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 第345章花園異聞
    高成漢的時間排得很滿。《+鄉+村+小+說+網 手*機*閱#讀 m.xiangcunXiaoshuo.org》在梁健離開高成漢辦公室之前的兩三分鐘時間內,高成漢跟梁健閑聊了幾句。

    “自從當了這個副書記,比以前當紀委書記的時候,工作量幾乎增加了一倍。你看,晚上還有一個協調會要開。最近政法穩定方面的壓力也很大。所以只能加倍工作。”高成漢說。

    梁健有意觀察了一下高成漢的臉色,他還是精神飽滿、鎮定自信,梁酵說:“高書記,這段時間是受累了。不過,我看高書記精神還是很好。”

    高成漢笑了笑說:“我對自己說,你不論怎么樣,精神狀態一定要好。如果精神狀態不好,什么事情也搞不好。即使干好了,也沒意思。當官,第一當的就是精神狀態。”這話也許是說給梁健聽的,梁健說:“這也是我要學習的。”

    高成漢說:“我總覺得,你的精神狀態一直不錯。保持下去。以后有機會,你也該當當副書記,這種上下協調的活兒干過了,真的是什么都不用怕了。”

    梁健心里又是一驚,難道領導對自己的期待有這么高,剛剛才當上常委,就考慮讓自己當副書記?雖然心里波動,梁健還是克制自己:“高書記,我會努力先把當前的工作干好。”

    高成漢說:“這說明你是成熟的,把當前的工作任務干好,比什么都重要。今天,我就不跟你多聊了。關于小龍礦業的事情,我明天會向譚書記和宏市長匯報,然后交給市發改委礦整辦去辦。”

    這讓梁健一驚:“要向譚書記匯報嗎?這不是……”說到一半他停住了。因為譚書記本身就牽涉在小龍礦業之中,如果匯報了,那豈不是讓他們做好了準備?

    高成漢對梁健說:“君子之戰,光明正大。上級組織,也需要我們陽謀,而不是陰謀。所以,這件事情,我們就放在陽光下,光明正大的來處置!”

    對梁健梁健不再多問,就靜候這場光明之戰的打響吧!

    梁健從高書記那里出來,又去了市委組織部。他是碰碰運氣,想看看胡小英還在不在單位,如果在的話,他想邀請她一起吃飯。

    到了組織部,梁健到辦公室一問,才知道胡小英在陪客人。梁酵出來了。不一會兒,梁酵收到胡小英的一條短信:“來過部里?”梁健說:“是的,已經離開了。”胡小英說:“這兩天比較忙,省里要來推薦干部。等過一段時間,我會到中青班召開一個座談會,到時見。”

    梁健回復:“好,你忙”。梁健和駕駛員找了一個地方吃了點東西,然后向沁慧茶園駛去。

    沁慧茶園里也銷售一些高檔的茶具,梁健想去看看,既然打破了古萱萱的茶杯,還是要賠的。

    沁慧老板娘聽說梁健要買茶具,就問他:“梁常委,你這是要自己用,還是要送人?”梁健說:“送人。”老板娘又問:“是男士,還是女士?”梁健說:“女孩。”

    老板娘就朝梁健嫵媚的笑笑:“我懂了。我這里有一款杯子。”說著,就拿出了一個玻璃茶杯,做工非常精細,玻璃質地也很好,上面竟然還有黑色印記勾勒出來的吻。

    這杯子絕對是高質量的東西,但是這個吻痕,梁健心想,會不會讓人浮想聯翩。老板娘似乎看出了梁健的猶豫,就道:“不用擔心,女孩子都喜歡這種杯子,高檔又溫柔,放心吧。”

    梁健心想,為打擊那個江東流,有時候就必須夸張一點。就對老板娘說:“幫我包裝一下吧!”

    收起了杯子,梁健告別了老板娘,就回市委黨校。到了黨校,看到那些住宅樓,梁健恍惚之中,感覺就如回到了大學時代。

    大學之中,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是分開的。但是在市委黨校,大家已經是領導干部了,男學員和女學員的房間都是安排在一起。梁健的房間和古萱萱他們在同一層。

    梁健翻看了住宿房間,就朝古萱萱的房間走去。到了門口,敲了敲門。沒有回音。難道不在房間?

    就這么回房間,感覺有些悶悶的,梁酵走出了宿舍樓,想著在林蔭之中走走。

    這是鏡州市西北丘陵地帶,夜晚的空氣是比城市之中好了許多倍。梁健心想,出來走走還真是對了。校園西部是小橋流水,平時就是給學員散步用的,只是此刻似乎有些晚了,散步的人也有些稀少。

    梁健往河流和樹木深處走,感覺有些荒涼的意思。燈光也愈加暗淡。梁健心想,市委黨校圈的地還不小,這些林子和小河,以后都可以作為擴建之用。只是此刻,卻荒涼的有些慌兮兮。

    不過梁健向來膽大,感覺著空氣中的寂寞氛圍,也不失為一種享受。再往內走了幾步,梁健突然聽到隱隱傳來呼吸急促的聲音。

    這聲音是陌生的,但呼吸的急促節奏,只要是有經驗的男人都聽得出來。梁健心想,難道在黨校里,也有人如此大膽,竟敢在這里玩“野戰”?帶著一絲好奇,梁健又想起,先前敲了敲古萱萱的門,她卻不在。梁健忍不淄往前尋覓過去。

    聲音來自一叢灌木之后,如果沒有任何聲音,梁健根本就不會想著要去灌木之后探看。然而,就是因為那放縱的聲音,梁健的好奇之心被勾了起來。

    他撥開樹叢,鉆進了里面。在樹叢深處倒是有一盞很小的射燈,也許是學校為營造氛圍之用,給周圍形成了一圈光暈。那“啊……嗯”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梁健循聲看去,簡直嚇了一跳。原來樹叢之后,還有一棵樟樹,在樟樹的樹干上,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正擁抱著干事。只見那男的,褲子褪到了腳下,那女人雙腿盤在男人腰里,因為快活,忍不住哼哧著,眼睛都閉著。

    梁健本想馬上退出去,碰到這種事情,最好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然而,梁健腦海里又冒出一個疑問,先前到古萱萱房間敲門,沒見著人,難道古萱萱跟人在這里玩野戰?

    這么一想,梁健的好奇心就又起來了。

    梁健偷偷地靠近,盡量不發出任何聲音。一直來到兩個人的左側,借著射燈依稀的燈光,基本已經能夠看到兩個人的臉孔了。如果真是古萱萱,也許梁健會稍稍有些失望。這么一個漂亮的女人,如果賤到跟隨便哪個男人在這里打野戰,自己的某些印象也就被顛覆了。

    帶著糾結的心情,梁酵朝那個女人凝神望去,幸好,不是古萱萱!

    這個女人比古萱萱年紀大得多了,大概有三十六七歲左右,與古萱萱天仙般的容貌相比,這個女人的容貌沒那么出彩,但也是皮膚光滑、五官嫵媚,特別是從裙子里伸出的雙腿,纏在男人身上,也足以勾起男人的某些念想。

    看到不是古萱萱,梁健也不想再偷看下去,畢竟自己不是那種偷窺癖,然后只見那男的猛然加快了動作,有些忘乎所以地搖動腦袋。等那男的臉轉過的一刻,梁姜呆了。

    這男人不是市建設局基建處處長董躍嗎?董躍跟江東流是一伙的,年齡在三十三四左右,比這個女人要年輕,看來這家伙也是御姐控啊!但是不知這個女人到底是誰?應該不會是董躍的女朋友或者老婆吧!

    梁健本想馬上走人,然而一想,這個董躍也甚是討厭,梁健心想,不如給他這激情一刻留個紀念吧,說不定什么時候就能用得到。

    &

    nbsp;于是,梁酵拿起手機,對著董躍和那個女人來了一張。沒想到,手機在這光線不足的情況下,自然就啟動了閃光。“咔嚓”一下,梁健嚇了一跳,馬上就“[email protected]@”退出了樹叢,往林子的出路快步出去。

    被嚇得更慘的,還是董躍和那個女人。

    “有人!”董躍被這突然的閃光,嚇得一下子就萎靡了。女人也一把推開了董躍:“快去追,如果讓人曝光了,我們就死定了!”

    董躍提起褲子,不管那女人,直接追了出來。

    梁健急步往前面趕著,來到一處假山的地方,就躲了進去。剛躲好,隱隱就聽到了一個聲音:“萱萱,我告訴你一個秘密。”

    梁健用心一聽,那聲音就是男人婆雞蛋!她說的,萱萱肯定就是古萱萱了。沒錯,古萱萱說道:“什么秘密啊?你說吧。”

    梁健知道,這處假山已經到了林子的邊緣,外面就是黨校車行道,假山外面有石凳子。也許她倆就坐在這里聊天呢!只聽男人婆說:“萱萱,今天梁健這家伙對我說,他對我有意思呢!”

    “噗嗤!”梁健差點就噴了。他趕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如果后面沒有傳來董躍的聲音,恐怕梁健當懲被發現了。

    只聽外面,董躍正在問:“兩位,你們有沒有看到一個人,從里面跑過來了?”古萱萱悅耳的聲音說:“沒有啊。怎么了?你在找誰?”董躍說:“我還以為有人從里面走出來呢!”

    季丹說:“我們就看到你一個人,從里面走出來。”董躍說:“哦,那好,謝謝。”季丹突然說:“喂,董躍,你的皮帶……”

    原來董躍匆匆從里面追出來,連皮帶都忘記栓上了,而且衣衫不整。古萱萱和季丹相互神色古怪的看了一眼。

    等董躍走了之后,古萱萱說:“董躍這家伙是不是不正經啊?”季丹說:“你看他這德行就知道了。”

    古萱萱說:“不管他了。你剛才說,梁健說對你有意思,這是真的?”季丹說:“那是當然,上午他親口告訴我的。然后,他又問我,說你一直對他不怎么友善,他很想知道原因,我當時就告訴他,你是看不上他的。”

    古萱萱抬起腦袋,看著夜色中的樹木,說:“其實,我對他冷漠是有原因的,他做過對我舅舅不利的事情。”(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http://www.wnofco.tw/2_2199/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