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1855美國大亨 > 第四百四十五章 ,我們銀行系統的缺點和需要
    1897年的新年剛剛過去,但是購物的狂歡卻沒有結束。在曼哈頓第五大道上的商店里到處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人們瘋狂的購進各種各樣的商品,好像這些東西全都是免費的一樣。每一家百貨公司里都擠滿了人,百貨公司的老板們高興得一整天嘴都合不攏,而那些員工們則幾乎已經要累趴下了。

    這幾個月來,對于很多人來說,都是黃金般的日子,錢來得格外的容易,簡直就像是天上在下金幣雨一樣。

    自從去年下半年開始,股票市場就一片繁榮,剛剛出現的道瓊斯指數的飆升清楚的顯示出了股票市場的繁榮,很多股票在短短的幾個月之內,價格上漲了數倍之多,有些行業,比如說鐵路,比如說航運,他們的股票的平均市盈率都超過70了,這也意味著如果按現在這些行業的盈利狀態,那么購買了他的股票的人需要等70年才能讓獲利等于成本。正常情況下,一只股票的市盈率應該在14-20的范圍內,超過28就意味著出現泡沫了。

    一般來說,如果某種股票有較高的市盈率,往往有這樣幾種可能:

    第一種情況是市場預測它未來的盈利會快速增長。比如說,假如現在某企業突然成功研制出了可商業化使用的聚變反應堆,即使它今年因為△≮科研投入太大,導致盈利極少,市盈率高得一塌糊涂,但是考慮到這一技術的劃時代的意義和巨大的盈利前景,這種股票已就會被市場追捧。

    第二種情況是該企業一向盈利可觀,但在前一個年度出現某些特殊支出,降低了盈利。但從未來的前景來看,這家企業盈利的前景依然看好,所以這樣的市盈率也可以是非常合理的。

    第三種情況就是行業出現泡沫,該股被追捧。說的更明白些,就是在博傻。

    而如今,這些行業本身的盈利并不是處在持續增長的狀態,雖然所謂的“利好消息”一個接著一個,但這些消息都只是消息而已。這就好比假如現在,我國在地下4萬米的深度上發現了一個大鎳礦,對于鋼鐵行業者是不是利好消息呢?也許是吧,但是在可以預見的短期內并沒有什么卵的用,因為深度太大,開采的技術難度和經濟成本都太高,所以基本上沒什么開采的意義。

    而這些行業的盈利前景呢?至少目前,完全看不到有什么能賺這么多錢的大前景。因為市場上對于鐵路和航運的需求并沒有大幅度上升。所以這種價格的瘋長,完全就是泡沫,就是博傻。

    只是很多人并沒有足夠的時間,也沒有足夠的知識來加入到股市當中,于是各種信托公司在這幾個月里也迅速的發展了起來,信托投資公司在當時享有許多銀行不能經營的業務,政府監管方面又非常寬松,這一切導致了信托投資公司過度吸納社會資金并投資于高風險的行業和股市。雖然這些公司的經營者都知道,現在的股市絕大部分都是泡沫,但是,在如今的條件下,任何一家信托投資公司,如果不將他的資金的大部分投入到股市當中去,那就意味著他們的收益率會遠遠的低于同行業的其他企業,也就意味著他的客戶會毫不猶豫的拋棄他們,轉投到其他的愿意投資于股市的信托投資公司的懷抱中去。

    “約書亞叔叔,你來看,這段時間以來,美國的股市相當的不正常呀。股市已經嚴重地偏離了它的價值了,而我們的銀行依舊在敞開的向那些信托公司提供貸款。這是不是太危險了?”約書亞·羅斯柴爾德的侄兒,阿爾貝托拿著一份報表,這樣問道。

    “哦,無非是又一輪的收割而已。”約書亞笑了笑回答說。

    “阿爾貝托,你看,摩根的銀行和麥克唐納的銀行在干什么?而且那么多的所謂的利好消息的炒作是誰掀起來的?誰控制著這個國家的輿論?還有,在風潮初期的時候,是哪些機構給出了利好的信息?”

    “您是說,這一切就是他們一手制造的?那他們的目的是什么呢?”阿爾貝托問道。

    約書亞笑笑說:“我的孩子,你應該知道,即使在泡沫最多的時候,泡沫下面也是有啤酒的,只不過在價格高漲的時候,一些傻瓜會把所有的泡沫都當成啤酒,而當市場崩潰的時候,他們又會把啤酒完全當成泡沫。所以,如果你留心,就能夠在市場崩潰后,用買泡沫的價格買到實實在在的啤酒了。這也是老花招了,有個什么不明白的。既然他們準備了這樣的宴席,我們不跟過去吃兩口怎么對得起他們呢?當然,我們也必須謹慎,他們的打擊目標中很可能也包括我們。你知道,因為美國本土銀行的聯合抵制,我們很難進入美國的銀行圈,于是這些年,我們在信托投資公司方面投入了不少的力量,掌握了不少的信托投資公司。而這在他們看來,就簡直是眼中釘肉中刺了。他們一直想要把這些信托投資公司全都搞垮。如今,股市泡沫高漲,那些信托公司是不可能不投入其中的。一旦投入進去,控制著銀行的摩根和麥克唐納只要不再發放貸款,反而開始迅速的收回貸款,整個股市很快就會崩潰,而這些信托公司就只有破產一條路走了。”

    阿爾貝托想了想,問道:“叔叔,這不是一個好機會嗎?我們家族一直無法大規模重返北美,現在如果在他們收回貸款的時候,我們來插一手,將一些重要的信托公司保護下來,甚至趁機吞并其他的企業,這樣一來,我們在美國就可以重新扎下根基了。叔叔,您覺得這個想法可行嗎?”

    約書亞想了想,回答說:“阿爾貝托,你能想到這些,這非常好。不過你要知道,這里面涉及到非常大的數字的錢。這樣的事情不是我能夠決定的了的。這必須由整個家族來做決定。而家族會做出什么樣的決定,這可不是我能確定的。不過,我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想要家族支持你的想法,你就必須將這個想法具體化,形成全面而具體的量化的分析,以及切實可行的執行方案。這是一個大的工作,而留給你的時間并不多。您能在短時間內完成這樣的一份報告嗎?”

    聽了這話,阿爾貝托很有些興奮,不過他還是努力的讓自己沉靜下來,然后問道:“約書亞叔叔,在這件事情上您不幫幫我嗎?”

    “啊,孩子,我還有我的事情,所以這事情你得自己挑大梁。怎么樣。一個星期時間,能讓我看到這份報告嗎?”

    阿爾貝托想了想,回答說:“約書亞叔叔,這有些難度,不過如果你給我一些調查權限,并且允許我挑選幾個幫手的話,一個星期之后,我一定可以完成這份計劃。”

    “這個我可以同意。”約書亞說,“盡快確定你需要的人員,然后我好調配他們的工作。”

    “謝謝您,約書亞叔叔。我這就去準備。”阿爾貝托有點壓制不住自己的興奮了,他終于能主持重大的事情了。

    “好吧。你下去吧。”約書亞說。

    看著侄兒離開時興奮的樣子,約書亞微笑著搖了搖頭。他知道,他給阿爾貝托的任務純粹只是一次鍛煉而已。家族批準這樣的建議的可能性是非常非常小的,因為現在在南非,正是戰云密布的緊張時刻。控制南非的黃金對于家族的業務來說太重要了。所以家族的主要的注意力和力量都要放到那邊去,很難在這個時候,在北美投入這樣大的力量。事實上,也許是是因為看穿了這一點,麥克唐納和摩根才會在這個時候玩出這樣的招數。所以,現在最為現實的做法就是在史高治·麥克唐納和jp·摩根開始從市場上抽走資金之前,先把自己的而資金悄悄地抽出去。

    約書亞這樣想著,突然聽到了輕輕地敲門聲。

    “誰呀,有什么事情嗎?”約書亞問道。

    “羅斯柴爾德先生,今天的報紙來了。”門外一個人回答說。

    “好的,你把它送進來吧。”約書亞聽出了,那是他的仆人約翰。

    門輕輕地被推開了,約翰走了進來,將幾份報紙很整齊的放在約書亞的辦工桌上,然后很恭敬的對約書亞說:“羅斯柴爾德先生,今天的報紙都在這里了。”

    “好的,你忙你的去吧。”約書亞輕輕地揮了揮手,約翰就無聲無息的退了出去,并且順手帶上了門。

    約書亞拉開抽屜,從里面拿出眼鏡架在了鼻梁上——他早就不年輕了,眼睛也依舊很有些老花了。然后他拿起放在最上面的一份報紙。

    那是一份《華爾街日報》,就金融方面的專業性而言,這是美國最為權威的報紙了。約翰做事情很細心,所以他總是將這份報紙放在最上面。

    約書亞拿起報紙,看到在它的頭版上,有這樣的一篇文章:《我們銀行系統的缺點和需要》。

    ...( 1855美國大亨 http://www.wnofco.tw/2_2193/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