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1855美國大亨 > 第二十一章,危機中的方向(下)
    面對洛克菲勒的“你應該去當總統”的稱贊,史高治只是笑了笑,并沒有把他放在心上。當總統在很多人看來當然風光,但史高治知道,總統只是臺面上的統治者而已,自進入工業時代以來,真正統治這個世界的始終都是財團。況且,總統是有任期的,而大財團掌舵人卻是沒有任期限制的。

    “我對政治的興趣僅限于如何利用它發財,美國人民如果選了我,一定會后悔的。”史高治笑了,“況且要等到能當總統的年齡,還需要好多年,我可等不及。”

    克拉克和洛克菲勒也跟著笑了起來。

    “好了,弄清楚了整個的局面,我們就可以考慮如何度過危機,甚至利用它發財了。”史高治說,“有一位偉人說過‘革……做買賣最重要的問題就是:誰是我們的朋友,誰是我們的敵人。’所以我們首先就要搞明白我們能走什么路,以及我們做出了這樣的選擇后,誰會是我們的朋友和敵人。”

    “目前國內亂七八糟的勢力很多,但我覺得歸根結底,只有兩個大的系統。”洛克菲勒說,“依照史高治前面的分析,美國未來有兩種可能的走向,一種是在南方得領導下以種植業為主,向歐洲輸出農產品,購入工業品。這樣我們的工業遲早會完蛋,美國就會走上南美的道路。還有一條,就是打垮南方,讓南方成為我們的原料產地和銷售市場。為了正義和祖國,我們應該為打垮南方做準備。”

    史高治看了一眼洛克菲勒,看著他義正詞嚴的說出“正義和祖國”,不由得有點想笑,不過,他還是立刻接上洛克菲勒的“正義和祖國”說了下去:

    “不錯,南方的方向是賣國的方向,是不正義的,毫無疑問,有著上帝的保佑,正義必勝!而且,現在的力量對比已經很清楚了。和剛剛獨立的時候不一樣,那個時候,南方各州的人口更多,也更富裕。但是現在,局面已經完全不同了。工業能夠提供的工作崗位要比種植業多得多,所以,北方能夠接納的移民也要比南方多得多。更何況,南方并不太需要白人移民,他們需要的都是黑鬼。這樣一來,在人口上,現在北方已經占了明顯的上風。而且現代的戰爭,物質力量的多少,將起到越來越大的作用。北方的制造業雖然受到歐洲的壓制,但是仍然要比南方強大得多。如今,在上帝的保佑下,無論人力物力,北方都具有壓倒性的優勢,我相信正義的力量必然勝利。而我們一定會站在勝利者一邊。”

    “英國人現在在印度和中國用兵,這必然使得他們能用于支持南方的力量變小。所以南方連外援都沒有了。而南方的經濟極度的依賴于歐洲,只要封鎖海岸,南方就是死路一條。”洛克菲勒插嘴說。

    “你們真的覺得戰爭就這樣迫在眉睫了嗎?”克拉克皺起了眉毛,顯得很是遲疑,“如果,我是說如果事情并沒有到這種地步,我們是不是就……我覺得我們的措施不能太激進,我們應該采取穩妥一些的行動。一方面我們要對戰爭有個心理準備,但另一方面,我覺得我們不能把所有的寶都壓到戰爭上。”

    “那我們將投資方向指向那些軍民兩用的方向應該是個好主意。”洛克菲勒說,“公司現在的運營方向——糧食就不錯,如果發生戰爭,糧食是重要的戰略物資。”

    “另外,即使沒有戰爭,美國進一步的開發西部也是不可阻擋的必然。針對西進的買賣也不錯。”史高治補充說,“我們要關心這一類的企業,當它們的市值降到最低的時候,我們就可以出手拿下這些企業。我擬定了一個考察目錄。”史高治一邊說,一邊摸出了一本備忘錄,“這里都是和我們的目標方向一致而目前狀況不算太好的企業。我提議我們反賠以下目標,分別去盯住這些企業,每隔一段時間,我們就一起研究一下,看看有沒有值得動手的目標。”

    “好的,不過史高治,我在公司的經營中投入了更多的時間,所以我沒有那么多的精力投入到這當中,分配給我的任務分量不能太多。”克拉克皺了皺眉毛說。

    “好吧,我同意。”史高治說。

    “我也同意。”洛克菲勒說。

    在賺到一大筆之后,洛克菲勒和克拉克都追加了在公司中的投資,如今他們已經成了公司最大的股東,股權都已經超過了史高治。

    散會后,史高治首先離開了會場,而洛克菲勒和克拉克則留在了后面。

    “約翰,我有話要和你說。”看史高治離開了,克拉克叫住了洛克菲勒。

    “有什么事情嗎?”洛克菲勒問。

    “啊,是有關史高治的。”克拉克放低了聲音,“你不覺得他有點被最近的勝利沖昏了頭腦嗎?我懷疑他現在滿腦子想的都是像上次那樣干一票的主意。你看,上次他賺了很多錢,但卻沒有再在公司里追加哪怕一個美分的投資,他一定想留著那筆錢再玩一筆。史高治的確很聰明,我從沒見過一個像他這么大的孩子考慮問題能考慮得這樣深遠的,但生意場上還是存在著太多的意外的,即使他再聰明,也不可能在任何地方都能預知先機。我覺得他太過冒進了。他也許能一下子賺很多錢,就像上次那樣,但也可能一次虧個精光。我覺得這不是好的做生意的方式。至少,我的心臟無法承受這樣的沖擊。他如果喜歡這樣冒險,那最好不要把公司牽連進去。也許你應該去勸勸他,你和他是好朋友,你說話比我說來得強。”

    洛克菲勒聽了后并沒有立刻回答,他想了一會兒才回答說:“我會把你的看法向他轉達的,但是,效果如何我并沒有把握。史高治年紀雖然小,卻是個很有主見的人,嗯,有時候甚至有點固執。”

    ……

    正向克拉克所說的那樣,史高治并不能在任何事情上都判斷正確。雖然靠著預知歷史的因素,他可以大占便宜,但歷史書上也不是什么都有的。所以,有些事情還是會超出史高治的預料的。比如史高治看中了的那個“斯特魯”獵槍廠。

    史高治原以為這家企業在危機到來的時候,一定會出現銷量下降,處境困難的局面。沒想到至少在目前,這家企業的運行狀況還相當不錯。拜最近經濟下滑,治安混亂所賜,購買槍支用于防身的人反倒多了起來。

    這家工廠生產的雙管獵槍現在看來,格外的適合現今的需要。雖然相比具有膛線,使用米涅彈的步槍,再稍遠一點的距離,它的命中精度就低得幾乎不可能打中任何東西,但在城市中,你根本沒機會射擊那么遠的目標,甚至于射程遠不但不是優點反而成了一種缺點,因為這意味著一旦開槍,很容易誤傷無辜。話說后市的某國,一度在警察部門大量的裝備威力巨大的軍用型手槍,然后卻發現這槍有效射程太遠,穿透力太強,極易誤傷無辜,結果遇上了案子,用起這東西賴總覺得束手束腳的。最后居然用一款威力小得多的,號稱打光一個彈夾都不一定能打死一只大黃的“小砸炮”來替換了這種大威力手槍。

    再加上當時的槍械普遍裝彈慢,而使用鹿彈的雙管獵槍在近距離上不但威力有保證,命中率要遠遠高于任何其他槍械。于是,這種槍居然成了城里面用于自衛的最佳選擇之一。結果,這家企業的狀況相比危機開始前,甚至還要稍微好了一點。

    這種狀況完全出于史高治的預料。顯然在這種情況下,原先以抄底的價格盤下這家工廠的打算在正常情況下根本就是無法完成的了。而用正常的價格卻買下這個企業,雖然對史高治來說,不是做不到,但卻也太讓他肉痛了。

    “怎么辦?”史高治想,“怎樣才能讓這家企業的市值暴跌呢?”

    一般來說,像這樣的經營狀況還不錯的企業,要想讓它市值暴跌可不容易,要做到這一點,一般首先就要想辦法讓它的經營狀況變壞。也就是說,要讓它的東西賣不出去或者是賣出去了也賺不到錢。

    “質量事故也許是最能打擊這類企業的手段了。如果能制造出一些與這家公司有關的質量事故就好了。比如炸膛什么的,只要發生個幾起,就足以產生致命的效果了。嗯,如果先讓他們把錢投入到擴大產量上,然后再搞出點質量事故,到那個時候,寸頭轉不開了,他們就只有倒閉一條路了。問題是質量事故怎樣制造出來。”

    史高治不由得想起了后世一次最為經典的制造質量事故的事件——豐田剎車門了。

    2009年說起,金融危機還在托累著美國經濟,而國際原油價格正在向150美元目標前進。為了應對高油價,刺激汽車市場發展,順帶減少空氣污染,奧巴馬通過了舊車折價換購計劃,只要是超過年限的老舊汽車或者每加侖汽油(約3.8升)行駛里程低于18英里(每英里約合1.6公里)的舊車均可折價最高4500美元換夠新車。

    汽車銷售商得到政府分配的舊車換購名額(資金),換車人只要把舊車tradein給銷售商,就可以折價4500美元買新車。美國汽車本來就不貴的,加上當時經濟危機,汽車價格也不高,再折4500,已經算是白菜價了。

    美國政府希望能夠通過這個手段,讓美國汽車銷量上升,然而事情卻出乎了他們的預料。計劃實行后,美國車的銷量沒有上升,日本車的銷量卻大幅度的攀升了——美國人民都拿著政府補貼的錢,去買了便宜又省油的日本車了。結果,奧巴馬的計劃變成了美國政府出錢補貼日本車企了。

    然而,不久后,美國的新聞媒體上突然出現了豐田汽車剎車失靈,自動加速之類的報道,一開始是凱美瑞,接著幾乎所有的在售車型都被牽連進來了。各種剎車失靈,自動加速的事故被不斷得報道出來。豐田的家伙們都傻了眼,拼命排查問題有排查不出來。于是,賠償,罰款,道歉,關閉北美工廠,豐田灰頭土臉,形象大減,銷量大減,而美國人的福特、通用則銷量大增。美國汽車制造業在最危險的時候成功復蘇。

    兩年后,美國交通部終于完成了最后的調查,得出了最終的結論:豐田汽車沒問題,那些事故要么是操作失誤,要么干脆就是認為制造事故騙保險。并且各家報紙都在很不起眼的位置進行了報道。但關鍵的時候已經過去了,豐田已經被坑慘了。

    “人為制造事故,并利用媒體推波助瀾,這絕對是個好辦法!”史高治這樣想著。( 1855美國大亨 http://www.wnofco.tw/2_2193/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