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冒牌干部 > 第一千兩百七十采二,采訪事故
    ( )事實上楊子軒這句話確實也戳到了她的“隱秘心思“上。

    這確確實實也是她的痛苦地方。

    本來這次她比較反感楊子軒某些行為,在她看來,楊子軒比如維護村民利益上,他根本不盡職,只是一味壓制輿論。

    但是當看到楊子軒節節敗退之后,她又十分擔心楊子軒的處境。

    “我,我……”梵清麗也不甚明了自己復雜心思,回應不上,只能迅速離開。

    事態迅速擴大,甚至連省里一些領導都開始關注這件事了。

    期間陳志溫打電話過來,詢問這件事,楊子軒只是讓他不用擔心,會處理妥當。

    陳志溫半信半疑,沒有繼續過問。

    隨著省媒體的迅速跟進,可以說,不少省領導,都在關注這件事,確切的說,是在關注這件事的“幕后推手”……

    因為能夠在這個時間節點,針對廣陵下手,踩準節拍的,比如符合兩個條件……

    第一,這個幕后推手,要十分熟悉這起“村民自殺案”……

    第二,這個幕后推手,要在廣陵擁有一定關系網,能夠迅速動員大量人力,像宋世明這種吃體制飯,又跳出來反體制,肯定事先要有充分溝通,才可能說服他。

    那么滿足這兩個條件的人,就人選不多了,省里領導層,紛紛猜測要么是呂青青,要么是苗玉龍……

    這兩個人,有意向在廣陵布局,都嫌疑極大。

    陳志溫打那通電話。其實也有要幫忙的意思。

    因為這和之前的案子不一樣。之前是他考驗楊子軒。是省委考驗廣陵班子的對形勢大局的掌控能力。

    但是這次不同,這次是有人針對楊子軒,這隱隱是挑戰他陳志溫的“權威”。

    在這個敏感時刻,楊子軒卻選擇到都江縣進行為期一日的考察,主動走進這個漩渦。

    楊子軒在都江縣市區一家賓館,和正在都江縣辦案的白東山見了面。

    兩人都是笑面虎,先是笑呵呵的一番寒暄,白東山就向楊子軒匯報案子進展。“子軒同志,這個案子,可能比較嚴重,按照目前的線索,牽扯到了市里的一些干部……”

    “我們不回避問題,只要涉案的,一律絕對不手軟,問題,懶政問題,都要查。上不封頂……”楊子軒語氣慷慨激昂。

    接著,楊子軒又補充了一句。“不過具體的操作,還是多和班子商量,多和周書記溝通,我回去跟他說說,爭取在近期再開個辦公會,研究如何應對現在外面的輿論形勢。”

    提到外面輿論形勢,白東山心里也感覺挺古怪,自殺案再起波瀾,宋世明這個律師跳出來為農民維權,這本身就十分博人眼球,但是他也猜不準宋世明背后的那個“幕后高手”的真正目的……

    不過,最近有一個說法在流傳,而且這個說法越來越主流——這個宋世明受到高人指點,跳出來就是為了讓楊子軒難堪。

    為什么這場官司,會讓楊子軒難堪呢?

    外面分析主要有幾點,一是這起案子涉及廣陵農村問題,放大廣陵農村問題,事實上就可以抨擊廣陵市政府,因為農村問題主要責任還是在政府,更可以廣泛的說,廣陵在過去一年,雖然在城市發展上取得很大進展,但是農村問題嚴重。

    從利益角度分析,宋世明跳出來,受到影響最大的,受到批評最多的,就是廣陵市府。

    按照這個思路,那楊子軒這個市政府的主要領導人,就是對方的“攻擊目標”了。

    這個流傳的說法,白東山也接受。

    宋世明跳出來,幾乎是等于“民間”和“官方”的博弈……

    等于指責整個廣陵的體制,存在一定的問題,因為這是一起“民告官”……

    但是指責整個體制,肯定有人責任重,有人責任輕,很明顯的就是,楊子軒屬于責任重的一類,而他白東山可以說根本牽涉不到這個案子來。

    白東山遂回應說道,“外面輿論形勢變化莫測,我都有點看不懂。”

    “我說國內最真實的官員,可能就兩類,一類是地方官,一類是宰相,宰相是日理萬機,每天要處理復雜的利益關系,所以國內的利益關系,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地方官,則是堆積了大量的事情,直接面對廣大群眾,什么奇葩的事情,都可能發展,都可能出現,都要面對……在地方呆久了,東山同志你就會習慣了。”楊子軒笑道。

    “子軒同志還是挺樂觀的。”白東山試探性的笑道。

    他不知道楊子軒是不是假裝樂觀。

    “不樂觀,就要負能量爆炸,那還怎么愉快的工作呢?”楊子軒笑道。

    兩人“虛偽”的“套話”后,楊子軒離開了賓館……

    剛出去,就聽到一陣喧嘩,鎂光燈爆閃。

    周邊黑壓壓的一片記者,舉著話筒。

    楊子軒登時就明白走進了一個陷阱。

    陪同的李義東登時就火大了,剛想出去訓斥“市長此時不接受任何采訪,你們別搞突襲”,卻被楊子軒攔住……

    “楊市長,我是南蘇晚報的記者,請問您對宋律師狀告案,怎么看?”

    “楊市長,請問廣陵的農村政策是怎么樣的?這次村民馮友才自殺,除了他本人心里承壓不行,還有都江縣官僚存在粗暴執法問題,是不是還存在廣陵農村制度設計上的漏洞和缺陷?”

    “楊市長……”

    李義東雖然被楊子軒單手壓住沒能站出來,還忍不住開口說道,“各位記者朋友,你們這可是搞突然襲擊啊,事先沒和我們的團隊溝通呢,所以不能在這里接受你們采訪。另外市長還有其他工作安排,怕是不能接受采訪了……”

    楊子軒對李義東微微點了點頭,這個李義東跟在他身邊一段時間,還是有點急智的,這時候,他市長身份說“拒絕采訪”的話,不合適,就要得罪這批無冕之王。

    但是李義東說出這樣的話,卻是沒問題的,十分貼切他的身份。

    楊子軒看著前面黑壓壓的一片人,嘆了口氣,今天是被人算計了,有人通知這批記者,就是想讓他難堪,讓他下不了臺,殺他個措手不及。

    完全拒絕采訪,一個問題都不回應,不合適。

    但是完全接受采訪,全部問題都回應,也不合適。

    所以這里面的度就要拿捏好了。

    現在還沒到計算,究竟是這個通知記者的人?到底是誰?而是應付當前局面。

    “因為時間關系,我確實不能接受太長時間的采訪,我就回應一個問題吧,那個女孩子,你來提問吧。”楊子軒指著人群站在中間的一個女記者,又笑道,“女士優先,希望大家理解……”

    這些記者本來已經做好楊子軒“拂袖而去”“一言不發”的準備,沒想到楊子軒還是打算回應一個問題,而且點名了一位女記者,表現確實有風度,一些對楊子軒有偏見的記者,也忍不住對他刮目相看。

    那個女記者沒想到楊子軒會點名她,本來在這幫老記者中,她的資歷不深,本就沒想到能夠到單獨提問的機會。

    “請,請問您對宋世明律師協助受害人妻子提起行政訴訟案,怎么看呢?”女記者努力梳理自己腦海的思路,迅速組織了一個問題。

    “你問了一個我很關心的問題,這個案子,市政府這邊其實也很關注,首先我要向馮家表示哀悼和深切的慰問。與此同時,如果這個案子還有深層次的原因,廣陵市委市政府也絕對不會回避問題,誰觸犯了法律,一切都依法處理,廣陵市府不會干擾司法進程。同時,這個案子,也暴露了一些基層干部,在執法過程中,存在粗暴執法的問題,廣陵市府將會督促都江縣縣委縣府班子對案子進行深刻反思!”楊子軒咬字清晰,一字一頓,隨后離開。

    離開后,李義東第一時間通知宋靜聰,讓宋靜聰安排人手去排查,到底是誰泄露楊子軒行蹤給那些記者,如果不是楊市長反應及時,差點要釀成一場災難。

    “現在嫌疑最大,就是白東山了,我懷疑是不是他早設好局等待您去賓館……”李義東坐在副駕駛座上,扭頭對楊子軒說道。

    楊子軒卻擺了擺手,搖頭說道,“要說嫌疑,白東山反而是嫌疑最小的。他最不可能使這樣拙劣的手段,因為這種手段,是人人反感的,搞突襲,他明目張膽這樣做,那等于是破壞體制內潛規則的……”

    李義東一想,確實很有道理。

    白東山是最不可能出手的,只怕現在白東山都為了撇清自己和這件事的關系,使出渾身解數吧……

    剛說著,白東山就打電話過來給楊子軒,先是道歉,接著又是自責,“這是一起重要事故,竟然在我眼皮底子下,發生這種事,讓您陷入被動,這實在是我失職,我將重點排查相關人員,確認到底是不是調查組有人泄露您的行蹤,如果是,絕對不姑息……”

    楊子軒冷淡回應了一句,就掛了電話。

    雖然他明知不是白東山干的,但是給他點心里壓力,也是必須的。(未完待續,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 冒牌干部 http://www.wnofco.tw/2_2189/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