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 第160章人事醞釀
    胡小英想,史有新同志倒還真有幾分了解,優點是工作任勞任怨,而且性格比較謹慎,他不喜歡鉆小圈子,因此也應該不是區長周其同的人,即便他是“隱性”的周其同的人,也不用怕,畢竟區機關事務管理局是個“責任大于權力”的部門,有點錢,但在領導眼皮子底下,好控制。更何況是在她胡小英任上從區委辦提拔出去,對提升她胡小英本人的威信有好處,就爽快地道:“朱部長,這個人選不錯。”

    提出的第一個人淹被接受,朱庸良心里得意,就又匯報下去:“十面鎮黨委書記,我們考慮建議由區政府辦副主任王奉化同志擔任。”

    胡小英在這個時候,打斷了他:“王奉化?我聽人說,王奉化本人就是鐘濤的表弟。鐘濤因為違紀違法被抓進去了,我們現在又派一個他的表弟過去,那在群眾中會引起什么反響?群眾會不會想,區委是不是覺得鐘濤抓錯了,所以又派了一個他的表弟過來!”

    鐘濤之所以把王奉化推了出來,那是有原因的。一方面,王奉化曾經送給他五萬塊錢,至今他都沒有拿出實質性的行動,來給王奉化謀得什么好處,他心里總有種不安寧,畢竟“吃人嘴短、拿人手軟”;二是他曾經在區體育局局長黃少華住院的時候,就提出讓王奉化接替黃少華出任區體育局局長,可后來沒想到黃少華醒了過來,這事就沒影兒了!所以,他趁機又想把王奉化推出來,看看能不能給他解決職位上的問題!

    因此,他打算在這個事情上要幫王奉化撐一把:“胡書記,在十面鎮黨委書記的人選上,我們推薦王奉化,是這么考慮的。雖然王奉化跟鐘濤是表兄弟,但畢竟王奉化是王奉化、鐘濤是鐘濤,我們用干部,不僅考慮其親屬關系,最重要的還是考慮其本身工作能力和政治素質是否與崗位匹配,從這個意義上看,我們認為王奉化,在區府辦待得時間已經比較長了,經驗也有了,我們希望把他放下去鍛煉鍛煉,看能不能成大器!”

    胡小英卻道:“你的話說得也有一定的道理,但王奉化目前只是一個副科級領導干部,一下子擔任為十面鎮黨委書記,步子是不是跨的有些大了?一定意義上說,十面鎮黨委書記這個崗位,在整個長湖區都算得上是舉足輕重的崗位,甚至可以跟我們有些副區長相媲美,這個崗位上的干部,我們是作為以后推薦四套班子成員的重點對象的,貿然把一個副科級干部放到這樣的崗位,不太妥當吧?”

    胡小英這么一說,朱庸良就覺得提拔王奉化就沒戲了,他只好去守住下一個崗位,他繼續道:“還是胡書記想得周到。那十面鎮黨委書記人選,我們再回去考慮考慮。至于十面鎮黨委副書記,我想,是否可以考慮讓區委組織部辦公室主任李菊同志掛職擔任?李菊同志,作為區委組織部副部長人選,上次我就向胡書記建議過,后來梁健同志到我們部里擔任了副部長,李菊同志就一直沒有安排。上次,我也向胡書記匯報了,李菊同志經驗有了,年齡也在大起來了,如果不及時使用以后工作上可能會不利了!”

    胡小英知道朱庸良的信九,在她耳邊,已經有不少人在傳他朱庸良和李菊的不正當關系了,朱庸良想快點把李菊推出去,無非是想快點兌現對李菊的承諾,把李菊這棵“窩邊草”變成外面的野草,讓李菊有個安排,他也算對得起她。

    但胡小英就是不想讓朱庸良這么舒服,她采取了不答應、不否定的態度道:“朱部長,你繼續說。”

    朱庸良聽到胡小英不予表態,心里就沒底了,就心神不安地繼續匯報下去:“至于溪鎮鎮長人選,我們認為是不是可以把渺遠鎮黨委副書記陳佩芳提拔過去?”胡小英聽到“陳佩芳”這個名字,還真是陌生,腦袋里搜索了好一會,才模模糊糊有了這個人的影子。因為不熟悉,胡小英就不好評價。

    她這才意識到,自己來十面鎮不久,對干部的熟悉程度遠遠不夠,是一個極大的缺陷,她本想靠朱庸良這個組織部長來掌握全區的領導干部情況,可朱庸良顯然是胳膊肘往外拐,跟區長周其同走得很近。因此他所提的人選,在政治素質和實際工作能力方面都是值得商榷的,她無法相信,又不能完全不信,畢竟就如這個溪鎮鎮長,如果她要否定“陳佩芳”,她要么說出另一個更合適的人選,要么就掌握“陳佩芳”某些不合適的狀況,不然否決的理由就會不充分,讓人覺得她情況不清、毫無見地、盲目做主。這時候,她真是太希望有一個人分管干部工作,能夠在干部情況上給她“通風報信”。

    剛這么渴望著,腦袋里就閃過一個靈感。她突然想起梁健,曾經跟他提起過區文體局副局長朱懷遇。對朱庸良說:“朱部長,你說區體育局副局長朱懷遇這個人怎么樣?他跟你一樣姓朱嘛!”

    朱庸良不知胡小英為什么會突然提起朱懷遇這個人,他又不好不回答,就道:“朱懷遇這位同志,曾經在渺遠鎮、區執法局和區體育局呆過,工作經驗也比較豐富了,就是一直擔任的是副職,年紀也將近四十了,培養的前景已經不太大了。”

    胡小英哈哈笑了道:“他在渺遠鎮也呆過啊?那不是正好!另外,對于干部提拔,年齡是一個因素,但也要防止唯年齡論,中央也有規定,在領導班子成員中,要確保各個年齡段的干部都有一定比例。我看還是這樣吧,溪鎮鎮長的人選,你再去斟酌一下,在陳佩芳同志和朱懷遇同志之間,再做一番考量,看看誰更合適?”

    胡小英沒有徹底否認組織部關于溪鎮鎮長的人選,已經算是給了朱庸良面子了。朱庸良如果還不見好就收,說不定后果更慘,于是朱庸良就說:“好的,胡書記,我們再去考量考量。其他的有關干部,我再簡要匯報一下。”

    涉及交流的干部和職級晉升的干部,不是胡小英關注的重點,也就聽過算過。聽完了朱庸良的匯報,她想該是自己表態的時候了,她說:“朱部長,今天你辛苦了。你們的考慮也還算周全。關于這幾個重點的干部,我想這樣,分兩個方面:一是區機關事務管理局長的職務任免,基本上可以確定下來了,朱新毛免職,保留職級,由史有新接任;二是溪鎮鎮長人選,在朱懷遇和陳佩芳之間,考量一下,朱部長,這方面,你也不用客氣,朱懷遇是你本家,你也不用避諱的,該提拔還提拔……”

    朱庸良聽著胡小英這話,心里有說不出的苦,我哪里想要提拔朱懷遇啊,這個朱懷遇又不是我親戚,跟我只是同姓朱而已啊,是你胡書記要提拔他嘛,怎么搞得像是我要提拔他還得感謝你一樣!這些話是腹語,他當然不好說出來。

    只聽胡小英繼續道:“至于十面鎮黨委書記人選的事情,我們要慎重考慮,絕對不可輕易,我認為你說的王奉化不太合適,你再去考慮考慮,我也再去考慮考慮。最后,就是十面鎮黨委副書記的崗位,以前是余悅,她是我的秘書,如果她一去掛職,就把這個職位拿出來,搞得就像她一回來準要提拔一樣,影響也不太好,畢竟她曾經替我工作,我不想讓別人覺得為自己的秘書考慮太多。你看怎么樣?”

    朱庸良再次體會到胡小英的厲害,他的本意是要提拔李菊,結果被胡小英說成,他要提拔余悅,而她區委書記呢不想任人唯親,所以把余悅放一放,這結果就是連鎖反應,把李菊也放了一放。他實在有些不甘心,就道:“可是李菊……”

    胡小英笑道:“李菊同志,也是好同志,她這辦公室主任的工作,應該干得還不錯吧!我看你朱部長,一時半會也少不了她。我們可以考慮先把她的職級解決掉啊,我想,這次給她解決副科級吧。你們組織部不是有副科級組織員這一說嘛,就這么定了,把副科級組織員解決了!”

    這是胡小英給朱庸良的一顆“糖果”。聽起來胡小英是在替他考慮,他也就不好意思再說什么,只好悻悻地回到區委組織部。

    等朱庸良走了之后,胡小英才舒了一口氣,放松地靠在了椅子里,對于今天在干部任用上的表現,她還是滿意的,現在唯一的問題:十面鎮黨委書記讓誰來擔當?這時候,她突然又想起了梁健,為何不問問他呢?

    這么一想,她忽然又自問,為什么我現在遇到問題,第一個竟然就會想到梁健?難道是因為梁健在電梯中救了自己,使自己對他產生了某些方面的依賴?

    電梯之中,頭頂是“哐啷哐啷”地撕耳響聲……

    &

    nbsp;電梯狹窄的地板上,梁健壓在她的身上,肆意地親吻著她,手掌還很不規矩地撫摸著她的臀和大腿,甚至攀上她豐滿的胸口……

    胡小英雖然明白,這一切只是梁健為了救自己、分散自己注意力所使的“小詭計”,可想起這一切,她的身體竟然有了反應,那危急時刻的浪漫,也許是她今生都不可能忘記的事情了……

    下班之后,她想急著去看望一下梁健。(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http://www.wnofco.tw/2_2199/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