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 第349章醉酒喜事
    季丹瞪著班主任仁杰,有種頭上冒煙的架勢。《+鄉+村+小+說+網 手*機*閱#讀 m.xiangcunXiaoshuo.org》

    古萱萱看著梁健,問道:“晚上,你有沒有空?季丹說想請你一起吃飯。”梁健朝身邊的人看一下,道:“這些都是我的朋友,我今天晚上要請他們一起吃飯。”

    王雪娉瞧見古萱萱美麗驚艷,心道,難道這個女人對梁健有意思?一絲微微的醋意在王雪娉心中漾了開來。女人是一種奇怪的動物,她越是小氣,可能表現給你的卻越是大方。

    只聽王雪娉道:“那正好,我們一起吧!”

    宋城和唐磊也都不是吃素的主,他們一看又來了兩個美女,當然樂意。原本,季丹根本就是一個男人婆,可沒想到如今一換裝束,整個人的形象打扮,帶了陽剛氣質的女人味道,竟然有一種別樣的美感。這些個男人,倒也頗為欣賞。于是他們也趕緊附和道:“一起,一起吧。”

    既然讓他們參加進來已是眾望所歸,梁健這個東家也不好顯得太小氣,于是一幫人就坐上兩輛車,朝著飯館開去。

    傅兵、宋城、唐磊和班主任都坐了傅兵的車,其他三個美女上了梁健的車。這也不是誰分配的,是自愿選擇。梁健這邊花團錦簇,傅兵那邊,卻都是光棍。唐磊抱怨道:“這不是資源浪費嘛!”

    梁健也感覺很不自在。一上車,古萱萱就去前面副駕駛室坐了,后面就留給了梁健、季丹和王雪娉。

    梁健坐在正中。車子進入山路的時候,就有很多彎道,車子轉彎的時候,不時就有一個美女不是肩膀撞到梁健身上,就是大腿觸碰到梁健。讓梁健心癢難搔,但又必須克制。終于從車里出

    點了菜,要了酒。桌上的感覺有些怪怪的。也許是有了這幾位美女在的緣故。王雪娉會時不時拿眼睛瞥一眼梁健和古萱萱,她知道梁健對那個季丹,是不來電的。但是對于古萱萱,王雪娉本能的有種壓力。這個女人實在是太美若天仙了。

    王雪娉向來在容貌方面,對自己是很有自信的,但是在古萱萱面前她卻感受到一種壓力。

    幸好這種壓力,很快被男人們的敬酒給沖淡了。

    今天的位置,梁健坐在正中,兩邊是王雪娉和宋城,季丹卻坐在了梁健的對面。季丹不時拿眼睛去瞥梁健,但是梁健卻趕緊躲開,對于這個曾經的男人婆,盡管如今容顏大改,梁健還是從心理上受之不起,這就是心理障礙吧!

    不過,梁健卻注意到班主任任杰卻似乎對季丹情有獨鐘,不僅坐在她的身邊,還不停地跟她敬酒,極盡討好之能事。然而,季丹的注意力,卻全在梁健身上,不一會兒就拿著酒杯,來到梁健身邊,醉眼朦朧地說:“梁健,我敬你一杯酒,這杯酒,你一定要喝。”

    唐磊帶頭起哄:“哦,統戰部美女來敬酒了,我們梁常委,肯定干了吧!”梁健朝唐磊瞪了一眼,唐磊才不吱聲了,梁健說:“我們隨意吧。說實話,喝多了我酒錢還付不起呢!我說白了啊,我們鎮上一桌飯,最高標準是一千塊,不能超了。”

    季丹聽說,撅著小嘴說:“梁健,你這杯酒一定要跟我喝。今天這一桌我買單,我們統戰部出得起這錢。”

    季丹在統戰部辦公室主任的位置上,看來還是有其不凡之處的。這個女人起初看有點男人婆,但是從她的表現來看,她喝酒爽氣、為人爽氣,再加上不管如何性別總是女的,就憑借這兩點,在官場上就能混出名堂了。

    宋城他們都說:“好,雞蛋,真爽氣,這樣我們就可以放開喝了。”“干了,干了!”邊上的男人起哄著。

    梁健不由朝王雪娉瞥了眼,只見她微微朝自己笑著,眨了下眼睛。王雪娉的這下動作,卻被古萱萱看見了。古萱萱心里也泛起了一陣漣漪,就連她自己都搞不清,這到底是一種什么感覺,難道是嫉妒嗎?她會為梁健而嫉妒其他的女人?這不可能啊,她對梁健,只有恨而已啊,畢竟梁健是叔叔的仇人!

    她先前陪同季丹過去找梁健吃飯,也完全是“陪同”季丹而已。所以,自己怎么可能為梁健而嫉妒,根本不可能!這么想著,古萱萱就不喝酒了,也不跟邊上的人敬酒,只是拿起手機,自管自地瀏覽網頁。搞得坐在她邊上的傅兵他們,也很是沒勁。

    中途梁健去外面上洗手間。洗手間也是一個木制小屋,在包廂以下幾米的坡上。梁健從衛生間出來,只見古萱萱和季丹搖搖晃晃的下來,之所以兩個人都搖晃,顯然是因為季丹已經喝高,古萱萱是擔心她摔倒才攙扶著她。

    在幽暗的燈光下交錯而過時,季丹忽然伸出雙臂,一把將梁健攔腰抱住。梁健很是尷尬,一時掙脫不開。只聽季丹說:“梁健,梁健,難道你看不出我喜歡你嗎……”

    梁健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他一邊掙脫,一邊對古萱萱說:“萱萱,衛生間就在下面,你趕緊扶她去吧。”

    梁健跑到里面的包廂,坐定之后,王雪娉瞧著他道:“怎么了?喝高了嗎?神色不大對啊!”梁健說:“是啊,不能再喝了,否則非喝醉幾個不可。黨校規定是不能酗酒的。”

    王雪娉說:“那你跟他們說。”

    宋城、唐磊和傅兵已經在兄弟相稱了,嚷著要再開一瓶紅酒。梁醬到桌子上還有半瓶酒,就過去,親自給他們每人杯子里倒了小半杯,說:“我敬敬你們,這杯中酒喝完就結束了。否則我們要被學校以酗酒名義開除了。”

    “那個雞蛋?”唐磊大聲問道。

    “早已經吐得一塌糊涂了。”梁健說。唐磊就哈哈笑起來了:“看來,雞蛋喝醉了,就在地上滾了。”

    酒實在已經差不多了,到了不知所云的地步。

    梁健心想,雖然季丹說要買單,但是讓一個女人買單,實在說不過去,梁健也不是沒錢;更何況,季丹都已經喝成這樣了,這單肯定就得梁健去買。

    梁健、王雪娉、傅兵、宋城、唐磊、任杰從包間走出來。傅兵對王雪娉說:“去買下單吧。”王雪娉答應了一聲。梁健卻說:“還是我去吧。”傅兵和王雪娉不肯,也就跟著到了買單的小屋子,沒想到古萱萱和季丹正從柜臺轉過身來。

    季丹沖梁健他們笑笑說:“跟你們說過了,是我買單嘛!”季丹看起來就如沒有一點酒意。

    即便喝醉,也清晰的記得買單,這應該是辦公室主任一項必備的能力吧。買好單不久,走到門口,季丹又一副站不穩的樣子了。

    梁健說:“萱萱、任老師和季丹坐我這輛車吧。”梁健知道任杰對季丹比較來電,就讓任杰一同上車。

    王雪娉就坐了另一輛車的副駕駛室,其他三個男人擠在后座。車子到了宿舍樓下,梁酵跟傅兵和王雪娉告別了,讓他們早點回去休息,并叮囑了一句,鎮上小龍礦業可能最近會有所變化,請他們關注一下。傅兵和王雪娉都點了點頭。

    季丹的酒是真高了,任杰老師扶著她上樓,梁健他們跟在后面。沒想,冤家路窄,正好碰上了江東流。江東流瞧見古萱萱他們盡然和梁健在一起,心里萬般不爽,對任杰說:“任班主任啊,你怎么跟學員一起酗酒啊?”

    任杰說:“不是酗酒,是雄。今天梁常委單位的人來,我們能不去陪陪嗎?”說著也不理會江東流,獨自扶著季丹向她房間走去了。

    &n

    sp;梁健也懶得對江東流說什么,也跟了上去。江東流有意跟古萱萱套近乎,說:“萱萱,我有事想要跟你商量一下,你是組織委員啊。”江東流當了班長之后,自然提名了古萱萱當組織委員,這樣就有機會跟她多相處。

    古萱萱卻說:“還是明天早上說吧,我要去照顧丹丹了。”說著跟上梁健他們,將季丹送進了房間。

    江東流朝梁健的方向狠狠地瞪著:“下個星期就是拓展訓練,到時候,有你好看的!”

    季丹進屋之后,就躺在了床上。古萱萱說:“謝謝你們兩位,我會照顧她的。”任杰本想留下來,可找不到任何理由,就說:“那就麻煩萱萱了。”

    梁健和任杰出來后,就告別了:“梁常委,萬一有什么事情,請馬上通知我。”梁健說:“你放心吧,肯定不會有什么事的!季丹無非就是喝多了而已。”

    任杰突然問梁健:“我感覺,季丹好像對你有意思啊?”梁健明白任杰的意思,就說:“別傻了,任老師,我對季丹這種男……”梁健本想說“男人婆”,可情人眼里出西施,梁健感覺自己有必要放尊重點,就說:“對季丹這種類型的女孩子,根本不來電,你就放心大膽的追吧。”

    任杰是真的松了一口氣,少了一個像梁健這樣強大的競爭對手,他成功幾率就大大提升了。他說:“我也覺得是,你跟古萱萱倒是天生一對。”(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http://www.wnofco.tw/2_2199/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