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 第048章永失我愛
    梁健不等他們再說什么,就轉身往前走。

    陸媛在身后喊:“希望你別以為,我是因為你被摘了帽子,才想離開你的。”

    梁健道:“怎么想是我的自由。”

    姜巖又在后面喊:“今天陸媛不會回去了。”

    梁健頭也不回地喊道:“再好不過,她已經跟我無關。另外,以后有你參加的飯局,我不會再去了。”

    梁健與陸媛的離婚,離得沒什么糾葛。房子是梁健和陸媛合買的,當時梁健家相對貧苦沒什么現錢,所以梁健負責貸款,陸媛家負責了首付。這兩年房子漲價漲得快,價格翻了一番。房子賣出去后,梁健拿到了自己那份,還了貸款,手頭居然多了三十來萬,陸媛家也掙了差不多這個數。

    辦了離婚后,算是真正說了拜拜,陸媛道:“要不我們最后再吃一個飯?”

    梁健想好聚好散,也得有點男人樣:“可以,不過我請客。”

    兩人去吃了牛排。記得當時在大學談戀愛,梁健用第一次家教的錢,請陸媛去江中大學邊一家知名的西餐廳吃了一頓牛排。這次散伙飯,還是選擇牛排,也就是善始善終的意思。

    吃牛排的當中,陸媛道:“以后有什么打算?”

    梁健道:“還沒想好,早晚會有打算的。”

    梁健只是不愿意再嘮叨這些。打算他早就有了,他想要回衢州去,徹底了結在鏡州這段不愉快的回憶。

    臨了,陸媛還是說了句抱歉的話:“其實,我心里還是很過于不去的,當初你是為了我才選擇來鏡州的。”

    梁健聽了陸媛言不由衷的話,回道:“你沒什么要過于不去的,我當初并不是為了你,而是為自己才選擇”

    陸媛聽到梁健說的這么決絕,也知道沒必要再深入的聊什么了,姜巖又打電話過來說接她,這次的飯也就匆匆結束了。牛排咬在嘴里留下的卻是木屑味。

    當天晚上,梁健給老家打了電話。

    母親接起了梁健的電話,問道:“飯吃好啦?”

    梁健:“吃了,媽你吃了嗎?”

    母親:“吃了。”

    梁健:“寄來的錢收到了嗎?”

    母親:“收到了。你以后不用再給我們寄錢了,你也還要還房貸。我和你爸爸干活累點沒關系,我們都是勞碌命,不干活,渾身不舒服。”

    梁健:“這點錢也不算什么。”

    母親:“你現在成家立業了,又有一份公務員的好工作,我們已經很滿足了。雖然你不在身邊,只要你開心就好了。”

    梁健鼻子有些酸,與陸媛的父母相比,自己的父母的確很容易滿足,他們對自己也沒什么要求,只要能安安穩穩過日子,他們也已經很滿足。以前自己讀書,要用家里的錢,工作后,家里這塊錢省了,父母就已經覺得很輕松了,對他也就沒有別的要求。

    父親接過了電話:“梁健,什么時候回家來一趟啊?”

    梁健想說明天就來,沒想到父親又道:“不過,你也不用急,我們都很好。關鍵是你在那邊的工作要緊,好好干,總會有出息的。我們衢州,經濟不發達,衢州公務員工資比你那里低多了,在那邊好好干吧。”

    梁健本想說自己離婚的事,到了嘴邊就咽回去了。他也沒有把自己想回衢州的事情告訴父母,如果回衢州,公務員的身份不一定保得住,現在要跨地區調個人,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沒有十足的關系,很難成事。這么考慮了下,梁健想,先不把最近發生的事情告訴父母吧,等條件成熟一點再說。""

    這也就是說,他最近回不了衢州,必須在原單位繼續干下去。那些需要面對的人,還得面對,而且他必須比以前更加認真地去對待。

    梁健找了一個新的住處,與以前的房子相比,相差甚遠。這里沒有皮質沙發、沒有立式空調、沒有美麗佳人,只有空空蕩蕩的一個房間,里面有臺老式電視、一個沒有床單的席夢思、更加沒有人相伴。但經歷了不久前的一切,他反而覺得如今的這個住所更加真實,在這里你不需要害怕失去什么,更加不必每天去自己不愿意去的丈人丈母家里吃晚飯,現如今他愛吃什么吃什么,愛喝什么喝什么。

    單位里的人,很快就知道了他離婚的事情。

    他本人壓根就沒談過這事。再次印證了機關中流言無孔不入這句話。

    他肚子不舒服上大廁,就聽到兩個人走進來小解。一個人道:“聽說,秘書辦的梁健最近被他老婆劈腿了啊?”

    “這是遲早的事,梁健在鎮上的政治前途已經完了,他丈人又是曾經的區政協副主席,眼看女婿當官無望,自然會讓女兒再攀個有前途的主。”

    “據說梁健的老婆,跟區委組織部的一個干部科長好上了?”

    “沒錯。干部科長嘛,肯定發展前途比梁健要好啦。”

    “哎……所以說啊,找老婆千萬別找那些當官的女兒,都太實際。說實話,我覺得梁健這小伙子,人還是不錯的。”

    “在官場,人不錯有什么用啊?要有背景,要跟對人。”

    “對,梁酵是傷在了跟錯人,人家黃少華走了,壓根就不管他了。如果我是黃少華,梁健跟了我這么久,目前在鎮上混得又這么慘,我怎么都會想辦法把他調走了。”

    “恐怕現在黃少華自身都難保,別看他當黨委書記時那么叱咤風云,他的后臺也已經走了。”

    梁健很想站起來對他們說,你們根本不了解黃書記。又想,目前這種場合,自己突然跳出去,恐怕有些不妥,他就忍住了。

    那天下午,黃少華打來電話,問他如果調到區財政局辦公室他愿不愿意?梁健沒有財經方面的背景,只是大家都知道財政局是權力部門,財政局辦公室不一定要懂業務。而且,在機關里搞業務并不比搞綜合強。辦公室接觸的都是領導,領導當然也容易記篆常在眼前晃的人,先天有比業務處室“近水樓臺先得月”的優勢。

    梁健說:“只是我經濟方面不太懂。”

    黃少華道:“現在不懂沒關系,到那里參加幾次培訓,就很快懂了,對你的學習能力和領悟能力我是放心的。”

    梁健說:“謝謝黃書記的關心了,那我就去財政局。”

    黃少華道:“我跟你明說了吧,財政局局長是姚區長的堂兄弟,有姚區長在,你以后的發展前景還是不錯的。我本來想把你調我這里來,但不是我自我貶低,體育局真是弱勢部門,我怕到時候又耽誤你。”

    &

    nbsp;黃少華為自己考慮得很周到,梁健不知如何感謝黃少華:“黃書記,太謝謝你了。要不我來請姚區長和你吃頓飯?”

    黃少華道:“吃飯的事我來安排好了,姚書記給的是我的面子,還是由我來請。這兩天都沒空,我的飯局排滿了,過兩天再聚。”

    梁健問:“我想問一下,什么時候我能過去?”

    黃少華道:“差點把最重要的事情忘記了。明天下午,你去財政局一趟,直接找局長姚發明。”

    梁健一聽也姓姚,就肯定是姚濤局長的堂弟了:“好的,下午我一上班就去。”

    梁健沒想到自己調動的事情,這么快就有了眉目,這全賴黃書記的鼎力幫忙。想到先前在廁所里聽到那些人說黃少華的話,梁健再次搖頭他們不了解黃少華。黃少華其實是一位很重義氣、講感情的領導。但他不方便把這些告訴他們,在調動沒有成功之前,他誰也不想告訴。有些事情不到木已成舟,就是不能隨便說。

    以前,梁健擔任黨委秘書時,他重點是向黨委書記負責,其他一些行文、統稿等一般工作由曹穎負責。現在曹穎擔任了新秘書辦主任,梁健變成了無職無位的游民。新任黨委秘書是石寧,鐘濤的稿子就由他負責,石寧寫作功底不算弱,從來沒到梁健這里要求幫忙,也沒有吩咐梁健做什么事情。因此,梁健簡直變成了無事人。

    曹穎看到梁健沒事干,用請求的口吻請他幫助弄個小稿子。梁醬自己沒事,她又顯得頗忙,就幫助整了一個。第二次她又請他幫助弄信息,他也弄了。第三次、第四次,曹穎就把一些活直接扔給他。梁健這才意識到,她已經把他看成了手下。

    那次,曹穎又說:“剛才區委辦打電話來,要一份我們十面鎮最新的簡介,我們有的最新簡介也是上半年的,有些數據都已經改動了。你幫助去問問工辦、農辦,把數據更新了報給他們吧。”

    梁健說:“我今天沒空。”

    曹穎頭一次被拒絕,詫異地看著梁健道:“他們要得很急,我看你沒什么事嘛。”

    梁健說:“他們急,是急他們的。他們要稿子,是向秘書辦主任要的,不是向我。”

    曹穎按耐不住了:“你不也是秘書辦的?”

    梁錦得有必要說清楚一點了:“誰說我是秘書辦的了?我只不過是呆在這個辦公室而已,我原來的黨委秘書給了石寧,新的崗位還沒有任用。我唯一的職務就是十面鎮科員,不屬于任何一個辦公室,我還等著他們給我調辦公室呢。”

    曹穎無言以語對了,原本想要做做梁健的領導、有個人使喚的夢想破滅,她氣呼呼地出了辦公室,直接跑到了鐘濤那里。(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http://www.wnofco.tw/2_2199/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