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 第102章離間疑云
    余悅這才明白胡小英今天讓她陪著喝酒的用意,看記。”胡小英道:“小余說得好,好好敬敬宏市長。”宏敘道:“看來跟兩個美女喝酒,可不是那么好喝的。那好吧,今天我也有開心事,兩億半一個項目終于在我們鏡州落地了,再加上我們小余馬上要去鄉鎮鍛煉,雙喜臨門嘛,那我就豁出去喝一杯。”說著將一杯紅酒都喝干了。

    余悅道:“沒想到,宏市長喝酒這么爽。”說著她也把酒干了。宏敘市長看到余悅乖巧,心里舒服,又加上高興事,不覺放下了架子,對余悅道:“現在輪到你敬胡書記了。不可以比我少啊,俗話說縣官不如現管。”胡小英道:“我和小余之間,就不用喝了吧。”余悅知道宏市長希望他們喝酒,就道:“這一年多來,胡書記對我這么關心,這杯酒,今天借著宏市長在場,我一定要敬的。”

    胡小英也希望有點喝酒的氣氛,也把酒喝了。喝酒的氣氛很好,但喝到六七成的時候,余悅感覺到宏敘和胡小英之間,應該還有什么要討論。兩位領導都沒有明說,但作為秘書就要這點悟性。余悅道:“兩位領導,不好意思,我家里有些事情,想早點回去。晚飯其他事情我都安排好了,駕駛員就等在外面。”

    胡小英沒有要求她繼續留下來,而是道:“那好吧,你先回去。我和宏市長還有些事情商量。”宏敘市長道:“好啊,小余!下次見你的時候,希望你已經在哪個大鄉大鎮甩開膀子大干了。”余悅道:“謝謝宏市長關心。”

    出了嘉良飯店,余悅想道:“人家都傳胡書記與宏市長之間,有一層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不知是不是真的。”不過,她知道,作為秘書,有些事情需要知道,有些事情不該知道,即使知道了也該當做不知道。所以,她就此打住,沒往這方面多想了。

    她一邊走路,一邊拿起了電話,打給了梁健。

    梁健晚上沒應酬,已經回了家。聽到余悅的聲音有些迷蒙,他就知道她可能喝酒了。他問她在哪里?余悅說了地方。梁健道:“是不是革命釁天天醉,所以到現在還沒回家?”余悅道:“我是沒有辦法,領導讓我去陪宏市長吃飯。”梁健道:“要不要來接你,然后送你回家?”余悅道:“今天不要了。”梁健道:“為什么不要了?”余悅道:“因為我喝了酒,你沒有喝酒,我怕一個喝酒的人在一個沒喝酒的人面前出丑。”

    梁健想,余悅還這么在乎自己對她的看法?梁健道:“應該不會吧,即使你出丑,我也當沒看見好了。”余悅道:“不要。我打電話來,是想告訴你一聲,你的分工可能會調整呢。”梁健道:“你怎么知道?”余悅道:“今天,胡書記問起你的狀況,還問我你適合干什么工作?”梁健奇怪,胡小英對自己并不太熟,怎么會問余悅他的情況呢?梁健道:“你說我適合干什么工作?”

    余悅道:“我說你什么都干得好!反正你等著吧,但我也不能保證肯定會調整。”梁健道:“好吧,對我來說,都一樣。”余悅道:“那好吧,拜拜。”梁健道:“你一個人回去,到底行不行啊?要不我這就過來接你?”余悅道:“今天不要,我怕喝了酒,會犯錯誤。就這樣。”說著余悅就把手機掛斷了。

    梁健頗為擔心喝了酒的余悅,再打過去,余悅的手機已經關機。梁健也沒辦法了,鏡州市這么大,他不知道該去哪里找她。

    第二天中午,梁健接到副書記章華的電話。章華在電話中很客氣:“梁委員,這會有空嗎?”梁健道:“有空。”章華道:“那麻煩到我辦公室來一下,行不行?”梁健想,平時章華很少給我打電話,今天不知吹的是什么風。梁健道:“這就來。”

    到了章華辦公室,已經有一杯茶在章華的辦公桌上等他了。梁健道:“章書記好啊!”章華站了起來道:“請坐,請坐。喝茶。”梁健道了聲:“謝謝”,坐了下來,等章華說話。

    章華看了看梁健,臉露微笑道:“梁健啊,說記,協調上下,太忙了。”章華道:“哪里啊,還是工作沒有到位,與班子里其他成員少了些溝通。”梁健想,你找我來應該不是自我批評、自我懺悔的吧,于是就不再多言,靜候章華說出此次找自己的目的。

    章華見梁健不愿閑聊,就道:“這次,其實也是受了鐘書記的委托,想跟你聊聊。”梁健聽他說是“鐘書記的委托”,心里就有些警惕了,鐘濤一直不待見自己,這次找自己應該也沒什么好事。梁健道:“都是同一個班子的人,章書記有什么吩咐盡管說。”

    章華道:“哪里說得上吩咐,鐘書記說,你擔任黨委委員也已經半年多了,但一直也沒有安排具體分管的工作,年前負責經濟責任審計的協調工作,工作還是很不錯的,想聽聽這次春節上來,對自己的分工有什么要求嗎?”

    梁健忽然想起了昨天余悅跟自己說起過,自己的分工可能有調整,因為胡書記問起了梁健的分工問題。沒想到這會鐘濤就讓章華記作了匯報?

    梁健知道,鐘濤之前沒有給自己分管工作,其實就是不想給他權力,讓他坐冷板凳,干干無所謂的事情,讓他得不到鍛煉,也得不到好處。此刻忽然讓人來問自己有什么想法,不知道葫蘆里到底賣的什么藥?梁健道:“分工的事情,由黨委研究決定就行了,我沒什么特別的想法。”

    章華道:“一點想法都沒有?”

    梁健道:“沒有。其實這個事情,只要鐘書記,直接告訴我一聲,讓我分管哪一塊就行了,不必讓章書記先跟我談的。”梁健本就想,章華雖然是副書記,但畢竟自己也是黨委委員,如果真涉及到分工問題,也應該由鐘濤跟自己講,副書記和組織委員則與鎮機關中層干部談話才是符合常規的,而跟領導班子成員,他還真不能算很有資格。

    章華也感到不好意思,道:“你也知道,鐘書記與你平時交流也不夠多,他是讓我先來探探底,如果有什么要求,他可以盡量安排。”梁健道:“在鎮上干活,干什么不是干?我真沒什么要求。”

    章華笑道:“梁健果然是爽氣人。那好吧,我會把這個意思告訴鐘書記的。另外,我有一個建議,宣傳工作你認為怎么樣?”梁健道:“宣傳工作,不是由朱水月同志負責嗎?”章華道:“朱水月同志,年齡大了,明年可能就要退下來。而且宣傳工作的地位也在逐年提升,很需要像你這樣的年輕干部。”梁健道:“只要黨委研究決定了,我沒有問題。”他知道一直有種說法:跟著組織部,年年有進步,跟著宣傳部,年年犯錯誤。這就是宣傳工作的地位。

    反正,他也知道鐘濤不會給他好活,無所謂了。

    他從章華辦公室出來的時候,抬起頭,正好瞧見鎮長金凱歌也從辦公室出來,一見梁健,他點了點頭,臉上掠過一絲疑問的表情,然后轉身向樓下走去了。

    梁健回到辦公室,還在回味金凱歌臉上的表情,那種表情似乎是吃驚,也似乎是疑惑。以前,他是不去章華辦公室的,這會金凱歌看到了,會不會認為他與鐘濤、章華他們這幫人有什么進一步的交往呢?

    梁健沒有想到的是,這就是石寧想出的離間梁健和金凱歌的辦法,讓金凱歌覺得,梁健與鐘濤他們走得更近了。

    鎮上臨時召開領導班子會議,梁健接到通知時,正在一個村里了解情況,其實無非就是走走看看,在辦公室里實在悶得無聊。接到電話,梁酵往回趕,總算趕上了會議時間。其他班子成員都已經坐在那里。

    梁健進去時,其他人都朝他看,有些人笑著,有些人板著臉,有些人萎靡不振,但不管什么神態,那些人都朝他看,看得梁健很不舒服,感覺今天的氣氛有些詭異。分管宣傳的朱水月委員道:“梁書記來嘍。”大家都笑了起來,道:“對,對,梁書記。”

    梁健被搞得莫名其妙。又一想,上次章華跟自己講起過,鐘濤讓他分管一塊工作的事情。當時章華的建議是他分管宣傳工作。這不等于是搶了朱水月的活?朱水月應該已經知道此事,所以最先來開他的玩笑。但又一想,不對啊,因為剛才朱水月叫他“梁書記”,如

    果他分管宣傳,那應該還是稱呼“委員”才對。

    梁健帶著疑問坐下來,還沒時間弄清情況。鎮黨委書記鐘濤就道:“人都到齊了,我們開會。今天臨時召集大家開會,主要是研究一下關于領導班子分工的問題。我們領導班子從去年下半年新進了兩位班子成員——石寧和梁健之后,分工一直沒有調整過。石寧同志,上任之后明確是分管拆遷工作的,梁健同志則一直沒有明確分工。新年上來,要有新的氣象,我們也希望領導班子成員,每人都能分工明確、責任到人、各展所長,推進十面鎮各項工作的較快平穩發展……”

    鐘濤先是說了一大通套話,才開始轉到正題上來。(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http://www.wnofco.tw/2_2199/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