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 第161章其樂融融
    第二天,就陸續有人梁健其實身體已經完全恢復了正常,但醫院院長因為受到過長湖區領導的囑咐,一定要留梁健在醫院里再呆幾天,主要是做些例行的檢查,等檢查做完,如果徹底沒有問題,才敢放他出院。

    梁健呆在病房里,沒事可做,玩手機呢,覺得眼睛疲勞受不了,就讓護工劉阿姨去幫自己買書看。在年輕的時候,梁健喜歡看金庸和古龍的武俠小說,后來上了大學就沒再看過,這會他想閑著也是閑著,就讓劉阿姨又去買了一套來。

    劉阿姨捧著一大累書回來了:“夠你看幾天的了!”梁健說:“一個晚上看完。”劉阿姨說:“吹牛。”

    她沒料到,梁醬書,真的是一目十行,特別是這些武俠他以前都看過,有些情節都還背得出來,一本接一本的看,到了晚上十一點鐘左右,已經看了三套書了。

    劉阿姨趕緊阻止他:“行了,不能再看了,該躺下來睡覺了!你要知道,你還是一個病人!”梁健正看得興起:“我哪里是病人啊!我是被他們軟禁在這里。我再看一會,幫幫忙。”

    梁健一看武俠就上癮,無法放下來。劉阿姨又等了半個小時,見已經快到了十一點半,就道:“必須得睡了!”一把將他手上的書,搶奪了過去。

    梁健無可奈何地瞧著嚴肅認真的劉阿姨,暮然想起小時候看武俠也是這樣,看到晚了自己還不肯睡,母親就突然過來,一把抽掉他的書,關掉他的燈,讓他睡覺。雖然沒得再看那些吸引人的情節,但那種母愛還是讓梁健有種溫暖的回憶。如今看著劉阿姨相似的動作,他也頗有感觸,躲進了被子說了句:“劉阿姨,你真好啊!”

    劉阿姨嘟著嘴笑說:“你再說我好也沒用,今天武俠還是不能再看了,到此為止!”

    梁健搖頭笑著說,“好吧,我睡覺了!別這么兇嘛!”

    第二天是休息日,上午十點左右,胡小英"胡小英到醫院之前,她精心打扮了一番,她將頭發向兩邊梳了,用金色的發夾在腦后夾了。她的額頭甚是平坦,眉毛細長,這樣的發型又使她看起來年輕了幾歲。因為是休息日,她沒有穿正裝,一件純棉外套,一件修身褲子,使她更顯高挑,修長。胡小英在鏡子中照看了一下,對自己的打扮還挺滿意。

    她原本是在昨天晚上就想趕來,但理智告訴她,她不能顯得太關心梁健,在整個長湖區,要看她好戲的人不是沒有,必須得多長一個心眼。在休息日白天來看看梁健,大家不容易說話。

    劉阿姨瞧見胡小英走進來,趕忙讓座:“胡書記,你請坐!”胡小英對劉阿姨說了句:“你辛苦了!”劉阿姨要給胡小英倒水,胡小英說不用客氣了,劉阿姨還是堅持要給她倒水。

    倒完了水,劉阿姨非常知趣地對梁建說:“我到樓下去買點東西,馬上上來的。”梁健說:“你去吧,不急的!最好晚點回來!”

    梁健這么一說,胡小英差點臉紅。等劉阿姨走了,胡小英斥道:“你怎么這么說話啊,讓人家誤會!”

    梁健瞧見胡小英竟然臉紅,就覺好玩,自己的一句話竟然讓堂堂的女區委書記臉紅。梁酵有種故意想要惡作劇的沖動:“她晚點來,我們就可以多說幾句嘛!”

    胡小英心里也是這么想的,就沒再斥責梁健,而是道:“這兩天怎么樣?”梁健說:“你還是早點讓醫院放我出去吧!我在這里悶得慌,只能看這些閑書呢!”

    胡小英看到邊上累著幾打武俠小說,就笑道:“小時候,你們男的愛看武俠,我們女的愛看瓊瑤!”

    梁健詫異道:“你也看過瓊瑤啊!哈哈,怪不得!”

    胡小英奇怪道:“怪不得什么啊?”

    梁健道:“怪不得你也會臉紅。”

    胡小英被梁健這么一說,就更加不好意思,一時又找不到話來反駁他。

    梁健也不想看胡小英太過尷尬,就道:“你今天的一身打扮很好看,比正裝打扮,不知年輕多少呢!也不知漂亮多少呢!”

    胡小英被梁健一夸,更加羞澀,她不能否認,自己是為梁健打扮的,但嘴上她怎么都不能承認。就說:“沒想到,你說話,也是油嘴滑舌的!”

    梁健說:“要油嘴滑舌,我就不會這么說了。我就會說,你今天是為我才精心打扮的嗎?”胡小英說:“去。我不跟你閑扯了,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梁健好奇道:“什么問題啊?”

    胡小英道:“關于十面鎮黨委書記人選的問題。前段時間,原十面鎮黨委書記鐘濤被區紀委調查,已經不可能回到原來的工作崗位,我讓你們組織部朱部長拿出下一次常委會上干部任用的方案,他提出的十面鎮黨委書記人選,我很不滿意。所以,今天也想聽聽你的看法。”

    梁健心想,不論從哪個方面記,這種事情,我還是不發表意見好。畢竟不是我該管的事情,你說是吧?”

    胡小英聽梁健這么一說,就知道梁健心里存有顧慮。但她目前心里還真是沒底,希望能夠聽到梁健的一些看法,即便這些看法毫無參考價值,她的心里會更加有數一點。

    于是,胡小英道:“你看,今天我穿的不是工作服來的,我是穿著休閑裝來的,所以,你也別把我當區委書記,你把我當做胡小英就行。我們的談話,也無非就算是在茶余飯后,隨便品評一下干部而已,不當真。”

    梁健聽胡小英這么說,心想這么說也說不過去啊,雖然兩人都不是在工作場合,但畢竟討論的是涉及干部任用等秘密工作,怎么可以當做隨便閑談呢!

    可他又看到胡小英的確希望聽到自己的看法,從她的眼神中,他也看出了一絲煩擾,也許正是為十面鎮黨委書記人選的事情傷腦筋,于是他就道:“如果你真想聽聽我的意思,那我會說,干嘛不讓現任鎮長金凱歌干呢!”

    金凱歌初到十面鎮的時候,被人稱為“窩囊鎮長”,他受到老領導柯旭的影響,本來只想韜光養晦,在十面鎮鍍鍍金,就回到區政協當一個副主席。沒想到,人算不如天算。上面來了政策,柯旭退居二線,再也不能幫他回政協當副主席。沒有了老領導的幫助,卻也相應少了拘束,金凱歌反而放開了手腳,聯合梁健搞了規范黨政權力制衡機制,使十面鎮在權力運行方面煥然一新,鎮黨委書記鐘濤的權力也受到了鉗制。

    因此,讓梁健推薦十面鎮黨委書記的人選,梁健當然會毫不顧忌地推薦金凱歌。

    “金凱歌?”胡小英重復了這個名字,她不是不了解金凱歌,但她還是有些猶豫。

    梁健對胡小英的猶豫看著眼里。他以前就聽人說過,胡小英和金凱歌的領導柯旭關系似乎非常一般。梁酵道:“胡書記,我也不藏著掖著了,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胡小英抬起了頭來,看著梁健:“你問吧。”梁健說:“你跟金凱歌的前領導柯旭之間是否有什么矛盾?”胡小英頓了一會道:“也不能說矛盾,是柯旭在長湖區的時間長了,也算是老資格,我初到長湖區的時候,他不是太賣面子,但也說不上矛盾太深。”

    梁健說:“人家都在傳你和他關系不好。如果你這次任用金凱歌,這些謠傳就會自然消解,何況目前的金凱歌與柯旭在任時的金凱歌已經判若兩人。如果給他一個平臺,我相

    信他會還你一個精彩!”

    胡小英這才笑道:“看來,你是力挺金凱歌了?”

    梁健道:“我也不矯情了,沒錯。”

    胡小英笑說:“看來,你還是挺會識別干部,如果讓你分管干部還挺不錯的。”

    “那是!”梁健自我吹噓的道。他本來也就開一玩笑,誰知胡小英竟然當真了!

    這天又經過了一番對梁建來說純屬多余的檢查。檢查完畢,徹底無事,醫院方面總算放心,說讓梁健他們準備一下,下午就可以出院了。梁健那個開心啊,就如一只小鳥得知可以飛出牢籠了。

    在梁屆出院的前一小時,忽然又來了一個人看望梁健。這人就是梁健的表妹蔡芬芬。這會,蔡芬芬身穿一條把身子裹得緊緊的印花長裙,這種長裙,梁健好像在香港一個叫王家衛導演的《花樣年華》中看到過。看著裹在裙里的蔡芬芬,再加上蔡芬芬的臉頰,本就有些尖,梁酵產生了一種錯覺,仿佛是一個女蛇妖進了自己的房間。

    蔡芬芬搖曳腰肢,來到梁健的身邊。這時候梁健已經沒躺在床上,而是坐在一邊的椅子上。蔡芬芬垂首撒嬌道:“梁健哥,你這人怎么這樣啊!”

    梁酵奇怪了,這蔡芬芬來看自己,一見面非但沒有詢問病情——當然如今這病情也沒什么可詢問的,但至少這個詢問的程序不能省吧——反而責備自己來了!梁酵道:“我怎么了,我!”

    蔡芬芬已經站住了,還在輕微擺動腰肢,不知她是要造成一種弱柳扶風的感覺,還是要給梁健一種頭暈目眩的感覺:“怎么了!你發生了這么大的事情,都沒有告訴我這個表妹,你說,你仗義嗎?”(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http://www.wnofco.tw/2_2199/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