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妖皇太子 > 第一千 八百四十七章 問世間可有輪回? 大結 局
    “什么?原罪竟然是伏羲的一道惡念?”在場的所有人,一個個都驚呆了,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眸子中都是難以置信,在他們的心中,這簡直是不可能的。

    “修煉到了我這個地步,斬盡了三尸,成就了圣皇果位,但是卻是憑借著信仰和功德才斬掉了最后本我,所以還是稍微有些缺陷的。”

    “而且這三尸神證道之法,本來就有缺陷,這是道祖鴻鈞傳法的原因了,修煉這門法門,無論是什么人,都將會碰到這個問題,就連道祖也不例外。”伏羲嘆了一口氣道。

    “圣人也差不多,不過他們一直貼近天道,而且也沒有合道,所以他們的惡尸和惡念都被死死的鎮壓著,不過等到他們一旦死了,他們的惡念就會爆發出來,比如說通天教主。”圣皇伏羲眸子中閃過了一絲淡淡的悲傷,嘆息道。

    “我不是伏羲!我是羲皇!”原罪渾身魔氣驟然爆發出來,一股驚世駭俗的惡念沖霄而起,在他的身體內部,有著一股強烈的邪惡氣息在彌漫,這股邪惡氣機太過邪惡了,彌漫了諸天。

    “這氣息,怎么和神道紀元中流傳著的萬惡之源的氣機有些相似?”鎮元子的眸子中閃過了一絲凝重,看著原罪,凝聲道。

    “嗡——”

    諸多高手紛紛頭上閃現出了億萬道仙光,濃密的光芒交織在一起,洪大的神音轟鳴不止,隨后浩大的神音從虛空中垂落而下,茫茫萬道在轟鳴,他們每一個人頭頂都有先天至寶在覆蓋,或者是上品先天靈寶在震蕩。一條條浩大的氣機交織,將這股邪惡的氣流隔絕在外。

    吼——

    原罪還在咆哮,渾身的氣機都在暴漲,他手中的長刀在轟鳴,那薄如蟬翼的長刀不停的震顫,似乎是在仰天怒吼。他額頭青筋暴起,不停的在低吼,眸子中一片混亂,整個人的氣機更是顯得亂七八糟。

    “我是羲皇!我不是伏羲!”原罪渾身上下都爆發出了滔天邪氣,濃密的光芒在時空中交織。

    “我是太羲!我不是羲皇!”太羲道人一身獵獵白袍在飛舞,眸子中有著某種光芒在閃爍,他同樣堅定的對著原罪道。

    “羲皇已經死了!我現在就是太羲道人!”太羲道人此時此刻顯得有著別樣的風采,他亂發飛舞,眸子中有著特殊的光芒在閃耀。

    “我!我沒有死!我經過了輪回。只為了逆天歸來!我是羲皇,我就是羲皇!”原罪在大吼,他渾身上下那濃密的黑色氣機愈發的濃密,不停的在噴射而出,彌漫了整片天地,諸多強者一個個紛紛皺眉,因為在他們的心中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邪惡氣機,不停的俯視著這天地中的道則。就連他們的神則也一樣滋滋滋的作響。

    “走了。”就在這個時候,天穹中猛然爆發出了一股恢弘到了極致的人王氣息。震撼諸天萬界,無數的人族紛紛抬起了頭來,他們在這股氣息中,感受到了人族至強者的氣血波動,那股波動讓他們的靈魂為之顫栗。

    轟隆!

    一只金色的大手猛然包裹了下來,將原罪整個人都拘拿走了。隨后一個碩大的時空猛然被撕裂開來,這只金色大手來自于混沌深處。

    吼——

    “原罪是天皇伏羲的惡念,也就是說原罪乃是天皇伏羲的一部分,而原罪稱自己乃是從輪回中爬出來的羲皇,并不是所謂的伏羲。難道說,傳說中的天皇伏羲,實際上就是妖族的羲皇陛下不成?!”九嬰妖神喃喃自語的開口道,他猛然抬起頭來,看向了那已經消失無蹤的金光大手,隱隱約約他看到了一個高大魁梧的身影,背對著無數妖族,有著無盡的悲涼氣息在彌漫。

    “天皇伏羲當年屠戮了不知道多少妖族,他怎么可能會是羲皇陛下?”平天大圣搖了搖頭,不認可的道。

    老鏡子沉默了許久,眸子中似乎明白了什么,他發出了一聲蒼涼的嘆息聲,他感到心中有著不吐不快的難受,可是說了卻又不知道說什么。

    “伏羲非羲皇,羲皇非羲皇!”老鏡子又哭又笑,好似陷入了癲狂一般,不停的哭哭停停,好似一個老頑童。

    ……

    時間就像是流水一般逝去,這么短暫的幾天對于帝主級別的強者來說連一個呼吸都不如,只是剎那間,整片地仙界驟然發出了一聲恐怖的轟鳴聲,一股洪荒太古的氣息彌漫了開來。

    “吼——”

    一聲好似冰雪般的嘶吼聲驟然響起,這聲音剎那間穿透了無盡時空,貫穿了萬古時空,從太古的歲月之中貫穿了過來,三股無量無邊的氣息剎那席卷了整個洪荒仙界。

    轟隆——

    “這天地已經腐朽了,是時候開始清洗了——”

    冰冷的聲音響徹在活下來的每一個生靈的心頭上,一股非同尋常的可怕氣息在彌漫,所有人都感到自己的骨頭一片惡寒,渾身都在顫抖,浩大的天音從虛空中流淌下來。

    冰冷刺骨的氣息在彌漫,隨后三道偉岸魁梧的身影在虛空中轟鳴不止,三道身影屹立在天地的盡頭,仿佛一直都沒有消失過一般,恐怖的氣息在震顫,時空都在轉動,三道身影宛若亙古神碑一般,屹立在那里,整個大宇宙,無盡的天道神則都在圍繞著這三道魁梧的身影旋轉轟鳴,一切的法則都在消散,他們走到哪里,那里就變為了法則真空區域,就連帝主,乃至道君強者也感到心頭一片壓抑,這氣息太過強大了!

    幾乎是超越了他們的所有認知!

    吼——

    幾乎是在同一時刻,整個天地之中同時響起了一聲聲悲涼的大吼聲,這是一首悲涼的戰歌,所有知道一些大秘,乃至有一些預兆的高手都知道,此時此刻。已經再也無法避免了,最終一戰已經來臨了!

    轟隆!

    天地都在轟鳴,剛剛完成的洪荒仙界頓時發出了一聲輕輕的震顫聲,在這幾股恐怖到了極致的力量面前,竟然沒有崩潰,相反。只是稍微輕輕的震顫了一下,若是放在以往的地仙界,早就要崩潰了。

    轟隆轟隆——

    天地在劇變,三千大世界融入了地仙界之中,頓時讓地仙界穩固了許許多多,而三千大世界的各自世界本源核心都重新融入到了天道之中,當年中古仙戰之后,地仙界和三千大世界徹底的分離,將天道的一部分也分了出去。化為了各自大世界的世界本源。

    如今重新合為一體,整個天道的威嚴頓時愈發的濃烈。

    “戰!戰!戰!”

    一聲聲悲涼的大吼聲響起,在天地的盡頭,最初響起的乃是一聲浩大的龍吟聲,隨后一頭巨大無比的巨龍騰空而起,渾身流淌著祖龍的氣機,龐大的威嚴在流轉,整個天地都在震顫。

    “為我父輩兄長們報仇雪恨!”祖龍子螭吻大吼一聲。渾身的氣息都在轟鳴,他身上的氣息比之前陸少游見到過的要強了不止一倍。似乎已經無限逼近了混元圣人的境界。

    “區區小爬蟲,你的父輩,你的兄弟統統都死在了我的手上,當年饒了你一條小命,你竟然還敢來找死?”冰冷的聲音從遠處的時空那三道身影中的其中一個傳來。

    “時辰,你納命來!當年滅了我麒麟族一族。我要和你拼命!”就在這個時候,一聲震顫十方星空的聲音猛然傳來,一頭恐怖的麒麟驟然沖了出來,爆發出了驚天地,泣鬼神的神威。他一聲麒麟嘯星空,萬里時空都在崩潰。

    “前世夢未了,魂散輪回道。心未老,待今生,尋卻舊神矛,生死何須外人道?”

    又是一聲悲涼的戰歌聲響起,這戰歌聲古老而蒼涼,仿佛是沾染了無數先輩的鮮血一般,一道道身影沖天而起,爆發出了驚世的璀璨光芒,平天大圣,盤王,武祖,混天大圣等等統統沖霄而起,爆發出了恐怖的氣息來。

    “殺!”

    一聲高亢的鳳鳴聲響徹了大宇宙,隨后一只仙凰的身影猛然一躍而起,從混沌之中猛然沖了出來,一只燃燒著熊熊仙凰真火的身影沖了出來,身影上的熊熊火光照亮了大半個宇宙,天地都在熾烈的焚燒。

    “鳳凰一族的那個小娃娃,涅盤了幾次了,竟然還不死心?”那三道高大偉岸的身影冷冷的瞥了一眼凰天女,平淡而冷漠的道。

    “還有我們!”

    又是一聲長嘯聲響起,戰族中的魔尊,刑天,九鳳等等戰族強者一個個大吼一聲,夸父,大羿也紛紛大吼一聲沖了出來,渾身爆發出了滔天戰氣,濃郁的殺機直逼九天。

    “一群莽夫,就連你們的戰祖也統統死在了我們的手上,伏尸在本座的面前,你們算得了什么?”一個渾身綻放出青蒙蒙的生命體開口道,聲音一片冰冷,沒有任何表情,誰也看不清他的生命狀態,仿佛時時刻刻都在變化,沒有固定的形態。

    “伏尸三萬里,血染青天笑!”

    “眾生皆是匹夫子,豬狗當前怯開道!”

    “道行本是逆天途,世間哪般有逍遙?我輩修士揭竿起,敢向天道舞狂刀!”

    就在這個時候,又是一聲長嘯聲響起,鎮元子大吼一聲,頭頂著地書,人參果樹一步步走來,身上的氣息徹底的爆發開來,眾人紛紛臉色一凝,他們都沒有感受到過鎮元子徹底的放手示威,這還是頭一次,他們一臉凝重,頭一次感到鎮元子這尊地仙之祖的強大。

    嗚嗚嗚嗚——

    一聲蒼涼的號角聲響起,在諸天萬界之中轟鳴,一道身影屹立在一艘古老無比的龍舟之上,吹響了戰爭的號角聲,仿佛是迎來了萬界的終結一般,酆都鬼帝帶著玉皇的尸變之身殺了過來,萬界都在轟鳴,站在他身后的還有冥河老祖,天妃烏摩,波旬天魔王等等阿修羅族的強者。

    天妃烏摩白發三千丈,美眸中有著淡淡的淚光在閃耀,她嬌軀一閃。腳踏血色蓮花,萬丈血海衍生不斷,整個人沖霄而起,天道神則在她的身子四周轟鳴不止。

    “區區螻蟻也敢找死?”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冰冷的聲音猛然響起,“元始天尊降臨!”

    轟隆!

    緊接著。一股淡漠而浩大的氣機在虛空中轟鳴不止,一道高大的身影猛然從混沌之中走了出來,億萬仙光在綻放,瑞彩千條,神輝萬丈,手持一桿玉如意,四周混沌氣在向著四周擴散。

    轟隆——

    又是一聲浩大的轟鳴聲,隨后一道身影沖了出來,無邊的苦難氣息沖了出來。西天靈山之中,無數的佛陀都在驚呼:

    “接引教主!”

    轟隆!

    一朵朵金色蓮花遍地綻放,每一朵蓮花之中,都有一個真理佛陀在端坐,講述著接引大道。

    嘩啦啦——

    一道寶光同時閃過,一個人影走了出來,這個人挽著一個道髻,穿著一件古樸的長袍。輕輕走來,手中提著一根光芒四射的小樹苗。眸子中輝映古今未來。

    “準提教主!”佛門的諸多佛陀紛紛激動的雙手都合不攏了,不停的顫抖著,看著這一個身影,他們在驚嘆,佛門有救了!

    轟隆!

    又是一聲驚天氣機傳來,一個婀娜多姿的身影走來。五色仙光伴隨這一股浩大的妖氣傳來,無數妖族都在驚嘆,這氣息他們實在是太熟悉了,乃是他們妖族的圣皇!

    “媧皇陛下!”無數人都在激動的驚嘆。

    “唉——”

    同時,一聲長嘆聲響起。隨后一個老者騎著一頭青牛緩緩走來,他的頭頂,有著一頂太極圖在旋轉,無盡浩蕩的地火風水都在伴隨著這個老者的一步一步而生死幻滅,讓人感到心頭一片冰涼,似乎看到了無盡的世界在崩潰。

    “轟隆!”

    天妃烏摩徑直沖了起來,直上九天之上,恐怖的氣息涌動,元始天尊淡漠的看著這一切,他輕輕一彈指,手中的玉如意頓時爆發出了恐怖的氣息,淹沒了天宇星辰,浩瀚宇宙,所過一切,統統化為了齏粉!

    “老匹夫!你敢!”就在這個時候,一聲冰冷的聲音猛然從世界的盡頭傳遞了過來,元始天尊的眸子猛然一動,一股熟悉的氣息瞬間傳來,隨后祖妖墳,天碑絕地,青銅仙殿統統爆發出了一股驚世的氣機,天碑絕地中那一個被金色羽箭貫穿咽喉的‘陸少游’猛然站了起來!

    轟隆!

    恐怖的氣息化為了滔天長河,他豁然起身,一聲高亢的金烏啼鳴聲響徹在整個宇宙之中!

    “無上妖主!”元始天尊的聲音中也終于有了一絲淡淡的凝重。

    轟隆!

    一座浩大的天碑沖了出來,三面古老的石碑合二為一,化為了一座妖氣滔天的神碑,撞擊在了那玉如意之上,幫助天妃烏摩擋住了那恐怖滔天的氣息,同時他一步步走了出來,宛若太古神王,傲然挺立,站在了天妃烏摩的身前。

    “你終于來了……”天妃烏摩嘴角露出了一絲溫柔的笑意,柔柔的看著對方的背影,心中一片柔軟,似乎曾經答應她要帶她掃蕩天下的那個男子又回來了,一切的時空似乎都凝滯了,他們從來都沒有分開過一般,似乎又回到了當年他們兩個相遇的那個黃昏。

    “我該稱你為無上妖主好呢,還是稱你為金烏十太子,還是陸壓道君,亦或是烏巢禪師,亦或是大日如來?”元始天尊的瞳孔中有著淡淡的精光在閃爍,他只是掃了一眼對方,就瞬間洞察了所有一切因果。

    “你從未來而來,精心設計了這一場大局,無論是進入佛門,成為大日如來,分出烏巢禪師,再在佛門大劫之中金蟬脫殼,讓所有人忘記你金烏十太子的真身,只是你從未來而來,若是從這里將你殺死,未來你也將不會再出現了。”老子同樣開口道,他們雖然在混沌之中,但是對于這一切各種算計都了如指掌,只是稍微掐指一算,就了然于胸了,將無上妖主的身份給算了出來。

    “什么?無上妖主的身份竟然是金烏十太子?!”無數妖族強者紛紛失神,就連諸天萬族的強者都失神了,不過他們隨即醒轉了過來。

    是了!

    除了金烏帝血一脈之外,誰還能夠孕育出這等逆天的妖族出來?

    唯有大帝一脈!

    無論是當今的太古帝子陸少游。還是無上妖主,都是金烏一脈!

    “孩子!我的孩子!”天后羲和一陣失神,看著那道身影,猛然尖聲叫道,“你,我竟然又看到你了!”

    “母親!”無上妖主轉過頭來。對著天后羲和微微一笑,虎目中同樣有著激動的淚水在蕩漾。

    “真是一幕感人的重逢啊,只是馬上就要看不見了。”就在這個時候,不老天尊緩緩開口道,聲音好似冰雪寒流一般吹拂過所有人的心靈,將所有人紛紛震蕩的蘇醒過來。

    “鴻鈞,我們又見面了,當年你想要算計我,可惜卻被我識破了。還要我沒有走三尸神的路子成道。”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身影猛然從混沌之中走了出來,他不是別人,正是天道宮的教主周青!

    “周青匹夫,區區青丘山的一頭老狐貍得了神道的傳承,成道了就敢如此猖狂?”那個被清蒙蒙光輝籠罩的不明生命體發出了冷淡的聲音道。

    “楊柳老家伙,我知道你不爽我,我當年斬斷你的一根柳枝。煉化成了精華融入到我的竹杖中,你一直耿耿于懷而已。”周青爽朗一笑。他輕輕走來,“不老天尊你那個分身也倒是了得,愣是憑借著天道法則,將我逼出了地仙界,遁入到了混沌中,可惜啊可惜。我還是比你更快一步下了這一盤棋。”

    “你未必能贏。”不老天尊渾身被濃郁的仙光和神環籠罩,站在三個人的中央,眸子中沒有任何表情,淡淡的道。

    “那再算上我們呢?”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長嘯聲猛然響起。虛空中爆發出兩股浩大至尊的氣息來,只見一個魔氣滔天,一個金色氣血震撼萬古,一個萬魔朝宗,一個金烏振翅。

    正是魔祖羅睺和陸少游破關而來!

    “陸少游,我已經警告你很多次了,想不到你還是要和我作對。”不老天尊嘆了一口氣,渾身的仙光都在散去,隨后露出了他的面孔,這個面孔陸少游看了頓時瞳孔一縮,因為這面孔他實在是太熟悉了,不是別人,正是太玄道人!

    “果然是你!太玄道人!”陸少游冷冷的看著對方道,“太玄道人應該是你的善尸吧?不過你這么做,我也該想到了,能夠鎮壓住通天教主的,這普天之下,恐怕也只有你能辦得到了!”

    “嘿嘿,鴻鈞老家伙,你上一次借著寶物的厲害,加上還有時辰楊柳兩個老東西偷襲我,否則我怎么會落敗?你怎么會證道?”魔祖羅睺看著不老天尊真身冰冷的道。

    “那是天數使然。”道祖鴻鈞淡淡的道。

    轟隆!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驚天動地的魔嘯聲同時從遠處傳來,所有人紛紛一驚,只見一道身影驟然沖了出來。

    通天魔軀!

    無數人看到了這個身影,頓時瞳孔一縮,對方是通天魔軀!

    “三弟!”老子和元始天尊兩個人看到這個身影,頓時瞳孔一縮,齊齊低聲喊了一聲,聲音中充斥著濃濃的悲傷。

    鏗鏘!

    似乎是聽到了元始天尊和老子的聲音,通天魔軀猛然渾身一震,隨后大手一抓,一柄通天神劍被他死死握住,劍尖直指不老天尊!

    “區區一具尸身罷了,能夠做的了什么?沒有了元神,沒有了道果,都是空談,阿彌陀佛!”接引道人淡淡的道。

    “那可不一定。”一道淡淡的聲音傳來,元始天尊和老子兩個人聽到這聲音同樣渾身劇顫!

    就連接引道人,準提道人和媧皇圣人同樣不可思議的看著遠處,而周青則是哈哈狂笑起來,似乎是極為得意,又似乎是計策得逞了。

    轟隆!

    緊接著,太古劍祖緩緩走來,他的身上劍光飛舞,濃密的法則都在交織,他一步步走來,最后竟然在不停的縮小,他神上道則在飛舞,同時還在升華!

    “你是,你是通天!”元始天尊和老子齊齊不可思議的失聲道。“這不可能!”

    “好一個通天教主,不愧是我最得意的弟子,當年竟然自殺假死,躲過了我的眼球,恐怕當年你自盡,就是故意要褪去那元神中我留下來的桎梏吧?”不老天尊此時也不由的贊嘆了一聲。這是對于他最驕傲弟子的贊美,沒有絲毫的殺氣,相反非常的欣賞。

    “你知道自己證道之后,最大的局限在元神,所以用力大神通,強行扭轉了乾坤,故意設計了四圣會通天那一站和中古那一場仙戰,最后弄出了自己隕落?而且還早就制造好了太古劍祖這個傀儡身,好讓自己隕落之后。可以有轉世之身?看來你肯定是去找過后土了,問了一些關于輪回的奧秘了吧?”不老天尊何等毒辣,剎那間就將通天教主金蟬脫殼的計劃統統看了個遍。

    四周所有人都看的驚呆了,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就連陸少游也呆住了,他也沒有想到過太古劍祖竟然就是傳說中的通天教主!

    “可惜啊,你想要升華,極盡成道。卻沒有這個機會了。”不老天尊再度惜嘆道,他伸出手來。猛然爆發出了驚世的氣機,一巴掌向著太古劍祖所在的地方轟擊而去!

    “休想傷他!鴻鈞匹夫!”

    就在這個時候,三股浩大的氣機沖霄而起,沖出了混沌,裹挾著無比的尊貴,浩瀚氣息沖擊而來。

    “人族三皇?”不老天尊那只大手被三股浩瀚尊貴的金色氣機死死的抵擋住。三皇的身影顯現了出來,所有人都一愣,因為這三皇他們實在是太熟悉了,一個是羲皇,一個是齊天大圣。一個正是陸少游的父親,秦帝!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原來是這樣!”陸少游看到這一幕,哪里還不明白,頓時苦笑連連,“原來齊天大圣就是地皇的一個善尸的轉世身!我的父親則是人皇軒轅的轉世身!”

    “難怪當年的人皇軒轅劍會這么青睞父親!”

    “原來原因在這里!”

    “三皇?當年你們挑釁本座,本座不和你們計較,便和你們約定了,要么你們遠遁混沌,且五帝不能飛升地仙界,而你們此生只有一次出手的機會,而且一旦出手了,就將會徹底消失在這片天地中。要么就是人族遭到絕滅,從天地主角的位置上掉落下來,當時你們妥協了,想不到你們還是沒有明白本座的苦心啊,至今你們果然還不肯放下這些執念,如何能夠成就鴻鈞大道?”不老天尊冰冷的聲音回蕩在所有人的耳畔,所有人頓時明白了,為什么三皇當年會在最為鼎盛的時候卻突然消失無蹤。

    “無論是為了這些已經逝去的人族生命,亦或是為了五個驚才絕艷的后背!我們都要去拼!我們都要去殺!”三皇每一個都在低吼,渾身綻放出了最為熾烈的光芒,恐怖的氣息席卷了九天之上。

    “通天,我們三個暫時擋住鴻蒙三祖,不過我們只能擋住片刻,你一定要成功啊,為了這片天地,也為了那些死去的眾生!”三皇都在大吼,渾身皇道氣機升華到了極致,一股強烈的氣血彌漫在天地間,天地眾生剎那間都感受到了一股無與倫比的悲涼和悲傷在彌漫,天地之中都為此飄蕩起了無窮血雨。

    “我們來擋住圣人!”陸少游,鎮元子,周青,無上妖主等人齊齊同時爆發出了一聲低吼聲。

    “諸天帝道!”陸少游在大吼,渾身的氣機轟鳴不止,他一招接著一招的施展出了諸天帝道和截天九擊,他一手持妖皇圣劍,頭頂東皇鐘,眾生震顫十方,腳踩刺天神矛,五色仙光壓塌天宇,三十二重神國背負輪回之門虛影,向著幾位圣人殺去!

    “怎能忘記這一刻?”

    “我們也要來貢獻一份熱血!”

    “殺!”

    “殺!為了我們死去的宗門兄弟和師尊!”

    道無涯,李太白,楚惜刀等人齊齊都在大吼,渾身爆發出了驚世氣機,從九重天中沖了出來,他們身上都散發著道君級別的氣機,仿佛大日一般耀眼!

    通天教主同樣爆發出了璀璨的光輝,浩瀚的氣機在升騰,太古劍祖的化為了一枚元神,只是重新證道凈化過的元神,剎那間沖到了通天魔軀之中,隨后,一股無與倫比的氣機從通天魔軀的身上傳來,那氣機,無上,浩大,尊貴,仁慈,威嚴,傳遍了六道八荒。

    ……

    這一戰,驚天動地,不知道持續了多久,沒有人知道其中答案,地仙界的眾生只能感受到那不停爆發出來的恐怖波動來判斷大戰的持續時間。

    “這一戰會持續多少時間?”

    不知道多少萬年過去了,這恐怖的波動還在持續,恐怖的氣息翻騰過了宇宙。

    “至少要讓它沖出這宿命輪回!”一道虛弱的神念猛然沖了出來,橫掃過了整個時空,隨后所有人都看到一枚潔白的神碑轟然沖了出來,不停的縮小,化為了一個小小的玉蝶碎片,劃破了混沌,進入到了一片枯寂的星空中,誰也感受不到那片枯寂的末法時空在哪里。

    “造化玉碟!你身上的造化之寶果然就是造化玉碟!當年東皇太一從我這里折斷后搶走的造化玉碟!就是因為缺少了它,我的道才不完美!給我還回來!”不老天尊的聲音響徹了時空,他在大吼,恐怖的氣息震碎了萬古。

    “當——”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浩大的鐘鳴聲響徹寰宇,在地仙界的眾人勉強可以看到一口大鐘生生爆發出了璀璨的光輝,將那恐怖 九指大手震碎后,猛然自己破開時空,沖入到了無盡混沌中消失無蹤。

    而那造化玉碟碎片化成了一塊小小的石碑模樣,同樣穿破了時空封鎖,沖向了未知的時空方向,誰也搜索不到它的去處。

    “哈哈哈哈,這就是輪回啊!這就是宿命輪回!”周青的狂笑聲從虛空深處傳來,“這就是一個輪回,一個宿命的輪回!”

    “該死!還沒有結束!這一切還沒有結束!這天地的氣數還沒有結束!”冰冷的氣機在時空中剎那間彌漫開來,地仙界的所有人頓時都捕捉不到那股神識波動了,一個個紛紛噤若寒蟬的看著天外混沌深處。

    問世間可有輪回?無數人紛紛凝眸。

    無數強者的身影紛紛沖進了混沌深處,更為恐怖的大破滅氣息席卷了時空。

    “無妨,這一戰才剛剛開始!你們統統都要死!”鴻蒙三祖的聲音席卷了整個混沌,他們寒聲道。

    “戰!戰!戰!”(未完待續請搜索飄天文學,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ps:全書完!

    終于寫完了!

    這本書寫了三年,終于寫完了,這是一個我的一個夢想,而今完結了,感到很開心。

    最后的大戰沒有寫完,是因為想要設下一些懸念吧,讓大家自行去腦補吧,我就不多寫了,結局會怎么樣,鴻鈞勝了,還是陸少游一方勝了?眾生又該如何?地仙界又該怎么辦?東皇鐘去了哪里?造化玉碟又去了哪里?這些都懶得寫了,細心的朋友或許可以看出來哦!

    最后,感謝一直以來看過來的朋友,感謝你們的支持,這本書有很大的不足,下本書中會盡力將它們克服!謝謝你們三年來的陪伴!有你們真好!

    ...( 妖皇太子 http://www.wnofco.tw/2_2188/ 移動版閱讀m.dantengxs.com )
快乐时时彩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