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 第221章女孩曾倩
    在離板房區域不遠處的一家店鋪里,一個二十三四歲的女孩和一個二十歲左右的男孩站在那里,望著這邊的板房區。女孩子叫曾倩,男孩叫劉寶瑞,論年紀女孩子還比劉寶瑞大了四五歲,但這點年齡差距在這個青春飛揚的年紀并不明顯。

    曾倩上穿棉質黃色休閑短袖,下穿藍色休閑短褲,將她高挑骨感的身材,襯得更加醒目。男孩劉寶瑞隨意的穿著一件汗衫和七分褲,腳上是一雙涼鞋。劉寶瑞的目光不時被曾倩的身體吸引,在她肩頭和渾圓的臀部打轉。

    曾倩不是不知道劉寶瑞看自己,但她現在沒有空就這個問題跟劉寶瑞理論。她說:“你看著他們到的?”劉寶瑞說:“是的,開來了三輛車,一共下來了六個人。”劉寶瑞說:“肯定是考察組,我見到翟興業、諸法先都上前迎接,并與這六個人熱情握手。雖然聽不清楚,這架勢卻是極隆重的。既然說考察組今天來,我敢肯定就是這批人,錯不了!”

    曾倩覺得劉寶瑞分析得并不錯。曾倩對劉寶瑞的頭腦是放心的,劉寶瑞是川大的大一學生,現在正放暑假。他本可以不回天羅這窮鄉僻壤,但劉寶瑞想要見到曾倩,他擔心曾倩會一直為她父親的死想不開,就回來了。

    劉寶瑞不缺錢,劉寶瑞的父親雖然也已經過世,但以前做生意,積了一筆錢,都作為遺產留給了劉寶瑞。劉寶瑞父親和曾倩的父親是八拜之交,也正因為此,劉寶瑞跟曾倩自小認識,青梅竹馬,只不過劉寶瑞比曾倩小了幾歲,曾倩大學畢業了一年多,而劉寶瑞才上了一年川大。

    曾倩的父親曾方勇是天羅鄉副鄉長。他這個副鄉長當得很有個性,也很與眾不同,他不信奉阿諛奉承那一套,在水利和工程方面有專長,他之所以當上這個副鄉長,是干部群眾因為他的過硬作風和能力水平推選上去的,在當時來說叫做“跳票”,這是組織部門最反感的一種情況了,可沒辦法,群眾認可,奄結果不能改了。自從當了這個鄉長之后,曾方勇倒也沒有辜負群眾的期望,嘔心瀝血,奔跑在農村水利和道路工程的第一線,如今從綿陽進入天羅界的那些公路,大多是在曾方勇的監管下建設起來的,這些路雖然也有十多年時間了,但質量過硬,并無坑坑洼洼的跡象。

    曾方勇這個人,有個特點,那就是認真,當然用天羅鄉機關干部的說法,則是“較勁”。這種干部百姓喜歡,領導和同事則未必。地震發生之后,曾倩就多次聽說,曾方勇對鎮上的救災方式和重建工程的質量很不滿意,甚至與鎮上主要領導發生過多次沖突。曾倩也是川大畢業生,她知道父親的為人,她也有是非辨別能力,她認為父親是對的。

    曾倩是川大經濟系畢業生,大學畢業之后,原本可以呆在成都找一個體面的工作,就能成為都市白領。但曾倩從型失去了母親,他父親曾方勇一個人在鄉鎮工作,雖然名為副鄉長,其實他既不喝酒、也不抽煙,平日里知道的就是一心撲在工作上。曾倩有時候會對父親說:“群眾把你選為了副鄉長,簡直是把你給綁架了!”曾方勇揉揉女兒的頭發說:“小丫頭,老百姓信任咱,咱就干干,如果某天不信任咱了,不干了也無所謂。”

    但是老百姓似乎一直很信任他。他這樣的不貪不腐、無欲無求、一心為工、一心為民的干部,在整個中國打起燈籠找找恐怕也沒有幾個。曾倩原本以為,這樣的干部只不過是電視里放放的,沒想到自己家里就出了這么一個“活寶”。曾倩大學即將畢業的時候,對父親說:“老爸,我不想留在成都了,我想回鄉下。”曾方勇想了想,看了看女兒說:“也好,你回”

    這是曾方勇給自己女兒來的一出“知青下放”。曾倩是川大的優秀學生干部,每年都能拿到各種獎學金,是川大小有名氣的才女,她要回鄉,就成為了四川省委組織部的選調生,回到了家鄉天羅,在天羅鄉政府工作。

    然而,噩夢很快發生了。在一個美好的五月,天空突然之間發生了異常變化,黃色的云層就如犁過的田壟,掛在天空,父親曾經辛苦修建的公路裂開了巨大縫隙,鳥雀亂飛、老鼠出洞……緊接著就是曾倩從未見到過的山崩地裂,屋倒墻頹,曾倩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家園,轉眼間變成了一片廢墟,斷垣殘壁奈何天!

    上級政府高度關注,迅速開展了救援活動,曾倩作為在天羅的選調生,也跟機關干部一起,把恐懼和悲傷深深埋在心底,投入到了救援活動中。經過了一個月暗無天日的搶險救援,在余震時有時無當中,中央部署了從全國各地派來災后重建的隊伍。曾倩也感受到了,在中國這個大家庭中,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溫暖和感情,她覺得,自己回到農村是正確的,正因為自己在農村,發生了這么大災難的時候,自己才能跟自己的父親在一起,才能跟父老鄉親在一起。

    這段日子極其艱苦,父親作為分管水利和道路的副鄉長,整天腳不沾地,奔波在救災和重建的第一線。老百姓看到曾方勇奔波的身影,心里就有了著落,看到了家鄉重建的希望,因為在整個天羅鄉,曾方勇是最熟悉地理和道路的,有他在,就有希望。

    在災區曾方勇這樣的干部自力更生的同時,全國各界的各項賑災物資也向災區洶涌而來,為災后重建提供了堅強的物質保障。看起來,形勢一片大好。

    看到父親疲憊的身影,曾倩勸父親要多休息,注意身體。曾方勇說:“沒法休息,老百姓盼著我們早點把路修好、把水治好,一休息就得讓老百姓等。”曾倩也沒辦法再說服他,因為她知道,父親雖然累點、苦點,但他心里開心,充滿希望,愿意付出。只要一個人心情是舒暢的、開心的、樂意的,那么苦一點、累一點也不會太過影響身體,人在正能量之下,會迸發出難以想象的力量!

    直到有一天,父親曾方勇進來時,臉上的笑容不見、熱情不見、精神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頹喪和疲憊。曾倩趕緊上去,問發生了什么事情!曾方勇搖搖頭,說:“他們怎么可以這樣!”曾倩問發生了什么。曾方勇說:“重建天羅小學的工程,他們竟然偷工減料,多余的錢鄉政府要留下來。”

    天羅小學是鄉里唯一的小學,在地震中大部分房屋倒塌,三名孩子遇難。讓曾方勇這個富有同情心的男人,感到無比的心痛。因此,曾方勇牽頭的重建方案,把質量和安全放在了第一位。他說,要做到即使以后發生了同樣的地震,也不會再有孩子因為校舍倒塌而遇難。質量越高,資金投入也越大。

    但鎮上有關領導的想法,卻與曾方勇不同,他們說:“我們天羅鄉本來經濟基賜薄弱,這次上級給了我們撥款,這筆款子我們要用的合理,不能都用在了建設方面,我們也要考慮以后天羅鄉政府的運行,我們應該拿出一筆款子來,作為公務費用和今后職工福利。”曾方勇極力反對:“鎮上的發展,要靠鎮上自己想辦法解決,賑災資金就應該用于災后重建。”

    由于地震突然發生,災后重建沒有樣本,各種制度也不健全。賑災大量資金也都是初略估算后下發到賑災地區,并沒有經過跟蹤監管,拿到賑災資金的地區政府在資金使用方面,并沒有被嚴格的規定必須使用到哪個方面,具有極大的自主權。"記諸法先。

    諸法先說:“賑災資金的使用,不是你曾方勇說了算的,而是黨委政府集體研究決定的。如果賑災資金大量用在學校建設當中,以后我們政府如何運作?賑災是過了這個村,就沒有那個店的事情。你作為副鄉長,考慮問題不能太本位,只顧著自己的一畝三分地,也要從全鄉,從我們政府主要領導的角度來考慮一下問題。”曾方勇說:“我不想再看到有孩子因為學校不牢固而遇難的事情了!”諸法先說:“你不想看到?難道就你一個人有菩薩心腸?但做事情也要考慮實際情況,否則脫離實際,會讓鄉黨委政府陷入困境。”

    曾方勇是業務干部,他不太善于言辭,但他也聽出來,黨委書記的意思,無非是要從這波賑災資金中撈點好處,這點好處是給黨委政府集體也好,是給職工福利也好,總之是要切出一塊蛋糕來。曾方勇不想再辯解,他提出來:“既然,賑災資金使用是黨委政府集體研究決定,那么為什么不舉手表決呢!”

    諸法先笑笑,心道,曾方勇還真是頭腦簡單啊!他竟然會以為有人站在他這一邊,這是自討沒趣!

    曾方勇卻不怎么想,他認為,在鎮政府的整個班子中,肯定有人和他一樣再也不愿意看到孩子們因為房子不牢而失去生命,希望把來自于全國各地的賑災物

    資用在災后重建的刀刃上。

    諸法先說:“既然你提出來要舉手表決,那么今天我們就來表決一次。贊成把所有賑災資金都用在小學建設上的請舉手!”一個偌大的黨政領導班子會議室內,十五個黨委政府班子成員,舉起的竟然只有曾方勇孤零零的一只手。曾方勇差點吐血身亡,這幫人的良心都給狗吃了嗎?曾方勇算是看清楚了,整個黨委班子,都見錢眼開了,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把賑災款瓜分他用了。

    事實上,賑災款的使用,真的很難說,怎么用是對的,怎么用是錯的。用做學校建設是重建,納入鄉財政作為公用經費,也可以說是重建。重建都是鄉里在重建嘛,只要是鄉里的人在用這筆款都可以算是重建。

    曾方勇郁悶了一段時間,經過身邊一些人的勸解也算是平復下來了。可接下來的事情,卻讓曾方勇頗為惱火。那就是鄉政府辦公室主任,給他們每個領導的辦公室里送上了高檔茶葉和高檔香煙,說是用來接待使用。

    曾方勇做了多年鄉干部,都不主動去辦公室拿煙拿茶個人享用。如今又是災后,他就更加想都不想。沒想到,自己不去拿,辦公室倒是主動給自己送上門來。他對辦公室主任說:“這是哪里來的?”辦公室主任說:“還能哪里來的啊?買的啊,書記和鄉長說給大家改善一下生活!”曾方勇氣得鼻子冒煙:“有錢改善生活,沒錢蓋小學?!”曾方勇把這些煙和茶葉盡數退還給了辦公室。

    到了年底,政府又給每位班子成員增發了兩萬元的福利,曾方勇知道這些福利從哪里來,他不會拿這些燙手的錢,就明確提出自己不要。這樣一來,鎮領導班子成員都對曾方勇有了想法:這人不是一路的。在機關里,如果被別人認為不是一路的,就會很危險。在機關里,沒有絕對的“對”,也沒有絕對的“錯”,但卻有“站對”和“站錯”。曾方勇顯然是只站在了自己認為正確的一邊,而沒有考慮到其他人的感受。

    有時候一包煙、一盒茶葉或者幾百塊錢,你拿還是不拿,這說明的不僅僅是拿與不拿的問題,而是你是否跟他們一路的問題。“一丘之貉”,如果你都不愿意成為他們丘里的“貉”了,人家也沒有辦法,為了這個團隊的安全,只有把你趕出去。

    過年之后,曾方勇為他的堅持付出了代價,經過黨委政府集體研究討論,曾方勇的分工作了調整,不再分管學校工程項目建設。曾方勇原本已經在想辦法,如何在資金短缺的情況下,盡量千方百計保證學校建設的質量安全。這么一來,曾方勇的努力沒有了用武之地。

    但不管如何,曾方勇是個閑不下來的人,只好把精力用到了給老百姓辦其他事情上來,只要有需求,他就會讓車子載他去村里看房子、看路面、看地基。

    接著一件讓曾方勇悲痛不已的事情發生了,正在建設的天羅小學竟然發生了坍塌,建筑工人兩人死亡一人重傷。曾方勇當天就去了現場,一目了然,他認定這是偷工減料造成的。

    發生了如此重大的安全事故,而且是重建小學項目在建設過程中就發生倒塌,當地黨委政府是要負責任的。天羅鄉黨委政府召開緊急會議,研究辦法舉措。他們挖空心思,想了一個辦法,想借口這是由于余震造成的。但這個借口,由天羅鄉自己去說,沒有什么效果。鄉黨委書記,終于想到要抓住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那就是鏡州市援建指揮部指揮長翟興業。諸法先知道,如果他提出了要求,那么翟興業肯定會答應,翟興業是無法拒絕他的……

    果然,翟興業答應了派出一個專家組,來給事故做鑒定,并認定是余震所致。援建指揮部的鑒定之所以有效,是因為鏡州市作為天羅鄉的主要援建單位,本身就負有對學校、道路等建設指導工作。并且,天羅鄉出了這么大的麻煩,當地縣委縣政府當然也不想把事情弄大,最好有人出來講句話,事情就這么過去了。于是援建指揮部的話,發揮了神奇的作用。

    一切都妥當的時候,副鄉長曾方勇卻不知從哪里搞來了一份材料清單和一份援建資金使用情況的報賬單。這兩份單據,一份能夠證明的就是使用材料是劣質的,另一份能夠證明的是鄉黨委政府濫用援建資金。曾方勇說:“如果黨委政府不承認學校的生產事故是由于偷工減料造成,責成建設單位負責,那么他就將這兩份名單公布于眾!”

    天羅鄉黨委書記諸法先嚇呆了,如果這兩份名單公布出去,不僅他頭頂烏紗帽保不住,說不定他還要為此遭受牢獄之災。諸法先親自上門去賠不是,但曾方勇固執己見,毫不相讓。一個除了工作沒有其他愛好的人,為什么理卯上了,很可能就會一根筋到底。

    諸法先見無法說服曾方勇,只好坐車離開。在車上他給一個人打了一個電話,說:“必須得出手了,沒有回頭路!”

    第二天,曾方勇就如往常一樣,去村里看情況,回來的路上,山體坍塌將車子沖入懸崖,尸骨無存……

    這就是曾倩的父親曾方勇的故事。看著那一片板房區域,曾倩回憶起已經墜入淵谷,葬身魚腹的父親,她的眼中就涌出了兩滴淚珠。淚珠晶瑩剔透,讓身邊的男孩劉寶瑞看了非常心痛。

    劉寶瑞遞給曾倩紙巾,曾倩沒有要,而是用手背擦干了眼淚,準備向簡易板房區域走去。劉寶瑞喊住說:“曾倩,我聽說過,官官相護,即使是考察組,他們未必就不會相互包庇。”曾倩語聲堅定:“我不信這個世界上就沒有相信真相的人!”劉寶瑞見攔不住她,就說:“如果這次,你都不能成功。你答應一定要跟我回成都去,再也不回來了!”

    曾倩回頭看了劉寶瑞一眼,點了點頭。劉寶瑞說:“你要記住,你答應我的!”曾倩又點了點頭,說:“我知道。”劉寶瑞追上去說:“你走慢點,在我身后,我先上去。我估計板房片區肯定安排了人看守,他們知道今天考察組來,不會放松警惕的。我跑過去引開他們。”

    劉寶瑞猜得并沒有錯。板房的餐廳之中,考察組的歡迎午宴尚未結束,但在板房區域的入口處,有兩個當地派出所的民警坐在那里。他們是鄉黨委書記諸法先為防止有人來鬧,所以讓派出所所長安排了民警放哨。

    劉寶瑞裝作若無其事的,走到板房區域,兩個民警就站了起來,攔住了劉寶瑞:“你要去哪里?”劉寶瑞裝出嬉皮笑臉地道:“我要進去喝酒。”兩個民警,知道里面正在舉行歡迎宴會,聽他說要進去喝酒,難道是跟里面的人有什么關系,就說:“你是誰啊?”劉寶瑞說:“我是誰有必要跟你們說嗎?里面吃香的喝辣的,我們老百姓難道不能去喝杯酒?”

    兩個民警原本怕得罪人,還真想進去問一下有沒這么一個客人,聽劉寶瑞這么一說,就知道這是個來找茬的。他們喝道:“沒事趕緊走,別惹麻煩!”劉寶瑞說:“我憑什么走,這塊地不是我們天羅鄉的地嗎?只要天羅人都可以走!”民警道:“這里是援建組的地方,現在他們有重要客人,你不能隨便進去,快走吧!”

    劉寶瑞說:“你們兩個,到底是天羅人,還是哈巴狗。哈巴狗,做看守……”兩個民警見他有意找茬,就追趕了出來,“小子,你別罵,辱罵民警,我們讓你進所里蹲兩天!”劉寶瑞跑跑、罵罵,把兩個民警引開了一段路。

    兩個民警的任務是看守板房區的大門,見劉寶瑞逃跑了,也就不追遠,當他們轉身的時候,就瞧見一個女人的身影閃進了板房區。

    劉寶瑞引開民警的瞬間,女孩曾倩就快步跑入了板房區域,直向著前面的食堂跑去。食堂里的人,還在互敬和聊天。

    曾倩跑入食堂,瞧見杯盤狼藉的樣子,先是一愣,一股失望就從心底涌了出來。她原本以為考察組肯定是很節儉地吃午飯的,沒想到也是胡吃海喝。但人既然進來了,她也不想再后退,就喊道:“考察組組長在哪里?”

    她的聲音雖然清脆悅耳,但說話正氣凌然,食堂里的人都心里一驚,朝著曾倩看了過來。天羅鄉黨委書記諸法先和指揮長翟興業,心里都是一陣狂跳。還是諸法先反應快,他喊道:“這個女人怎么來這里了!”曾倩就說:“我來向考察組反映情況!”

    >

    諸法先恐嚇道:“你沒看到考察組在吃飯嗎?”曾倩說:“是大吃大喝重要,還是了解問題重要?”

    這女孩子說話和回答問題都如此清晰明了,引起了考察組的注意。楊小波看看曾倩,又看看原本拿在手中的酒盅,趕緊放了下來。原本裝作打瞌睡的熊葉麗也睜開了眼睛,梁健本來就沒醉,看著這個清純、漂亮的女孩,心下狐疑:“她到底是誰?怎么平白無故冒出一個氣勢洶洶的靚女來?”

    諸法先正無言以對,兩個原本在看門的民警已經趕回來了!諸法先見到那兩個民警,無名之火,正無處發泄,就喊道:“你們兩個干什么吃的?這個女人怎么進來的?”兩個民警趕緊哈哈腰,拽住了曾倩的肩膀,威脅道:“你快給我走,不然要你好看!”

    曾倩只是一個文弱女孩,身巧體輕,被兩個大男人拖著,怎么可能站得穩呢!楊小波還在糾結被外人看到自己胡吃海喝,形象不好。對民警拉扯女孩卻毫無反應。他不說,考察組的其他人也不說。指揮部和當地政府的人更加不會出聲。

    這時候,梁健實在忍不住了:“你們先放開她!”大家不再去看曾倩,反而都把目光投向了梁健。曾倩兩只清凈、明亮的眼睛,也如探照燈一樣,宓卣兆帕航(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http://www.wnofco.tw/2_2199/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