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 第212章辣妹子辣
    梁健沒有做聲。他本來還想刁難姜巖一會,假裝不知。可后來想,還是一言不發,讓他先講完再說。

    姜巖看梁健不說話,更加不知他心里想的是什么。他知道,關于那次說明材料的事,梁健坐了很久的冷板凳,心里肯定是無名之火無處發泄,積壓到現在,如果自己承認,梁健說不定會破口大罵,不過,既然來了,姜巖也做好了挨罵的準備。

    姜巖說:“那件事情,是我授意車小霞去做的。”梁健心里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心想,這事總算真相大白了。梁健說:“這事純粹是你自己想出來的,還是另外有人指使你這么干?”姜巖的目光怯怯地滑過梁健的臉,說:“這事,其實我也是受人指使。不過,我不想把那個人的名字說出來,請你原諒我。”

    即使姜巖不講,梁健心里也有數。那人肯定是組織部長朱庸良。車小霞的錄音,雖然斷斷續續,卻不難聽清朱庸良的名字。不過梁健還想要試試姜巖:“如果,你不把那個人的名字告訴我,我又憑什么原諒你呢?你不是不知道,為了那次失誤,我被整得有多苦!”

    姜巖一愣,他當然清楚梁健說的話并非夸張。那次事件直接導致了梁健坐了很長時間的“冷板凳”,梁健不原諒他也是情有可原。

    梁健見姜巖如有所思,便說:“你今天來我辦公室,就是想跟我說這些?”姜巖猛然想起自己不管新仇舊恨不顧尊嚴的來到梁健辦公室的目的,并不是負荊請罪,其實是想讓梁健在關于他的崗位安排方面幫幫忙。可梁健讓他說出當時在幕后指使之人,他還是有些開不了口。

    看著姜巖一臉糾結的表情,梁健心里清楚,姜巖不會僅僅為了求得他的原諒,巴巴地跑來他的辦公室懺悔。他的為人還達不到這樣的層次。不過,他這樣一路緊逼,讓他說出幕后指使之人,也有趁人之危的嫌疑。只是,梁健很想再試他一試。便說:“如果你不想說出你背后的人是誰,那也沒什么大不了!如果沒有別的事,那么就請出去吧。”

    姜巖想起老婆陸媛說的話,如果失去這次機會,以后想要再爭取到一官半職恐怕是難于登青天了。可是,讓他說出朱庸良的名字,他還是辦不到。盡管,朱庸良在對待他的事情上,可謂不仁不義,非常不負責任,但要他為了自己的榮辱出賣朱庸良,他還是做不出來。這和朱庸良的好壞無關,他只是不喜歡這樣做。

    姜巖抬眼看著梁健,語氣里多了一絲堅定:“梁部長,不好意思,雖然我很渴望你的原諒,但如果前提條件一定得是出賣那個人,我做不出來。”

    梁健的目光溫和里透著鋒銳,說:“謝謝你來告訴我這些。你很仗義,講義氣,這一點很好。既然你不愿出賣那個人,我也不會逼你。你可以回去了!”

    姜巖聽梁健下了逐客令,滿心失落地站起身"他想起陸媛的臉,甚至都能聽到她尖銳的責備,只是,他實在不想抬出她來。也許,梁健真的會看在陸媛面子上拉他一把,只是在這樣的境況下,讓他抬出老婆來謀出路,對他來說,太傷自尊了。

    姜巖的性格,其實也有點清高。讀書時代,他刻苦好學,常常榮膺三好學生,參加工作后,他更是秉承著一貫的勤奮刻苦、積極上進,唯一的問題是,他沒有背景,所以即使勤奮踏實,一步一個腳印,到如今卻依然是一個正股級。在別人看來,干部科長風光無限,內里的辛苦勞累卻只有他自己清楚。

    姜巖也是有底線的。比如,讓他出賣別人,他做不到。既然梁健下了逐客令,他繼續待下去也只是徒然讓自己丟臉,便說:“梁部長,無論如何,我為我曾經對你做的那些事向你道個歉,我出去了。”

    梁健不語,只是點點頭。看著他難以掩飾的失落,憂慮,看著他慢慢走向門口,開門……直到姜巖要跨出門口的一瞬間,梁健終于開口叫住了他:“姜巖,你等等。”

    姜巖驚訝地轉過身來,臉上有一閃而過的驚喜,問道:“梁部長?”

    梁健笑了笑,說:“你等等,再坐一會吧。”

    姜巖愣了愣,不過還是臉色恭謹地回來重新坐了下來。對于梁健突然而來的轉變,他一時還沒有頭緒。

    梁健等他坐下,直截了當地問:“說吧,你來找我的初衷是什么?我看能不能幫得上你?”

    姜巖嘴巴張了張,似乎非常激動,好不容易才說:“梁部長,你不再要求我說出那個人的名字了嗎?”

    梁健嘴角微微浮現的笑容彷如一縷陽光沖破云層穿射而來,姜巖心里定了定。只聽梁健說道:“不好意思,我剛才只是試一試你。雖然我們在一起共事也有一段時間了,但說實話我并不了解你。看了你剛才的表現,可見你還是一個有內心原則的人。這一點我很欣賞。”

    梁健知道,姜巖沒有背景,沒有依靠,只憑借自己的努力和實力。這樣的人很在乎自己的內心原則,也渴望被人肯定。只有那些獨攬大權、為所欲為的人,才會無視原則這樣的東西。果然,姜巖聽梁戒自己講原則,心下很受感動。他沒想到,竟然是這個一直讓他忌憚和討厭的人,卻終于懂得了自己、理解了自己。姜巖激動地說:“謝謝梁部長的夸獎。”

    梁健說:“我這也不是夸你,你就是這么做的而已。關于先前的那個問題,雖然你不說,我其實也知道答案。所以,你說不說,對我來說都不重要。我只是在乎你的態度而已。從你的堅守,我看出你是一個值得信任的人。”

    姜巖幾乎要感激涕零了,這個一直以來讓他耿耿于懷,處心積慮要排除的人,卻比陸媛更懂他的心。如果早一點知道,他也許也不會去做那些傻事,如今也不會陷入這樣的困境了。哎,看來,還真是自作孽。

    梁健目光溫和地看著他,說:“你說說吧,需要我幫你什么?”

    姜巖抬眼看了梁健一眼,目光很快又怯怯地移開了,他說:“梁部長,你肯定也已經知道,這次部里要安排我出去。""朱部長已經找我談過話,說給我安排的是副科級組織員。梁部長,我在組織部呆了十年了,可以說,我把青春全部獻給了組織部,臨了,讓我出去,卻只給我一個副科級組織員的身份,讓我的臉往哪里放啊?一個干部科長,出部的時候只給安排一個副科級組織員,這樣的安排,恐怕是絕無僅有的了,這對以后部里安排干部也不利吧!所以,我原本想請梁部長能否幫忙跟有關領導說說。”

    梁健略作沉吟,說:“說實話,這件事,我已經得到了朱部長的指示,因為涉及到你本人,所以表格等材料,我讓副科長凌晨去做了。”

    姜巖先前已經看到過凌晨的表格,想,梁健沒有騙我,他是誠懇的。只聽梁健又說:“因為是朱部長定的事情,所以,我也沒辦法插手。”

    姜巖的神色黯了一下,問道:“就是說,這件事情,已經沒有回天之力了?”

    梁健搖了搖頭,說:“難。”

    姜巖沉默片刻,抬起眼看著梁健,認真說道:“但我還是謝謝梁部長。說實話,以前,由于各種原因,我心里對梁部長存在各種各樣的想法,也許就是大家說的羨慕嫉妒恨吧!”姜巖自嘲的一笑,“可是,通過今天跟梁部長的聊天,我對梁部長,已經完全沒有任何想法了。梁部長,你是一個真誠的人,即使一直在你手下工作,我也心甘情愿,我保證以后再也不會發生之前那種不愉快的事情。可惜,我要被安排出去了,在此,我再次為我之前的行為表示道歉。”

    梁健聽姜巖說的誠懇,心想其實姜巖內里并不壞,甚至可以說是老實的。便說:“也許,還有一個辦法。”

    姜巖的眼睛猛然綻放出不一樣的光彩:“梁部長,你說還有什么辦法?

    ”

    梁健說:“你去找一個人,也許有用。也只有他出面,才可能挽回你目前的困境。”

    姜巖激動的嘴唇都微微顫抖著,問:“誰?”

    梁健說:“十面鎮黨委書記金凱歌。”

    姜巖云里霧里:“金凱歌?”

    梁健點頭:“沒錯,就是金凱歌。”

    一天之后,金凱歌打來電話,說晚上一起吃飯。梁健說:“你已經給我踐行過了,不用再吃飯了。”金凱歌說:“上次是踐行,這次是因為你辦事效率高,這么快就幫我找了一個好幫手。”梁健晚上正好沒處吃飯,但他不想大張旗鼓,就說:“除非,就我們兄弟兩人,如果人多,我就不參加了。”金凱歌說:“就我倆人。”

    老百姓一直以為,當干部的一準喜歡上高檔酒店、胡吃海喝、聲色犬馬。誠然,從梁姜始工作起,機關里的吃喝風越來越嚴重,吃一頓,從一千兩千覺得很貴,到一萬兩萬,稀松平常。但其實,生處應酬吃喝第一線的各級領導干部,卻無不搖頭喊累,“昨天高了,實在不行”、“這樣吃下去,領導干部的身體都要吃壞”、“我們幾天能不能粗茶淡飯一回呢”,這些話聽上去很是矯情,可事實上,許多領導干部沒有倒在改革發展第一線,卻倒在了吃喝第一線,喝死的有,吃出糖尿病、高血壓、高血脂的比比皆是,直到2013年出臺八項規定,這股吃喝的腥風血雨才得以暫時停歇,但愿,就像某些減肥廣告說的那樣:永不反彈。

    總之,梁健在長湖區委組織部工作期間,正是這一輪吃喝風的巔峰狀態。作為一個大鎮的黨委書記,金凱歌雖然不喜歡胡吃海喝,但在大風氣影響下,也是無可奈何。他這兩天連續應酬,所以今天梁健提出縮小吃飯范圍,內心還是頗高興的。金凱歌說:“今天我們就不去吃大飯店,也不去小飯館,我們兩去吃點韓國料理,說說話吧?”

    梁健說:“行啊。”

    金凱歌用車接了梁健,到了韓國料理店,便讓駕駛員先回去了。兩人走入店內,要了一個小型包廂。保險需要脫鞋才能入內,倒也別有一番風雅。

    點了金槍魚、壽司、水果色拉、米飯等食物,金凱歌問:“來點什么酒?”梁健說:“要不酒就算了?”金凱歌說:“無酒不成席,下次說起我們倆吃飯,你說金書記連酒都沒請我喝,跟沒吃一樣。我豈不大掉面子?!”

    梁健說:“看來,雖然我們不到大酒店吃飯,可酒文化還是無孔不入,直接追到韓國料理店來了。”

    酒實在是一種很好的潤滑劑。在官場,如果離開了酒,很多話不能說,其實也沒什么可說。比如說吧,梁健和金凱歌雖然是這么長時間的戰友了,但如果吃飯的時候不喝酒,兩人眼睛瞪眼睛,鼻子對鼻子,兩個大男人,又不能像女人一樣雞毛碎片,真正要說的話,十來句就能講完。那么吃飯還有什么意思,不如打個電話算了。

    正是由于這種顧慮,金凱歌堅持要喝點酒。在韓國料理店喝酒,那么當然是喝清酒了。服務員說,有幾種價格不一樣的清酒,金凱歌說,上最好的吧。

    一嘗,味道還不錯。和梁健倆人碰了一個滿杯,便慢慢吃起料理來。金凱歌說:“你還真是舍得啊,竟然把干部科長放出來!”

    梁健知道干部科長姜巖已經找過金凱歌了,就說:“你覺得姜巖這人怎么樣?”金凱歌說:“能力是沒的說的,在組織部磨了十年,組織協調能力和文字寫作能力在所有年輕干部當中應該也是排的上的。就是,我聽說……”梁健說:“聽說什么?”金凱歌喝了一口酒說:“兄弟,我就直說了啊!我聽說,你的前妻跟了他對吧?”梁健也不避諱,說:“沒錯。”金凱歌說:“我還聽說,上次那個推薦會議上的紕漏,是他讓科室的人故意做的,目的就是害你,是吧?”梁健說:“沒錯。”金凱歌納悶的瞅著梁健:“那你為什么還要幫他,你別告訴我,你是菩薩心腸!”

    梁健笑了笑,舉起酒杯,敬了金凱歌一杯,說:“我幫他,其實有三點考慮。”金凱歌疑惑地問:“哦?我倒想聽聽。”梁健說:“一個是,盡管他跟我關系不怎么樣,甚至還給我使過絆子,但他是干部科科長,干部科是我的分管科室,那么他就是我的兵,如果給他安排不好,我自己也沒面子。第二個,他以前跟朱庸良走得近,但在關于他的去處問題上,朱庸良讓他很失望,我在這個時候幫他,他會記住我的好,也許這一輩子都會感激我在最關鍵的時候拉了他一把。第三個,也是最重要的,你那里很需要人才,他到你那里擔任組織委員,就可以把傅棟平調出去,姜巖是金書記你要求提拔的,他肯定會記得你的好,這樣一來,你就能把組織人事工作牢牢抓在手中了。這是一箭三雕,有何不可?”

    金凱歌朝梁健豎起一個大拇指說:“梁健,看來,你真是成熟了,自從當了副部長之后,思路也開闊了許多。我相信你以后前途無量。”

    梁健拿起酒杯說:“金書記,你夸獎了!”

    金凱歌遲疑了一下,又說:“可是還有一個問題。昨天姜巖記那里請示下來的,以后他肯定就是你死心塌地的小弟,而對朱庸良的不負責卻一直會記在心里。”

    金凱歌又問:“胡書記,不知會同意嗎?”梁健信心滿懷地說:“我去四川之前會向她報告一次。你就放心吧。”金凱歌笑看著梁健:“你現在,真是不得了,胡書記對你那么信任。”梁健說:“沒你想得那么不得了。”

    梁健沒有耽擱,第二天一早就去了胡小英辦公室。胡小英難得上午沒有會,也沒有接待任務。梁健將關于姜巖任命的設想,向胡小英作了匯報。胡小英想了想,笑道:“你是說,到時候讓我提出來,把姜巖的副科級組織員變為組織委員?你這家……”胡小英本想說“家伙”,但又礙于自己身份,說:“這段時間,你好像也學會玩弄心計了?!”

    梁健說:“并不是像胡書記想得那樣,我只是考慮,如何安排,各方面都更加滿意一點。”胡小英說:“我沒有批評你。你的這種想法很好,我會接受的。”梁健說:“感謝胡書記的關心。”

    談完了正事,胡小英說:“聽說,你被市委組織部安排去四川考察干部了?”梁健說:“還有三天就走。”胡小英笑說:“四川是個好地方,有首歌叫做,好像是宋祖英唱的,辣妹子辣。到了四川可要抵得住辣妹子的誘惑啊!”

    梁健聽胡小英竟然說出這么一句話,眼睛瞅著胡小英,有些摸不透她這句話什么意思。胡小英看到梁健的眼神,說:“我開玩笑的。”梁健卻說:“我肯定按照胡書記的要求,守住底線。”(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http://www.wnofco.tw/2_2199/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