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 第047章感情破裂
    羨慕嫉妒恨也好,破罐子破摔也好,他從陸媛的快樂神情看到的卻是自己的失敗。那種失去自尊的情緒,又引導他想象紊亂開去……在酒吧里、在KTV包廂里,陸媛就如一個陪酒的小姐,不停地在男人之間流連,與那些大肚、紅臉的男人敬著酒,聽著那些人的贊美,享受著男人色瞇瞇的目光,她臉上綻開了久未有過的笑容……

    這些腦海中的畫面瞬間又轉化成了他帶有破壞性的行動。陸媛的內褲在她的雙腿彎里勾住,他惱怒的一把用力撕扯,內褲成為破碎的布片。梁健接著暴力的行為。而陸媛在她內褲被撕破的剎那,雙腿反而獲得了解放,她見機抬起一條腿,狠狠踹了出來。

    正好踢中了梁健的下巴。

    梁健往后倒去,翻下了床沿。

    后腦勺硬生生磕在地板上。

    “轟”的一聲巨響響徹耳鼓,接著梁酵什么都意識不到了。

    接下來的一天,梁健在醫院里度過。掛號、排隊、看專家,之后又去驗血、做CT,最后專家說:“你很幸運,一點事沒有。不過你如想保險點,可以住個院再觀察些天。”

    梁建討厭醫院里的消毒水味和病人家屬的汗臭味,堅決要求回家。

    陸媛本以為鬧出人命的事以此收場,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這事一發,她打定主意等梁健恢復正常上班就向梁健表示,兩人的關系已經走到了盡頭。

    梁健請了只兩天假,鎮政府的人不太注意他發生了什么。何況現在他已經沒有了職位,除了辦公室里同事,幾乎沒有人注意他的存在。

    將近傍晚時分,老領導黃少華打電話給了他,問他晚上有沒空一起吃晚飯。

    與此同時,陸媛也發了短信過

    到了黃少華安排的飯局。差不多都認識。黃少華、姚濤副區長、檢察院周雯副檢察長、區體育局副局長朱懷遇、公安局小倪和旅行社小曹。

    大家坐下來后,黃少華道:“今天我們差不多是原班人馬啊,就是少了一個姜巖。”

    朱懷遇:“哎,姜科長去干嘛了啊?”

    黃少華:“他說家里有事。”

    朱懷遇:“誰家里沒事啊,我們不都克服困難到了啊?肯定去跟哪個美女約會了。”

    小倪道:“就我所知,姜科長這段時間有些熱鍋上的螞蟻團團轉。”

    黃少華道:“怎么說?”

    小倪:“我聽說,他和老婆在鬧離婚。”

    朱懷遇:“鬧離婚?從沒聽他說起過。”

    小倪:“我也是聽人說的,說想離婚的是他。”

    朱懷遇:“難道他外面有人了。”

    小倪:“可能,不過誰也不知道具體情況。宣傳部長死了三年嘴合不攏,還在講話;組織部長死了三年撬不開嘴,還要保密。他是組織部的一般嘴都很緊,何況是家里的事情。”

    聽他們傳姜巖的事情,梁健莫名其妙地想到妻子陸媛,不知她現在跟誰在吃飯。

    飯桌上黃少華又帶著梁健給副區長姚濤敬酒:“姚兄啊,今天我要請你幫梁健小弟一個忙了。幫忙把他調區里了,把他職務拿掉了,再呆下去只會耽誤他了。”

    梁健沒想到自己還沒開口,黃少華就直接出面鄭重請姚濤幫忙。老領導還是很關心自己的,他心里很感激。

    姚濤看了看黃少華,又拿眼上下瞅了瞅梁健道:“既然黃書記開口了,我不答應也不行啊。我盡力而為吧。"”

    黃少華阻止道:“梁健,我們先敬姚區長,敬完了,你再敬別人。”

    梁健連稱好,喝了好幾杯酒表示感謝。

    那天的酒梁健喝得不痛快,雖然姚區長酒桌上已經答應了幫他調出十面鎮,但他心里還是梗梗的,這如鯁在喉的感覺,是因為妻子陸媛。

    自從從黨委秘書變成了一般鄉鎮干部,自己應酬少了,妻子的應酬多了,兩人的距離更別提了,就像朝兩個不同方向開去的車子,越來越遠。他自問,這到底是為了什么?陸媛難道真這么勢利,當然在大學期間他看到的陸媛可不是這樣。還是因為這幾年,陸媛回到了父母身邊,在她父親的耳濡目染精心教導下才變得如此現實。

    喝完了酒,他給陸媛打電話,陸媛沒接,過了一會才得到一條短信回復:“你先回家吧,我會晚,別管我了。”

    這不是陸媛這段時間第一天回家晚,但梁健仍舊心里很不爽,于是借著酒性通過短信反問道:“這段時間,你怎么回事,你不想回家的話,就別回來了。”

    陸媛一會兒回道:“我不是不想回家,我是不想回這個家了。梁健,我們分手吧,等我回來跟你談。”

    看著“分手吧”這三個字,梁健直愣愣的。這些天,他一直心里有種預告,感覺兩人的感情要出問題,沒想到這個問題來這么快。

    酒性未散的梁健回道:“為什么不現在就談。”

    “沒時間。”陸媛回復過來。

    梁健又發了幾條短信過去,猶如石沉大海,杳無音訊,陸媛沒有再回過來。有句流行語道:“世界上最遠的距離,是你就在我的身邊,我們卻用短信聯系。”手機通訊時代,一個人想與一個人聯系更加便捷,而一個人與另一個人心靈的距離卻沒有縮短,反而在遠離。梁健想想,自己跟妻子聯系,都用發短信的方式,實在有些可笑。

    陸媛沒有回短信,梁健也毫無辦法。雖然在一個小小的鏡州城里,如果沒有手機的聯系,要找到一個人哪怕是自己的老婆,也如此不易。

    想到一個人回家等陸媛,他心里堵得慌。他不想第一個回家。

    不回家能去哪里?一直喜歡逛書店,可今天卻一點興致也沒有。找人聊天?找誰?他翻開了手機,男的朋友有厲峰、丁百河……,女的朋友有莫菲菲、余悅,他都覺得這個時候找人家都不合適,他不想拿自己的糗事去給人家添堵。他想到,鏡州市舊城區好久沒去走了,決定如孤魂野鬼一樣去轉轉。

    鏡州市的舊城區在兩年前經歷了一番舊城改建后,命名為“歷史文化街區”,以往的居民都被遷出安置,低小矮的房屋也經歷了一番整修,特別是十幾棟名人舊宅經過了翻新裝修,變成了精品酒店和酒吧,正式面向外界開放,吸引了不少市內市外的小資市民前來消費。

    梁健徜徉在小巷之中,始終找不到一處想要落腳的咖啡館或酒吧。一個人心情糟糕的時候,就變得特別挑剔,或者說是特別小心眼,生怕誰看出自己心里的糟糕。

    &n

    sp;莫名其妙地下起了小雨。

    深秋的小雨可不是玩的,淋了就要感冒。可梁健現在最不怕的就是生病了。

    于是他在落了雨的巷子內走,忽然瞧見前面有一個身影特別眼熟。

    窈窕的身影,精巧的步態,如果不是陸媛會是誰呢?

    陸媛身邊一個男人正用胳膊摟著她。

    梁屆步跟上去,褲管被濺起的水沾濕了。近了,不僅確認了前面的女人肯定就是陸媛,摟著陸媛的男人,身影也更加眼熟。他在腦袋里搜索,一個名字又冒了出來。

    姜巖!

    晚飯姜巖沒有出席,沒想到他居然跟陸媛在一起。

    梁健的腦袋里轟鳴了。如果換做平時,他可能就會止住腳步,他不是一個喜歡讓自己出丑的男人。

    去喊住一個摟著自己妻子的男人,這不是給自己出丑是什么啊?

    可此刻,梁健在酒精的作用下,不再考慮太多別的東西。他喊了出來:“陸媛!姜巖!”

    窄巷之中,有人這么喊了一聲,聲音就開始回蕩開來,異常清晰。

    前面兩人突然停了下來,轉過身來。

    梁醬到他們的臉,他們不是陸媛和姜巖又是誰?

    梁健已經不再急了,他緩緩地走到他們面前。

    姜巖已經放下來了摟著陸媛的胳膊,但還是緊緊與她靠在一起,仿佛在警惕梁健隨時可能作出的過激行為。

    姜巖的臉上滿是尷尬。

    陸媛的表情先是詫異,很快就平緩了下來。只有早已經為某一刻到來做足心理準備的人才會冷靜得這么快。

    兩人對視著,誰也沒有說話,可能是這樣的見面,讓大家都一下子找不到什么話。

    秋雨在頭頂飄下來,仨人的頭發都有些濕了,額頭的雨水就如豆大的汗珠。到底是汗還是雨也分不清楚了。

    過了一會,陸媛輕舔了下嘴角的雨水打破了沉默:“你怎么還沒回家。”

    梁健憤憤地想,她居然會問出這樣的問題來!他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道:“你們打算怎么辦?”

    陸媛抬頭瞧了瞧姜巖。

    姜巖看著梁健道:“我打算離婚,我想跟陸媛結婚。希望你能同意。”

    梁健瞧瞧陸媛。

    陸媛看了看梁健道:“我也希望你能同意。”

    梁健把視線拉回姜巖的臉上:“好吧,我同意。希望你們的選擇都是對的,傷害別人無所謂,別傷害了自己。”

    姜巖:“這就是你對我們的祝福?”

    梁健突然往前跨了一步,一拳揍在了姜巖的臉上。

    姜巖用手捂住了臉,身子往下彎了彎,又直起身來,痛苦的表情無法掩蓋。

    梁健道:“這才是我對你們的祝福。”(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http://www.wnofco.tw/2_2199/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