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1855美國大亨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叛亂還是絕望的吶喊?
    就在西班牙新政府做出了派遣兩萬五千名士兵前往古巴鎮壓叛亂之后,史高治旗下的麥克唐納化學與醫藥公司就迎來了兩位顧客。這兩位顧客的到來先后只差了不過兩個小時,但是得到的待遇卻完全不一樣。

    其中的第一位客人是“自由古巴”的代表,他向麥克唐納化學與醫藥公司表達了購買一批包括大力丸、磺胺、海洛因、阿司匹林之類的藥品的意向,但讓人遺憾的是,他缺乏現金。嗯,在他的手里,只有白糖。當然,如果這些白糖在紐約,那也很好呀,因為現在全世界的白糖投在漲價。只是,該死的這些白糖還在古巴呢,怎么把它們運出來可就是個問題了。

    “這沒有問題。”那個叫做加里帕特的古巴人表示,“我們可以用船只把它們從古巴送出來,送到弗羅里達一點問題都沒有,只是如果要送到紐約,我們的船就太小了。”

    “難道西班牙人不會封鎖你們嗎?”代表麥克唐納化學與醫藥公司和他談生意的瑞德先生問道,“就我所知,你們手上的都是些速度速度很慢的小漁船,根本就無法擺脫西班牙人的戰艦的搜捕。”

    “啊,這倒不用擔心,至少在西班牙派出更多的部隊到達前,他們現在在古巴的艦隊不會真的出來執行封鎖的任務的。”加里帕特笑了,“如果他們在海上找我們的麻煩,我們就會在地面上找他們的麻煩。”看看瑞德似乎還不是很理解,他又繼續解釋說,“如今島上的西班牙人都知道,在他們的援軍到來前,他們根本沒有力量來對付我們。而對于他們來說顯然,他們的援軍到來之后,他們的使命也就完成了,在此之前,古巴表面上越是平靜,他們就算是干得越出色。能得到的評價也就越好,將來回了西班牙,也就越有前途。所以,他們現在正在試圖和我們和談,想要拖住我們。在這個時候,只要我們不主動攻擊他們,他們就絕對不敢攔截我們的船只。再說,送貨的是我們的人,你們又有什么好擔心的呢?”

    “那么你們有多少白糖,打算購買多少藥物呢?”

    這個問題倒是命中了加里帕特的弱點,他們手上的白糖是不少,但是他們需要賣的東西卻更多。嗯,除了藥品,他們還需要武器,還需要訓練,還有一大堆花錢的地方,這點白糖壓根就不夠用。

    “如果你們在融資方面有問題,可以到麥克唐納創投銀行去和他們談談。”瑞德說。

    幾天之后,“自由古巴”以一系列的權利,包括港口的使用權,以及奧爾金省的開礦權(那里有一個世界級的鎳礦。而鎳對于鋼鐵行業來說極為重要,可以提高鋼的機械性能,增加鋼的強度、韌性、耐熱性,增加鋼的防腐蝕、抗酸性及其導磁性等。鎳還能夠細化晶粒、提高鋼的淬透性和增加鋼的硬度。此外,在鋼的熱加工中,鎳又有防止銅對金屬表面產生有害影響之功能。可以說,沒有鎳,就沒有上等品質的鋼材。在后世里,兔子和毛熊散伙之后,毛熊不給兔子鎳用了,搞得兔子一時間連造坦克的裝甲鋼都沒法生產,之后只能咬著牙,用稀土來替代鎳制造裝甲鋼。尼瑪的魂淡,用稀土呀只要控制了這處鎳礦,今后麥克唐納鋼鐵的成本和質量就更不是其他國家的能夠比的了!),作為抵押條件,從麥克唐納創投銀行貸出了近百萬美元的巨款,當然,這筆錢甚至都沒有從麥克唐納創投銀行提出去就直接劃撥到了麥克唐納步兵武器公司和麥克唐納化學與醫藥公司的賬戶上去了。

    與古巴人不同,兜里并不是完全沒錢的西班牙人卻吃了一個閉門羹,在提到購買海洛因、磺胺、阿司匹林之類的東西的時候,麥克唐納化學與醫藥公司還表示沒問題,但是當他們提到要大量地購買大力丸的時候,麥克唐納化學與醫藥卻對他們表示,因為訂貨太多,生產飽和,所以最近,他們無法為西班牙人提供這樣數量的大力丸。

    然而就在以這樣的理由婉拒了西班牙人之后,史高治控制的紐約每日時報發了一篇名為《古巴911事件:叛亂還是絕望的吶喊?》的報道,公然宣稱,這不是叛亂,而是對于**暴政的絕望的反抗。

    “這些反抗者提出的要求不過是下面的這些:

    他們希望,治理他們的政府是由他們投票選出來的,而不是由幾千英里外的一個連古巴是什么樣子都不知道的人隨意的派遣來的。這難道不是非常正當的理由嗎?

    他們希望,從他們的勞動中收取的稅收,能夠被用于(至少是其中的一部分能夠用于)改善古巴的條件,能夠用于為創造它的人服務,而不是裝上船,運到幾千英里外,供一些古巴人民連他們長得什么樣子都不知道的集團去揮霍。這難道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他們希望,能夠廢除萬惡的奴隸制度,讓每一個人都能享有上帝賦予的,不可剝奪的自由。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因為種族,出身等問題人為的被分成三六九等,被剝奪掉自由而成為奴隸。廢除掉萬惡的奴隸制難道不是上帝的意志嗎?

    他們希望,當他們呆在自己家里的的時候,能夠就像是一位國王呆在自己的城堡里一樣的安全,他的安全和尊嚴不應受到任何非法的威脅,沒有任何人能夠在沒有任何的證據和必要的法律允許的條件下侵犯他的自由和尊嚴。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警察可以隨意的逮捕一個古巴人只是因為看他不順眼;士兵可以隨意的進入古巴人的家中拿走他們的物品,只是因為他們想要這樣。這樣的要求難道不是合情合理的嗎?

    我的一位古巴朋友告訴我們,他們不是沒有采用過和平的方式向西班牙人請愿,甚至在玻利瓦爾將軍將軍的革命席卷整個的拉丁美洲的時候,熱愛和平的古巴人民依然對西班牙人會傾聽他們的呼聲抱有幻想。

    然而他們等待到的卻是一再的欺騙和鎮壓。當玻利瓦爾將軍節節勝利的時候,西班牙人也曾對古巴人民做出過神圣的承諾,而一旦危險過去了,他們就將這些承諾拋到了一邊,甚至還變本加厲的壓迫古巴人民。今天,古巴人民忍無可忍的反抗了,他告訴我這其實不過是絕望的吶喊而已。相比西班牙,古巴實在是太過弱小。如今,西班牙殖民當局又開始對他們說,希望能和他們談判,愿意給他們一些自由。但他很擔心,現在西班牙人的表示是不是又是一次欺騙,等待著他們的會不會是又一次的屠殺?

    這樣的擔憂并不是無根據的,就在事件爆發不過幾天之后,就有西班牙政府的代表找到了麥克唐納化學與醫藥公司,要求大量的訂購軍用大力丸。這個采購中包含的惡意,相信每個人都能感覺得到……

    麥克唐納化學與公司拒絕了這件送上門的生意。而且據說,麥克唐納步兵武器公司同樣拒絕了西班牙人的訂單。在這里我要對這兩家公司致以崇高的敬意。因為,他們在金錢和良心之間做出了讓我們美國人倍感驕傲的選擇。

    不過,種種跡象表明,西班牙人對古巴人民的鎮壓已經是箭在弦上。這兩個采購的失敗是不可能阻止他們的,要想阻止他們,整個的美洲,整個的文明世界都必須團結在一起,用一個聲音,對著西班牙殖民者說不!

    古巴是美國的近鄰,古巴人民今天的訴求和許多年前,我們的先賢們在費城的大陸會議上的訴求在本質上根本就沒有區別。我們難道就要眼睜睜的看著一場踐踏人權的人道主義災難就在我們的身邊上演而無動于衷嗎?

    也許有人會說,古巴的事情不在我們美國的主權范圍內,這不干我們的事。但不要忘了當年我們也得到過無私的幫助。如今面對著最神圣的天賦人權將要遭到粗暴的踐踏的前景,我們就能心安理得的袖手旁觀嗎?的確,每個國家的主權是不容侵犯的,因為它源自于所有國民的授權。但是有一樣權力,更高于國家的權力,那就是由至高的上帝所保賦予的人權!當神授的人權遭到野蠻的踐踏的時候,主權就應該先躲到一邊去,因為人權高于主權!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

    由這篇文章開始,史高治系統和摩根系統的報紙都開足了馬力報道起了古巴的風波,而這些報紙的報道方向,則幾乎都是一邊倒的傾向于古巴。在這樣的氣氛下,美國國會甚至都因此提出了一個提案,要求政府關注古巴的局勢,盡可能阻止可能出現的人道主義災難。

    “史高治,我們真的不和西班牙人做買賣嗎?那樣會少很多錢的。”多蘿西婭皺著眉毛一副很心疼的樣子。

    “當然,不過事實上我們也少賺不了多少錢,就比如說那些藥物吧?普魯士人剛剛又和我們訂購了一批,嗯,就我所打探到的情報來看,那其實是替西班牙人買的。槍支什么的情況也差不多。而且,普魯士政府將手伸到西班牙去了,這也一定會讓法國人抓狂的,這就大大的有利于我們的最終目標了。”( 1855美國大亨 http://www.wnofco.tw/2_2193/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