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 第046章待遇下降
    說顯性待遇吧,黨委秘書這樣的中層干部,在提拔擔任領導干部方面自然是優先考慮的嘛,其次年終評先評優,一般也排在前頭。

    說隱形待遇吧,下面一些村書記、村主任,逢年過節,給黨委書記送點卡、送點土特產,一般也都先經過黨委秘書,自然也不會忘記了你這一份。另外,在走村入企時,由于那些村干部、企業主都知道黨委秘書是班子成員的后備力量,言語、禮節上會多給幾分面子。

    黨委秘書還不算是“鄉官”,可在擔任黨委秘書的這幾年內,梁健也實實在在享受到了其中的待遇。

    自從不再擔任黨委秘書一職后,他也切身感受到了這些待遇,正在從他身上一點點的剝離。領導班子開會的會議室就在秘書辦隔壁,他從邊上走過,從半開的窗簾中,他看到里面班子成員正在開會,而記錄的人已經換成了石寧。有一次,石寧察覺到了他正在窗外,就朝他這邊得意地笑了笑,這笑真笑得春風得意、笑得報仇雪恨啊。他知道,石寧因為第一次考公務員敗給了他一直對他嫉妒在心。還有最近一次,他到一個村里去聯系工作,以前那里的書記和村長都親切地喊他“梁秘書”、“梁主任”、“梁領導”,這次卻已經飛快改口為“小梁”,以前到了中午都說“梁秘書,今天一定要留下來吃個飯,我們靠你也打打牙祭”,這次卻都說“小梁啊,今天不好意思了,上面領導過來,飯陪不了你了。”

    對于這些細微的變化,梁健沒往心里去,可還是覺得人心之現實真是讓人心服口服啊。

    工作時間的待遇直線下降,而在家庭中的待遇如何呢?

    這正好是莫菲菲問他的問題。梁健道:“在家里的待遇啊?沒感覺有什么變化嘛。”

    這點梁健倒是沒有打腫臉充胖子,在家里一切如常,的確是沒什么下降。只是今天陸媛還沒打電話給他,讓他有些隱隱的不安。

    將莫菲菲送下車后,梁健hold不住了,給陸媛打了個電話。

    梁健:“今天怎么沒電話啊?在家里?”

    陸媛的聲音有些硬梆梆的:“在家里,是在我爸媽家里。”

    梁健愣了一下:“你不用我接了?”

    陸媛道:“你直接到爸爸媽媽家吧。”

    接著就掛了電話。梁醬著手機屏幕,有一會回不過神來。回過神來后,他還是踩下油門,往丈人家方向開去。

    進了家門,他那不安的感覺才換為了現實。

    看到眼前的情況,梁健有些想笑。這笑里面是苦澀和自嘲。幾十分鐘前,他還在莫菲菲前倍感自豪地說在家里的待遇沒降低呢。而飯廳中一桌剩菜剩飯、殘羹冷炙似乎說明了一切根本不是這么回事。

    梁健還是往好里想,也許是家里有什么狀況,他們才都先吃了。

    于是他對已經在客廳沙發上看電視的丈人陸建明、丈母陳亞平和妻子陸媛道:“都吃過了啊?”

    丈人丈母都沒說話,都看陸媛去。陸媛對梁健道:“吃過了,你去吃吧。”

    看來家里沒什么狀況。應該不是別的,就是因為他在單位的地位下降了,在家里的地位也隨之一落千丈,以后大概沒人會等他吃飯了。

    梁健想到一個人扒著飯吃著剩菜的感覺實在太不是味兒,干脆道:“我也吃過了,你們收起來吧。”

    回去在車里,陸媛道:“你以后回來都說吃過了?你不把自己餓死?我知道你還沒吃。”

    梁健道:“今天可是你們第一次沒等我一起吃飯。”

    陸媛道:“爸爸說,以后也不等了。除非你要求上進了。”

    梁健終于等到了他要的答案:“就是因為我不當黨委秘書了,你們就不等我吃飯了?”

    陸媛沒說,算是默認了。

    梁健沒有抱怨什么,道:“以后,我自己做飯吃,如果你喜歡你爸爸媽媽那里的飯,還可以在那里吃,我不勉強你。”

    陸媛說:“隨你吧。”

    第二天下班回家路上,梁健還是沒有接到陸媛的電話。他也就沒有去陸媛父母家,而是在離家不遠的菜場停下來,買了點面條、尖椒和牛肉絲。吃自己做的煮面條和尖椒炒牛肉絲,嘶拉嘶拉,吃完時已經滿頭大汗。梁健吃飯已經好久沒有吃出這么痛快的感覺了。原來自己動手豐衣足食這句話還真是說對了。

    陸媛回家時拋給他一句話:“媽媽說,如果你以后都不去吃飯了,她飯就少做一點了,昨天和今天都浪費了米飯。”

    梁健說:“那就少做一點吧,我喜歡自己煮面吃。”

    第三天,他還在回家路上時,陸媛卻打來了電話。梁健想,難道他們回心轉意,想讓我回去吃飯了?莫名其妙地有這樣的期待。

    陸媛在電話中說:“今天我也不在爸爸媽媽那里吃飯了。”

    梁健有些欣喜:“你想回來吃我煮的面條?”

    陸媛道:“不是,我今天有應酬,出去和朋友吃,會回來晚一點。”

    以往,在梁健當黨委秘書時,因為常要陪著書記去應酬,打電話說自己有應酬的往往是他。而現在應酬減了大半,卻輪到老婆跟自己說要回來晚一點了。真是風水輪流轉。

    接下去的幾個禮拜,每個禮拜陸媛總有兩三天在外面應酬,基本上每次都喝了酒,有一次回到家已經爛醉如泥,半夜里吐得一塌糊涂。梁健心里不高興,可這樣的日子自己以前也有過,就不好發作。

    心里的不高興卻一天天在膨脹,按照他的經驗,他知道,如果一個女人總是喝醉了回來,之前肯定是跟有些男人在一起,而男人看到一個女人喝醉那是最開心的事情,因為他們沾便宜的機會來了。

    晚上,梁健也喝了點酒回家。在小區門口見到妻子也從一輛小車中鉆出來,在窗外朝車內揮了揮手,表情笑意盎然。梁健不由醋意橫生。當妻子轉身見到梁健時,她臉上的笑意就像折扇一樣迅速收攏了。

    梁健走上去問:“剛才車子里是誰啊?”

    “一個朋友,你不熟悉的。”陸媛說著就往前走。

    梁健道:“鏡州市這么小,認識也不一定。”

    陸媛道:“跟你說了,你不認識就不認識。”

    說著加快了腳步,匆匆掏出鑰匙開了防盜鎖,獨自一人上了樓梯,將梁健留在樓道里感覺兩人的心理距離在快速拉開。

    晚上他無聊地在筆記本電腦上找了一本電影看,這部《聞香識女人》的電影中,男主角對家里的貓說“感到迷茫的時候,你就去做愛”。梁健還是抱著一絲希望,畢竟他是為了陸媛

    從另一個城市來到鏡州這個陌生的城市。

    于是,他關了筆記本來到了臥室。喝了酒的陸媛已經睡去,橘色床頭燈照在她臉上,酣睡的她看起來有小女孩般令人心憐的可愛。梁健好久沒有這么看她,心道,她最近經常外出活動,是否也跟自己對她的疏忽有關。這么一想,心生柔情,柔情帶來了情欲。

    他側身躺在了陸媛后面,揉著她的秀發,身體從背面靠近。

    陸媛只著了一襲睡衣,富有彈性的肌膚在手掌中異常柔滑。梁健忍不住輕輕扳過她的身子,翻身壓在了她身上。

    承受著壓力的陸媛,從睡夢中清醒過來。看清楚他的一瞬間,陸媛卻沒有一絲溫柔的希冀,雙瞳中射出驚訝的恐懼。

    陸媛喊道:“你干什么!”

    這時梁健已在她的身上,分開了她的雙腿。

    陸媛趕緊雙腿合并,身子拼了命的左右搖晃,就如狂風中的小船,一定要把船上人翻入湖水。

    受驚的不只是一個人,梁健完全沒有料到陸媛的反應會如此劇烈。他滿腔的溫柔換來了妻子恐懼的掙扎。他想,是不是他的舉動令妻子做了惡夢。

    梁健道:“陸媛,是我,你是不是做惡夢了。”

    陸媛拼命掙扎:“我知道是你,你就是惡夢!你快下來,你干什么!”

    梁健聽到陸媛這么喊,一種挫傷的感覺油然而生。

    挫敗感,往往會喚起一個人的自尊。自尊得不到認可,就會喚起一個魔鬼。也許是酒精的作用,梁健感覺到心底挫敗的魔鬼要發威,就死命抓住了陸媛的雙臂,掠起了陸媛的睡衣。陸媛的黑色蕾絲內衣彰顯了出來,梁健一陣興奮。

    梁健感覺自己真的變成了一個魔鬼。結婚幾年來,隨著兩人對雙方身體的熟悉,做愛的神秘感和興奮感漸漸消失,不少時候有些例行公事、交公糧,而此刻,梁健感覺自己面對的是一座完全陌生的身體,對他進行反抗的身體,亟需他去征服的身體。

    “梁健,你在干什么!”

    “梁健,我不愿意。”

    “你再這么下去,我會報警的。”

    “你給我滾下去!”

    陸媛的尖叫,使梁健心底的惡魔愈演愈烈,梁健一手鉗制了陸媛的雙手手腕,另一只手強行剝去陸媛的內褲。

    陸媛臉上露出驚恐的神色,大喊著:“梁健,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嗎?你在婚內強。奸,我可以去告你!”

    “婚內。強奸”四個字讓梁健楞了楞。他怎么都沒想到,自己的行為會與“強。奸”聯系在一起。

    然而,這一絲遲疑,迅速被腦海中接下來的畫面所抹去。他回想起,陸媛從一輛黑色轎車中出來,隔著窗玻璃與里面的人揮手告別,那種快樂的神色,是他好久都沒有見識過的。( 我和區委女領導不得不說的事 http://www.wnofco.tw/2_2199/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