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 第354章拓展訓練
    這就是胡小英,讓梁健在她這里不需要過于擔憂什么、隱藏什么或后悔什么。《+鄉+村+小+說+網 手*機*閱#讀 m.xiangcunXiaoshuo.org》梁健把南山縣委組織部長李寧的請求告訴了胡小英,并發表了自己的看法:“姐,縣委組織部請你吃飯,你都不參加啊?”

    胡小英說:“我故意的。”梁健不解:“故意的?”

    胡小英笑笑說:“李寧這個人,以前跟魏洋跟得很緊,他是魏洋擔任市委組織部長的時候,從組織部調研處提拔下去擔任縣委組織部長的,我上任之后,他還感覺自己挺牛。所以,我想先冷他一冷。另外一件事情,他請你來邀請我,那么他也就欠了你一個情了。”

    原來,胡小英是出于這種種考慮,才故意不待見李寧這個縣委組織部部長的?胡小英為自己的考慮,梁健也感覺心里十分熨帖。

    梁健說:“那么,這次他邀請,你會出席吧?”胡小英說:“那就下個周末吧。反正就是去到一到。”

    梁健知道,她這“到一到”也是為了自己。

    晚飯之后,到了很晚,胡小英和梁健才從房間出來,回鏡州市區。為防有人還在門口等,胡小英先行離開,過了五分鐘,梁健才上了自己的車,離開。

    在回去的車上,梁健忽然接到了宏市長的電話。這讓梁健十分意外,宏市長怎么會親自給自己打電話呢?梁健讓駕駛員將收音機開到最小,而后接起了宏市長的電話:“宏市長你好。”

    宏市長的聲音聽起來有些低沉,問道:“梁健啊,好久沒有聽到你的聲音了。”

    難道這是領導在責備自己嗎?梁健回答說:“宏市長太忙,我一直怕打擾領導,所以沒敢來拜訪。”宏市長說:“我忙是忙,不過,有時候還是有空的。你當過我秘書,這應該明白吧?”

    梁健說:“明白,明白。是我不好,我疏忽了。”宏市長說:“那這樣吧,你下個星期來我這里一趟吧。”

    梁健說:“好,好。”宏市長又問:“你在哪里啊?”

    這讓梁健很是一驚,宏市長問他在哪里,這是什么意思?難道他已經給胡小英打過電話,知道她不在家里,因此也來試探一下梁健?

    這個時候,梁健不得不說一次謊話了,他說:“正在回家的路上,今天有個應酬。”要說,這也不能算是謊言,他的確是在回家的路上。

    宏市長說:“當鄉鎮一把手,應酬多,但也要注意身體。那就這樣,下個星期再見吧。”

    只聽手機那邊響起了“嘟嘟”的聲音。

    梁健愣了一會兒神,拿起手機,給胡小英打了個電話。胡小英的車先走,她已經到家了。梁健問道:“姐,宏市長剛剛有沒給你打電話?”

    胡小英說:“沒有啊,怎么了?”梁健說:“剛才,宏市長給我打了個電話。我還以為,他剛才先是打給你的。”胡小英愣了一會,意識到電話里多說不好,就道:“沒有。”

    梁健也感受到了胡小英的顧慮,就說:“那就這樣,晚安。”

    胡小英坐在沙發上,也想,宏市長怎么晚上會突然打電話給梁健?難道真的發現她和梁健的非常關系?這讓胡小英陷入思索,她下意識地到酒柜旁邊,又倒了小半杯紅酒,嘗了一口,看著窗外。

    梁健也想不明白,宏市長這次打電話

    可自從宏市長將梁健放到基層之后,宏市長已經很少關心梁健的問題了。難道,宏市長又改變了想法,對梁健重視起來了?想不明白,也就只能迷迷糊糊地入睡了。

    周末,這個問題一直在梁健腦袋里盤踞,直到梁健接到了馮豐的電話。梁健和馮豐是有段時間沒聯系了。之前,馮豐向他透露過,有位副省長要一個秘書,問梁健有沒興趣去。梁健當時說,自己要考慮考慮。后來,梁健關于此事,向胡小英請教過。胡小英認為他應該繼續在縣長助理的崗位上干下去,不久之后,胡小英兌現她的承諾,讓他成為了縣委常委。

    今天的梁健自然更加不會去當一個副省長的秘書了。副省長的秘書下來,撐死能到縣里當個副書記,這對梁健來說,也不是特別遙遠的事情。

    接到馮豐的電話,梁健本能的感覺到,也許是與此事有關系。

    果然,寒暄之后,馮豐就問道:“上次說起過的,有沒興趣到省里來?”梁健說:“馮大哥,這事我已經認真考慮過了,也咨詢了我以前的領導,我決定還是放棄這個機會。不好意思。”

    馮豐笑笑說:“沒什么不好意思的,老弟。后來我想了想,也是,如果你到了省里,最多是一個中層干起,在下面縣里,你已經是縣委領導。放著縣委領導不當,卻到省里來受苦,不值當。你在縣里,我至少還有你這個扎實的‘腳’,不痛快了,來你這里醉一次,也方便。”

    梁健聽馮豐很理解自己,也說:“說真的,馮大哥,你什么時候下來一次吧,好讓我也找個機會輕松一下。”馮豐說:“鏡州暫時還不敢來,小宇已經回鏡州了,如果在大街上碰到,很尷尬。”

    梁健說:“不讓你碰到小宇就行了,反正都是車來車往。”馮豐想想說:“還是過段時間吧。”梁健也就不勉強,說:“那也行,等過段時間,我去寧州找你。”馮豐說:“歡迎常來。另外,你不準備來,那么有什么推薦的人選嗎?”

    梁健本想說“沒有”,可腦袋突然閃出任堅,說:“倒是有一個人選,不知符不符合你們的要求。”接著,梁健將任堅的情況,給馮豐說了一下。馮豐聽后,說,你讓任堅本人給我打個電話。

    任堅聽梁健推薦他去做副省長的秘書,很是興奮。畢竟他現在所呆的黨史辦,要權沒權,要錢沒錢,簡直就是虛度光陰,聽到有可能再到重要崗位,任堅對梁健連說了幾聲感謝。梁健說:“都是朋友,別客氣了,趕緊打電話過去吧。”

    后來,馮豐又打了個電話給梁健,說:“對任堅的總體感覺不錯,星期天就讓他去一趟寧州。見見面。說不定省政府辦公廳方面,還要組織一個面試,我會提醒他注意一些方面。”

    梁健說,全靠馮大哥指點。客氣一番之后,約定如果這事真的成功,就去寧州請馮豐吃飯。

    周一,拓展訓練正式開始了。中青班所有學員共三十來個人,都換上了迷彩服,被一輛旅行車運到了鏡州市森海拓展訓練中心。

    下車之后,站成隊列。不少學生,表現出了特有的興奮。梁健卻感覺,這就像是在過家家。

    班主任老師仁杰,對著大家說了一番話,大體是說,這次的三天戶外拓展訓練,主題是“我勇敢、我信任、我擔當”,勇氣是一個領導必備的素質、信任是人與人之間相處必備的要素、擔當更是領導應有的品格。為此,一定要把這一主題貫徹在整個拓展訓練當中。

    仁杰介紹了這次拓展訓練的內容,非常的豐富:第一天是“信任背摔”、“空中抓杠”;第二天是“空中斷橋”、“真人cs”;第三天是“驢友行動”、“畢業墻”,這第三天的驢友行動,是特意為大家爭取的一個項目,以往的培訓班中都沒有。

    仁杰最后強調,拓展訓練雖然是“訓練”,但是也有一定的危險系數,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

    &n

    sp;仁杰說:“現在先解散,該上廁所的,上廁所,該喝水的,喝水,十五分鐘之后,就開始‘信任摔背’”。

    大家一哄而散。

    市發改委規劃處處長江東流朝梁健投來了怨恨的一瞥,卻沒有馬上散開,而是與董躍、柳學成等四個人在邊上相互遞煙,交頭接耳。

    梁健無意中感受到江東流的一瞥,似乎包藏著陰謀,不知他們要搞什么鬼。梁酵有意朝董躍投去了一眼。董躍這家伙,被梁健發現與江東流的繼母有染,曾經在梁健面前信誓旦旦,不論梁健有什么要求,他都會答應。

    董躍當即也感覺到了梁健的目光。只是微弱的,好似看著別處似的點了點頭。梁健不管他,只顧自己走向衛生間去了。

    江東流他們來到一棵大樹下,看看周圍沒人能聽到他們說話,就說:“梁健這家伙,平時太拽,今天我們要讓他吃點苦頭……”

    董躍就說:“這會不會出人命啊?”江東流說:“出什么人命,就這么2米高,摔下來最多是個殘疾,死不了人!”柳學成也有些擔心:“把梁健搞成了殘疾,我們會不會承擔法律責任啊?!”

    江東流斥道:“我們當然不能明目張膽的搞,要裝作完全是失誤,是一個訓練事故!另外,你這么說,分明是不信任我老爸的能量!”柳學成趕緊說:“不敢,不敢。”

    梁健在衛生間邊上等著,直到董躍也朝這邊走來,進了衛生間。在衛生間里,水聲嘩嘩,董躍站在梁健邊上,以幾乎聽不到的聲音道:“信任背摔,別‘信任被摔’。”(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http://www.wnofco.tw/2_2199/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