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 第123章變態規矩
    李菊見梁健也不說話,就開始解釋起"你知道,朱部長的事情不能推遲的,希望你能理解。”

    梁健注意到李菊稱呼他的時候,在“部長”前面特意加了一個“副”字,這種稱呼其實聽起來挺別扭,李菊一定也知道。要說她為什么非這么稱呼,應該就是要讓他時刻意識到他只是個“副”的。梁健本也不太計較這些,可她分明來晚了,還有這么多解釋,心里就窩火:“為朱部長辦事那是應該的,但你應該提早告知我一聲。我也不是沒車,我家里還空著一輛車呢,我本來也可以用嘛。”

    李菊的確沒有提早跟梁健溝通一下,這方面理屈詞窮,無言以對,但面子上掛不住,心道,其他副部長都讓我三分,你一個新來的,倒教訓起我來了,你等著瞧吧!嘴上卻道了聲:“下次我知道了。”

    到了區委組織部,梁健被領到副部長王兆同的辦公室。這間辦公室他以前申請調動工作的時候來過,就是沒想到今天竟然能到這里來工作。以前他看到王兆同,都是高高在主席臺上,此刻卻就坐在自己對面辦公了。在官場,還真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這句話梁健這才體會到了。

    王兆同一見梁健進來,就道:“歡迎啊,梁健,哦,不,我稱呼錯了,現在該叫梁部長了。”梁健與王兆同握手寒暄:“叫我小梁。”

    李菊在一邊沒好氣地說了聲:“那你們聊吧!”說著就轉身出了辦公室。

    王兆同看了李菊背影一眼,又朝梁健瞧了一眼,眼神中有些古怪的神色,又趕緊道:“請坐,請坐,部里辦公室緊張,你就坐我對面,以后我們就是一個辦公室的同事了!”梁健道:“非常榮幸。”王兆同道:“你年輕有為啊……趕緊坐,趕緊坐。”梁健將包往桌上一放,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來。

    王兆同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道:“哦,我差點忘記了,朱部長剛才來過了,問你怎么還沒來。”

    梁姜訝道:“朱部長來過了啊?今天是駕駛員有事,來接我晚了,才遲到了。”王兆同只“嗯”了一聲,就低頭去看自己的報紙,似乎沒什么興趣聽他解釋。梁健心想,第一天上班就遲到,肯定給朱部長留下了不好印象,有必要去說明下。

    想著,梁酵站起來,問王兆同:“王部長,朱部長的辦公室在東面最里間嗎?”王兆同疑惑地抬起頭來:“你還沒有去過朱部長辦公室?李主任剛才沒帶你過去?”梁健說:“沒有啊,她會帶我過去嗎?”王兆同眨了眨眼睛道:“按道理,你第一天來報到,應該第一個到朱部長那里報到啊,李主任沒帶你去,難道朱部長辦公室里有人在?你最好還是去問問李菊。”

    梁健一下感受到了組織部內關系的復雜,如果在原來的十面鎮上,他一個副職要到書記、鎮長辦公室去,那就直接敲門進去行了,難道還要問黨政辦主任不成?這不是大小不分了?但既然王兆同這么建議,那肯定有其道理。梁酵走到辦公室去找李菊。

    李菊辦公室里有三張桌子,實際辦公室的是兩個女人。李菊坐在面窗的辦公桌上,正在打電話。在李菊對面坐著一女孩子,剪了短發,臉頰微胖,但兩眼中透著古靈精怪,與其他女孩子相比也很有其特別的味道。""她一見梁健進來,就趕緊從椅子里站起來道:“梁部長吧?請坐,請坐!”

    梁健不記得自己見過這女孩,沒想到她一見就知道自己,可見女孩子還是挺機靈。梁健微笑道:“謝謝!我來找李主任。”女孩道:“李主任在打電話,你稍等。”說著看著梁健笑,對梁健很感興趣的樣子,讓梁接然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

    李菊當作沒聽到梁健的話,仍舊大聲打著電話:“我不是和你講得很清楚了嗎……這么點事你怎么還搞不清楚……如果你實在辦不了,我就找其他廣告公司,下次你就別來我這里做活了……”李菊的話聲勢逼人,對方一個勁在那里“對不起、對不起”,看來是很不想失去這批活。李菊繼續在電話中教訓:“你不用跟我道歉,你要跟自己道歉,你是自己做不好嘛……”

    梁健從心底里不喜歡李菊這種不可一世的言行舉止,心里對她印象更差,又想起朱懷遇讓他邀請她一起晚飯的事情,心道:我是不會邀請這種母老虎一起吃晚飯的。

    女孩見李菊一直不理梁健,就主動搭話:“不好意思啊,李主任正忙著。梁部長,我先介紹下我自己吧。”梁健也想知道女孩子的名字:“好啊。”女孩道:“我叫方羽,去年進部里的。”梁健道:“方羽你好,先進山門為大,以后你對我多提建議啊。”方羽笑道:“梁部長說笑了,你可是領導。其他部門都很羨慕我們呢。”

    梁健好奇道:“羨慕什么啊?”方羽道:“他們羨慕我們來了一個帥哥部長啊!”梁健一聽笑道:“我哪里算得上帥哥啊!”方羽認真地說:“如果你都不算帥哥,我們部里可就沒人稱得上帥哥了!”

    梁健對方羽這么“赤果果”的夸獎自己,還真有些不適應。他想,如果自己不改變話題,這個方羽說不定還能夸自己十來分鐘,讓人聽到笑話。他找了個新問題道:“朱部長就在隔壁辦公室吧?”方羽瞪著大眼睛:“是啊!你還沒進去過嗎?”

    跟王兆同是同樣的問題!梁醬看還在打電話的李菊,心道,本來肯定應該是她帶我過去的,而她卻偏不。我來辦公室問情況,她也不停下電話,只顧打自己沒完沒了的電話,那件事情分明幾句話能說清楚,她卻端著架子,有模有樣地教訓對方。這么一想,心里就來氣,她不領我過去,我自己過去。我一個副部長去見見部長總行吧。

    想定了,他就問方羽:“朱部長在吧?”方羽道:“應該在的。他如果出門,一般會先跟我們打聲招呼,今天他沒有來打過招呼,就在。”梁健聽說,就站了起來:“那好,我先去朱部長那報個到。”

    梁健站起來往辦公室外走,方羽像屁股底下裝了彈簧,猛然從座位上蹦起來,緊張兮兮地碎步跑來:“梁部長,你等一下。”

    梁健只好停步,轉過身來:“怎么啦?”

    方羽趕上來有點急,梁健一停步,她來不及緊急剎車,就直接撞向梁健。梁健后退一步,趕忙用手扶她,但方羽沖過來的慣性,不是隨便一扶就行,她反而撞入梁健懷里。梁健明顯感覺她胸前柔軟而富有彈性的雙峰,擠壓他的胸肌,還有一絲女孩子好聞的體香。梁健半摟半抱地將她扶正,心下有些神恍。

    方羽感到梁健有力的雙手扶著自己,又看到他看自己的目光,不免有些芳心動搖,一下子臉紅得如熟蘋果。方羽早先就聽人說過,他們部里要來一個年輕英俊、才華橫溢又是單身的副部長,沒見到梁健之前,就對梁健有些幻想。沒想到剛一見面,兩人意外摟抱在一起,她一下子就眼神濕潤,神情迷離了。

    梁健也不是什么葷腥都不進的男人,不可能對一個年輕女孩的迷離神態毫無反應,而且方羽這女孩性格直爽,長得也算上對得起父母、下對得起自己、遠對得起朋友、近對得起未來的男友,要換在其他地方,梁健也許會放肆一點,留下點風流韻事,也未嘗不可。但如今在組織部辦公室這種場合,顯然不太妥當。就在幾米遠的椅子上,那個心高氣傲的辦公室主任李菊還在打電話,如果男女之間稍有不妥當的行為落入不該看的人眼里,都可能成為跳進黃河也洗不清的流言蜚語。

    梁健命令自己馬上回過神來:“方羽,還有什么事?”方羽羞赧著臉,一只小巧的手捂著自己的嘴巴:“也沒什么大事,就是你要去朱部長的辦公室前,一般都要跟李主任說一聲。”說道,就朝身后李主任那邊吐吐舌頭。梁健理解了,看來平時李菊都是這么要求方羽的。但李菊還在打電話,梁酵有意不想按照正常程序出牌了,他道:“李主任日理萬機,我還是自己去敲門算了,如果朱部長那邊沒人,我就直接進去。很簡單的事情,我能做。”“但是,朱部長……”方羽急得雙手在半空中舞了一圈,又放了下來,好像有話又咽了回去:“那好吧!”

    見方羽不再阻止,梁酵朝朱庸良的辦公室走去,才沒走幾步,突然從背后響起了高跟鞋的急

    促聲音,聽到氣喘吁吁地聲音道:“喂,梁副部長,你等等。”梁健心想,不就是去一趟部長辦公室嘛怎么就這么難呢!

    梁健聽出那是李菊的聲音,又想起她先前那副不理不睬的樣子,故意不停腳步。李菊見梁健不停步,心里更急了,高跟鞋踏得“篤篤”響,一直趕到梁健面前,攔住了梁健去路。(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http://www.wnofco.tw/2_2199/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