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 第300章問題結癥
    根據縣委書記葛東簡短的介紹,矮個敦實的男人是鎮黨委書記邱九龍、高瘦黝黑的是鎮長李良,女子是鎮上的組織委員王雪娉,鎮上的黨委副書記前不久交流出去,副書記的崗位暫時空缺著。《+鄉+村+小+說+網 手*機*閱#讀 m.xiangcunXiaoshuo.org》

    縣委書記葛東在前面引著宏市長走進二樓的會議室,其他領導魚貫而入。梁健稍稍靠后跟著,鎮組織委員王雪娉跟在他身后,她就和梁健落在了最后面。王雪娉對梁健說“請”。梁健朝她笑著點了點頭。

    王雪娉卻輕聲地問道:“你是宏市長的秘書梁健吧?”梁健很奇怪她居然知道自己,就說:“是的。你怎么知道我?”

    王雪娉微笑著,一邊與梁健并肩往前走,一邊輕聲說:“有一個人不知你還認不認識?他叫古風。”

    梁健一愣,“古風”這個名字真是非常熟悉,腦袋里打撈了一下,梁健馬上記起來了:“當然,古風是大畫家啊!怎么,你跟他很熟悉?”

    王雪娉又朝梁健笑笑說:“他是我舅舅。”梁健露出很驚訝的表情:“真的啊?你有一個大畫家舅舅啊!”王雪娉說:“我才不把他當大畫家呢,他就是我的舅舅,我還老是批評他畫得不好呢,他就拿我這個外甥女沒辦法。”

    梁健笑道:“有這么一個漂亮可愛的外甥女,任哪個男人恐怕都沒辦法。”王雪娉一聽臉上不由微微一紅。梁健本還想問她,古風怎么會說起自己的,可是已經沒有時間了,他們已經進入了會議室,這種場合顯然已經不適合聊天了。

    王雪娉也沒有空了,她趕緊上去,給各位領導沏茶。宏市長看到倒茶,嘴巴動了下,但沒有再說什么。

    梁健猜想,宏市長原本可能要命令不用再倒茶了,馬上聽情況,但也許看到倒茶的是王雪娉,一個女孩子,他也就不為難她了。在官場上,漂亮女孩天生就具有優勢,永遠都是受歡迎的。領導對這種漂亮女孩子也不會太苛刻。

    也許這也正是鎮主要領導讓王雪娉來參加這個會議的原因吧。

    當然,這也僅僅是梁健的猜測而已。

    沒有任何開場白,宏市長就開始提問了:“今天我來這里,是想告訴你們一件事,然后再聽你們說一件事。要告訴你們的一件事,是關于特高壓征拆工作至今你們所做的工作,算是搞砸了。”

    在座的領導都低下了頭,那個鎮黨委書記邱九龍低了下頭,又抬起記來就夠了!我今天來,是想聽你們接下去怎么解決問題!這就是我要聽的東西,你們說說吧!”

    邱九龍被打斷之后,只好閉嘴了,這會宏市長問問題,他反而不知道自己要不要說話了,就看著縣委書記葛東。

    常務副市長甄浩瞧見氣氛有些尷尬和冷場,就說:“葛東書記,你先說說吧。”

    葛東得到了允許,就清了下喉嚨,說:“宏市長、甄市長,剛才,宏市長說今天不是來追究責任的,是來解決問題的。但葛東知道,特高壓征拆工作出現如今的局面,我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至于下一步工作,我剛才和石縣長以及鎮上的同志進行了商量,我們一致認為,主要是做好三件事。首先,把被百姓圍困在村里的鎮干部弄出來,確保不出人命;第二,眷研究出一個更加合理的征拆方案;第三,再次推進征地拆遷工作,確保征地拆遷工作按時完成。石縣長,你再補償一下吧?”

    石劍鋒搖了搖頭說:“葛書記已經說得很全面了,我沒有要補充的了。”宏市長的目光又移到鎮主要領導身上。鎮黨委書記邱九龍和李良卻默不作聲。

    宏市長的目光又移到了鎮組織委員王雪娉身上,但也只是瞥了一眼的時間,就移開了。梁健發現,王雪娉的嘴唇微微動了下,仿佛要說什么,但宏市長的目光很快就移開了,她就沒有說什么。

    梁健心想,難道王雪娉真想要說什么?這種場合一般都沒有副職發言的機會,王雪娉在這種場合想要表達自己的看法,是不是說明她不太成熟呢?

    宏市長喝了一口水,將杯子放回桌面的時候,放得挺有些重的,發出了很大的響聲,縣里和鎮上的領導不由都震了一下。宏市長說:“甄市長,你先說說吧?”

    甄市長點了下頭,身子往前靠了下:“剛聽了葛東同志關于下一步工作的考慮,這是代表了縣鎮兩級的考慮了吧?我認為啊,總體思路是清楚的。但是,具體的操作性還是欠缺的。我現在問啊,第一個問題,要把鎮干部弄出來,你們打算怎么弄?第二個問題,要再研究出一個方案,這個方案什么時候研究,要研究多少時間?第三個問題,你們說要確保征地拆遷按時完成,按照現在的情況,我覺得保證很無力!不能只是一個大概的考慮,如今這種事情發生了,每一個思考,都必須是有具體舉措的思考,都必須是實實在在的舉措,現在是解決問題,不是寫講話稿,提幾條大概的意思,讓下面的人去做。現在我們都處在第一線,不能把問題含糊其辭地扔給誰,否則很可能就要鬧笑話了!”

    梁健感覺,甄市長的這幾句話說得很不輕了,也是點中問題結癥的。縣鎮四位領導的頭低得更低了,一副人民罪人的樣子。只有組織委員王雪娉坦然地瞧著宏市長,并沒有低下腦袋。

    甄市長說:“下面請宏市長講話。”

    宏市長第一句話就說:“你們這幾個人,都把腦袋給我抬起來!”

    四個縣鎮領導這才抬起了頭,似乎也意識到了剛才的窩囊,但都瞧著宏市長不知說什么。

    宏市長說:“現在,我再給你們一次機會,把問題的結癥找出來。找準問題,才能對癥下藥。我看啊,你們的工作做到這個份上,是對問題的判斷出了問題。現在從縣委書記葛東同志開始說,說問題!”

    葛東稍想了想道:“問題,主要還是我們沒有引起高度重視,向陽坡鎮要采取強制措施時,縣里以為這事跟以前成功的許多次強制措施沒有什么兩樣,并沒有給予工作上的具體指導和力量支持,才導致了今天這樣的局面。”

    葛東是從自身找了原因。宏市長微微點了下頭。接下去就是縣長石劍鋒。

    石劍鋒說:“我覺得關鍵的問題,還是國家某網的政策問題。這件事情上,其實我們鎮、縣、市甚至省里,都沒有什么責任,完全是國家某網的失誤。這在一定程度上,其實是不作為行為,現在卻讓我們基層來承擔責任!宏市長,平時這些話我是不會說的,但宏市長允許我們實話實說,我不說也憋得慌。我想,能不能由市里出面,再向省里反映反映,能不能讓國家某網從實際出發,提高一些對成山村百姓的補助。”

    宏市長認真聽著,然后說:“在這件事情上,上面有失誤,這是大家都已經知道的事情。關于補助問題,我們可以再向上面爭取爭取,但是把問題只賴上面肯定也不是不對的。下一個吧!”

    石劍鋒本想補充什么,但是已經沒有機會了,輪到鎮黨委書記邱九龍說了。

    邱九龍頭發稀少、方頭大耳,很有幾份江湖氣,他說:“宏市長,有一件事情,我們必須檢討。俗話說,守土有責,但我們沒有把老百姓管好。就拿成山村來說,一直以來就存在不拿鎮上當干部的事情。成山村的村民一直自搞一套,他們一直拿抗日戰爭時期日本人都進不了村而沾沾自喜。長期以來,以前收農業稅的時候,他們就拒不繳納,他們要做桃花源,要做獨立王國。一直以來鎮黨委政府都怕鬧出事情來,對成山村種種不履行義務的事情睜只眼閉只眼。久而久之他們就不拿鎮上當政府了。所以,今天有宏市長在這里,我表個態,只要市、縣兩級能夠支持我們,我就帶一批干部和公安力量進去,把這個局面給扭轉過來,讓成山村從此再也不敢不拿政府當回事。”

    &n

    sp;邱九龍所說的問題,到真是宏市長、甄市長和梁健他們沒有聽說過的。宏市長不由轉頭看著葛東:“葛東同志,成山村真有這樣的問題?以前收農業稅的時候,他們不交?”葛東點了點頭:“的確存在這種情況,他們很團結,認為法不責眾!”

    宏市長突然就有些火了:“真是沒有王法了!怎么會出現這種事情,你們卻一直沒有跟上面匯報過!另外,鎮長還有什么話說嗎?”

    鎮長李良說:“成山村的確一直以來存在這樣的問題。我們是需要借這次機會,把成山村的囂張氣焰打下去。成山村是共產黨的成山村,不是其他人的成山村。”

    宏市長聽到鎮上兩位主要領導都這么說,目光看著眼前的水杯,像是在思考。這時組織委員王雪娉站了起來,給宏市長續水。

    宏市長又抬起頭和村長,都不敢為鎮上說話,卻跟村民同進退。”

    宏市長氣憤地拍了下桌子:“怎么會出現這種情況,村長與村民同進退,倒也說得過去,但是村支書竟然不跟鎮上保持一致,這樣的支部書記還要他干什么?!”

    鎮黨委書記邱九龍說:“我們鎮黨委已經打算,將村黨支部書記撤職,事后我們派一個鎮干部下去。當前,請宏市長、甄市長和葛書記、石縣長給予我們工作力量上的大力支持,我想明天上午就帶隊進村,好好的去殺他一個回馬槍!”

    正在倒水的組織委員王雪娉的手,不由重重地晃了晃,差點就將熱水壺里的水,晃了出來。宏市長注意到了,看了眼王雪娉,說:“這位小王同志,今天既然參加了會議,你有沒有什么意見?大家群策群力,只要不重復的都可以說。”

    王雪娉的目光就向鎮黨委書記邱九龍投去。邱九龍眉毛動了一下。王雪娉看到了就說:“宏市長,我沒什么要說的了。”

    是鎮黨委書記不讓王雪娉說。梁健注意到了。宏市長也注意到了:“邱書記啊,你干嘛,不讓小王同志說話?”話被說白了,邱九龍忙說:“沒有,沒有,王委員,你說說。”

    王雪娉看了看各位領導,仿佛很是顧忌。最后又朝梁健瞥了眼,梁健給予鼓勵的目光。王雪娉說:“我只是有一個想法,那就是不管成山村的老百姓以前做了什么,怎么不把鎮上當回事。但成山村的老百姓還是我們鎮上的百姓,如果我們帶那么多人進去,會不會把矛盾給激化了?到時候,形成一種對立的態勢,這樣是不是不太好……”

    鎮黨委書記邱九龍不滿地打斷道:“對立已經形成了。矛盾也早已經激化了。這事情只能速戰速決。難道你還有什么其他的辦法?!”王雪娉說:“是不是,以思想工作為主?”

    梁健是同意王雪娉的意見的,不管成山村的老百姓如何彪悍,他們還是老百姓,只要沒有黑惡勢力在里面渾水摸魚,他們始終都是黨的老百姓,應該以思想工作為主"但是鎮上和縣里卻顯然不同意。

    鎮、縣主要領導都反對王雪娉:“思想工作已經做到現在了,不管用。”“小王同志,對情況的估計還是不足。”一邊倒,搞得王雪娉不敢說話了。王雪娉最后說:“我只是提一個建議,其他也沒什么要說的。”

    宏市長看到縣里和鎮里都如此反應強烈,也想小王畢竟還是太年輕,有些問題發生了,不是和風細雨的思想工作就能解決的,有時候必須下猛藥,否則等引起更上級的關注,就更加麻煩了。不過,宏市長對王雪娉能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還是頗為肯定。

    他說:“好了,小王也把自己的想法說了。這樣吧,這件事情必須得速戰速決。剛才大家都談了問題,我看大家找問題找的還比較準。一方面是成山村有特殊性,民風彪悍,甚至有些過份。另一方面我們之前的準備是不足的。這兩個問題,在下一步的工作當中都要解決。我現在答應你們,市里再出200人的特警,明天,你們把成山村的事情解決好。明天我就不過來了,等你們把事情解決好了,我再過來!”

    縣里和鎮上的領導都點頭領了任務。

    宏市長也不多留,直接說:“那我就先走了。”

    梁健跟在后面,王雪娉又朝他瞧了一眼,還吐了吐舌頭。梁健低聲說:“你膽子不小。”王雪娉臉上微紅著說:“領導不是讓我說看法嘛。我把自己的真實想法說出來,我真覺得,成山村老百姓并沒有那么壞,只要工作真做下去,說不定就能和平解決。”

    梁健又問道:“你對成山村很了解?”王雪娉說:“成山村是我的聯系村,所以今天讓我參加了會議。我對成山村的村民其實挺有感情的。”

    梁健笑說:“原來如此,我還以為讓你參加是因為你……”梁健趕緊頓住,畢竟有些話上不了臺面。王雪娉追問說:“以為什么?”

    梁健見宏市長快到車邊,就道:“等下次你告訴我,古風老師為什么會提到我的時候,我再告訴你吧!”說著梁屆步向前走去。

    王雪娉瞧著梁健的背影,嘴里嘀咕了句“賣關子”,而后也快步上前,向領導告別。

    上車后,宏市長的車就在前面飛奔。開頭是一陣沉默,車子里只能聽到風擦過車窗的聲音。宏市長不說話,梁健當然也不會說話。

    開到半道,宏市長突然問:“梁健,你說那個小王委員也挺有意思的,竟然敢跟鎮黨委書記和鎮長唱反調。”

    梁健本想說,其實他倒是覺得王雪娉有自己的想法,她是聯村干部,說不定對成山村的了解,比鎮黨委書記和鎮長還要清楚呢!但梁健說出來的卻是:“小王委員涉世不深,說話直白,不過也有一定的道理。”

    宏市長說:“這也不是壞事,說明這個小王啊,還是有些魄力的。”梁健說:“可能是比較簡單。”宏市長說:“哎!有時候,我們就是缺乏一些簡單、踏實的干部,現在很多年輕干部,就是太復雜了,讓領導都看不懂他在想什么了!城府太深,工于心計,暮氣橫秋,這樣很不好。我是鼓勵年輕干部,應該像小王一樣,有啥說啥,實話實說。”

    聽了宏市長這番話,梁健耳根都熱了起來。宏市長,似乎是在借說小王,婉轉的批評自己。不過,有句話說得好,領導批評你那還是好事,說明領導還在乎你,如果連批評都懶得批評了,那才是對你徹底失望了。

    前段時間,宏市長對梁健有些不聞不問。那日子過起來還真不舒服!今天宏市長跟自己說了這番話,似乎也說明宏市長對自己的態度在改變。

    宏市長說:“回到市里,你再跟南山縣打個電話,告訴他們,關于進展情況讓他們先打電話給你,除非碰上緊急事情。”梁健趕緊說:“我明白了,我待會就給他們電話。”

    梁健感覺回到了以前,深受宏市長信賴和器重的日子。一個人可以看淡權力,卻往往會對領導對自己的不信任感到悵然若失,梁健不得不承認,重新享受到領導的信任和重視,感覺還是不錯的。

    梁健為此還特意給自己倒了一杯濃濃的好茶。梁健很少喝太濃的茶,對胃不太好。但今天他心情特別,想用喝一杯濃茶犒勞一下自己。人,有時候還真夠特別的,會用明顯對自己的傷害來表達愉快的心情。

    他見過很多,一遇到好事,就把自己灌得爛醉如泥!

    喝了一口香茶,梁姜始給南山縣委書記葛東電話。葛東聽說,宏市長讓他們向梁健報告事情進展后,對梁健更加客氣,并且馬上報告:“剛才宏市長走了之后,我們縣委書記和縣長一個都沒有回縣里,

    我們全部在這里駐點,并且將向陽坡鎮班子成員都叫來開了一次再部署會議……”

    做到縣委書記層面,匯報就跟家常便飯一般,其實沒幾句話,梁健聽了進去。梁健心里說,這件事情跟其他事情不一樣,這事情,你說得再好也沒用,關鍵是要解決問題。只是梁健也不好打斷,畢竟人家怎么說也是縣委書記嘛,并且人家向你報告工作進展情況,并沒有錯嘛!

    梁健只好耐心的聽完。為避免每次葛東都向他如此這般事無巨細的匯報,梁健靈機一動,作了一個限定:“葛書記,我想這兩天,你肯定也忙得不可開交,你也不必隨時給我打電話,就三個節點,你給我通報一下就行了:一是市公安局百名特警到位的時候;二是你們決定了進村的時間后;三是在進村的時候;四是結果如何,如果有什么意外就第一時間告訴我,你看這樣行不?”

    葛東說:“梁處長思路清晰啊,好的,這是四個至關重要的節點。我就在這四個節點方面,向你做好匯報!”梁健說:“葛書記,你千萬別說匯報,你只要向我通報一下。”葛東說:“不,是匯報,你現在代表宏市長啊!等這件事妥了,到時候我們聚一聚,大哥到時候好好謝謝你。”梁健說:“葛書記,你客氣了!”

    打完電話,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了,進來的竟然是副秘書長舒躍波。今天舒躍波雖然跟著宏市長下到了南山縣,但他并沒有什么具體任務。

    梁健從座位上站起長有吩咐嗎?”

    舒躍波說:“沒什么,你坐,我也坐。”梁健在位置上坐了下長說:“不用,我剛喝過了過來,大家都在府辦,不用客氣。”

    梁健問:“舒秘書長,有事情吩咐?”舒躍波說:“沒有。我只是想問問,你見到祁蕓沒有?”

    舒躍波是早上才跟他提起祁蕓的,這會就來問他情況,難道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梁健說:“沒有哎。今天中午我去了趟人事處,但是祁蕓不在。”舒躍波說:“她已經兩天沒來上班了。”

    梁健說:“這樣啊?她出什么事了?”舒躍波說:“我想你是她的同學,不如你有空去看看她?”梁健很疑惑地瞧著舒躍波,然后緩緩點了點頭,不一會兒問道:“舒秘書長,你們倆之間是不是有什么問題?”

    舒躍波這才往前面靠了靠說:“梁健,其實自從你進了市府辦,我真把你當做朋友來看的。在市府辦里,也只有你,我是信任的……”

    梁健心想,我怎么就沒有體會到呢!嘴上還是說:“謝謝舒秘書長信任!”舒躍波說:“我之所以來找你,是想請你幫幫忙,祁蕓是個很不錯的女孩子,她到市府也有段時間了,我也一直挺關心她。或許,她把我的這種關心,理解的有些過了……你知道的,那種……其實不是……所以,我想請你做做她思想工作,況且你也是單身嘛!而且據說是小學同學,你們倆……當然這是你們倆的事情,總之,你幫我勸勸她,讓她早點回來上班吧!”

    舒秘書長說的語焉不詳,把梁健都給搞糊涂了,但是想到以往幾次碰到舒躍波和祁蕓同進同出,梁繳以猜測舒躍波跟祁蕓的關系,絕不僅僅是同事關系。梁健也知道舒躍波是有家室的人。難道祁蕓是想小三上位,讓舒躍波犯難了?

    如果真是這種事情,梁酵更加不應該去摻和了!梁健說:“好好,有空我肯定去看看她。不過,現在正忙著,宏市長回來之后,布置了任務給我,南山縣又出了這種事情,恐怕這兩天我都沒有空啊!”

    舒躍波說:“這倒不是這么急……”這時候,副主任陳輝進長站起來,說道:“梁健,那你先忙。陳輝,你進來好了,我跟梁健談完了。”

    這天晚上,梁健擔心南山縣匯報緊急情況,在辦公室呆到很晚。如果萬一出什么事情,在辦公室里總是方便一些。更何況,這天宏市長也一直在辦公室呆著。

    直到晚上九點多,縣委書記葛東才打來電話,說市公安特警支隊100號人已經全部達到向陽坡鎮,分兩批安排在鎮上的宿舍和旅館里,縣和鎮已經研究,明天一早八點就開進成山村。其他都已經安排停當。明天如有情況還會及時通報梁健。

    梁健將情況告訴了宏市長。宏市長舒了一口氣,喝了一口水道,我們回去吧。原來宏市長心里也一直裝著成山村的事,好像對南山縣不放心。

    果不其然,在車上宏市長再次問梁健:“成山村的百姓反應那么激烈,會不會還有其他情況,我們沒有掌握?”

    梁健說:“如果有的話,縣鎮四位領導應該會提出來吧!”宏市長嘆口氣道:“不知為何,現在我對縣鎮做事是越來越不放心,我擔心判斷失誤,會搞出更大的事情來!”

    作為一位領導,怕出事是正常的。梁健說:“要不,我現在打個電話給縣里,再詳細問問情況!”

    梁健從后視鏡中,瞧見宏市長擺了擺手:“這倒不必了。下午的會議上已經定下來的事情,如果我們多次去問,會讓基層猶豫不決,妨礙他們的工作。”梁健“哦”了一聲,也就不再說話了。

    此刻,他才體會到,其實當領導還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平時有人常說,當領導就是傻子也會干的事情,就是發號發號施令。梁健一度也有過這種想法。

    可如今,他有了不同的體會。領導是越來越不好當,特別是如今的形勢,矛盾多發,很多時候都需要領導來做決策。一個決策失誤,恐怕就會引發一大串的問題,致使丟了官帽、進了牢房的事情,也常有發生。

    做決策困難的一個最主要方面,那就是信息不對稱。領導接收到的信息,并不是第一手信息。領導的信息一般都是第二手、第三手、甚至是更多手的信息,是經過加工傳遞過來的,這當中無法確保信息的客觀性和準確性。

    但領導又很難去掌握第一手信息,電視劇中播放康熙微服私訪,那就是要去掌握第一手信息,但這在現實中是行不通的。據說,有過這么一次笑話,一名市委書記新到一個地方,為掌握這個地方的真實情況,就自個兒坐出租車去了解情況,問一個司機時,司機問他,你是誰啊,干嘛關心這些問題。市委書記說,我是新上任的市委書記。出租車司機笑道,你沒病吧?如果你是市委書記,我還是市委書記他爹呢!

    平白無故當了人家一回兒子,還不好爭辯。老百姓誰會相信,一個市委司機自己坐出租車了解情況?

    就那成山村的特高壓事件來說,宏市長雖然感覺,縣里和鎮里給他的信息不一定準確、不一定客觀,甚至可能還有些藏著掖著的地方!但是他能自個跑到村里去嗎?肯定不能。宏市長直接跑到鎮上,已經是極限了。

    除了年終的慰問工作,沒有特大災難和突發事件,市長一般不會有第二次直接跑進百姓家里的機會。這就決定了,越上面的領導,就只能靠他的下屬來掌握信息。每位領導都逃不了這樣的局面,一方面是依靠下級上傳的信息,另一方面又對這些信息的準確性和客觀性產生懷疑。這真是非常糾結的事情。

    梁健想,這一個整個晚上,宏市長大概都會為這件事而糾結吧。然而,在梁健上床睡覺之前,他忽然收到了一條重要的信息。

    這是一條手機短信。號碼是陌生的。但是,梁醬到信息的末尾,就知道了這是誰發過來的。

    這條信息是這樣的:梁秘書,有一個情況不知道你有沒掌握,我們鎮上三名鎮干部已經回來了,是村民將他們安全送出來的。如果你還不知道這個情況,請勿告訴他人是我告訴你的。王雪娉。

    看到這條信息,梁健心里一震。在辦公室里,縣委書記葛東給自己打

    電話時并沒有說起這個情況,難道這三名鎮干部才剛剛回來,所以葛東還沒有掌握情況?梁健必須問明白,于是回了一條短信,問這是什么時候的事情?

    王雪娉的信息又回了過來,說這是晚上六點半的事情。從晚上六點半到近十點,那可是三個多小時的時間啊,這鎮上的情況葛東怎么可能不掌握呢?難道鎮上沒有向縣里匯報?

    這絕對不可能,況且按照葛東的說法,當時他們縣里的領導還都在鎮上駐點呢!那是怎么回事?唯一的原因,就是縣里不愿意告訴他們。

    鎮干部有沒有回來,對于決策來說,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信息,既然已經知道,梁健不可能對宏市長隱瞞,但在這之前,梁較定是要跟縣委書記葛東再進行一次核實!

    梁健向王雪娉發了“謝謝”兩個字,將王雪娉的號碼存了,將她發來的兩條信息則刪除了。既然她讓他保密,肯定是有所顧慮的。這也是可以理解的,畢竟王雪娉是向陽坡鎮的組織委員,在縣里和鎮上都不知道的情況下,私自向梁健通報鎮上情況,如果讓縣里和鎮里的領導知道了,恐怕她的日子不會好過。

    葛東的電話響了兩下,就接了起記在之前的通話中是不是忘記告訴我了。”葛東似乎愣了一下,很快就道:“梁處長,你要證實什么,盡管說吧!”

    梁健說:“被村民圍困村里的三名鎮干部,是不是已經回到鎮上了?”葛東默然了幾秒鐘說:“是啊。已經回到了鎮上。之前,我真是把這個事情給忘記了!”

    如果是下屬,梁較定會罵過去,這到底怎么回事,這么重大的信息都會忘記?!但電話那邊的是縣委書記,梁酵是心里真怒了,那也得忍著。

    梁健說:“葛書記,那好,我知道了。”梁健想掛電話,葛東卻問道:“不好意思啊,梁秘書,我能問一下嗎?你是怎么知道這一情況的?”梁健當然不能說是王雪娉說的,但他也不想胡編,說:“哦,聽說的,所以我跟你核實一下。”

    他竟然不表露出情緒,但是我也不是你葛東問我什么我就要回答的,這也是給葛東一點壓力。在官場,如果你太過聽從別人,他們就會把你當成軟柿子捏!梁進對不能讓葛東覺得,他是一個可以隨便捏的人,否則梁健在他眼中就會變得毫無價值。

    葛東聽梁健不肯說,也沒有辦法,他說:“梁處長,這件事情,你是不是要向宏市長匯報啊?”梁健說:“對,這是一個很重要的信息。”葛東說:“梁處長,這樣吧,這件事我親自向宏市長匯報吧!”說著葛東就掛了電話。

    梁健體會出了葛東的緊張,他擔心如果梁健去匯報,恐怕會引起宏市長對他的想法。梁健也不阻止。他說要親自匯報就親自匯報吧。他關心的是,宏市長聽說鎮干部已經回來,會不會有不同的部署?

    梁健在房間里走來走去,他是打算等十分鐘后,再給宏市長打一個電話,匯報一下有關情況。

    人在等待的時候,時間過起來仿佛特別慢。梁健從抽屜找出了一包香煙,拆開來抽出一支,對著窗口點上了香煙。煙頭在黑暗中一閃一閃。

    抽了兩口,他又把煙給滅了。有了煩心事,如果想抽煙就抽,是很容易上癮的。梁健不想重新上癮。

    十分鐘終于過去了。梁健拿起手機,給宏市長打電話。宏市長接了起來。梁健問道:“宏市長,葛書記已經給你打過電話了嗎?”

    宏市長聲音雖然低,但卻清晰地傳過來:“已經向我匯報過了,他說鎮上的三名干部已經回來了!”梁健說:“那么,宏市長,明天他們鎮上還要強行進村嗎?”宏市長道:“沒錯。按照原定計劃進行,具體情況南山縣已經都向我匯報了!”

    梁健很是驚訝,他原本以為原定計劃會被取消。梁健問道:“鎮干部已經回來了,情況好像有了變化……”宏市長打斷了他:“我們要尊重縣里的決定,這件事還是要靠他們去解決。”(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http://www.wnofco.tw/2_2199/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