自己有著莫大的關系。他還不得后悔一輩子!

    江東流忍不住,站起來說:“你什么意思,你說誰呢?”唐磊也站了起來說:“說誰,大家心里清楚。”

    常務副校長看到這種情況,說:“班主任任老師,你組織一個投票奄。大家不記名投票,誰得的票數多,就誰當班長。”

    說著就離開了。任杰老師拿來白紙,發給每位學員。因為有了常務副校長的發話,再沒有人跳出來阻止投票。

    江東流朝梁健投去不滿的目光,心道:“梁健,我就不相信我會輸給你!”

    大家都刷刷地寫了,折疊之后,交到了班主任任杰手里。任杰一張張拆開來。任杰讓季丹幫忙一起唱票。季丹也感覺江東流這個人很不靠譜,覺得還是換一個新班長比較好,很樂意上去幫忙。

    任杰看到季丹樂意上來跟自己合作,心里樂了,唱票也更加起勁。

    一票票出來,江東流的臉色就開始發白了。開始的十來張票,填寫自己名字的一張也沒有,之后才連著有了三張,后來又開始沒有了,都是梁健的票。

    梁健并不很在乎當這個班長,反正自己已經是縣委常委,這哪里是一個班長可以比的。他臉上不露任何表情,只是看著黑板上自己名字邊上的正字筆畫多了起來。

    他也沒有推辭說自己不想當,這是因為,他也想讓江東流丟丟臉,面對這個什么下三濫手段都能用的江東流,他已經沒有任何理由給他面子了。

    唱票結果:梁健31票,江東流5票。

    狠狠地給了江東流一個耳光。班主任任杰宣布:“根據投票結果,梁健擔任班長。”

    大家都鼓起掌來,只有江東流和他手下幾個人,站起身來,灰溜溜走了。

    當天,季丹把投票結果,打電話告訴了還在醫院里的古萱萱。古萱萱說:“江東流真是不該當班長,他這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來,不管他與梁健有什么過節,總不能想著法子要人家的命吧!如果我在,我會毫不猶豫地投梁健。”

    季丹笑說:“我知道你當然會投梁健,你都為他受傷了。”古萱萱趕緊說:“我只是覺得,梁健更加適合,沒有別的意思。”

    古萱萱是擔心季丹會誤會自己。古萱萱知道季丹喜歡梁健,而如今自己卻救了梁健,會不會讓季丹有想法。沒想到季丹說:“你不用解釋。如果你喜歡梁健,我會毫不猶豫地退出,因為像你一樣舍身救他,我做不到。”

    古萱萱在電話那頭說:“別胡說,我怎么會喜歡梁健!更何況,你也知道我叔叔翟興業和梁健還有那么深的過節!”放下電話,古萱萱愣愣想著自己剛才的話,如果叔叔與梁健沒有過節,那自己和他,會不會……

    她趕緊把這個念頭拋開。

    對江東流進行懲罰,是不大現實了。為此,常務副校長一直感覺沒法向胡小英交代。畢竟胡小英曾經明確要求,一定要把事情查清楚。如今,通過投票梁健當了班長,雖然也算不得什么大事,但也是一個動作。常務副校長趕緊打電話向胡小英報告了。

    胡小英沒多說,就說:“這個中青班跟以往的班級有些不一樣,因為少數人的攪合,班風都壞了,你們要好好抓抓!”

    常務副校長連聲答應。

    自修的那天,梁健記起宏市長那天在電話中說過,讓他這個禮拜抽空去一趟他的辦公室。這天正好有時間。于是,梁健拿起電話,準備給陳輝打電話。但是一想,這個陳輝自從當了市長秘書,就徹底變了。

    也許并不能說他變,而是本性如此,只是當時在梁健下面一直被壓制,如今死灰復燃。

    這么想著,梁酵不給他電話,直接給宏市長發了短信,反正是宏市長請他去的。沒想到一會兒,宏市長就回復了短信:現在過來吧,我有空。

    這天的市政府顯得挺安靜,梁健從電梯出來,皮鞋聲顯得很是響亮和空曠。陳輝似乎聽到了有人走入,從辦公室里出來,看到梁健,就問:“梁常委,先到我辦公室坐坐吧。我去向宏市長匯報。”

    梁健朝他瞥了一眼說:“不用了。我直接進去好了。”陳輝用手臂攔了下道:“請梁常委原諒,這是我的職責,我先去報告一下。請稍等。”陳輝是一定要向梁健強調他才是秘書。

    梁酵是不想鳥他,干脆甩給他一句:“宏市長跟我通過電話,讓我到了直接進他辦公室。”

    陳輝這次沒話了,只能郁悶地看著梁健。

    來到宏市長面前。這次宏市長,既沒有讀文件,也沒有作批示,而是頗為端正的坐在椅子上。好像是專門在等著梁健的到來。

    梁健當初服務宏市長時,兩人關系最佳那段時間的感覺,好像又回來了。梁健頗為親切的稱呼了一聲“宏市長。”

    宏敘朝梁巾厚地笑笑說:“梁健,有一段時間沒來我辦公室了吧?”梁健說:“我再次向宏市長道歉。是我不好。”對于領導,沒必要說其他客套的話了,承認自己的不是就行了。

    果然宏市長寬厚地笑笑:“你也不用道歉。這主要也是我對你的關心不夠啊。”

    聽了這句話,梁健差點就感動了。畢竟跟著宏市長有那么一段長的時間,還經歷了很多波折。這段時間以來,梁健以為宏市長是放棄自己了。沒想到,今天宏市長竟然說,對梁健關心不夠。這就如一個離家出走多年的父親,突然某一天回來,對兒子說:“我愛你愛得不夠。”

    梁健說:“宏市長對我已經很關心了。如果沒有宏市長的關心,也就沒有我的今天。”宏敘說:“你有今天,有很多人的關心。也不獨是我一個。”梁酵不吭聲了,畢竟他知道,自己能夠走上縣委常委的位置,主要還是靠了胡小英和高成漢。

    r/>

    梁健心想,宏市長讓自己到他辦公室,應該不會是僅僅為表達對自己關心不夠的歉意吧。梁健問道:“宏市長,上次電話中說讓我來,宏市長有什么任務要吩咐我去辦嗎?”

    宏敘目光一凝,又依舊寬厚地笑道:“有件事情,你最清楚了,那就是馬書記兒子馬瑞的事情。”

    梁健當然知道馬書記兒子的事情。那是將近兩年前的事情,宏市長需要通過北部新城記馬超群來鏡州市調研。

    如何爭取馬超群副書記對北部新城的支持,當時梁健和胡小英是想盡了辦法,才從馬超群兒子是海歸入手,重點描繪北部新城中的海歸創業園,還通過鳳凰山的住持幫助說話,最后才爭取到了馬書記的支持。

    那之后,又為北部新城的拆遷推進,廢了好多精力,回想起那段日子,真是感慨良多。后來,馬書記兒子馬瑞,歸國之后,順利入駐了海歸創業園開始創業。

    這件事情在梁健的印象當中,似乎已經是平穩發展的事情了。不知為何,宏市長今天又提了出來。梁健說:“是啊,宏市長,這事情我有些了解。”

    宏市長說:“馬書記對我們鏡州市的發展還是挺關心的,將兒子放在我們這里發展。這對于鏡州市也是一種無形資產。”

    梁健表示贊同地點了點頭,心想,如果是國家領導人的兒子放在這邊發展那就更好了。

    宏市長說:“馬瑞也很用心,在創業上也很努力。但是畢竟創業是需要資金的,特別是他才剛剛起步。最近,他親自,也比較熟悉。我看,你什么時候,能不能去見見馬瑞,或者我讓他來找你一次,看看他需要什么幫助?”

    梁健這才明白了,宏市長找自己的真正目的。(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http://www.wnofco.tw/2_2199/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