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 第118章領導肯定
    高成漢還真看得仔細,一頁一頁地翻,他看到匯編中,把黨委、政府、人大的主要工作職責劃分得相當清晰,又對黨委辦、財政辦、經濟服務中心等17個辦公室、站所的職責列成了清單,針對這些職責,又分別列出了存在的風險點和防范措施,簡單明了、一目了然。高成漢心想:“這項工作的具體操作人員,思路是相當清晰的。”這么想著,高成漢抬起了頭,似是隨便的問了一句:“這項工作是誰在負責?”

    鎮黨委書記鐘濤,一看有功勞可占,馬上道:“我們鎮黨委高度重視,自從上次高書記來調研之后,我作為黨委書記主抓這項工作,金鎮長也比較關心……”高成漢打斷了他的話道:“我想知道的是,具體是誰在操作這項工作,這一本制度是誰起草的?”

    鐘濤尷尬地停了嘴,看來領導對他的邀功并不感冒,只好說:“具體操作的工作,都是我們的紀委書記梁健在干,起草工作也是由他負責的。”

    高成漢看向梁健:“哦,梁書記,上次我來調研時,真正談到了問題的也是你!小伙子,不錯,工作很用心,也有思想。”繼而他對鐘濤說:“材料就看到這里,現在匯報吧,有話則長,無話則短。”

    鐘濤應了句,開始匯報起來。鐘濤匯報完了,金凱歌又補充了一些。問其他人有無補充,余悅等人都說沒有。梁健瞧了眼余悅,這段時間她顯得消瘦,精神狀態也不好。區委書記胡小英似乎也注意到了余悅的變化。

    梁醬到胡小英有兩次都是以疑問的目光看余悅,而余悅似乎沒有注意,或者說不想作出什么反應。

    會議到了結尾,市紀委書記高成漢道:“這次十面鎮黨委為試點工作做了大量工作,成效是明顯的,制度建設方面的設計也比較完整。下一步關鍵是抓落實,這其中鐘濤書記作為一把手,第一個要帶頭舍得把手中的權力放下來。規范權力運行,是自我放權,這會造成領導干部手中的權力小些,灰色收入也會小些……”

    大家笑起記,倒時候我可唯你們是問的!”

    胡小英、鐘濤只能點頭答應,說保證完成高成漢書記交待的試點任務。

    眾人把高成漢送上了車。高成漢坐在后排,趙明華坐在副駕駛室。車子開上了國道,國道左邊是浩浩湯湯的運河,這條運河向東連接上海的黃埔江域。高成漢看了一會運河上記?”高成漢道:“嗯。”

    趙明華道:“還行吧。”其實,這句話他很不愿說出"”

    余悅說是這么說,可趙明華還是放不下她。后來,余悅離婚了,趙明華并不嫌棄她,反而覺得機會來了。可不久,余悅又嫁給了梁健。

    這讓趙明華有一度就氣瘋了:“這個傻瓜女人,她難道連副處級和副科級的優劣都分不出來嘛!”可余悅就是不看人家當官有多大,也許正是因為余悅的這種“幼稚”,使得趙明華心里更加無法將她放下。

    余悅和梁健結婚后不久,余悅來找趙明華,希望他幫助借用市委書記的高度重視,把十面鎮規范權力運行這項工作搞成功。趙明華想,這番請求是不是又跟梁健有關系?于是他心里生出了一股邪念,他開玩笑般道:“我幫你忙,你能幫我什么忙?”

    余悅道:“不管什么忙!”趙明華瞧著面容姣好的余悅道:“你這話當真?”余悅道:“我騙過你嗎?”余悅當然沒有騙過他,余悅曾經坦白的告訴過他,她對他沒感覺。趙明華說:“你沒騙過我。這樣吧,我幫你辦成那件事,你陪我去皇家賓館。”余悅都沒有看他,也沒有對他的卑劣想法提出任何斥責,只是淡然地說了聲:“好的。”

    這聲“好的”,說的趙明華很是詫異,他很奇怪,余悅居然會答應他這么出格的要求。既然說了,他也不想錯失良機。接下來,趙明華就和余悅一同來到了皇家賓館。而當趙明華想將余悅擁入懷中、享受魚水之歡時,余悅告訴了一個關于她自己的消息,趙明華所有的欲望就在那一刻煙消云散……

    高成漢道:“我看梁健這小伙子不錯,思路清晰,辦事也干練,關鍵還比較敢說話。你記得上次來調研嗎?沒有人敢說話,就他說了。”趙明華似乎體會到高成漢話中的意思,高成漢似乎看中了梁健,會不會有把他調到市里來的想法?如果讓梁健進入了市紀委,他趙明華不是得天天面對他,又想起余悅的事情?于是他趕緊道:“梁健能力是強,不過他已經離過一次婚,又已經結婚了,據說很快又要離了!”

    高成漢詫異道:“真有這種事啊?”趙明華肯定地說:“是的。”高成漢就不再言語了,一個干部的婚姻,對于一個干部的成長也起到非常大的影響。高成漢心里,本來還真有把梁健調入市紀委工作的念頭,聽這么一說,想:“那還是放放再說吧。”

    晚上在鏡州市一家高檔的豆撈酒店里,鐘濤、趙弓和秦軍正等人吃飯,席間叫了幾個美女作陪,可鐘濤還是感覺不好。秦軍正這天可是春風得意,一個月前的區委常委會上研究決定,秦軍正出任長湖區溪鎮黨委副書記、鎮長,這是提拔使用,從副科級變成了正科級。秦軍正到任已經三個星期。幾天前說好了,由趙氏拆遷公司老總趙弓出面,給秦軍正慶祝。秦軍正欣然應允。

    秦軍正從一個區審計局的副局長到鄉鎮擔任政府一把手,權力重了、感覺好了、酒量大了、心情愉快,主動敬鐘濤的酒:“鐘書記啊,今天怎么看起來心事重重啊!”

    鐘濤道:“別說了,鎮上搞了一個什么規范權力運行的破事兒。市紀委書記高成漢還親自抓這件事,現在金凱歌手里拿著高成漢的尚方寶劍,梁健在一邊幫他敲鑼打鼓,害得鎮上現在吃個飯都要幾個人同意,工程項目之類都要搞公開招投標,我這個鎮黨委書記的權力也被架空了!”秦軍正道:“市紀委高成漢書記,我聽市里很多人說過,他是個學院派,以前是哪個大學的黨委書記過記說了算啊!”

    趙弓笑著道:“我也希望鐘書記這種好日子重新回來啊!”說著,就喊了身邊美女,一起向鐘濤、秦軍正敬酒。

    鐘濤道:“我這兄弟趙弓絕對是好哥們。現在我們鎮上雖然搞拆遷、安置工程,但什么都要搞公開,今天審計、明天招投標,也沒什么搞頭。兄弟你現在的鎮上還好操作,沒有那么多規章,有些事你能說了算,有什么活盡管交給我這兄弟做。他是一個知道好壞的人!”秦軍正道:“好說好說!”摟了摟身邊的美女道,“我們一起敬敬這兩位兄弟,當然還有他們身邊的美女!”

    這天晚上散席的時候,趙弓給鐘濤和秦軍正每人一張銀行卡,每張卡里是五萬塊。這卡是初始密碼,取出錢銷毀就完事了,沒有后遺癥。

    這天中午掛職十面鎮黨委副書記的余悅,忽而接到了區委書記胡小英的電話。自從胡小英上次陪同市紀委書記高成漢到十面鎮檢查工作后,余悅就沒有再見過自己的老領導。胡小英說讓余悅去一趟自己辦公室。余悅就匆匆收拾了包,向區委進發。

    從轎車的反光鏡中,她看到自己瘦了,以前圓潤的臉龐變得有些棱角分明,心下不由一片黯然。就在目光從鏡子中收回的霎那,她見到一輛車與她們相對快速交叉而過。速度很快,可他還是看清了車子的牌照,這是梁建的公車。

    她轉過身,從后車窗中,看向梁健已經漸行漸遠的車子。(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http://www.wnofco.tw/2_2199/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